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最好是從一開始,或者是趁早就置之不理。

那樣才不會有任何實質性的交際或者關聯衍生開來。

想想Frank還是決定裝作是和對方素不相識。

就只是搖了搖頭。

「不認識。」

但是人家卻不會放過他。

「怎麼可能?你不就是Frank嗎?」

「上一次,也是在不久之前。我們在集會的時候才見過的啊?」

「當時就是Clare,我妹妹你還記得嗎?她給我介紹的你呢!」

「難道你都忘記了嗎?

Frank很是有些尷尬。

不過,也還只是禮節性地點了點頭。

表示在聽著對方說話。

卻是一點都沒有承認對方這樣的說法。

只是一個勁地裝著糊塗。

「是嗎?可能是你認錯人了吧?」

「怎麼可能?我明明就沒有看錯啊。」

「真的是認錯人了啦。」

「好吧。就算是我認錯人。但是,怎麼那麼巧,你也是叫做Frank的嗎?」

這下Frank覺得無話可說了。

但又不甘心承認下來。

或者是巧妙地改口。

說是自己在和對方開什麼玩笑來的。

只好是在那裡支支吾吾,含糊其辭。

不過,心裏面可是把對方,給恨了個半死。

心想,這還讓不讓人安安靜靜地吃點東西了啊?

怎麼臉皮都那麼厚,一點都不嫌煩人和被人煩呢?

對方好像也覺得有些尷尬了。

於是把那語氣稍稍緩和了一些。

也轉換了一下話題。

「Frank,我給你介紹一下。這個是我的女朋友。」

Frank也是經對方這麼一提醒,這才注意到,人家的旁邊,還坐著一個女孩子。

看上去也還算是有那麼一點的漂亮。

現在那個女孩子就也很是熱情地朝他招招手,算是打了一個招呼。

只是Frank就覺得更加尷尬了。

這算什麼?

真是跟著招呼一下,或者乾脆一聲都不招呼,同樣都有些難辦。

也還讓自己感到難堪。

前者是不是就證實了他就是對方所認識的那個Frank,而且,一直還在矢口否認這那樣的事實。

那不就是不打自招,證明自己是個大騙子嗎?

而要Frank一聲都不吭一下。

好像他也是不好做到的。

那樣未免也太沒有禮貌了吧?

同時,也彷彿是在說明他這個人,是多麼的孤僻和不合群。

要不就是心裏面真是有鬼的了。

簡直橫豎都不合適啊。

還好。

正在Frank感到左右為難的時候。

那個男子繼續說了起來。

其實是在炫耀什麼吧?

「看吧,Frank。我可是早就跟你說過了。」

「只要你加入我們的組織,積極地參加我們的活動,還有集會什麼的。」

「很快你也就可以變得像我這樣的成功啦。」

「也會擁有一樣,甚至是更加漂亮火辣的女朋友呢。」

「那樣的話,你不也就算是真正地在這宿務城裡紮下根來了嗎?」

「而且,都可以說是活得非常精彩,活出了自己的亮麗人生呢!」

這應該算是蠱惑才對啊?

雖然對方無形之中,是替自己解了圍。

但Frank可是一點感激之心都沒有的。

只是更加倔強地念叨著那一句。

「真不是啊。你真的認錯人了好不好?」

不過,這樣的態度,還真是有些欲蓋彌彰的嫌疑啊。

Frank不僅把這樣的話,說得是有氣無力。

也還一直都是老老實實地低著頭。

根本就不敢去看對方的眼睛。

他真是害怕,再持續一會,自己的謊言就是要露餡的。

越想就越是覺得情況確實會是那樣。

於是,在反反覆復硬撐了幾聲之後,

最後再伴隨著一句輕不可聞的話:

「對不起。你們認錯人了。」

「我也該走了。」

Frank就趕忙抓起自己還沒有吃完的東西,丟進嘴巴裡面。

再狼吞虎咽地三步並著兩步,離開了FoodCourt。

他確實是不想再和對方繼續糾纏下去了。

不管是Clare,還是現在再次遇到的這個男子。

統統都是早就被Frank在心裏面宣判過了死刑。

無論如何,他都是絕對不會再和他們,還有那些狂熱的傳銷分子,再發生什麼關係的了。

也不會再有任何形式和性質的牽連。

Frank甚至認為,做出這樣的決斷,或者說是堅決的了斷。

乃是越早越好越正確的。

可能唯一的副作用,或者說後果什麼的,就是Frank感覺自己的好心情,就在這個過程當中,一下子就被破壞掉了。

真是沒想到。

也是萬萬沒想到。

跑到FoodCourt這樣人員流動性非常之大的地方,也還能夠遇得到一些熟人。

一邊感慨和腹誹著。

Frank眼下也就只好往Ayala外面跑。

他的算盤就是,可能現在這個時候,到Ayala外面那些公共區域去走走,像之前那樣隨處的轉悠。

反而是不會再遭遇到類似的尷尬情形了吧?

看來今天自己還真是一直都在,也還像是註定了要不知疲倦地東奔西走呢。

好像是有一種神秘的力量,要逼著Frank把多餘的旺盛精力,在今天這樣的時刻,匯總了再集中地使用出去。

一定是要被耗費得乾乾淨淨了。

然後才能夠精疲力盡,也還可以心甘情願地回到酒店去。

再就是一番洗洗刷刷,把身體搞得乾乾淨淨。

心裡也是徹徹底底地什麼都不再想。

之後就那樣洗洗睡了才好。

Frank倒是很有些希望隨後真的會出現那樣的狀態。

他只是擔心自己到了最後,還是做不到。

不過,說起來Frank也好像是已經有很長時間沒有享受到那樣的狀態了。

其實,他也是一直都想放鬆一下自我的。

雖然之前,還有直到現在,Frank的生活顯然也都還算是比較放鬆了。

但那樣形式的放鬆,充其量只能說是對於自己的一些想法和念頭,不加思索也不加以任何約束。 就是那樣的隨心所欲,放任自流。

倒是有些自己對自己不負責任的意味摻在其中。

不太像是真正的放鬆。

要嚴格說起來,真正讓Frank覺得很放鬆很自在的情況。

貌似也就只是在Jackson還在宿務的時候,兩個人一起四處閑逛的那一段日子裡面才有。

——Jackson雖然只待過短暫的幾周,而且真正和Frank一起晃蕩的時間,也不過就三五天的光景。

但那种放松的感覺,真箇就是無法否認的。

也還是讓人記憶深刻難忘的。

尤其是現在。

Frank再回到這Ayala時,總是會不可避免地重溫到當時那樣的感覺。

他這並不是對Jackson有什麼好感,又還多麼的難忘。

不過就是對於自己現在的孤獨處境,有點不勝其煩了。

走到Ayala外面的公共區域,天色越來越暗。

趁著這朦朧夜色的遮掩,應該就不會再遇到什麼熟人,也不會再被什麼意想不到的人給認出來了吧?

這樣想著,Frank的心情也就恢復了一些。

也勉強算是得到稍許的放鬆了。

只是,不知不覺之間,他倒又生出來一種莫名其妙的情緒。

就是好像有了什麼樣的覺悟。

關於今天一定會發生些什麼。

要不然,就會是相當地漫長。

總之是不會輕而易舉就可以混過去的。

按理說,Frank是不應該再有這樣的多愁善感了。

那雨也才只下了不到一個上午吧?

伴隨著它的離開,那些愁緒什麼的,也同樣就該是早就煙消雲散了才對。

但為什麼反而還會是要出現在其他的地方呢?

搖搖頭,Frank也只能是對自己這樣奇怪的念頭,報以自嘲的一笑。

他已經是信步走到了AyalaCenter的小廣場上面。

這時天光依然昏暗。

然而夜燈卻還尚未亮起。

也不算是正好的黃昏時分。

確切地說,是稍微比那更後面,也是更暗一點的時候。

這樣的時候,雖然是還可以模模糊糊地看到附近不遠處,大概三五步遠的人。

但卻是影影綽綽。

非常不真切的。

這樣也好。

Frank突然就沒來由地覺得有了一些安全感。

Ayala的夜燈,一般都會要更晚一些才會打開。

而且,就算是打開,在這廣場上面,也只是星星點點。

不會是什麼燈火通明的情況。

——那也會正是Frank所需要的了。

越是朦朧,他才越是會感覺到自在。

此時此刻,廣場也沒有什麼人走動。

其實,也還是有些悶熱。

於是,絕大多數的人們,都喜歡坐在廣場邊緣,同時充當看台的台階上面。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