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這人誰啊,沒有請柬怎麼還這麼囂張?」

「看這個樣子,應該是跟誰一起來的吧,只不過真衝突起來了,他也不佔便宜啊,何必在這邊死耗著!」

「在秦家門口跟秦家人一起鬧,這可真有膽子啊,一般人可不敢這麼做。」

……

被這裡的吵鬧聲給吸引了過來,旁邊不少人的視線也看了過來,都覺得葉風有點不明智。

這裡,畢竟是秦家,秦昊也是秦家庶齣子弟里很傑出的人才,真鬧起事來,秦家肯定是站在秦昊這邊的。

一個外人,又怎麼能和秦家傑出弟子相比呢!

「你笑什麼!」

秦昊一頓怒罵,葉風卻是笑出了聲音,完全沒有任何慌亂的神色,頓時有些不爽了起來,按照他的理解,葉風應該是惱怒,羞恥,然後生氣的掉頭走人。

但現在,一點這個反應都沒有,反而是在嘲笑自己一樣。

「我笑你無知!」

葉風開口說道:「不就是你的女人被我搶走了嗎?現在就要在秦家門口報復我?堂堂一個男人,還是秦家少爺,如此沒有心胸,真給秦家丟人!」

轟……

這話一出,周圍原本想看葉風熱鬧的人,頓時躁動了起來,這哪裡是葉風的熱鬧,分明是秦昊的熱鬧啊!

原來這兩個人裡面還有這麼一出好戲呢!

可真是有意思啊!

「原來是這樣啊,難怪秦昊親自下場來找他的麻煩,敢情是被戴了一頂綠帽子啊。」

「這可是新鮮事,堂堂秦家少爺的女人都能被搶,這小子有點本事啊。」

「何止是有點本事啊,我看本事大著呢!」

……

「混蛋啊!」

秦昊氣的渾身發抖,他本來是只想讓葉風丟點面子,然後當著這麼多的人面前被驅逐出秦家就行了,但沒想到,這小子一句話便將所有的事情給說了出來。

這下,葉風非但沒有丟臉,反而搶走了他秦少的女人,而成了很多人口中的強者,還獲得了很多人讚賞的眼神!

畢竟,能有資格做秦少的女人,那姿色肯定不錯,而葉風還能從秦少手裡搶走女人,那就更加凸顯出有本事了。

這麼一來,秦昊反倒成了最大的輸家,眾人眼中的鄙視對象!

大反轉!

「你鬧夠了沒有!」

秦昊陰沉著臉直接罵道:「秦懷,今天是爺爺七十五大壽的日子,我不想出點什麼岔子,我想你應該知道怎麼做!」

「是,秦昊少爺!」

秦懷連忙一躬身,然後對著葉風說道:「這位先生,請你自重,立即離開秦家,否則,我將要採取強制措施了!」

「怎麼,我站在你們秦家門外,都礙著你們的事了?我還沒有進去,你們就要趕人,堂堂天海秦家,家風就是這樣的?」

葉風也不怕鬧事,說話的聲音隨著葉風的發力,也傳出去很遠,越來越多的人也注意到了這邊。

秦朗跟人聊過了頭,聽到葉風的聲音,連忙回過頭看了一下,隨即就跟那邊幾個朋友示意了一下,轉身就走了回來。

「我秦家由不得你這樣的人撒野!」

秦懷看著葉風有要鬧大的意思,當即也不再客氣,一招手,早已準備多時的秦家衛隊快速的沖了出來,足足有十個之多。

秦昊看著葉風,一陣幸災樂禍!

這衛隊是保衛秦家的重要力量,個個身手高強,能在最短的時間裡解決掉麻煩,讓葉風的影響降低到最小。

這一動手,沒個輕重,傷了點什麼也不可知!

遇到秦家衛隊,也是葉風倒霉!

「刷……」

十個秦家衛隊隊員,很快便包圍了葉風,虎視眈眈的看著他,也封死了葉風所有能逃走的方向,不給他任何的機會。

「慢著!」

秦昊臉上得意的笑容才剛剛出現,便有一道渾厚的聲音傳了過來。

秦朗到了!

「大哥!」

秦昊看見來人,也不得不彎下身一抱拳,尊敬的喊了一聲。

「大少爺!」

在場的秦家人都是一彎腰,躬身喊道。

秦朗!

天海秦家大少,嫡子,更是得到秦家一眾人等的認可,公認的秦家第三代青年核心,未來的秦家家主。

地位,非同一般!

「老秦啊,你這不行啊,你帶我回來見識見識秦家,差點我都要被人趕出去了!」

葉風苦笑了一聲,打趣著說道:「看來你跟我吹噓你秦家大少的身份也不行啊,我都報出你的名字了,這幫人壓根就無視了!」

「你這人……」

秦朗知道,這是葉風在故意叫冤呢,讓自己教訓下秦昊等人。

「秦昊,怎麼回事!」

即便秦朗不想把事情鬧大,但這麼多的人看著,他也要給葉風一個交代。

「大哥,我懷疑這人是來秦家鬧事的,所以就想檢查一下他的身份,他也不配合,我就只好讓秦懷帶人來趕走他了,今天又是爺爺的七十五大壽,我也是不想出什麼岔子。」

秦昊內心震動,但表面上還是十分冷靜的說話。

「他是我的朋友。」

秦朗開口說道:「下次動手之前,麻煩你不要衝動,另外,作為一個秦家人,又是第三代里傑出的人才,我不想你受到處罰!」

這是忠告,同時,也是警告!

秦家第三代里,以秦朗為尊!

這麼說的意思,就是在警告秦昊,為人處事要小心一點,要是繼續這麼不識大體,秦朗就要將他從秦家第三代核心子弟里驅除出去了。

「是,大哥!」

秦昊不敢有任何的問題,立即說道,他很清楚秦昊在秦家的地位,甚至,只要他發話,都能把自己這個庶出弟子給廢掉!

除了涉及家族重大利益的事情,秦朗沒辦法左右之外,像他這種庶齣子弟的命運,真的是他一句話的事情。

「跟葉先生道個歉吧!」

秦朗面色不改,似乎說了一句再平常不過的事情一樣。

道歉!

但這看似簡單的話,卻讓秦昊渾身一震,臉色大變!

道歉,不僅是承認自己的錯誤,更代表著眼前這人,比他的地位還要高!

秦昊不服氣啊!

葉風即便是你秦朗的朋友,但那也是外人!

而如今,秦昊作為秦家人,為了一個外人,還要他秦昊對一個外人道歉,寧願幫外人,也不幫本家人!

這是什麼道理?

憋屈!

秦昊心裡那叫一個難受啊,他沒想到,自己一個本家人,在秦昊的心裡,都比不上葉風!

周圍那一道道眼神落了下來,秦昊更是覺得一陣屈辱!

堂堂秦家大少,對一個外人道歉!

這不亞於對他尊嚴的踐踏了。 第478章

沉寂!

死一般的沉寂!

氣氛像是一下子陷入了一片詭異的氛圍之中。

秦昊,秦家庶齣子弟裡面較為突出的傑出人才,更是受到秦老爺子器重的幾個秦家後背子弟之一,身份非同小可。

現在要他給一個陌生人道歉,這種事情,還真的是有點為難人了啊。

「怎麼,你不願意?」

秦朗看著憋紅了臉的秦昊,開口說道:「作為秦家子弟,做錯了事情,卻不承認,還不認錯道歉,你還有理了?」

「大哥,我尊敬你才喊你一聲大哥,但這件事我覺得我沒錯!」

秦昊咬咬牙,抬起頭,迎著秦朗審視的目光,開口說道:「我只是擔心今天爺爺的大壽出現意外,所以才想把不相干的人趕走而已,我也是為了大局著想。」

秦朗沒有說話,只是將眼神看著秦昊,就這麼看著他。

針落可聞!

氣氛再一次陷入了詭異的安靜之中。

這個時候,秦昊所承受的壓力是最大的!

他清楚,自己今天如果頂不住這個壓力,是要完蛋的。

在秦家,一向有雙龍會的傳聞!

秦朗,嫡孫,少將軍長,被視為秦家第三代核心,更是被當做接班人來培養的,但在秦家內部,也有一部分人並不怎麼認同這個觀點。

誰讓秦朗一直在軍中效力,作為秦家子弟,卻沒有為秦家的發展貢獻過一點自己的力量,更沒有做出過突出的貢獻,這就讓有些人並不怎麼對他滿意。

相反的,作為庶出的秦昊,在商業上有十分突出的才能,頭腦又好,年紀輕輕的便做出了不小的貢獻,不僅沒有消耗家族的資源,還給家族創收,和沒有任何貢獻卻消耗家族資源的秦朗一比較,有些實用主義的老人便支持秦昊。

一個軍方少將,一個商界驕子,倒是讓秦家內部有些矛盾了起來。

生而為人,誰又不想成為秦家未來的核心?

秦昊也是一樣!

打拚這麼多年,在秦家又放低了姿態,無限的討好那些老人,才取得了一些人的支持,但不管怎麼努力,都沒辦法打消掉他的庶出弟子身份!

更無法讓秦家子弟認可他這個秦家第三代核心的身份,歸根到底,秦朗給第三代子弟的印象實在太深刻了。

在軍方效力,身手不凡,加上平時為人處事也挑不出任何的瑕疵,深受第三代子弟的認可。

如今,在這個晚上,秦朗又要求秦昊道歉,這在某種意義上,也是想壓一壓這個堂弟,在秦昊看來,這是秦朗在提醒他注意自己的身份。

不能低頭!

這是秦昊心裡的想法,所以他才選擇了還擊!

秦朗的眼神越銳利,秦昊的壓力也就越大,時間拖的越長,秦昊額頭上的汗水也就越來越多,滴在地上,五米以內地方的人都能聽的清楚滴答聲音。

對決!

秦家子弟的對決!

嫡出與庶出的對決!

退一步,則是萬丈深淵,秦昊很明白這個道理,這個時候認慫,就是拱手讓出自己這麼多年奮鬥的成果,功虧一簣。

「搞什麼呢!」

這時,一個聲音傳了過來,打破了這暫時的安靜。

「呼……」

秦昊心裡重重的鬆了口氣,當秦朗的視線從他身上移開的那一刻起,他身上的重擔像是一下子就卸掉了一樣。

「二叔!」

秦朗看著來人,開口喊了一聲。

秦元義,秦家的管事人之一,秦朗的二叔。

「二叔!」

秦昊也躬身喊了一聲,態度更加的恭敬。

「今天是老爺子大喜的日子,你們都是秦家自家人,瞎鬧什麼,這麼多的朋友在看著呢,別胡來!」

秦元義看著自己的兩個侄子,直接說道:「有什麼事以後再說吧!」

「是,二叔!」

秦朗和秦昊同時點頭說道,都沒有再多說什麼。

但明面人都知道,秦元義的出現,幫秦昊解了大圍,間接的壓了一把秦朗。

這對秦朗不利啊!

「好了,都散了吧,老爺子也來了,各位進去吧!」

秦元義對著在場的一些客人招呼著說道。

秦家二爺發話了,自然沒有人在這邊停留了,都回了一句就進了客廳里。

「你們兩個,讓我說你們什麼好,當著這麼多的人面前起什麼衝突,有什麼事情不能以後說嗎?都是秦家人,至於鬧的這麼僵嗎?」

秦元義看著自己的兩個侄子,忍不住批評了幾句。

「二叔,葉先生是我的客人,來者是客,秦昊卻要驅逐他走,這本身就不是我秦家的為客之道,道個歉,認個錯,才能體現我秦家子弟的知錯就改,要不然,別人還以為我們秦家都是囂張跋扈之輩呢!」

秦朗直接說道,絲毫沒有給秦元義的面子。

「大侄子,你要知道,你是秦家人,秦昊也是你弟弟,有你這麼說的嗎?」

秦元義冷著一個臉,「我想你的朋友都沒有計較,你卻要為他出頭,至於嗎?」

「葉先生是吧,這件事就此揭過,你看如何?」

秦元義頭一撇,看向了葉風,直接說道。

「秦朗,算了!」

葉風也明白,這人明顯就是來拉偏架的,繼續鬧下去也沒好處,拉了拉秦朗的手,示意了一下。

「二叔,我記下了!」

秦朗一拱手,說完,看都沒看秦元義一眼,便和葉風一起進了客廳里。

「混蛋!」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