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李德方皺眉,心中不免擔心國內。

這次過來,神話強者幾乎全過來了,國內已經沒有了神話。

剛才他看了一眼,並沒有發現加西亞。

看來,他應該是被主教派到了國內。

「當然不怕!你不認為這樣很有意思嗎?」

主教再次放聲大笑。

「想戰那就來戰吧!不過,我希望你放了他們。他們只是普通人!」

李德方看了一眼托蘭家族和威爾斯家族的族人。

「不,今天你們誰也走不掉的!」

主教大笑,身形一閃,落在了一處最高的斷崖上。

「教廷的護教們,讓我們用手中的力量,卻將這些異族消滅吧!」

隨著主教的命令,教廷的人衝殺向李德方等華國武者。

「戰!同時,要保護好他們!」

李德方大喝一聲,直接沖了上去。

教廷來的人全部都是神話武者,而且人數眾多,很快華國神話武者們被他們包圍。

幾乎就是一個人面對三四個人。

而李德方所面對的更多,以一敵六。

狄青沒有動,他要保護托蘭家族和威爾斯家族的人。

凡是靠近過來的教廷神話,全部被他一掌拍飛。

主教也注意到了狄青,不由的感覺驚訝。

下一秒出現在了他面前。

「沒想到你竟然也是神尊?」

主教上下打量著狄青。

狄青冷哼,暗中開始防備起來。

如果不是顧銘的幫助,他根本無法進入神尊境。

雖然他也是神尊,可是與面前這個老牌神尊相比,差了很多。

幾大強勢的武道界,為了不讓外人知道,都晚中隱瞞了實力。

就拿神話來說吧,所有武者只知道有七大神話,卻不知道暗中有多少。

七大神話其實就是世界七大武道界的代言人。

但是真實實力又有誰知道呢。

而神尊這個世界上有幾人,這是有數的。

全世界加在一起也不到一掌之數。

華國出現一個顧銘,就已經給其餘幾個武道界帶來了危機,如今狄青的出現,怎麼能不讓主教感到驚訝呢。

「主教大人,你認為你會贏嗎?曾神尊此時就在我國京都武道界總部,你認為加西亞有可能會成功嗎?還有,你有把握在曾神尊趕來前,將我們全數滅殺嗎?」

狄青冷笑,心裡卻是十分擔憂,華國的神話們,已經有數人被打成重傷,就連李德方也是在苦苦的堅持著。 「那你就試試!」

主教冷笑,舉起手中的權杖,直接轟向狄青。

狄青瞬間後退,躲了過去。

「沒想到你還能躲過去!」

主教冷哼,手中的權杖高高舉起,嘴中大聲吟唱著。

「在遙遠極寒之處蟄伏的冰雪魔神,順從我的召喚前來。凍結一切的黑色暴風雪啊!將萬物化為白雪吧!」

「冰結封滅陣!」

天地變色,漫天下起了大雪。

雪花飄舞,形成巨大的漩渦,圍繞在狄青周圍。

越積越多,越下越大。

漸漸的雪花變成冰花,冰花凝聚形成一桿桿長槍。

「冰凝成形,凍刃化槍,賜予我極上之力,凍結虛空之冰槍!」

「刺!」

頓時,一桿桿冰槍刺向狄青。

狄青有如發狂的野獸一般,絲毫不管漫天的冰槍,更不管此時身上所受的重任,直接沖入托蘭家族和威爾斯家族。

因為,主教的攻擊不僅僅是針對他自己,連事著身後的兩大族人也是被攻擊的對象。

看著狄青的狼狽樣子,主教放聲大笑。

「你還算得上是神尊嗎?在我面前,你只不過是螞蟻一樣的存在。」

「救吧,我看你能夠救下多少人。一群螞蟻的生死難道在你的眼中比自己的生命都重要嗎?」

「無知,你們華國真是無知,難道不知道保存自己,才能贏得最後的勝利嗎?這些螞蟻只能拖累你,加速你的死亡。」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教廷會成為世界第一,因為我們從來不會因為一些無用之人,而浪費力氣。」

噗!

一大口鮮血吐出。

狄青被冰槍直接貫穿胸膛,扎在了地上。

絕望,不甘,在他的眼中閃動。

「那是你們,我們華國人沒有放棄同伴的習慣,即便是有,那也是為了回來報仇。我們是從心而走,而你們是從嘴而發。 我就是這樣漢子 說的他媽的比放屁好聽。」

狄青放聲大罵,伸手拔出身上的冰槍,再次沖了過去。

托蘭家族和威爾斯家族的人,看著全身是血,還在奮力前來營救他們的狄青。

全部落下了落水。

「全部回去救他們,這是我們武者的紛爭,與那些普通人無關!」

李德方大喝。

用盡全身力氣,震退面前的敵人,閃身衝殺回去。

無名手持九龍劍,斬落一名教廷武者后,退了出戰圈,迎向那滿天的冰槍。

九龍劍所過之處,冰槍瞬間被斬斷。

可惜無名發揮使用九龍劍,只能當成普通兵器能來斬殺。

龍淵寶劍在宋元思手中,斬出一朵朵劍花。

他與無名,齊肩共進,在冰槍中殺出一條血路。

但是,他們所殺出的血路,很快被冰槍淹沒。

一桿桿冰槍再次沖向他們。

此時,托蘭家族和威爾斯家族的人已經死傷過半。

華國武者各個身受重傷。

他們堅守在托蘭家族和威爾斯家族族人的上方,不斷的與冰槍鬥爭著。

一桿冰槍刺穿山野望江的左肩,一股血花噴出,瞬間冰凍,化成一桿血槍。

高空墜落下來,而那桿血槍直奔山野望江的心臟而來。

此時的山野望江已經無力抵抗,慢慢的閉上了眼睛。

用華語無力的說道:「母親,我為你自豪,因為我有著一半你的血液。主人,我為你驕傲,我來陪你們來了!」

轟!

千鈞一髮之刻,一聲龍吟響徹虛空。

龍吟過後,空間靜止。

即將刺入山野望江身體的那桿血槍,瞬間化成血水,隨後蒸發。

吼!

又一聲龍吟響起,一條數千丈的巨型火龍騰空而起。

火龍所過之處,冰槍融化成雨水,從天而降。

所有人都停了下來,驚愣的望著天空,仰天大笑。

「敢動我的人,活夠了嗎?」

蒼穹中傳來冰冷的聲音。

「主人!」

「顧神尊!」

頓時,所有人華國武者無比激動,托蘭家族和威爾斯家族的族人全部跪地,沖著天空中的巨型火龍膜拜。

主教驚恐,臉色瞬間蒼白,不由的倒退數百之米外。

教廷眾多神話武者也退了回去,所有人渾身顫抖,驚恐的望著盤旋在天空的巨型火龍。

而就在這時,四道人影出現在眾人面前。

他們踏空而行,每個人身上都散發著濃郁的殺氣。

顧銘踏前一步,臉無表情的看著下面讓他瑕疵欲裂的場景。

李德方身上近百處傷口,鮮血不止的流著。

狄青臉色蒼白無比,衣襟滿是鮮血。

無名重傷,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山野望江左肩一個拳頭大小的血洞,鮮血直流。

耶熊昏迷不醒,托蘭霍爾和布西拉斐爾生死不明。

更多華國神話武者無不身上帶傷。

托蘭家族和威爾斯家族族人,已經死傷近半。

這一切全部是面前那個手拿權杖之人所造成的。

看到這一幕,顧銘的心都要碎了。

「你們都要死!動我族人者,死!動我親人者,死!動我僕人者,死!」

搜魂術第一時間啟用,顧銘知道了所有事情。

低沉的吼聲,聲聲刺入人心,那冰冷通紅的雙眸如地獄修羅一般的可怕。

三聲死,更是令人膽戰心驚,渾身血液凝固。

自從他得到先天神珠之後,已經很好的控制著自己的情緒。

得饒人處且饒人,不是必死之人,他從不亂殺。

可是今天,他徹底暴走了。

他的腦海中,只留下一個想法,殺光眼前這些人,殺光這些滿口道德的教廷人員。

他要讓教廷成為歷史,為他們所造成的一筆筆血債付出代價。

「顧銘,你竟然還活著?」

主教冷靜下來,看著顧銘不由的皺眉,他在顧銘身上感覺不到任何武者氣息。

可是又想不明白,他為什麼會飛在空中。

「你很不想見到我活著是嗎?」

顧銘冷哼,一聲龍吟再次響起。

頓時,主教口吐鮮血,倒飛數百米,重重的撞在山谷內的崖壁上。

「我顧銘,不與世人為敵,不與人紛爭,所殺之人皆是該死之人,所辱之人皆是該辱之人。」

「華國我之母國,華人我之族人,世人不可欺不可辱;我之親人,生之養我之父母,血緣同胞,血肉之情;我之妻女友人,我之所愛之人,所情之人。」

「我顧銘在此以蒼天誓言,滅一切欺辱我族人之人,殺一切動我血緣至親至愛之人。」

「殺!」 顧銘大喝,直接衝殺向主教!

周老太太的重生紀事 「不!」

主教恐懼的大喊聲,雙眼充滿了死色。

一股強大的死亡氣息之他籠罩,他想要反抗,可是身體卻動不得分毫。

不甘的絕望,充斥著腦海。

但是一切都是渺然,顧銘已經來到他的面前。

「劍來!」

顧銘輕輕的抬起右手,招呼著九龍劍。

九龍劍瞬間從無名手中脫離,衝上天空,化做一道光。

下一刻出現在顧銘手中。

九龍劍劍身顫抖,發出嗡嗡之聲。

重新回到主人的手中,它顯得十分激動。

「第一劍,為之我族人。」

說著,劍起劍落。

一條帶血的左手臂斬落。

「啊……」

主教放聲慘叫,傳遍整個死亡之谷。

「第二劍,為之我血親!」

主教右臂被斬下。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