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李長生微微一笑,說道:“殭屍而已,更何況在石門村,林少爺與林夫人變成了殭屍,我不也一併殺了!”

阿秀聽完,連連搖頭,說道:“不一樣。”

李長生一怔,說道:“怎麼不一樣?”

阿秀說道:“林少爺和林夫人,雖然變成了殭屍,但也只是發狂了而已,我小時候村裏的道觀之中,那三名道士十分厲害,村民們但凡有一些解決不了的問題,去找他們,都會得到答案,在我們心中,這三名道士簡直無所不能……但是……但是……”

說到這裏,阿秀臉上驚恐之意更勝了幾分,看着前邊不遠處的三棵槐樹。

黑暗裏,那三棵槐樹,像是三個巨人一般,怪異生長的枝幹,在黑暗之中看上去,就像是三個骷髏頭在猙獰地笑着。

李長生說道:“但是那三名道士,去抓殭屍後,反而卻慘死在了殭屍的手上,再也沒有回來?”

阿秀點了點頭,說道:“對,對……曾經有村民陪同那三名道士一起進山,就是在這三棵槐樹的地方,道士沒有讓村民們再陪同一起進去……所以我們整個村子裏的人都知道,只要在這片大山之中,看到三棵槐樹,就說明,距離殭屍的地方不遠了。”

李長生微微一笑,說道:“確實不遠了……你放心……我就是要去找那隻殭屍,據我所知,今夜石門村的村民們之所以會遭受到山鬼精怪的侵擾,就是這殭屍指使的。”

阿秀一聽,說道:“那你就更不能去了……這殭屍如此厲害,連大山之中的山鬼精怪都能驅使……你要是對付不了他怎麼辦?你還是別去了……”

李長生說道:“這殭屍,我殺定了,你放心,我說過會送你回你的村子,就一定會送你回去。”

阿秀說道:“可是,我們村子裏道觀之中的三名道士,他們修煉多年,都對付不了那隻殭屍,你年紀輕輕,又怎麼會是那隻殭屍的對手?”

李長生一聽,頓時笑了,說道:“我殺過的殭屍,恐怕比那三名道士加起來的,都要多。”

“是嗎?”阿秀皺了皺眉頭,半信半疑地看着李長生。

李長生說道:“你若是害怕,乾脆就在這裏等我,我獨自進去就可以了。”

“不……不……萬一你沒有出來呢?我要等到什麼時候? 我,神明,救贖者 萬一……這山林之中的其他山鬼精怪來了呢?”阿秀驚慌地說着。

李長生想了想,覺得阿秀說的也有些道理。

如今是鬼門關大開的日子,又是在這深山密林之中,山鬼精怪衆多,若是將阿秀獨自丟在這裏,萬一出了什麼事情,也不好。

想到這裏,李長生說道:“那你隨我一起進去……你放心,我能保護你。”

“當真?”阿秀依舊有些不相信。

畢竟殭屍的傳說,是她從小就聽到大的,而且村子裏道觀之中的那三名道士,在她小的時候心裏也是無比尊敬的。

她不相信連那三名道士都對付不了的殭屍,李長生可以對付。

“當真,來……你先起來……”李長生說着,將阿秀的身子扶了起來。 兩個人朝着山林的深處走去。

幽幽的冷風吹來,寒氣逼人。

阿秀十分緊張,一隻手拉着李長生的衣袖,顯得十分小心翼翼。

李長生走在前頭,阿秀跟在後頭。

不多時,穿過了幽幽深邃的山林,就看見了一個小廟。

土地果然沒有欺騙李長生,這裏確實是有一個廟宇。

李長生觀察了一下四周的地勢,只看見周圍的山勢,層層疊疊,如同三角形一般,而這廟宇,就處在衆山環繞之中。

每一個凸起來的山頂,以直線方式斜落下來,位置都是落在這廟宇之上。

夜空之上,月亮已經被雲層遮擋住了。

李長生微微皺了皺眉頭,自語說道:“這廟修建的果然有幾分門道。”

“啊……什麼意思?”阿秀一怔,連忙問道。

李長生說道:“但凡在連綿的羣山之中,有陽,則必有陰,陽處,指的就是入葬的風水寶地,所謂的尋龍點穴,但是龍好尋,穴卻難點,點得一個極品的穴位,即可保子孫後代幾百年昌盛,而這大山之中的陰地,指的就是太陰之地,是陰氣最重的地方,一旦屍體入葬在這樣的地方,不僅後代會斷子絕孫,還有可能使得屍體無法腐爛,繼而變化成爲殭屍。”

阿秀聽完,有些似懂非懂,問道:“那這裏,是什麼地方?”

李長生手指向了不遠處的廟宇,說道:“這座廟宇所坐落的位置,就是這片大山之中的太陰之地,本來墓穴的修建,應該是深入地底之下的,但是爲了讓屍體能夠更好的吸收山林之中的陰氣,特地建築成了廟宇的樣子,反向而爲之,一般來說,廟宇是用來聚集生人的信仰之力而存在的,但這座廟宇,卻是用來聚集山林之中所葬之人的怨念。”

阿秀瞪大了眼睛,說道:“那這麼說來,這廟宇,豈不是很危險?”

李長生點了點頭,說道:“如果我猜測得不錯的話,那殭屍,就藏在這廟宇之中。”

誘惑的溫柔 “什麼?”阿秀吃了一驚,臉上再次露出了驚懼的表情,盯着不遠處的廟宇。

李長生擡頭看了看夜空之上的星辰分佈,頓了頓,纔開口說道:“你也不用緊張,照我的看法,這廟宇的修建,採用的是一種比較古老的佈陣之術,藉助天際之中北斗七星的反向之力,來將陰氣凝聚在一個點上,這種道術雖然厲害,但是十分古老,已經失傳許久,只是沒有想到,竟然還能在此地,見識到。”

阿秀一怔,說道:“這麼說,你有破解的辦法?”

李長生看着這個小姑娘,微微一笑,說道:“當然有,不然我也不會帶你來此,你放心,今夜乃是鬼門關大開的日子,地獄之中衆多冤魂惡鬼,會趁着今夜的時候,上來人間接受親人的祭拜,而這其中,必定會泄露出大量的怨念和陰氣,我猜測這廟宇裏頭的殭屍,此時此刻,正在拼命吸收這些怨念和陰氣呢!可能一時半會兒,醒不過來。”

阿秀聽完,才稍稍放下心來,說道:“那這麼說,這殭屍正在沉睡之中,我們就可以趁着他沉睡的時候,將他殺死?”

李長生點了點頭,說道:“不錯,你在此地等我,我一個人進那廟宇之中殺了那殭屍。”

“你……”阿秀看着李長生,眼睛裏滿是擔心的神色。

“放心,我心中有數。”李長生安撫了一下阿秀,這才朝着廟宇走去。

此時此刻,阿秀的心裏,卻是七上八下的,十分忐忑,看着李長生的背影,卻又無可奈何。

李長生走近了這廟宇,只看見這廟宇已經十分破舊了,多年的風吹雨打,木頭都已經腐爛了許多,長出了青苔。

他感受到,在這廟宇的周圍,確實是有一股能量,在不斷的聚集着。

土地所說的,都是真的。在這廟宇的周圍,有一個小型的陣法,這個陣法看上去是無形的,卻是可以擋住一切妖魔鬼怪和神靈,唯獨不會擋住人。

婚意綿綿:總裁的過期情人 所以自然而然,這小型的陣法,也擋不住李長生。

李長生站在廟宇的門口,伸手推開了廟宇的大門。

“吱呀”一聲,門發出了刺耳的聲音,緩緩地打開。

一股陰冷冷的風,像是從廟宇之中,直撲面門而來。

冰冷的寒意,像是瀰漫在了空氣之中,李長生只感覺到周圍的溫度,像是在這一瞬間,就低了十度。

藉着微微的光線,看進廟宇之中,只看見在廟宇內的正當中,擺放着一具棺材。

在棺材的上方,天花板之上,被人鑿出了一個小洞口,透過洞口,一縷光線緩緩地落在了棺材之上。

這陰冷的地方,顯得十分詭異。

李長生禁不住皺了皺眉頭。

果然,這廟宇之中的門道,還真是不少。

明明這夜空之中,已經沒有了月亮,但是透過房頂天花板的小洞,竟然會有一縷光線落下來,而且不偏不倚,就落在這具棺材的正當中。

“匯陰之術。”李長生自語地說道。

匯陰之術,乃是茅山術之中,一種比較古老的祕法,是用來養屍時專門使用的,因爲太過邪惡,許多茅山道士都不曾傳授給自己的弟子,久而久之,這門道術就已經失傳了。

李長生記得土地說過,建築這座廟宇的,是七個從香港來的風水術士。

沒想到,中土地帶失傳已久的術法,竟然在中土之外還有人懂得。

李長生緩步地走了進去,來到了那具棺材的邊上,看了一眼。

這棺材乃是用上好的黃花梨製作而成,這種棺木不會因爲時間長而潰爛,也不會有蛇蟲鼠蟻去破壞。

這麼大的一具棺材,通身都是黃花梨的材質,也算得上是大手筆了,若是在大山之外的城市之中,單純就這具棺木,至少價值幾十萬。

李長生面色一冷,冷冷地“哼”了一聲,從布袋之中,取出了符咒,分別貼在棺材的各個方位。

貼好之後,又拿出了墨斗,將墨線彈到了棺木之上。

墨線有克殭屍的功效。

相傳墨斗乃是魯班所造,乃是人類文明最初始的工具,彙集了人類文明的智慧,所以能夠剋制世間之上一切邪惡的生靈。

陰冷的風,不斷從外頭吹進來。

做完了這一切後,李長生掐指算了算時辰,距離這棺木之中的血屍甦醒的時間,也快到了。 李長生緩緩地將廟宇的門關上。

不遠處,阿秀看在眼裏,心禁不住糾了起來,生怕李長生出了意外。

門一關上,整個廟宇之中,像是瞬間安靜下來,光線十分黯淡,陰冷的寒風,從廟宇的縫隙之中吹了進來。

李長生靜靜地站在那裏,等候血屍甦醒。

這具棺材的棺木已經蓋得嚴實,李長生若是強行去掀,必定是打不開的。

要想對付棺材之內的血屍,只有等血屍自己從裏面出來。

不過此時此刻,棺材的各個方位上,都已經貼好了符咒,血屍即便是想要從棺材之中出來,一時半會恐怕也有難度。

不多時,只聽見“啪”的一聲。

只看見棺材蓋像是被人擡起一樣,露出了一個小口子,緊接着又聽到一聲響,棺材蓋頓時又合起來了。

李長生冷哼一聲,冷冷一笑。

棺材蓋開開合合反覆了好幾次後,突然整具棺材不停地震動起來,從棺材之中,發出了血屍哈氣的聲音。

“嘭……”

“嘭……”

“嘭……”

血屍似是在棺材之中掙扎,使勁地想要將棺材蓋打開,但是在棺材蓋的上方,還貼着一張符咒呢!

只看見整具棺材開始晃動起來,棺材之上所貼的符咒,像是被風吹動了一般,不斷擺動起來。

李長生冷冷一笑,看着棺材,說道:“好你個妖孽,竟然指使山精鬼怪去那石門村中鬧事,害死了石門村數百人,今日我就替天行道,收了你。”

話一說完,棺材之中的血屍,似是聽到了李長生的言語,更加拼命地掙扎着,像是不斷撞擊着棺材一樣。

只看見不斷搖晃震動的棺材發出一聲巨響,那棺材蓋瞬間打開了一個一尺的口,就被一股強大的力量,狠狠地摁了回去。

折騰了好長一陣子的時間,棺材之中,開始發出了沉悶的聲音,詭異的氣息,似是從棺材之內發散出來,那血屍像是不斷地敲打着棺材板。

“咚……”

“咚……”

“咚……”

棺材上的符紙,像是快要遮擋不住血屍的衝擊力了。

一聲淒厲的叫聲,從棺材之中發出,像是一下子劃破了整個黑夜。

廟宇之外的阿秀,聽到這一聲叫聲,身子禁不住顫抖了一下,頓時只覺得自己全身毛骨悚然,瞪大了眼睛,看着廟宇。

而在廟宇之內,李長生卻是氣定神閒,靜靜地看着面前的棺材。

此時,棺材裏的血屍,已經在不斷翻滾着了,劇烈地撞擊棺材板的聲音,越來越大。

李長生冷哼一聲,從布袋之中,抓出了原先就準備的好的青蛙。

青蛙“呱呱呱”的叫喚着,不停在李長生的手中掙扎。

只看見李長生另一隻手,拿着銀白色的短劍,在青蛙的頸部,輕輕地劃了一道痕。

鮮血立時從痕跡之中滲透出來,血腥的氣味瞬間在廟宇裏的空氣之中瀰漫。

那棺材之中掙扎了許久的血屍,在聞到血腥的味道後,更加強烈地撞擊着棺材板。

只看見棺材板上面的符紙,已經飄動着,像是隨時都要落下來一般。

“咚”的一聲,棺材蓋再次掀開。

這一次,透過屋內微弱的光線,李長生清楚地看到,棺材之中面目猙獰的血屍,全身上下都已經腐爛了大半,眼神深邃而空洞,一股騰騰的污穢之氣,從血屍的口中不斷冒出。

就在這電光火石的剎那,李長生一步邁向前,將手中緊緊抓着的青蛙,朝着血屍的血盆大口塞了進去,與此同時,另一隻手摁住了被掀開的棺材蓋。

“咚”的又是一聲。

棺材蓋再次蓋上。

再一看,只看見原本棺材板上貼着的符紙,已經失去了符咒的力量,從棺材板上面脫落下來,掉在了地上。

那棺材之中的血屍,在棺材裏掙扎了許久,元氣大損,如今李長生往他嘴裏塞了一隻活物,哪裏還顧得上撞擊棺材,立時將口中的青蛙生吞了下去。

青蛙鮮紅的血液,從血屍的嘴角邊流下。

棺材外的李長生,連忙從布袋之中,再次拿出了幾張符紙,趁着血屍休息的這一刻,重新將那符紙貼在了棺材板的各個方位。

做完了這一切後,李長生剛鬆了口氣,只聽見棺材之中,再次傳出了血屍撞擊棺材板的聲音。

李長生冷冷一笑。

殭屍,乃是集天地怨氣、晦氣而生,不老,不死,不滅,雖然身處於六道之內,卻又被六道衆生所摒棄。

世間之上,所有生靈,皆有魂靈,但唯獨殭屍是個例外,所以一般來說,殭屍是沒有靈智的,只是憑藉着自身的生理反應,來尋找食物。

但是血屍算得上是殭屍品種之中,比較高級的一種了,已經微微產生了些許的靈智,所以懂得控制這大山之中的山精鬼怪。雖然如此,但這血屍還並未開化,靈智依舊是屬於最低級的一種,所以在那鮮血淋漓的青蛙送到嘴邊的時候,第一反應是吃青蛙,而不是衝出沒有限制的棺材。

李長生就是利用血屍的這一條特性,使得有足夠的時間,重新再將這符紙貼在棺材之上。

等到血屍將青蛙吃完,這符紙已經貼好了,血屍想要出來,就得繼續花費一番力氣。

如此反反覆覆,三次下來,這血屍的元氣就會大傷,等到那時,李長生想要將這血屍殺死,就輕而易舉了。

青蛙本身乃是大陰之物,本身就有剋制血屍的功效。一般來說,雞血,黑狗血,黑貓血,青蛙血這些東西,本身就邪惡的生靈,就有一定的牴觸效果,只是這血屍剛纔太過飢餓,突然來了一個食物送到嘴邊,絲毫沒有猶豫就吞了下去。

這一次,“咚咚咚”撞擊着棺材板的聲音,相對先前一次的來說,似乎已經微弱了一些。

陰冷冷的風,不斷地從廟宇牆壁之上的縫隙吹進來。

李長生的面色,越發冷峻。

棺材之內的血屍,實在是憋屈得很,今夜惹了不該惹的人,如今被困在自己睡覺的地方,出都出不來。

一聲聲淒厲的叫聲,從棺材之中發出,嘶吼的聲音,也不斷響起。

棺材左搖右晃着,像是隨時要炸裂開來一般。

血屍在棺材之中,又折騰了好長一段時間。

棺材之外貼着的符咒,靈力已經漸漸被消磨得差不多了。

血屍的每一次撞擊,棺材蓋掀開的的縫隙越來越大。

李長生故技重施,再次從自己的布袋之中,抓出了一隻青蛙。 這黃花梨做成的棺材,已經屬於是陰棺了。

凡是產生了邪惡生靈的棺木,無論使用的材質有多好,本身就沾染了大量的邪氣。

更何況這個廟宇,乃是用來佈陣所用,山林之中的陰氣、怨氣,都聚集在這廟宇之中。

如今,棺材之中的血屍不斷掙扎着,發出的嘶吼聲,像是攪動了周圍磁場的力量,李長生只感覺到,身邊的陰冷之氣漸漸多了幾分。

但凡是邪惡的生靈,所存在的地方,溫度都會比平常之地下降好幾度,加上每一種邪惡的生物,他們自身的體內,都會存有異於這個世界的能量,所以能干擾到附近的磁場變化,也是屬於正常的。

當棺材蓋第三次被掀起來的時候,符紙落下,李長生拿着第三隻青蛙,再次塞到了血屍的口中。

此時此刻,只看見血屍的雙目之中,像是有鮮血浸透出來一般,黑暗之中,腐朽的力量像是凝聚在了血屍的身上,顯得詭異無比。

若換成是其他的人,看到血屍這副模樣,早已經嚇得驚魂失色了,但是李長生卻像是見怪不怪,面容之上,冷峻無比。

當棺材蓋再次被蓋上之時,只看見李長生拿出了符紙,再次貼滿了棺材板上的各個方位。

這一次,李長生並沒有再靜靜等待,他的身子微微向後退了幾步,手掐劍決,口中念道:“一請天將入我身,二請大帝察我心,三請十方守護神,四請八面修羅君,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