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再有就是……令你手下的人多注意南州城內和荒原的高等級怪物,最好是精英和精英以上怪物,我需要高等級怪物升級。”陳默想了想說道。

“是,保證完成任務!”

趙楓渾身一震,隨後鄭重的對陳默說道。

事關陳默那就是大事,之前的事情他或許可以不親自關注,但是這件事不行。

“皓月閣呢?有困難麼?”陳默點頭後轉而看向韓霜,問道。

“沒什麼困難!”

韓霜搖了搖頭,“檢查星空內部各勢力部門發展,雖然累了點,但是困難是沒有的,各部門勢力都很配合。”

“那就好!”

陳默微微點頭後站起身,轉而看向坐在最後方的趙茱萸。

感受到了陳默的眼神,趙茱萸渾身一抖,心中有些發慌了起來。

這些天她是真真正正見識到了陳大佬的威勢,那是一種來自於上位者的壓力,因此她再也沒膽子和在荒原那樣跟陳默嬉笑胡鬧了。

“這些天,可還適應這裏的生活?”陳默問道。

當然不適應!

趙茱萸心中吐槽了一句,但是這種話能說嗎?

不能!

來自於大佬的壓力讓趙茱萸口不對心。

“挺好的。”趙茱萸低聲道。

“你能習慣就好!”

陳默點頭,沉吟片刻,說道:“也罷,星空一統南州,時機已經到了,即日起,建立藥師閣,神兵閣。因丹藥和裝備都屬於戰略資源,藥師閣和神兵閣隸屬戰備閣直接掌管,趙鐵山,交給你了。”

“是,閣主!”

趙鐵山聞言起身,隨後看向趙茱萸,抱拳說道:“妹子,以後多指教了。”

“哪裏話,以後你就是我上司了。”趙茱萸連忙說道。

“哈哈哈!”

趙鐵山聞言一笑,說道:“哪有什麼上司下屬的,藥師閣雖隸屬於戰備閣管理,但是藥師閣和神兵閣的重要性誰不知道?說不得以後我還得求到你身上呢。”

“不錯!”

上方,陳默聞言也點了點頭,對趙茱萸說道:“藥師閣和神兵閣比較特殊,你主要還是自主管理,讓藥師閣隸屬於戰備閣主要是因爲戰備閣負責聯盟內資源,這樣以後你們互相調動資源也方便一些。”

“是,閣主,我明白了。”趙茱萸連忙點頭。

“那好,趙鐵山,藥師閣有主了,神兵閣可還沒有,發動聯盟的力量,全城尋找得到鍛造副職業或者得到鍛造傳承的人才,藥師方面也是如此,儘可能的將特殊人才放在適合他們的地方。”

“是,閣主,我等下馬上就去辦!”趙鐵山聞言嚴肅了起來,這事關星空一脈的底蘊和未來,容不得他不重視。

“還有,戰備閣全力收購鍛造材料,特別是藍色和紫色,只要見到,縱然是高價也要拿下來,以後我有用!”

“是!”

“散會!”

……….

一場會議很快結束,除了主要問題之外,多數都是小問題。

而陳默是出了名的甩手掌櫃,除了大方向上做決定之外,小問題是從來不管不問的。

因此,王世尊等人倒也沒有將那些事情拿出來浪費陳默的時間。

會議結束,衆人鬆了口氣離開,而陳默也暗自鬆了口氣。

無論如何,南州終是拿下,這場會議之後,有王世尊等人在,一切都穩了。

“你怎麼了?”

衆人中,唯一留下的韓霜慢慢走到陳默身邊,看着有些愣神的陳默,她忍不住關心道。

“事情終於是告一段落了。”陳默不禁笑了笑。

“是麼?”

忽然,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有些陰沉的中年聲音響起。

唰!

陳默臉色大變,身影猛的往後一閃。

前所未有的危機感出現! “我又沒準備殺你,你怕什麼?”

陰沉的聲音繼續響起,隨後,踏、踏、踏!

腳步聲響起,一個消瘦的中年男子從大殿一側走出,他留着長鬚,身穿古裝,甚至連頭髮都長的類似於古人。

不過他似乎不怎麼在意外型如何,頭髮披散在身後,隨意的用一根白色絲帶繫着。

但,就是這絲帶,讓陳默忍不住瞳孔收縮。

▲ттκan ▲c ○

風雨迎春束?

怎麼可能?

不!

這絕不可能啊!

白色絲帶看起來平平無奇,甚至猛然看去猶如最最普通的白色布條,但是它卻有着極爲特殊的一些紋痕。

那些紋痕古樸而又自然,似乎是存在於遠古,充滿了神祕和滄桑。

陳默震驚。

風雨迎春束,這就是那絲帶的名字。

前世時,第一次異域戰場失敗,有幸存者帶回了戰死者的遺物,陳默曾親自去認領過,想從那些遺物中找到陳珂留下的東西。

在那時,他曾經親眼看到過這白色絲帶,當時白色絲帶是殘破的,只有一截,並且還染着血跡,是百強榜中的超級強者師雨老祖死後留下的。

陳默沒有見過師雨老祖,可當時他對那絲帶可是記憶猶新。

畢竟,那是陳默見過的少數幾件紅色裝備之一。

沒錯!

風雨迎春束是紅色裝備,而且是祖境的完美紅色裝備,當時那風雨迎春束雖然殘破,但是也引起不少人的心動。

紅色!

шωш•ttκǎ n•c o

祖境!

紅色代表品級,祖境代表等級。

而今的裝備是什麼等級?不過是凡境裝備罷了。

隨隨便便一件祖境裝備都能換得無數財富,甚至是一座城池,例如如今的南州,整個南州加起來也就是一件祖境裝備的價值。

而紅色,又是價值連城!

兩相結合,紅色祖境裝備,價值根本無法計算,有價無市,根本沒人會賣。

這是前世時最頂級強者佩帶的最頂級裝備。

可這件裝備,怎麼會在眼前人手中?

陳默心中充滿了迷惑和震驚。

他不知道這絲帶現在是什麼品級什麼等級,但是看起樣式和外貌,和前世所見絲毫沒有變化,那也就是說這極有可能就是那件裝備。

祖境的紅色裝備。

可這不科學!

在遊戲這個階段,出現紅色還可以歸咎於運氣逆天,可怎麼可能會出現祖境裝備?

“你是什麼人?”

陳默還在震驚,這時,韓霜皺起眉頭問了起來。

“我是你爹!”

中年男子毫不客氣,甚至是沒好氣的說道。

“你……!”韓霜頓時小臉漲的通紅,氣憤的指着中年男子。

“你閉嘴,回頭有你後悔的!”

中年男子睹了韓霜一眼,隨後轉頭看向陳默,陰沉的說道:“好一個南州之主陳默,幸虧老夫來的早,要不然還不知道我閨女的根基被你給糟蹋成什麼樣子。”

糟蹋了根基?

這都是什麼跟什麼啊?

哪來的瘋子到處亂認閨女胡言亂語?

韓霜氣呼呼的盯着中年男子,回頭又看向陳默,那委屈的表情似乎在說你就這樣看着自家媳婦被人欺負?

就連陳默也皺起眉頭,眯着眼睛看向中年男子。

“我知道你很強,但是在我的地盤上欺負我的人,你是不是太過了?”

“過?”中年男子冷笑,隨即說道:“若非老夫仔細盯了你幾天,就你對我閨女做下的那些事情,老夫今日就讓你知道,什麼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盯了自己幾天都沒被發現,而且態度還如此堅決,甚至表情言語都不似作假,最重要的是眼前這人的實力就算是陳默都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感。

這種危機感,自重生以來,陳默從未感受過。

因此,陳默心中也有些驚疑不定起來。

“她真是你閨女?”

陳默忍不住問道。

“我不是!”

旁邊,韓霜尖叫了一聲,她整個人都凌亂了,什麼鬼?自家男人不但不幫自己還跟着對方懷疑自己?

“你不知轉生之術?”

中年男子聽到陳默的詢問後忍不住臉色微變,盯着陳默,眼神閃爍不定。

“不知!”陳默淡淡的說道。

“不可能!”

中年男子臉色大變,道:“根據老夫的觀察,你每逢大事必有獨特選擇,言行舉止和這個時代格格不入,你絕不是這個遊戲時代的人,既如此,你又怎麼可能會不知轉生之術?”

不是這個遊戲時代的人?

陳默心中巨震,雖然他前世時就知道世上有一些隱藏在暗中的神祕人物,但是他從未能接觸到過,待到他成爲聖主時那些人物早已消失。

而今,終於破案了。

原來,那些神祕人物竟然不是這個遊戲時代的人。

可既如此,他們又是什麼人?

他們爲什麼會存在在這個時代?

他們又爲了什麼?

這其中有着什麼祕密?

一個個問題瞬間出現在陳默的腦海中。

……..

半個小時後,陳默和韓霜居住的閣樓中。

“這麼說,我真的是你女兒?”

韓霜有些難以置信,指着自己向中年男子問道。

“不錯!”

中年男子眼中閃過一絲無奈,說道:“上一個遊戲時代你根基沒有打好,實力一直跟不上,所以選擇了在二十年多年前轉生重來,我雖有所準備,但是終究是尋遍了三省之地才找到你。”

“不對,你忽悠我,連南州都有邊境光膜,你怎麼可能尋遍三省之地!”韓霜聞言猛然搖頭。

“那光膜只針對實力不足的人,如果將城市當做新手村,那光膜便是實力檢測儀器,只要你實力夠了,自然也就可以通過了。”中年男子再次無奈。

“前輩,通過光膜需要什麼實力?”旁邊,陳默忍不住眼前一亮,他前世時可沒機會靠實力穿過光膜,那時候都是老老實實的等着破境。

中年男子嫌棄的看了陳默一眼,不想搭理陳默,但是當他看到韓霜的眼神後,趕緊說道:“兩種條件可穿過光膜,一是破境,突破凡境之上後即可隨意出入。二是三項,力量氣海身法達到一千即可強行打破光膜穿過。”

一千……???!!!

陳默和韓霜齊齊看向中年男子。

這可是陳默的兩倍啊!

這人,到底多少級?

亦或者說,他身上的裝備,到底都是什麼品級?

陳默很好奇。 然而,好奇也沒用。

中年男子怎麼可能會給陳默看他的裝備?

只是隨口說了一句遊戲會對他們這種人有極大的限制,例如等級會被限制,只能和當前遊戲最高等級擁有同樣的等級。

例如陳默若是最高等級,那中年男子這種類似於非本遊戲時代的人也會被限制在和陳默一樣的等級。

陳默升級,他們也升級,陳默不升級,他們的等級也就一直被限制着。

除了等級之外,還有就是裝備。

他們的裝備雖然不會被限制品級,但是會被封印等級。

想解封,只能等!

等這一時代有人踏入下一個大境界。

例如現在,這一時代處於凡境,那他們的裝備便是凡境屬性,而等這一時代有人踏入下一境界後,他們也踏入下一境界等級,裝備自然而然的也會解封到下一階段。

“這簡直是BUG!”

韓霜聽了中年男子的話後,忍不住張大了嘴巴。

“怎麼能算BUG?”

中年男子皺眉,說道:“現在的人走的路,我們都曾經走過,這本就是我們應得的,相對來說,我們本就擁有毀天滅地的力量,可在遊戲初期卻只能被限制在這種實力,若是被人殺了,豈不是很冤?”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