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真是……太棒了。

庫洛洛現在對於戊煦非常有興趣,他想繼續看着,看着這個國王到底想要做什麼。但如果有一天,這個國王與其他的普通人一般,變的無趣了起來,庫洛洛也不介意親手收割了他的生命。

不過在那之前,庫洛洛願意繼續遠觀,而他有一種感覺,覺得這個國王,很特別,非常特別。

庫洛洛的手機響了,來電的人是俠客,庫洛洛把手機接了起來。

俠客:“團長,情況怎麼樣?”

庫洛洛:“很快就能夠動手了。”

戊煦原本是想要按照計劃,一步步慢慢的將十老頭的勢力全部毀掉,最後再把十老頭送入地獄。獵人協會是他計劃之中將會出現的“合作者”,但幻影旅團卻可以算是意外之喜了。

若是再加上一點兒“重量”,若是直接將十老頭立刻清除,似乎也不是困難的事情。

在略微沉思後,戊煦撥通了伊爾迷贈送給他的那張殺人打折卡上面的揍敵客家電話。

清除十老頭的行動非常有計劃的進行,就連獵人協會那邊派過來的金·富力士也已經到位。雖然那個金·富力士看起來似乎有些不靠譜的樣子,但武力卻是真的非常強健。

蘭斯洛特帝國的勢力,以及獵人協會、揍敵客家族、幻影旅團的強大武力,十老頭的終結之日不再遙遠。

而與這件事情同時正在發生的,還有蘭斯洛特帝國之外的其他國家,已經失控了的國際形勢。

仇恨、虛榮、盲目的跟隨等等,這些東西,可以輕易毀掉許許多多。

總是會發生許多在他人看來,根本無法理解的事情,比如那些得到了大量金錢資助,飛速發展起來的國家,相互之間的競爭。

這些國家之間的競爭,從幾年前開始,已經變成了一箇舊聞,人們也已經漸漸習慣了那些國家之間的各種競爭,最嚴重的軍事上的,也有其他各個方面的。

但是這種競爭,大概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它失控了。

那些這幾年中一直不斷稱頌自己,各個方面有多麼偉大,又發明了什麼,又建造了什麼,又擁有了什麼、提高了什麼的國家們。在相互之間的競爭進入到了白熱化之後,突然全都崩潰了。

並且這些國家政治軍事經濟等方面的,全方位崩潰,影響非常廣泛。所在的這片大陸之外的許多大陸,也都出現了一些對應的情況。

蘭斯洛特帝國這幾年中,確實是一直在支持這些國家的發展。

但是因爲長久的相互之間的關係,以及自身強大起來後,就不斷想要擁有更大權利和話語權的國家們,爲了這些東西用力的競爭。

他們所表現出來的那些,已經遠遠超過了他們本身所應該擁有的。

並且他們爲了不被其他的國家比下去,在競爭到失去理智之後,許多國家都做出了掏空自己,提前預支未來的金錢,着重發展許多大型的,並沒有實際用處只是看起來好看的東西。

就像是海面上的泡沫一般,當他們完全將自己掏空了之後,轉眼之間,瞬間崩塌。

很難想象,這些在媒體之中表現的一派繁榮景象的國家,內裏的國民竟然會出現比未曾發展起來之前,更加窘迫的情況。

吃不飽飯,喝不到趕緊的水,沒日沒夜的工作,爲了那些可笑的競爭。國家對外不停宣揚着自己人們每年不斷攀升的生活水準,拿到的高工資。但實際上,大多數的底層平民,卻經常被拖欠工資,天冷了也沒有衣服可以穿。

把這些真相披露出來之後,看到的人們只覺得非常可怕。

一時之間,在所有的媒體都在爲了那些國家突然崩潰癱瘓下來的政治軍事經濟各方面,而感到震驚的難以置信的時候。

戊煦看着眼前所有的一切,輕輕笑了起來。

“雖然比我預計的時間稍微早了一點,但終究還是發生了。”

—— 戊煦從一開始就以極大的優惠,跟那些與蘭斯洛特帝國可以扯得上關係的國家,進行交易,推動那些國家,國內的經濟發展、科技飛躍、軍事進步,都只有一個目的。

爲了現如今的局面。

爲什麼這個世界會混亂如斯,只是因爲這個世界之中,數目龐大的“國家”這個組織,權利過於微弱而又零散。

許多小國今天被滅國,明天這個小國之內的國民彷彿流浪的人一般,前往另一個國家繼續居住的事情,都是在這個世界上時常發生的。

因爲這種情況的存在,還有那些各個國家極不合理的法律法規,使得這個世界上很多人的心中,都沒有家國的概念。好像能讓自己過的更好一點就可以了,至於他現在所生活的國家是否會滅亡,全都沒有關係。

戊煦從想要成爲蘭斯洛特帝國國王的那一天開始,就想要做一件事情,吞併。

吞併其他的國家,擴大蘭斯洛特帝國的權勢,團結起來那些普通人,爲普通人們制定一種新的秩序。當念能力者行走在普通人的世界中時,他們也要遵守普通人的法律。

當然,若是“合法友好”的念能力者,他們也跟其他的普通人一般,擁有相同的權利,並且也會有一套適合他們的法律和行爲準則。

念能力是這個世界的特色,而念能力的發展,在這個世界從古至今,似乎也只是被侷限在人類本身的能力提高之上,更多的,就再也沒有人做過了。即使做了——比如十老頭的念能力人體試驗——所想要達到的目的和使用的手段,也並不是戊煦所喜歡的。

戊煦想要擴大“國家”在這個世界之中的重量。

替嫁棄妃覆天下 其實不論是蘭斯洛特帝國或者其他的國家都可以,但是,當時的他既然是蘭斯洛特帝國的王子,那自然還是由他來做這一切更好不是嗎?起碼他處於主動。

這個世界之中的國家之間,關係非常複雜。

玩弄政|治的人,永遠都是相同的。他們永遠都比普通人更捨不得手中的權利,但也比任何人更向往更好的權利和財富,以及他們總是可以見縫插針。

當戊煦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這個世界因爲其特別之處,形成了自己的平衡。那些強大的幻獸,擁有智慧的人類之外的種族,人類之中的念能力者還有普通人等等。這些零散的國家也是如此,他們弱小,可能隨時都會消失,但只要擁有機會,就會相互傾軋,爭奪更高的權利、更大的土地、更多的財富。

一切的一切,追逐名利權勢而已。

所以,當戊煦給每個國家適當的,有針對性的進行大方的投資之後,這些國家發展了起來。

特別是戊煦給他們指引的熱武器的方向,那些威力巨大的熱武器,讓曾經因爲懼怕念能力者而蜷縮起來的政客們,心中發熱,他們覺得擁有了這種武器的自己,是強大的,不比那些只知道打打殺殺的念能力者弱小。

如果他們擁有可以殺死念能力者的能力的話……

一個威力強大的炸彈下去,就能夠炸沉一座島嶼的話……

那些膨脹起來的想象,簡直不可抑制,特別是這種武器在實戰之中,不斷的展現它們的威力之後。那些見識過這些武器威力的政客們,膨脹的自信心已經充滿了整個身體。

他們不再對其他國家中,那些其實並不算特別厲害的念能力者感到害怕了,就算有的政客在這個過程中死在了念能力者的手上。

但是那些死在炮火之中的念能力者數量更多。

那種自我格外強大的感覺,那種彷彿可以掌控整個世界的走向的感覺,簡直讓人瘋狂。

事實上,這些政客們也確實瘋狂了起來,並且越來越瘋狂。

他們開始競爭,開始爭奪。

他們競爭相互之間武器的威力,如果今天哪個國家炸沉了我的一座島嶼,我就要炸沉他兩座。誰用重火力滅了我一個團,我就用更加猛烈的火力,滅掉他一個師。

他們也競爭其他的方面的東西,比誰的樓建造的更高,哪個國家的工廠數量更多,還有軍隊的人數、武器的數量和質量、重型坦克的體型威力等等等等。

每當他們在哪個方面贏了,他們便覺得自己是最偉大的那一個。若是明天被趕超了,那後天一定要趕超回來。

這種瘋魔的想法,讓他們開始不斷的掏空自己,將整個國家政經軍等方面的發展,完全弄成了一副扭曲的模樣。

他們不是不知道會有什麼樣的後果,可是他們停不下來。他們之間在相互角力、搶地盤、搶名望、搶國際之上的話語權。

只有蘭斯洛特帝國,彷彿置身事外的看着這些國家的瘋狂。而當這些國家的政客們,可能會冷靜的時候,戊煦就會小小的,在後面推一把,再次讓他們瘋狂起來。包括那些起初沒有被捲進去的國家,到後來也都主動或者被迫的加入其中。

直到這些國家從內裏開始崩潰。

無法再忍耐的人民發動了起義,但更多的人民卻都偷偷的跑出了自己的國家。

離開這塊大陸,或者祈求進入蘭斯洛特。

鶴蚌相爭,漁翁得利。

當那些政客看着幻想中的高樓,轉眼變成了一片枯地,爲了不想失去所有的一切,這些國家的領導者們,突然就想起了總是慷慨的戊煦。

於是他們轉過頭來,對着戊煦搖尾乞憐。

讀者又給我寄刀片了 祈求戊煦再資助他們,給他們一點錢,這樣他們就可以再次發展起來。

可是他們已經沒有再讓戊煦提起興趣的東西了,所以戊煦不會借錢給他們。然後他們開始祈求戊煦收走那些可以收走的,一切爲了保全自己還能擁有的。

蘭斯洛特帝國變成了這場多國惡性競爭之後的大贏家。

很快的,迅速的,蘭斯洛特帝國在地圖上的邊界線,就已經直接涵蓋了其所在的整個大陸。

而這片大陸上曾經的其他國家,如今全都成爲了歷史,而這些國家曾經的領導人們,此時已經變成了蘭斯洛特帝國的國民。

因爲蘭斯洛特帝國的國王,總是仁慈的,所以願意給他們新的身份,讓他們繼續享有還算優厚的生活——雖然這些人再也無法擁有曾經的權利。

這並不僅僅只是蘭斯洛特帝國所在大陸上的國家而已。

還有其他的那些大陸上的一些國家,也發生了類似的事情,然後他們也同樣成爲了蘭斯洛特帝國的一部分。

還有一些之後找戊煦談過交易的國家,他們似乎也正在步這些已經完全崩潰了的國家後塵。

因爲這些國家從上層建築到底層的全面崩潰,媒體在很長一段時間中,都在報道這些國家崩潰的真正原因。其他那些正在步其後塵的國家領導者,因爲此事,似乎稍微冷靜了一點。

並且隱隱形成了某種想要與蘭斯洛特帝國抗爭的形式,因爲他們不想也變成蘭斯洛特帝國的一部分,有一些人,在看到如今後,也大概猜到了戊煦當年的那盤讓人根本看不懂的棋,到底是爲了什麼了。

這真的是一個很大的大手筆。

也許蘭斯洛特帝國的國王,是想要統治全世界?

不,光是這句話說出來,都讓人感到過於好笑了。

不過那些想要跟蘭斯洛特帝國抗爭的國家,其中的一部分在被蘭斯洛特帝國撤銷了投資後,很快就轉頭投入到了支持蘭斯洛特帝國的行列之中,以求蘭斯洛特帝國的繼續支持,跟另外那些抵抗的國家政府,從媒體到網絡的開始各種互撕。

這真是一個變化莫測的世界,不是嗎?

十老頭在獵人協會、揍敵客家族和幻影旅團出擊之後,消失的無聲無息,他們的那些事情,在這些國家的互撕之下,漸漸被人們遺忘。

當其他的那些國家還在互撕的時候,“吞併”了其他國家的蘭斯洛特帝國,開始以令人驚歎的速度,非常順利而又迅速的,將整個大陸上的其他國家一切能量,全都掌握到了自己的手中。

他人預想中的一些坎坷並沒有出現。

因爲蘭斯洛特帝國國家範圍的擴大,尼特羅當初簽署的遵守蘭斯洛特帝國國家法律的範圍,也被迫擴大到了整個大陸。

並且尼特羅開始擔心,會不會再擴大到其他的大陸上去。

重生之福來運轉 若是有一天蘭斯洛特帝國真的統一世界了,那豈不是……哈哈哈,想太多想太多……

不過在各方勢力的重點關注之下,蘭斯洛特帝國的國土範圍,確實還在繼續擴大,但卻沒有出現,令尼特羅擔心的,覆蓋全世界的情況。

只是在後來那些國家的自己作死之下,還是出現了大規模的混亂,並且整個世界的各國發展趨勢,似乎都是漸漸走向統一。

不一定是蘭斯洛特帝國,但確實,許多零散的國家,在漸漸被吞併。有的國家漸漸壯大,而又的已經消失在歷史之中。

只是蘭斯洛特帝國卻並沒有將所有的國家全都納入自己的版圖。

用戊煦的話來說便是,“我可不想用過多的精力,來管理過於龐大的土地。”而且,他的目的也已經達到了。

改寫這個世界的秩序。

而隨着這個世界的發展趨勢,念能力者也終將成爲國家中的一員,黑道還是黑道,殺手還是殺手,只是那些因爲受到念能力者的影響而混亂不堪的秩序,重新被鋪平了下來。

好久不見,南先生 這個世界的將來,區分人類將不再是念能力者和普通人,而是好人和壞人,這個國家的人和那個國家的人而已。

這一切,將來都會實現。

—— 他是一個僕人,蘭斯洛特帝國國王陛下的僕人。

當他的國王還是一個王子的時候,生活在蘭斯洛特帝國的邊陲時,他便已經跟隨在國王的身邊了。

只是那個時候的他,與當年的國王一般,都還只是一個孩子。

他是一個孤兒。

曾經,他也是有父母的,只是父母都已經從遙遠的記憶中漸漸淡去了影像再也看不清。

他只是記得,自己的父母是被逃竄到了邊陲的念能力者和盜匪們一同殺害的,並且那一天還死了很多其他的人,整個村子裏的人,起碼死了一半。

那個邊陲之地,到處都是石頭,土地無法種植,那裏的人都很窮,並且盜匪橫行。村子裏的人做的生意,也基本都是招待來往的危險人物,那些人很危險,可也能從那些人的手中獲得不少的金錢。

只是聽其他的人說,那一天來到村子裏的人並非善類……

因爲總是跟這些窮兇極惡的人打交道,村子裏的人也都有一套自保的方法,只是在這方法在念能力者面前,毫無用處。

他的父母死了,而他活了下來,被當時年齡並不大的王子殿下救了下來。

王子不但救了他,還有村子裏的其他人,並且殺死了那些侵入的盜匪和念能力者。

即使如今,他依舊隱約記得,當時的自己,心中對於王子的感激。那一天,他發誓對王子效忠,雖然那個時候的他,還是一個孩子。

王子收下了他,直到後來他才知道,能夠如此輕易的被一位貴族收在身邊,是多麼讓人羨慕的事情。

他很崇敬王子殿下,雖然,他聽到過城堡裏的侍衛們,曾經說過,王子殿下永遠沒有未來。

有很多的侍衛甚至想要背叛王子。

不過王子殿下雖然還只是一個孩子,可那個時候的王子殿下,就已經非常出色。

王子殿下是一個極爲優秀的人,並且也是一個在他人的眼中看起來格外神祕莫測的人。

因爲王子殿下很多時候,都彷彿知道他人的內心中在想什麼一般。有許多人,都不敢與王子殿下對視,生怕自己心中的祕密被王子殿下看穿。

而王子殿下除了這一點以外,更加厲害的地方就在於,似乎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事情可以難得到他,並且王子殿下總是可以做到知人善用。

大概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哪一位王孫貴族,對於身邊的人知根知底到王子殿下這樣的程度了。

這些都是王子殿下告訴他的,而他對於這種殊榮倍感榮幸。

他永遠都不會背叛王子殿下,他也非常感激的懂得,王子殿下知道這一點。

後來他跟王子殿下一同長大了,對於王子殿下在蘭斯洛特帝國之中的情況也差不多都瞭解了。可是正如同王子殿下的悠閒,他只是希望王子殿下可以過着自己想過的生活,並且王子殿下也總是可以讓自己過的很好。

只是後來又發生了一些事情,更當年的念能力者與盜匪勾結屠村的事情非常相似的事情,然後王子殿下便離開了自己的領地。

他是王子殿下的僕人,只忠心於此人的僕人。

所以他跟隨王子殿下一同來到了蘭斯洛特帝國的國都,然後見證了他的王子殿下,成爲了國王。

這個曾經被認爲,距離這個國家政治中心最遠的第一順位繼承人,就這麼直接成爲了國王。

有多少站錯了位置的貴族們,恨不得吃了國王的肉?不過成王敗寇,就連前王后,和她的兩位王子,都已經被他的國王,打發到了邊陲。

時移世易,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這是他的國王站在當時知道自己要帶着兩個孩子一起到邊陲生活的王后時,所說的話。

當年的前王后想要殺掉還是一個孩子的國王,她失敗了,她享受了二十年的榮耀,如今,她的報應來了。

成爲了國王之後,他看見這位新登基的國王坐着許多令人費解的事情。

他的國王身邊總是圍繞着一些危險的人,這讓他非常擔心——當初爲了可以保護直接來到國都爭奪王位的國王陛下,他曾花錢找獵人直接打開過身體上的精孔,成爲了一個念能力者。

也正因爲成爲了念能力者,所以他能夠非常清楚的感覺到,那些出現在國王周圍的念能力者的危險程度,到底有多麼可怕。

特別是那個名叫西索的男人,當這個男人釋放出殺氣的時候,簡直彷彿置身地獄。

他曾在國王夜間處理政務的時候提到過這個問題,可是他的國王卻看着他,輕笑着說,“不必擔心,那個男人在失去了樂趣之前,絕對會是最乖順的保鏢。”

不知道爲什麼,聽到陛下說了這句話後,他的心中反而更加的擔憂了。 末世之這貨什麼鬼 不過既然陛下說不會有事,就一定不會有事的,只是他依舊會擔心而已。

爲了這些擔心,他在很多時候,都會關注西索又做了什麼事情,然後發現這真是一個無聊的人。

只是後來西索又找來了一個名爲伊爾迷的男人,一同成爲了國王陛下的保鏢。

伊爾迷,也是一個非常危險的。

陛下的身邊,似乎總是充斥着各種各樣的危險,他要更加強大一些才行。

自從這兩個人來到陛下的身邊之後,他的生活中,扣除管理陛下的生活起居之外,就是監視這麼兩個人。那些被陛下僱傭來的念能力者,加起來都沒有這兩個人,給他的感覺恐怖。

不過後來這兩個人的大部分時間也被陛下支使的團團轉,而他們的注意力也總是被陛下轉移到不同的地方去,然後他就不再擔心他們會做出什麼了。

因爲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比他的陛下,更能夠看透人心的人了。

他差點就忘記了,他的陛下總是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內,做出最正確的事情,將工作交給最合適的人。

他是陛下忠實的追隨者,所以有的時候他也會刷一刷網頁,找一些跟陛下相關的信息。

只要是遇到敢黑陛下的人,他總是會帶着其他的陛下粉絲,給這些黑子們一個好好的教訓。

只是有的時候,他也會跟網絡上的那些人一樣,產生一些疑問。在看到了那麼多陛下登基後所做事情產生的後果,他也不太明白,陛下想要做的事情,到底是什麼。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