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可他脈象平穩,並無生病的徵兆。

冰卷著尾巴,趴在他旁邊,兩隻胖乎乎的爪子捧著一個球,玩得不亦樂乎。

「我們就此別過吧。」

夏楚離突然說道,話落,見她沒有說話的意思,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他沒有深究,只是運用輕功,下一刻就消失不見了。

慕雪依依舊目不斜視的看著前方,一言不發。

我的粉絲男友 又趕了兩個時辰的路了,現在已經到了中午,秋季的太陽並不熱,反而很溫暖。

慕雪依停下馬車,冷淡開口:「用完午膳再趕路。」

「嗯。」

洛雨塵應聲,然後下了馬車。

這是一家較小的客棧,沒有之前的大,裡面也很窄,慕雪依隨便點了幾個菜和半隻雞。

當然,雞是給某隻狐狸的,至於為什麼是半隻……

慕雪依說:「再吃你就可以不用走路了。」

面對它委屈外加幽怨的眼神,慕雪依選擇自動無視。

回到宋朝當暴君 「再看,你可以不用吃了。」

慕雪依冷著張臉,渾身散發著生人勿近的氣息,看上去有些不近人情。

聽到這話,冰立即撲上去,護住自己的半隻雞,上次它一直瞪著她。

結果?結果當然是連雞毛都沒有了!

雖然做好燒雞上根本沒有毛,而它也不吃雞毛。

「當心。」

洛雨塵輕聲道,語氣依然是淡然自若,但已做好出手的準備了。

冰還在吃著燒雞,絲毫沒有意識到危險。

慕雪依漫不經心的抬眸,手中的瓷碗被她看似隨意的一丟,瓷碗在空中被她的內力震碎,成了兩個碎片。

碎片方向處,有兩具屍體落下。

緊接著。

一群黑衣人蜂擁而至,肆意廝殺,就連普通人也不放過,最終目的還是慕雪依。

慕雪依化空氣中的水分子為冰凌,手一揮,就朝他們攻去,卻被他們全數躲開。

最多,也只是刺穿了他們的手臂。

有點本事。

慕雪依絲毫不意外,坐在那紋絲不動,喝下一杯茶這才起身,從腰間抽出羽扇。 羽扇在她手中彷彿有生命一般,收收合合,收割人命,卻滴血未沾。

旋即,黑衣人震開她的羽扇,羽扇被擊落在地,散落一地。

慕雪依唇邊勾起一個完美的弧度,有幾分勾人的魅惑,更多的是冷傲與薄涼。

「恭喜你們……團滅。」

妖冶肆意的丹唇輕啟,暗藏殺機無數。

那雙冷到極致的桃花眼忽的變得風雲詭譎,眼底似是有血色綻開,有一絲異樣的美感。

慕雪依毫不留情的擰斷了這人的脖頸,她不需要武器也可以殺人。

又或者說,這雙完美得猶如藝術品的手,就是她殺人的武器。

最後一個黑衣人,被她長腿一掃,就踢飛數米,硬生生的被踢得丹田碎裂,五臟俱毀而死。

此刻客棧里的人大部分被洛雨塵所救,最多也就是受了點輕傷,並無大礙。

「你的武器。」

洛雨塵將地上的羽扇拾起,此刻的羽扇的羽毛已經散開,也染上些地上的泥土。

已經沒用了。

「扔了吧。」

慕雪依是風輕雲淡的語氣,壞了的東西,留著也沒用。

話落,就朝馬車的方向走去,可是此時的馬車已經壞了,那匹馬倒是沒有跑。

而某隻蠢狐狸正趴在馬上面呼呼大睡,它並不像是靈狐,像蠢豬。

至少慕雪依是這麼覺得的,她提起這『豬』,啪的一聲,丟地上去了。

冰立馬跳了起來,哪個混蛋丟它?!

然而在它看見慕雪依那雙似笑非笑的眼眸,瞬間慫的一批。

它剛剛絕對沒有跑!

它只是怕這匹馬跑了才來守著的,這不,有它在,這馬就不敢跑了!

現在只有一匹馬,要麼一個走,一個人騎,或者,兩人共騎一匹馬。

「上來。」

慕雪依翻身上了馬,淡漠的眼神掠過一旁的白衣男子。

洛雨塵一頓,遲疑了一下才上了馬,坐在她的身後。

「坐前面。」

慕雪依眉微皺,讓他坐前面,然後雙手環過他,兩人避免不了觸碰。

她又是皺了皺眉,也沒說什麼,只是揮動手中的鞭子,馬吃痛,便開始狂奔。

洛雨塵身子僵硬,一動不動,尤其是感覺到她呼出的熱氣,心開始不規律的跳動。

奇怪的感覺。

他清冷的眼眸浮上一絲不解的情緒,好生奇怪的病症,竟然連他都診不出來。

一會兒悶痛,一會兒又跳得如此之快。

大概半個時辰,到達了王府,慕雪依先行下了馬。

洛雨塵平靜下來,然後也下了馬車,一進王府,就看見一個衣衫破舊的老人。

「師傅?」

「塵兒!」

天機老人本想拍拍他肩膀,但想了想,還是算了。

「好你個慕雪依,出去剿匪也不和我說一聲!」

慕婷薇有些生氣,連夜就出去了,雖說沒過幾天就回來了,好在沒事。

「你不是已經知道了么?」

慕雪依依舊淡然自若,聲音冷淡,沒有一絲起伏。

「妻主,你沒事就好!」

水炎冽鬆了一口氣,眼看就要抱住慕雪依,卻被她翩然躲過。

他撇了撇嘴,抱一下就不要緊。 「師傅,你來此有何事找徒兒嗎?」

洛雨塵和天機老人說著話,目光卻落在慕雪依身上,見水炎冽一口一個妻主叫的歡。

他的心不禁有些悶悶的,還有幾分澀然。

天機老人若有所思,察覺到他情緒有些低落,於是問道:「怎麼了?」

「徒兒只是這幾天身體略有不適,並無大礙。」

「身體有恙?為師看看。」

天機老人為他把脈,可是脈相平穩,並無不適。

「身體並無大礙,多照顧照顧自己。」

他對自己這個徒弟甚為滿意,也並不擔心他會出什麼事。

連師傅都檢查不出來,到底會是何症?

洛雨塵抿了抿薄唇,一言不發。

「不如你去叫雪依看看?」

天機老人挑挑眉,自來熟的叫起慕雪依的名字。

「好。」

洛雨塵話一出口,連自己都愣了,她會願意嗎?

「王爺好生冷淡,奴家在一旁站了半天,王爺居然都沒注意到奴家。」

魅惑的聲音傳入到眾人耳中,他一襲紅衣,妖嬈的容顏有幾分委屈,勾人不已。

慕雪依面無表情的看著他,不為所動,也沒有問他怎麼進的王府。

「莫不是奴家長得入不了王爺的眼?」

他神色受傷,語氣更加的委屈了,連那雙媚眸都含著晶瑩的液體,任人看了都惹人憐惜。

可是慕雪依卻依然不為所動,聽到他這話,她淡淡的一瞥:「不巧,本王眼睛卻是裝不下一個人。」

噗!

一直沒有出聲的水雨沫直接噴了,這句話很精闢,確實,眼睛怎麼裝的下人。

白衣天使俏冤家 子祈眼角一抽,這話也就她說的出口,眼睛裝不下人。

他眨了眨眼:「王爺說笑了。」

慕雪依抱著冰坐在一邊,手上幫它順著毛,過了一會兒,將它放在地上。

冰便自個兒出去玩了。

「如今子祈已是王爺的側君了,而王爺今日也回府了,不如擇日便侍寢如何?」

子祈無比妖嬈的朝她拋了個媚眼,他可是很期待呢。

「你想被本王睡?」

慕雪依語不驚人死不休。

「噗!」

這回換成慕婷薇噴了,這傢伙就不能委婉一點?一堆人看著呢!

子祈唇邊的笑意也是一僵,旋即也很快就反應過來,乾脆破罐子破摔。

「是啊,奴家仰慕王爺許久,自然是一直想給王爺的。」

他語氣有些羞澀,但眼底卻是暗光一閃。

「但本王不想要。」

慕雪依淡然的端起茶盞,微抿一口。

子祈媚眸微眯,勾起妖嬈的弧度:「莫非……傳聞是真的?」

慕雪依抬眸看他,聽他繼續說下去。

「前不久,王府里都傳……王爺是斷袖之癖呢。」

所以,若是她不接受他,等於間接承認自己是斷袖之癖,若是接受,他今晚就侍寢。

可慕雪依卻是一個不按套路出牌的主,她聽到他這麼說。

「只有俗人才會聽取傳聞。」

言下之意,子祈就是聽信傳聞的俗人。

「……」

水雨沫嘖了一聲,果然是個悶·騷的主,實則嘴巴毒得狠呢!

三言兩語就堵的別人說不出話來。 「多少人仰慕王爺,奴家自然也不例外。」

子祈又朝她拋了個媚眼,算是默認她的話。

臉皮也是甭厚的!

慕婷薇從來沒想過,一個男子也會這麼……厚顏無恥。

水雨沫也無法正視這人了,說好的女尊國男子都是嬌滴滴的呢?而且比古代女人還保守!

她瞬間感覺自己的世界觀崩塌了!

水炎冽一陣不爽,對著子祈有幾分敵意:「妻主有我就夠了,你不過是一個青樓妓子而已,也配為側君?」

子祈也不生氣,他把玩著一束髮絲,妖嬈一笑:「這可是女皇賜婚哦~」

「怎麼可能!」

水炎冽不信,女皇怎麼可能允許一個妓子嫁給堂堂攝政王?

「況且,自古以來,這裡的女子大部分都是三夫四侍,憑三皇子剛剛的那番言語,已犯男戒第一百三十二條……」

話至此,子祈頓了頓,唇邊的弧度深了幾分。

「後果是會被休的……啊,我忘了,三皇子還未嫁給王爺呢,是子祈失言了。」

子祈笑得魅惑,言里藏針。

「師傅,去忘塵院聊吧。」

洛雨塵終是收回目光,胸口的悶痛感如潮水般湧來,說完,也不等天機老人回話就離開了。

他步伐有些急促,眼底是自己都毫不自知的落寞。

以往清冷出塵的身影,也不知是不是錯覺,竟看上去有些失魂落魄。

天機老人嘆了口氣,但也沒有說什麼,這些他管不了,都要靠他自己去理解。

他目光一轉,瞧見慕雪依冷淡的樣子,像是一切都與她無關,置身事外,不為所動。

「老嘍老嘍。」

水雨沫摸著下巴看這一幕,看來慕雪依這貨魅力不小嘛,不過令她疑惑的是慕小癱這種天天冷著張臉又腹黑的人,怎麼就會招桃花呢?

難道這年頭流行冰山美人?不得不說的是,慕雪依長得的確很好看,能和她顏值並肩的人挺少,但是呢……

水雨沫眸光暗了暗,慕雪依這人薄涼寡性,絕對是個狠角色。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