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

楊戩在降服孫悟空後再度上天,以太乙仙真的名義作爲執法諸位天神之一,在真武大帝座下抓捕天下妖魔。化身三千,在一個個小千世界追蹤妖魔蹤跡。其中一個化身的目標是一隻金錢鼠妖,鼠妖逃入一方小千世界,這個世界中的化身自動出擊。

拿着三尖兩刃刀,神目觀照小千世界,在一處青樓找到鼠妖蹤跡。鼠妖化作大腹便便的富家翁,召喚幾個歌姬伺候身邊作樂。

楊戩不欲驚動凡人,搖身變化翩翩公子也進入青樓。老鴇找來女兒迎接,楊戩隨手指着金錢鼠邊上的那件廂房,同時出了大價錢包場。老鴇見眼前這位白衣公子捨得出錢,自然樂得合不攏嘴,招呼一羣風塵女子上去照顧。

楊戩不露聲色,在女子們的擁簇下進入廂房。身邊一位美豔的紅衣女子上來斟酒。

楊戩一開始還沒察覺不對勁,但問到酒氣後頓時起了警兆,這是醉龍草的味道!

額頭神目一閃,眼前這女子被他擊殺,隨即神目掃視這座青樓。青樓消失不見,朦朧白霧飄蕩,楊戩自身站立在一座宅院裏。

“有客自遠方來,還請進來一敘。”宅院主屋傳來笑聲,楊戩小心翼翼進入主屋。

一位青衣公子坐在桌邊,擺好小菜美酒等着楊戩,邊上還有一隻金錢鼠被抓在籠子裏。

“聽聞天神在尋找這妖孽?”公子戳着籠子裏的金錢鼠,餵食一顆松子。青衣公子背後有白絨絨狐尾擺動:“小妖特意相助天神抓住此妖。”

“你要什麼。”楊戩可不信這狐妖有這麼好心。

“小妖不過山中妖邪,自然求的是一個正果。”狐妖目光盈盈,一幅誠心誠意的模樣。

妖邪爲了一張仙籍神位討好天神倒也不是特殊例子。楊戩消去一分警惕之心,但仍然面帶謹慎。

狐妖見了,請楊戩落座:“小妖如今參悟道玄,自身距離天仙道果只差一線,只是這一線求而不得,還請天神指點。”

楊戩看狐妖修爲,如今正在煉氣化神的瓶頸,只差一步就可成爲煉神返虛境界的天仙。演算天機,也不見兇險,安心坐下。

楊戩道:“你如今內功圓滿,只差一點外功積累。做下功德之事自可得天光接引前往天界修得正果。”

“是啊,就差一點外功。”狐妖一臉贊同:“除了功德之外,似乎還有別的途徑?”

“蟠桃金丹自然也可,只是這等仙家奇珍不好得。”楊戩和狐妖討論,檢查周圍沒有看到狐妖做手腳。或許方纔醉龍草僅僅是請人的把戲?

“沒錯。這些奇珍不好得。但如果是一位天神的元陽精氣總該夠了吧?”

不等楊戩反應過來,狐妖一口貼上,在楊戩面龐吹出一道粉紅氣息。

“不好!”楊戩剛要動彈,這股粉紅氣帶着剛剛的醉龍草香氣融合成另一種怪異迷藥。

“這種針對仙神的祕藥可不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小妖可以取得的!”楊戩強裝鎮定,以神念溝通本尊。但楊戩此刻來不及顧忌這尊化身,因爲在其他小千世界,同樣有妖邪過來設計他。 錯嫁豪門:狐本妖媚 楊戩只顧得對其他幾個妖邪動手,這狐妖只得暫時留下。

狐妖拉着楊戩安置好,一道靈光自狐妖眉心遁入楊戩泥丸宮。虛影化身糾纏楊戩的神念元神,以神交之法從楊戩身上盜取玉清法門。而楊戩眼前另一股醉人香氣襲來,昏迷不醒任由狐妖擺佈。

一夕過去,楊戩自睡夢驚醒在周圍查看。自己躺在帷帳之中,身邊狐妖側躺酣睡慌忙查看自身。見自身衣冠整齊鬆了口氣。

“放心,本王也是太乙妖聖,沒那些狐媚那麼低級偷你元陽。當初那麼說僅僅是打趣罷了,本王只跟你神交雙修幾次而已。”狐妖打個哈欠:“金錢鼠被本王放在桌上,你拿了目標直接離去吧。”狐妖揮揮手,楊戩見了臉色發青:“孽障,居然敢戲弄本真君。”什麼時候遭過這種罪,而且他用的神藥似乎不是凡間所有,莫非是哪個對頭的安排?

狐妖懶散瞥了楊戩一眼,楊戩伸手掐住狐妖脖頸,狐妖也不着急害怕:“神交雙修你又不是沒有好處,僅僅精氣融合共參大道。若真君覺得吃虧,這道化身送你賠罪。”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樣。

楊戩看出眼前這狐妖跟自己一樣都是化身降臨,而且擺明作爲送死之物了斷因果,楊戩碰到這種賴皮貨色一時間也沒轍。

重生回城記 自己檢查一下,自己在神交之時對玉清仙法有更高層次理解,甚至還學得白手垂光、縱地金光法等闡教仙術。

“這廝跟我闡教有關?”楊戩心中疑惑,二話不說轉身離去。

狐妖嘖嘖嘴:“人家嫖客嫖完了還知道給錢呢,你倒是爽快。不對,應該是我整了他纔對,難道還要我送紅包不成?”隨後狐妖化作一條狐尾自動點燃,五行山中的伏青收回這道神念。

從楊戩這裏得到玉清仙法的法門,直接祭煉白玉如意作爲趁手法寶。一位道人虛影出現在識海,在給伏青講解玉清仙法,那泥丸宮中的一應濁氣逐漸散去。

玉虛宮,元始天尊忽然有感,擡頭向下界看去。搖頭笑道:“東皇啊東皇,貧道收你兩道元氣點化爲徒,莫非還要點化一位不成?”元始天尊在伏青參悟玉清仙法祭煉如意的時候終於有感應,察覺到這位伏羲太子的蹤跡。

算出這些年伏青所作所爲,元始天尊搖頭不語,繼續參悟玄功。貧道送下玉如意,也算還了你東皇人情,日後你這一脈再跟貧道無關。

心中默默想着,元始天尊有些悵然。先是東皇太一合道,然後后土跟着合道離去。還有伏羲女媧遠走天外,當初那些同道中人把臂言歡的場景再也碰不到了。

……

卻說孫悟空和玄奘西行,路上二人有了爭持,孫悟空一氣之下直接飛回花果山。彼時,正逢覆海龍宮和東海龍宮交戰,孫悟空隨意出手打發覆海龍宮的妖王們,因此驚動尋找伏青的鴻海。

伏青有三寶遺落在外,鴻海拿着造化珠,伏宓拿着乾坤鏡,呂布拿着山河扇尋找伏青下落。這也是鴻海和呂布之間的一個賭約,誰先找到伏青另外一人直接閉關百年不可干涉。

鴻海將攻伐東海之事交給座下幾位妖王,這時聽聞孫悟空出手阻攔只好過來鎮場子。就在這時,言語中聽到孫悟空無意提及青丘妖王,臉色大變。

抓住孫悟空肩膀,鴻海激動道:“你在哪看到他的?”

孫悟空摸不着頭腦:“五行山啊,他陪我待了幾十年。”他還抽了我幾十年元精呢!本來想要告狀,但見鴻海態度嚥了回去。

居然躲在這裏!鴻海心中鬱悶,他們找了許久誰想到伏青居然躲到孫悟空身邊,居然在佛門勢力範圍內,真不怕是佛門下的黑手麼?

“帶我去找他。”深吸一口氣,讓妖王們退兵,拉着孫悟空就走。也正是鴻海陪伴孫悟空才讓他免除一番劫難,逃脫緊箍之厄。

兩人先去五行山,伏青見孫悟空帶着一位黑衣男子走來,警惕之心大起,但見到那男子的模樣後頗感熟悉。

“你是……”好像認識?

“果然失憶了?”鴻海看看伏青,頓時猜出伏青的情況,心中有了主意:“當初我跟一個對頭鬥法,那對頭偷了你的山河扇,將你打傷下落不知。如今總算把你找到了。”鴻海張口就對呂布一陣抹黑,給自己兩人定下關係。

“你我二人乃雙修道侶,水木同修。”

“騙人!”伏青毫不客氣:“這件事我怎麼沒感覺?”

“你連這個也忘了?”鴻海伸手一指,伏青和鴻海身上都有一截斷去的紅線。擺出一副哀慟模樣,鴻海道:“那對頭昔日跟你有些淵源,後來我們三人鬧翻,他一怒之下將你打傷,還將你我二人之間的紅線斷了。你我二人這紅線乃女媧娘娘所賜,是你我二人完成四樁緣後孃娘所賜。”拿出一顆靈珠作證,話中真真假假,伏青也有些不確定。

如果是全部假話,伏青靈覺有感也會察覺不對勁,但七分真三分假,他也看不出來究竟。而且這顆造化珠本來就是他的法寶,頓感親切。

“既然你說你我二人認識,那也應該請你坐一坐。但這裏沒有酒菜,不如你去外面找點來?我最愛吃辣,既然是我道侶應該知道吧?”眼珠子一轉,背後狐狸尾巴不斷搖動。

鴻海微微一笑:“吃辣?你最討厭的不是吃辣嗎?這算試探?也罷,我就走一遭吧。”一道烏光飛向天邊,不久後鴻海帶着赤鱗妖王回來,拿着一個食盒擺下:“這些可都是你喜歡吃的東西。別告訴我,你失憶之後連這些習慣都改了。”

我沒有說過正主cp嗎?還是隻在回覆裏面說了? 雖然在崇禎的控制下,宮內徹查永寧宮事件的同時,外界始終保持的一片安寧,但是作為內閣首輔的黃立極還是很快嗅到了不同尋常的味道。

言稱染病的崇禎閉門不出,他倒是還能夠理解,但宮內突然就同外界斷絕了聯繫,什麼消息都傳不出來了,這就讓他意識到宮中似乎有變。而作為內閣首輔,皇城的一舉一動都在他的眼下,皇帝和內閣這邊雖然斷了聯繫,可是同武英殿那裡卻每日聯繫不斷,這就更讓他有所懷疑了。

連續兩次進宮探病都被王承恩攔下之後,黃立極於第三次探病時終於發怒了。他當面向王承恩宣稱,如果今日再見不到皇帝,就會以內閣首輔的名義頒發緊急狀態令,接管京城的一切權力,然後帶文武百官入宮探尋究竟了。

在內閣大臣面前一向不卑不亢的王承恩,今次態度卻有些軟弱,表示願意再去詢問一下陛下的意見。在乾清宮門口糾纏了一個多小時之後,黃立極終於走進了乾清宮的大門。

在尚書房內,黃立極看到正抱著小殿下哄著睡覺的崇禎,確認他並沒有染上什麼疾病,方才鬆了口氣。

看著朱慈照終於睡去,崇禎才小心翼翼的將他交給旁人領去,轉過身來同靜候了許久的黃立極坦白道:「生病的不是朕,是大皇子。朕擔憂著他的病情,內閣又一直運轉的很正常,朕才打算偷個懶,多陪陪他。沒想到,倒是讓黃先生受了驚嚇,這是朕的過失啊。」

黃立極趕緊回道:「只要陛下的身體無恙,就是大明之幸。有陛下之護持,想來大皇子也不會有事。只是陛下不僅是大皇子的父親,也是大明百姓的君父,就算陛下再怎麼疼愛大皇子,也不能將國事丟到一邊啊。

此外臣還發現,這兩日京城內外的軍隊忽然戒備森嚴,內閣向武英殿這邊發文詢問也無結果。臣和內閣的閣臣們對此狀況都極為擔憂,所以臣今日才冒昧的闖進了宮禁,希望從陛下這裡解惑。」

朱由檢呵呵一笑的說道:「奧這事啊,朕五日前返回京城時,發覺安定門的守門官兵自由散漫毫無警惕之心,所以才讓總參謀部、京畿都督府他們整頓下京城內外的軍紀,先生倒是無需多慮。

至於宮內么,的確是什麼事都沒發生。不過現在皇后剛剛產下二皇子,大皇子又生了病,朕不願宮內起什麼謠言,就讓王承恩、連善祥將宮禁抓的嚴厲了一些,還請先生和內閣諸位先生放心。先生若是沒有其他事,今日也請先回去吧,朕現在實在是無心顧及它事了。」

對於崇禎今日的表現,黃立極有些失望,不過確定了崇禎身體無恙倒也算是一件喜事。只不過他很快又擔憂了起來,看到崇禎對於大皇子如此疼愛,日後宮內為了太子的位置難保不會再起風波。

旋即他又放下了心,到了那個時候,他恐怕早就不在朝堂了,搖著頭將這份擔心拋棄之後,黃立極倒是想到了一件事需要向皇帝稟告了。

「陛下,臣倒是的確有件事要向陛下稟告,是關於天津到徐州段鐵路修建的事務。此段鐵路在山東段經過曲阜,衍聖公孔胤植及曲阜士紳上書朝廷,認為這鐵路從曲阜經過,恐怕會壞了山東的文脈,因此請求朝廷暫停修建山東鐵路。

高密、青州的士紳聞聽之後,也紛紛效仿上書,說現在營建的膠濟鐵路壞了當地的風水,請求朝廷拆除…」

回京之後心情一直不是很好的朱由檢聽了之後,心裡更是惱怒了起來,不過當著黃立極的面,他還是盡量控制住情緒說道:「先生應當知道,修建膠濟鐵路的目的,是為了縮短南北海運的路程,保證北棉南運和南糧北運。

修建天津到徐州的鐵路,更是為了解決運河冬日無法行船的問題,這是關係到京城安危的命脈。這衍聖公如此無禮取鬧,可行么?朕還聽說,曲阜孔廟之中凡是我大明冊封的封號盡皆不用,孔家人還自稱天下只三戶人家,他家與江西張、鳳陽朱而已。江西張,道士氣。鳳陽朱,暴發人家,小家氣。

朕倒是很想知道,彼有何功於國,也敢視朝廷如無物?」

黃立極的臉色頓時變了變,半響之後方才回道:「本代衍聖公固然愚頑不靈,可衍聖府畢竟執掌天下文脈,陛下就算不給衍聖公面子,也要看在大成至聖先師的面上,給他幾分體面啊。」

朱由檢沉默了許久,終於擺了擺手說道:「這件事再讓朕想想,關於山東士紳反對修建鐵路的事,內閣這邊暫且先壓一壓吧。」

黃立極離去之後,朱由檢終於忍不住爆發了,生生折斷了手中的一隻鉛筆,好久才平靜了下來,對著王承恩說道:「許顯純是不是已經回到京城了? 危險關係:豪門隱婚寵妻 是的話就將他叫來。」

王承恩答應了一聲,便匆匆出了上書房,將許顯純招來了乾清宮。朱由檢看到他之後便開門見山的問道:「曲阜孔家的事,你查出來多少了?」

許顯純不敢怠慢的說道:「按照陛下的命令,下官從一年前便抽調了一隊錦衣衛住在了曲阜,打聽關於衍聖府過往的事迹。

從半年前開始,這隊人終於獲得了當地人的信任,收集到了關於衍聖府過往的不少劣跡。比如,衍聖府名下原有祭田2600頃,但事實上孔家人借著衍聖府名義大肆發放高利貸,並在對方還款期限沒到的狀況下強佔土地,即便是孔府的遠支族人也不肯放過。故衍聖府除了祭田之外,還有3000餘頃私田,除了大頭在曲阜之外,相鄰地區也有分別。

此外,衍聖府中的孔家人除了向鄉里放高利貸之外,還在府外佔據了一片土地作為市集,強迫十里八鄉的村民在這個市集上交易,孔家人不僅向村民強買強賣,還要向村民收取商稅。對不從者,輕則毆打,重則送往官府治罪。

衍聖府內的近支子弟,在曲阜地方一向橫行霸道,毆傷鄉人的事件層出不窮,因為口角打死的奴婢、鄉人、外地商人也頗有幾件。因為曲阜知縣一向由孔家人擔任,所以這些案件大多被壓制了下去。

到今日為止,錦衣衛收集到的,關於涉及到衍聖府的案子,案情清楚明白的有300多件;涉及到衍聖公本人的案子,計命案二件,財產糾紛案一十四件。」

朱由檢不由怒極而笑的說道:「這哪裡是衍聖府,分明是坐地分贓的山大王,真當曲阜是孔家的天下,不是我大明之疆域了么?」

許顯純很安靜的等候著,他才懶得理會什麼大成至聖先師的後人,看過了那些錦衣衛交上來的案卷,他對於讀書人頂禮膜拜的衍聖府就有些看不上了。這些讀書人心目中的文脈發源地,還不及他們錦衣衛詔獄乾淨呢,好歹他們拜的是岳爺爺,還知道什麼叫精忠報國。

朱由檢突然向王承恩說道:「讓其他人先下去吧,朕要和許顯純單獨說幾句。」

王承恩趕緊指揮著上書房伺候的太監們離開了房間,自己親自守在了門外,阻止任何人靠近。

看著尚書房的門被關上之後,朱由檢才看向許顯純說道:「朕找你來,是有件事讓你去做,你應該猜得到,是和衍聖府有關。

朕原本還想將衍聖府放一放,遲點再去開導他們。可是現在這位衍聖公跳出來同朝廷為難,壞我百年大計,朕也無法再容忍他了。

衍聖府一向被讀書人視為聖地,即便是把這些案子拋出來,天下的讀書人也是要為衍聖府說情的。朕也沒這個時間和精力,同這些讀書人支持的衍聖公理論。

所以,朕也就不和孔胤植講理了。你親自帶人去曲阜,調查衍聖公孔胤植被毒殺一案,跟著孔胤植一起向朝廷上書抗議修建鐵路的士紳,都好好查查。」

許顯純一時有些反應不過來,他有些不知所措的說道:「衍聖公被毒殺了?臣這裡還沒有收到消息…」

在崇禎的目光注視下,他霍的住了嘴,這才想明白了皇帝囑咐背後的意思。看著許顯純醒悟了過來,朱由檢才冷冷的說道:「找個南方人去做,手腳清理的乾淨一些,衍聖公死了之後,再讓那些本地受冤之人去控告衍聖府。朕希望,今後就不需要冊封什麼衍聖公了。」

許顯純的額頭終於開始出汗了,他連連稱是,不敢對崇禎的話語繼續多想了。交代了完了之後,朱由檢才王承恩進來,讓人把許顯純送出了宮。

朱由檢思考了半天之後,又對著王承恩說道:「你以內務府的名義,和山東的三家王府打個商量,讓他們入股膠濟鐵路,再把那些反對修建膠濟鐵路的士紳名單發給他們,之後就不必再管了…」

他正和王承恩說話時,便聽門外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很快王德化便興沖沖的跑了進來,向崇禎彙報道:「陛下,尚膳監的那兩個都招了…」

朱由檢頓時中斷了和王承恩的談話,看著王德化點了點頭說道:「招了?說說,他們都招了什麼?」 瞧着食盒裏面各種菜餚,伏青目光落在一碟糕點和一壺綠茶上。

鴻海微微一笑:“這一合酥是你最喜愛食用之物,可還記得?還有這茶,依照你的習慣總喜歡陪着茶水吃點心。”一合酥,這是曹孟德爲伏青祭祀供奉時經常使用的一種點心。因此成了伏青的習慣,神祭之時都會有凡人獻上食用。宓妃、呂布乃至后羿他們都知道伏青的這個習慣。

指着邊上飯菜:“你的飲食習慣,既不喜歡大魚大肉也不喜歡清湯寡水。”鴻海和伏青坐在桌邊,孫悟空跟着坐下眼珠子在兩人間打量。赤鱗妖王站在一旁隨侍。

鴻海給伏青佈菜,順帶將魚骨頭剔除,但雞骨頭卻原樣保留盛放在碟子裏。

很熟!畢竟僅僅是記憶失去,但本能銘刻靈魂,日常行爲都受魂魄影響,仍然能夠察覺鴻海所言的習慣似乎真是他曾經所有。而眼前這一席酒菜都是他喜歡吃的東西,食慾大動。這是伏羲教導伏青的飲食習慣,葷素搭配,完全健康的飲食習慣。

伏青拿起茶壺,輕輕用茶蓋磕了三下壺嘴,鴻海立刻將兩個茶杯擺好。

愣了下,伏青將鴻海將茶杯擺上,剛剛伸出的右手重新放下。

“你的小習慣,飯前一杯茶,在拿茶杯倒茶的時候一定會先嗑三下茶蓋。”

知道伏青這些小習慣的人怎麼也有好幾個,但能夠知道這些自然是身邊親近之人。

伏青託着下巴沉思:“看上去不假,但總覺得你話裏有問題。七分真三分假這種?”伏青這小狐狸從來只有坑人的份,怎麼會輕易被人坑了?

鴻海笑而不語,專心給伏青佈菜。

吃了一頓飯,鴻海見伏青還有些疑惑,大手一拍:“這樣吧,這些日子讓赤鱗陪你,也省得你小心提防。”鴻海也是太乙境界的妖王,伏青面對他自然不敢怠慢。但赤鱗妖王僅僅是一隻天仙級別的小妖,伏青並不會對他太過提防。

鴻海不敢讓伏青多想,他可不知道這小狐狸不好騙,當然是循序漸進的好。

“我陪孫老弟去見一見那位玄奘大師。”鴻海微微一笑,帶孫悟空去撐場子。

伏青拿着造化珠,靈珠化作元氣自發落入體內和他法力遙遙呼應。

看向赤鱗妖王:“說說我跟你家大王怎麼認識的?”

“小妖不知。”

“那我二人平日相處如何?”

“小妖也不知。”赤鱗妖王一問三不知:“大王跟您相處怎麼會讓我們看到?依照大王的性子,恨不得將你吞肚子裏和龍珠一起保護起來。”

龍族一貫的霸道性子。伏青翻白眼:“這樣吧,正好我對地仙界妖族不熟,你可幫我提醒下。”

赤鱗妖王思量下,道:“當今妖族勢力以四大妖王爲首。西牛賀洲的平天大聖,我家大王覆海大聖,還有獅駝嶺一個萬妖國度,有三位大妖坐鎮。至於最後傳說中的萬妖國,有一位白娘娘坐鎮召集萬妖,移山驅神兩位大聖都在這位娘娘座下效力。”

“移山大聖和驅神大聖,聽說他們和孫悟空是結拜兄弟?那萬妖國白娘娘這麼厲害,居然能夠壓服他們?”

“是這位白娘娘身後靠山強硬,似乎是天庭一位帝君在背後撐腰。真有反抗的妖族都被天庭派人擊殺。”

“天庭出手?”伏青思量,白娘娘,莫非是天庭在清算當初參加花果山反天大戰的那些妖聖們?

“大人放心,那位白娘娘深入淺出,自身僅僅是天仙道行,算不得事。”

伏青赤鱗說話間,鴻海又帶着孫悟空趕了回來。

“青狐,快幫我老孫看看,這東西可否取下?”孫悟空指着頭頂一個金箍,急得抓耳撓腮。

“怎麼回事?”伏青看到金箍,金箍正在不斷縮小,壓迫孫悟空的頭顱,隨着孫悟空不斷縮小幻化自己頭頂,金箍也跟着變化。

鴻海道:“本來陪悟空去見那位玄奘法師,誰想到那法師拿出一套衣物給悟空。 網遊之劍刃舞者 孫老弟滿心歡喜穿上後,這金箍再也取不下來。”

“佛門金剛法?” 重寫科技格局 憑空的,伏青猜出這法門根源。

“可有破解之法?我不通道術,解不開這金箍。”鴻海詢問伏青,伏青手段千奇百怪,擅長變化手段,或許可破除此物。

“佛門!”孫悟空抱着金箍在地下打滾:“我老孫跟他佛門沒完!”

鴻海皺眉:“不如殺了那和尚,沒了施咒之人應該就可以了吧?”

“這是佛門常年對付不聽話妖魔所用的手段,沒有這和尚也會有其他和尚。”伏青搖頭,取出一柄白玉如意輕輕一敲,如意白光一閃將金箍凍結,但仍然取不下來。

“這金箍中蘊含法力許是大羅尊者施加,即便是我也沒辦法取下。但替你鎮壓金箍,不讓其發作還是可以的。”伏青道:“你不如回去他那邊,假以顏色,再讓鴻海出面威嚇一番。讓那和尚不敢輕易用此物對你。待我佈置一番後,按照你我事先約定做事。”

“好!”孫悟空點頭,再度和鴻海上路去找玄奘法師。假意迎合一番,鴻海忽然動手帶着玄奘出現在北海。

指着北海冰洋道:“長老,你若本王若將你扔到這裏面,你當如何?”

玄奘默唸阿彌陀佛,不敢吭聲。鴻海有道:“我這老弟保你西行一場無妨,只是你若仗着那金箍要挾,日後本王要你好看!你自己雖然不怕,但你出身那寺廟乃至大唐難道不怕?”

覆海大聖笑道:“我家兄弟頭疼一次,我這做兄長也心焦一分。本王一着急上火,說不得就要吃幾個人腦瀉火安神,這些殺孽也都要算在你身上。”

“阿彌陀佛。”玄奘顫顫道:“大王此舉有傷天德,日後必然墜入阿鼻地獄永世難逃。”

聞言,鴻海大笑不已,拉着玄奘出現在北海覆海龍宮:“本王功行太乙,跳出三界五行不死不滅。便是你佛門又有幾人有此功果?本王也不給你這愚僧多言。你只要知道,你每念一次緊箍咒,你佛門就要死十個佛門弟子就好。”拍拍肩膀,感覺佛門有人正好前來北海救人,鴻海直接送玄奘回到原地。

“長老,你跟我家孫老弟好好辦事,你倆和睦相處,日後自有你好處。”鴻海因爲孫悟空幫了他一個大忙找到伏青下落,所以才這麼盡心盡力,不然誰管孫悟空死活?

接下來,鴻海再去找伏青之前專門佈置安排將呂布的注意力從地仙界引向三千法界。

“三千大千世界,你就慢慢找吧!”鴻海眼見呂布順着自己留下的信息前往其他世界,心中偷笑。

呂布對伏青的感覺,一開始還夾雜着一段救命之恩。按照呂布自己的說法,似乎還有點一見鍾情的意思?

當初呂布和伏青第一次見面是在洛陽皇宮。伏青站在一口古井邊上,呂布見到井邊男子頗有種驚豔之感。

後來呂布落難,伏青出手相救帶着呂布進入仙神世界,兩人被天龍和尚一番追擊,彼此間還有患難與共的交情。這跟鴻海的感覺類似,鴻海也是如此,一開始因爲躍龍門而相識,接着落難之時得到伏青照顧。在鴻海倍受打擊的那段時間全賴伏青照顧。依照龍族的霸道就死死抓住不放。護食!

相比這兩位,伏青和東王公是本命心繫的默契,雖不似呂布鴻海和伏青常年相伴,但彼此間關係很不錯。

要說對東王公出世,鴻海心中沒有高興念頭那是假的。但他不屑跟一個死人計較,除非東王公活過來,不然鴻海注意力主要在呂布這般。

“索性佛門爲了西遊之事顛倒陰陽天機,除卻那些大能外一概算不出究竟,坑一下呂布太容易了。”鴻海嘀咕,至於同樣被他坑了的宓妃,只能說一聲不好意思了。誰讓伏羲一家子對他太過牴觸呢?

和伏青一樣,鴻海也逐漸察覺伏羲伏宓對他感觀不好的事,似乎跟出身有關?

“他日我爲龍族之主,莫非還配不上伏青不成?”

回到伏青草廬,立刻換上一張笑臉。眼見伏青正在收拾屋子,連忙上前幫忙。

“赤鱗你在做什麼?還不趕緊幫忙?”鴻海指揮赤鱗幹活,自身拉着伏青攀扯交情:“那猴頭跟你交情不錯?”伏青一開始很不喜歡孫悟空,但是在失憶之後居然願意幫助孫悟空解除金箍?莫非他們倆之間……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