promocarrie

人都是健忘的,特別是在末世之中,因爲每天都會發生很多很多的事情,每天大家都在成長。

一個月後的今天,精銳玩家等級已經達到七十多級,等級的提升,實力的提升,讓那些本還畏懼陳默的人徹底生出了自信。

一個月沒露面,除了真正和陳默動過手的人之外,誰還會怕陳默?

陳默一個月前的威風和名聲,如今在霸王府暗中搞鬼下已經徹底臭大街了,而陳默又一個月不見人,整個豫州絕大多數人都覺得陳默是怕了。

也因此,陳默現在已經成了豫州玩家們茶餘飯後的笑料。

“行了,都閉嘴!”

就在這時,劉耕忽然咬了咬牙,一拍桌子站起身來,說道:“那些有的沒的說了也沒什麼意義,現在我們要商量的是如何對抗霸王府。”

“不錯,霸王府一早就看我們大禹商行不順眼,惦記我們賺取的財富,就算沒有陳先生的出現,霸王府依然會對我們動手,只不過是時間的早晚罷了。”毒道宗師,也就是劉耕的親弟弟劉農淡淡的開口道。

“現在的問題是我們怎麼和霸王府抗衡?”

極品鋼鐵大亨 另一宗師陳飛忍不住有些苦惱,他苦笑着說道:“不是我對咱們沒信心,霸王府終究是咱們豫州那些散人大佬們組建起來的勢力,論財富他們肯定是比不上我們,但是論勢力,咱們還真的比不過他們啊。”

此言一出,整個會議室再次陷入沉默中。

“會長!”

忽然,一個面露驚色的年輕人敲了敲門後走進會議室,快步走到劉耕身邊低聲說道:“那個陳先生,回來了,就在商行外面。”

“什麼?”

“什麼?”

“他回來了?”

“……”

整個會議室中,包括劉耕和兩大宗師,還有那些管事,有一個算一個全都驚的站了起來。

他回來了?

他真的沒跑?

那這一個月,他去做什麼了?

爲什麼到今日纔出現?

“走,跟我去迎陳兄弟,哈哈哈,我就知道,陳兄弟絕不是背信棄義的小人!”

劉耕大笑一聲,隨後率先向前走去,後方衆人跟隨。

“回來了!”

“是啊,真是做夢一樣,陳大哥終於出現了。”

老張和孫回兩人露出喜色。

…… “陳兄弟!”

大禹商行門前,劉耕看着站的筆直如同一杆長槍般的陳默,頓時忍不住思緒萬千,最終萬般思緒盡數化爲這三個字。

“陳大哥!”

“陳先生!”

老張和孫回也迎了上來。

其他人雖然知道陳默,但是畢竟和陳默關係不熟,一時間紛紛站在一邊圍觀。

而大禹商行的兩大宗師此時站在劉耕身後,也好奇的看着陳默。

兩人沒有參加自家商行舉辦的拍賣會,因此對於他們來說陳默還很面生。

“聽說老哥你因爲我被霸王府的人欺負了?”

陳默沒二話,直接淡淡一笑,開口問道。

“這……!”

劉耕聞言先是一愣,隨後有些無奈的苦笑,說道:“霸王府是散人高玩組建起來的勢力,陳兄弟也應該瞭解,最窮的不就是散人麼?他們惦記我大禹商行可不是一天兩天了,就算沒有陳兄弟這個事情他們也早晚會對我們動手的。”

“我可不管這些,老哥有沒有興趣去看場戲?”

陳默搖了搖頭,隨後問道。

“看戲?”

一時間,不但是劉耕,連老張和孫回,還有那些管事兩大宗師全都有些摸不着頭腦了。

“走吧!”

陳默淡淡一笑,隨後起身。

衆人跟在他身後有些迷惑,但是看劉耕跟着他們也沒敢多說什麼,衆人一路行走,足足走了半個小時。

終於,有人不耐煩了,衆人也多數有些煩躁起來。

“到了!”

不耐煩的人還未開口,陳默忽然擡頭看向一側。

衆人轉頭看去,這是臨着街道建立的一處超大莊園,莊園大門威武大氣,上面掛着一個大牌匾,上面寫着三個字,霸王府!

霸王府?

來這裏做什麼?

一時間衆人都茫然了起來,唯獨劉耕和兩大宗師眸子中閃爍着精光,猛的轉頭看向陳默。

陳默輕笑,隨後眼中寒光一閃,手中弒神槍出現,一式雷霆重槍轟了出去。

轟!

周圍雷霆凝聚,融入陳默手中弒神槍,隨着陳默一槍轟出,頓時,霸王府的大門倒塌了。

“發生了什麼事情?”

“大門倒塌了?”

“你是什麼人?敢在霸王府鬧事,不想活了麼?”

片刻後,一大羣人從霸王府中衝出,他們看着倒塌的大門,一個個怒髮衝冠。

“是你?”

霸王府衆人身後響起一個冷冰冰的聲音,那些人聽到聲音後連忙讓出一條道路,隨後,兩個人緩步從人羣中走出。

霸王周天,棍道宗師李書海!

周天看着陳默,眸子中寒光閃爍,他面若寒冰,咬牙說道:“沒想到啊,躲了一個月,你終於敢出來了。”

“躲?”

陳默眉頭微皺,隨後問道:“你爲何覺得我是躲?”

“哼!”

周天冷笑,說道:“那晚被各大勢力圍攻,你利用一件特殊裝備瞬間擊敗千人,然後以此嚇住各大勢力的精銳,隨後自感沒了力氣跳進了五行魔窟,哼,環環相扣,你倒是聰明,但你可瞞不住我!”

“???”

陳默聞言一臉問號,什麼特殊裝備?我自己怎麼不知道?

“還裝!”

周天不屑,嗤笑道:“現在敢上門了,以我的估算,你那件特殊裝備應該是冷卻時間到了或者充能完畢了吧?還想以這種手段嚇唬人?笑話,你以爲我們還會上當第二次?”

“……!”

陳默這次是真的無語了。

感情弄半天全是這傢伙自己胡思亂想的啊。

腦洞可真大。

“動手吧,今日,你必死在我霸王府!”

周天一揮手,一杆方天畫戟出現在他的手中,一身暗色戰鎧搭配方天畫戟,倒也頗有幾分歷史中楚霸王的氣勢。

只是有些可惜,腦子不怎麼好使。

陳默無奈搖頭,也懶得和他多解釋,拎着弒神向着周天走去。

周天見此舔了舔嘴脣,露出一個殘忍的笑容,隨後,他暴喝一聲,一式精妙的戰技爆發而出,以極快的速度衝殺向陳默。

然而,速度再快又有多快?

噗嗤!

陳默只是伸出手將弒神槍捅了出去,周天整個人在空中瞬間停頓下來身體,他難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胸口。

毫無武技,毫無技巧,輕描淡寫一般,陳默一槍捅死了周天。

“霸王死了?”

“這不可能!”

“不,我不信,以霸王的實力怎麼可能會死?”

“我的天!”

“完了!”

“……”

難以置信不可思議等等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無論是街道上圍觀的人還是霸王府的人,甚至是陳默帶來的大禹商行的人,盡皆難以置信的看着這一幕。

就這麼輕描淡寫的一槍捅出,周天這個縱橫了豫州六個多月的霸王,就這麼死了?

“他到底有多強?”大禹商行一個管事忍不住嚥了口吐沫。

“你看清了麼?”劉農向陳飛問道。

陳飛搖了搖頭,一臉震撼,說道:“那一槍,我看到了開始,看到了結果,但是唯獨沒有看到過程。”

“我也是!”

劉農的手在微微發抖,他乾嚥一口,震撼道:“霸王實力雖強但是也比我們強的有限,我估計就連霸王也沒有看清這一槍。”

“……”

“霸王死了!!!”

總裁逃妻:新娘不是我 不知是誰忽然喊了一聲,隨後,霸王府徹底亂了。

棍道宗師李書海怔怔的看着霸王的屍體緩緩落在地上,他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他和霸王的關係就是正常的同事關係,霸王府建立以後霸王是勢力主,他是二當家,但是事實上他是一個癡迷於武道的人,很少去管霸王府的事情。

時間久了他連二當家的位置都沒了,成了霸王府的供奉,曾經和周天的勢力合併創建霸王府前的手下也都被霸王收服,成了霸王的嫡系。

不過他不在意,霸王給他提供資源,他癡迷於自己的武道,這足夠了。

兩人一起相處了兩個多月,說交情很深是不可能的,但是終歸是有些交情。

此時看到霸王死在眼前,李書海忍不住有些兔死狐悲之感。

“你,怎麼選擇?”

在李書海愣神的時候,陳默摔了摔弒神槍上的血跡,隨後轉頭看向李書海。

李書海沉吟片刻,隨後說道:“自此之後,霸王府歸你,我跟你混。” 霸王府歸你,我跟你混?

此言一出,頓時周圍的所有人全都目瞪口呆。

劉耕等人忍不住嘴角抽搐,他們苦惱了一個月之久的問題,陳默一槍就解決了?而且還白得了一個頂級勢力?

開玩笑呢吧?

圍觀的路人則是聽的一臉茫然,他們根本理解不了這到底怎麼回事。

唯有霸王府的人,此時一個個全都一臉懵逼的看着李書海。

大哥!

老大剛死你就賣了勢力?這樣真的好麼?

這年頭人死又不是不能復生,你就這麼賣了霸王府,老大同意了麼?老大會同意麼?

“這世道,強者爲尊,您並非是藉助特殊裝備,我能看得出來,您確實很強,強到我都無法理解的程度。”

李書海看着陳默,認真的說道:“您已經達到一人成軍,天下無敵的程度,縱然是霸王府組建大軍和您戰鬥也沒有贏的希望,而周天雖然可以復活,可無論他復活多少次,他打不過就是打不過,既如此,乾脆利索的投降就是最好的選擇。”

“你倒是個聰明人!”

陳默讚賞的說了一句。

“並非如此!”

李書海苦笑,說道:“我只是認的比較清罷了。”

“認得清可比聰明活得久!”

陳默飽含深意的看了李書海一眼,隨後說道:“那此地我便交給你了,周天就算復活也得從零開始,他是絕不敢出現在你面前的,以你的實力,掃平整個霸王府,讓他們明白現實,應該不難吧?”

“不難!”

李書海點了點頭。

“劉老哥!”

陳默轉頭看向劉耕,淡淡一笑道:“周天死了也算是給你出口氣,我懶得多管勢力之事,你可願幫我?”

劉耕聞言渾身一震,一時間猶豫了起來。

他能聽明白陳默的意思,不但是他,連李書海,劉農,陳飛,全都能聽懂陳默的潛意思。

懶得多管勢力之事?可願幫我?

幫了算什麼?霸王府和大禹商行合併?然後誰做主?

陳默的潛意思就是你可願和霸王府合併統一投靠我!

只不過陳默說的比較委婉罷了。

劉耕從陳默的態度中也能聽出陳默的意思,那就是同意也行,不同意也不會強迫,說的委婉就是給雙方留下餘地。

wωw.тt kān.℃O

不同意有什麼壞處?沒有,陳默並不會針對大禹商行,但是大禹商行的發展已經到了極限,想更進一步根本不可能。

同意了又有什麼好處?

好處太多了,首先大禹商行最稀缺的戰鬥力方面瞬間補齊,同時劉耕幾人也知道陳默非豫州人,在其他地方也有勢力,一旦聯合起來,那絕對是豫省第一大勢力。

而且劉耕知道,這個世道就這樣,強者爲尊,如果勢力大了沒個強者,那未來下場絕對悽慘。

投靠陳默,好處多多,唯一的壞處就是從今往後大禹商行就易主了,雖然他劉耕依然能分到不少資源,但是以後再也不會是拿大頭的那個人了。

也正因此,劉耕纔會猶豫。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