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趙桂中混跡書法界幾十年,人脈資源豐富,保證道。

「山上連坐的椅子都沒有,讓你們站著受累,我送你們下山?」,李長青道。

「麻煩李大師!」

趙桂中明白李長青在開始送客,眼睛不舍地盯著李長青剛才寫的書法,但也知道它的價值,不好意思張口。

「不客氣!」,李長青看出趙桂中等眼中的火熱,不過也不會將自己的書法作品隨意送人。

客來,客去。

唯有青山不變,重新恢復平靜!

李長青躺在竹林里,讀著墨家《經上》。

《經上》中記載著光學、材料物理、聲學、機械學等物理知識,比一些高等教材都深奧很多,而且有些物理實驗,李長青在山上沒有做實驗的條件,讀起來比較吃力,很難有切身的體會。

「在聖人院里有洗硯池、九宮學院、文武堂、明德堂,墨家的天工閣應該有類似的地方存在!」,李長青聯想著,「或許等完成《尚賢》、《尚同》、《節葬》的任務后,會有什麼意外的獎勵!」

墨家的典籍文風很直白,比較好理解,李長青積累日漸深厚融會貫通,對典籍的理解效率大幅提高,將三本書在腦海里仔細過一遍后,進入諸子百家遊戲。

「小兄弟,這麼快又見面了!」,禽滑厘木訥地道。

「呵呵,我已經完成您布置的任務!」,李長青莞爾道。

禽滑厘一台手,手腕的裝置上里出現一藍色的光,李長青立即進入模擬考試的場景里,三本書中的每一個細節的知識點都融入其中,只有都完全掌握才能通過考試。

李長青一路輕鬆地應對,很快就通過考核!

「不錯,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將老師的思想理解透徹!你在閱讀《經上》的時候遇到一些實驗,不能實際操作,讀起來比較困難吧!」,禽滑厘一副早已料到的樣子說道。

「是的!」,李長青道。

「所以小兄弟剛才完成老師布置的任務,可以開啟丁字型大小實驗室,基本上可以滿足經上里的實驗要求!」,禽滑厘道。

「謝謝!」,李長青道。

「這個是丁字型大小實驗室的導航器,進入天工閣后必須嚴格的按照導航器上的動態路線圖上指示的位置行走,否則會觸發天工閣里的機關陷阱,!」

禽滑厘拿出一個中間有個小的屏幕裝置給李長青,屏幕上會指示路線。

「好的!」,李長青接過道。

天工閣的大門拉開,裡面仍然有八扇門,在無規律地緩緩移動。

禽滑厘帶著李長青按照導航器的指示,走進其中的一扇門,門內是一座與電梯類似箱子。

李長青進去后,導航器上顯示甲二三。

「在這裡按導航器顯示的動態序列,就可以直接到達到丁字型大小實驗室,跟你現實世界的電梯很像,但天工閣的每間屋子的位置都是一直在變動的,所以沒有導航器根本去不了想去的地方!」,禽滑厘示範道。

「明白!」 冒婚新娘 ,導航器就相當於密保,李長青很容易理解。 「咔咔……」

傳出一陣輕微的巨型機械齒輪轉動的聲音,但非常的平緩。

李長青站在箱里,與站在平地上一般,沒有任何超重或者失重感,不清楚自己在向上還是在向下,向左還是向右。

「高科技呀!」,想要抵消超重或者失重感可不容易做到,李長青在心裡驚嘆道。

「嗒嗒……」,箱子的門拉開。

「到丁字型大小實驗室了,其實你聽到的聲響只是音效而已,天工閣的機械磨損很小,不會發出聲音!」

禽滑厘怕李長青疑惑,主動解釋道。

「嗯嗯!」,李長青點頭道。

「丁字型大小實驗室有很多層,每一層對應著一個學科領域,例如咱們現在所處的這一層面向機械學領域!」

禽滑厘帶著李長青在實驗室里參觀,做一些簡單的介紹。

「有電磁場領域的實驗室嗎?」

李長青在讀《經上》的時候,對與電磁場有關的問題比較感興趣。

「有的,電磁場實驗室在最底層,每個實驗室都有一台機器,在台機器上可以查詢與實驗室有關的信息!」,禽滑厘指著實驗室中間的一台發光的球形儀器說道。

「呵呵,設置很完備!」

李長青想起當年讀大學在圖書管里通過電腦查詢書籍的場景,讚賞道。

「當然,在諸子百家遊戲里,墨家一直都在致力於科學研究的,但只有你自己研究出來的科研成果才能傳播到現實世界!」,禽滑厘道。

「好的!」,李長青懂得禽滑厘的意圖。

除防止現實世界科技失衡外,還旨在鍛煉李長青的發現、探索、解決問題的能力。

「沒有正確的思想作為指導,研究就很容易誤入歧途,《耕柱》、《修身》、《所染》三本書中記錄著咱們墨家的智慧,希望你能夠一如既往的好生學習!」

禽滑厘再拿出三本墨家的典籍,滿懷希望地向李長青囑託道。

「謹記教誨!」,李長青很恭敬地道。

禽滑厘很滿意李長青的態度,笑著離開。

等禽滑厘離開后,李長青亦沒有在丁字型大小實驗室多留,退出諸子百家遊戲。

下午的陽光很好,透過竹林照在李長青的身上,就像是泡在溫泉里一般感覺暖暖的。

李長青手上有四本書,《耕柱》、《修身》、《所染》中講墨家思想,《經上》記載著墨家的一些科學理論。

墨家的宗旨是興利天下,科學只是達成墨家思想的一種手段。

李長青對《耕柱》、《修身》、《所染》三本書的興趣比《經上》更大,翻開《修身》。

「君子戰雖有陳,而勇為本焉;喪雖有禮,而哀為本焉;士雖有學,而行為本焉。是故置本不安者,無務豐末;近者不親,無務來遠;親戚不附,無務外交;事無終始,無務多業;舉物而闇,無務傳聞……」

道家、儒家、墨家都講修身,但內容與目的都不盡相同。

李長青得到諸子百家后,對儒家頗有研究,而道家略有涉及。

以儒家來說,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是其核心價值觀。儒生們都希望通過內心修養,成為道德高尚的「聖人」,然後步入仕途,憑藉個人「至善」的道德,管理社會,治理國家,成為安定天下的「外王」,其修身目的是「內聖外王」「超凡入聖」。

而道家提出「抱朴守真「、「柔弱不爭「、崇儉寡慾的修身原則,倡導了「行不言之教「與「以養促德育「的教育方法以及「致虛守靜「和「絕聖棄智「的修身之道,修身的目的是「順應自然」「轉俗成真」。

不管是「超凡入聖」還是「轉俗成真」,儒家和道家,無疑最終都走向了「內求諸己」的單向通道。

李長青將《修身》通讀一遍后,了解其中的大概內容。

墨家與儒道兩家最大的不同,是內外兼修。

墨家在「內求諸己」的同時又有非常明顯的「外求諸法」思路。,墨者修身的目標是:內修則生則見愛,轉知成智,安心立命;外修則以兼易別,以術見道,以法順天。

正是基於這種內外兼修的思路,墨家提出「厚乎德行,博乎道術,辯乎言談」的賢者修身標準。

在生命領域,墨家主張敬上天鬼神,堅信上帝兼愛的道,非命自強,重信貴義;在社會領域,墨家主張不相攻,兼相愛,交相利,選賢任能,上同法儀,以「兼王之道」「除天下之害」;在自然領域,墨家積極探究自然,發現規律,搞發明創造,以「器」和「術」來「興天下之利」。

與以前側重儒家思想不同,李長青對墨家思想研究日深,將其中很多精華的部分融入到自己觀念里,在發生著改變。

晚風吹拂著竹葉,夕陽山外山。

很美的意境,李長青放下手中的書卷,抱出鳳尾琴。

此情此景,李長青回憶起一部經典的老電影《笑傲江湖》中,令狐沖在夕陽西下的湖面上練劍飲酒的場面,自發地彈著插曲《滄海一聲笑》。

琴音洒脫放蕩不羈,但樂觀向上!

「青娃……」

李長青隱約聽到李大江的呼喊聲,雙手的動作停止,起身走出小樹林。

「二叔,有什麼事嗎?」,李大江果然在外面,李長青問道。

「就是上次跟你說的,當初下放到咱們村教會我木工活的老師明天下午到縣裡,到時候幫我去接一下!」

李大江比較情緒激動,抓著李長青的手臂說道。

「沒問題的,咱們一家人說什麼謝不謝呀!」,李長青淡淡一笑道。

說來相當巧合,李長青從李大江手裡學會木匠活,在山上獨立完成雞舍的建造工程,才開啟墨家。

現在李長青得到墨家的《經上》,開啟丁字一號實驗室研究物理問題,指導李大江的物理老師就來到李家坳。

「哈哈,就這事,說完我下山了!」,李大江開懷大笑道。

「二叔,我送送你!」

「不用,這路我熟得很,你也回去吧!」在回家的路上,明天上午到家補上,感謝不周木易兮,看書省吾等的打賞~ 夜間,蟲聲此起彼伏。

窗外的月光灑在床前,李長青抱著一本書靠著沉睡。

清晨。

第一縷溫煦的陽光灑在李長青的眼皮上。

蒼鷹的傷勢好得快,在外面撲騰著翅膀。

李長青看著好笑地搖搖頭,上前幫蒼鷹把翅膀上的繃帶解開。

「啾~」

蒼鷹一聲清鳴,衝天而起。

「走吧,不要再回來啦,天空才是你的歸宿!」

李長青照顧蒼鷹三天,略微有點不舍,但仍然對蒼鷹揮揮手告別。

蒼鷹在天空盤旋幾圈,非常留戀地飛向遠方。

李長青則背著韭菜下山,前往李家坳小學。

上次全市中小學生書法大賽的結果下發,李家坳的李思秀、李前進、李雪花、李飛、李景霞、李亞男都獲得名次,在谷陽縣至整個溫安市都產生很大的影響。

李家坳小學操場!

「聽說市裡舉辦的全市中小學書法大賽,李家坳小學有六名學生獲獎!」

「看來你還不是很清楚,李家坳總共才幾十個學生,而且練習書法只有半個學期,就打敗很多在少年宮學習書法好幾年的學生!」

有兩位經常一起聽李長青讀書的聽友,在等候李長青時閑聊著。

「真有你說的那麼神?不會有內幕吧,要不然怎麼可能?」,旁邊有位第一次聽李長青讀書的三角眼年輕人插嘴道。

「內幕?你覺得李大師會做那種事?李家坳小學有李大師,什麼都有可能的!」

立即有人像看傻子似的,瞟一眼剛才說話的年輕人,很氣憤地道。

「說得沒錯,我的一個同學就是溫安市書法協會的,說這次書法比賽的評審主要由趙桂中副主席負責,所有卷子的信息都是密封的,根本不知道那份卷子是誰的!」

一位身材發福的酒糟鼻男子,將自己的了解的情況說出來道。

「我沒有同學是書法協會的,但我也聽說啦!據說他們在評審過程中發現有份卷子中的一個字,瀟洒飄逸很特別!於是加班把所有的卷子都審完后,才知道出自李家坳小學,是李大師在指導學生書法時不小心留在上面的,孩子們也沒注意,不過不影響整體評審!」

站在酒糟男對面的立領男子聽后,搶著說道。

「後來有件事很搞笑,趙主席他們第一次來李家坳就沉浸在李大師的書聲里,等清醒過來后,李大師早就不見了!第二次,他們來的時,趙主席特意叮囑幾個年輕的書法協會成員,讓他們盯著李大師,等趙主席清醒后,那幾個年輕的書法協會會員才沉浸在李大師的書聲里!」

酒糟男子明顯不服氣,但沒惱怒,接著說道。

「第三次他們到學聰明了,派個人在李大師回山的路上等著,才見到李大師,趙主席等見識到李大師的字后都驚為天人,而經過李大師的指點,趙主席等也都有所收穫,最後趙主席想邀請李大師加入書法協會被李大師給拒絕了,趙主席只好退而求其次,想讓李大師出版一本字帖,你猜怎麼著?」

立領男子不甘示弱,等酒糟男子說完一句后說道。

「李大師說當初給孩子們教書法的時候,有兩本練習冊,讓趙主席他們看看可不可以!趙主席他們看后就明白為什麼在全市中小學生書法大賽里,李家坳小學有那麼多學生獲得獎項!」

人聚集得越多,酒糟男故意吊胃口,對周圍的聽眾道。

「因為李大師的字實在境界很高,就算給本科生當教材都有點大材小用,況且李家坳的孩子們有練習冊的編寫者李大師指導,要是沒有這麼多人獲得書法比賽的獎項,我才覺得有黑幕呢!」

立領男子將最後的結論截胡,說著整個人都很興奮。

「哈哈,說得太對了,小子只能說你很幸運,這些天聽李大師的讀書聲脾氣好了很多,放在以前,你敢這樣侮辱李大師,你就不是站在這裡跟我說話了!」

一位臉上有道刀疤剔著平頭的漢子聽到立領男子的描述發出笑聲,然後惡狠狠地對三角眼年輕人說道。

「他好像是金沙鎮的波兮,脾氣暴躁兇狠手辣,打架鬥毆是家常便飯,後來因為故意致人重傷罪判了七八年,才出獄后,又把人給砍了,又進去了,現在剛出來不久,在道上很有名的!」

在聽眾中有人認出說話的刀疤漢子,小聲地說道。

「就這麼個人,聽李大師的讀書聲都有所啟悟,改天一定要把我那個叛逆期不聽話的兒子帶過來……」

「看,李大師來了,咱們先安靜一下,等李大師讀完我們幾個再聊!」

聽眾們抒發幾句后,見到李長青的身影,都自覺安靜下來。

李長青到李家坳小學后,直接讀昨天領悟的《修身》。

「君子之道也,貧則見廉,富則見義,生則見愛,死則見哀,四行者,不可虛假,反之身者也。藏於心者無以竭愛,動於身者無以竭恭,出於口者無以竭馴。暢之四支,接之肌膚,華髮隳巔,……」

聽眾們以前聽慣儒家的修身,都在強調最自己內心品行的修行,李長青在講《修身》中講的墨家修身,除對自己內在的追求外,同時訴諸外部,實際上是對李長青講的儒家修身的一種補充。

儒家的修身觀念畢竟在聽眾們的心裡先入為主,有些聽眾一時很難將兩者融合到一起。

李長青察覺到這一點,破例將《修身》重複讀一遍,帶著聽眾們一起去思考,聽眾們然後才有所得。

黎善玉跟著李長青學習有一段時間,慢慢地改掉自己身上的壞習慣,不正確的價值觀、人生觀,提升自己的修養,但聽李長青講的墨家修身後,發現修身的不僅是對自身修養的提升,不斷地研發新的藥物,拯救收疾病困擾的人,只要對社會做出貢獻,都是在修身。

「李師,李家坳小學六名學生獲得書法比賽的獎,直接讓李家坳由一所沒人願意去的山村小學,變成全市的明星小學,您真是太厲害了!」

讀完書後,顧存明帶著教育局局長吳富海向李長青道喜。 「孩子們努力罷了!」,李長青淡淡一笑道。

「但您很巧妙地將墨家思想與儒家相結合,可以說在古往今來都極其罕見,打開新世界的大門,讓我們大開眼界!」

顧存明本身對儒家頗有研究,跟著李長青學習很長一段時間后,理解就更加透徹,但聽完李長青讀的墨家《修身》后,看到一種新的可能。

「不管墨家抑或者儒家,都是先賢的智慧結晶,但也都存在一些局限性,撇開門戶之見,揚長避短汲取百家精華,乃是雜家!」

孔聖有三千門生七十二賢,李長青欲將自己的思想傳播開,除在李家坳講學外大面積傳播外,也避免不了授徒,顧存明從李長青第一次在菜市場讀書時堅持到現在,且對一直對李長青執師禮,所以李長青對顧存明解釋『雜家』的概念。

「雜家?」

顧存明對雜家了解不多,疑惑地問道。

「兼儒墨,合名法,於百家之道無不貫通!」

李長青說話的聲音很輕,卻擲地有聲,氣度儼然。

「受教!」

顧存明聽著不明覺厲,很崇敬地對李長青說道。

李長青指點顧存明幾句,回到鍾南山上餵雞。

日上中天。

「青娃……」,李大江在樹林外呼喊著李長青。

「二叔,到了么?」,李長青出現在樹林外。

「下午兩點左右到,咱們現在出發差不多!」

「好的!」

從嶺下鄉到李家坳的山路已經修好,車輛通行很方便。

李長青開著卡宴載著李大江在高速出口靠邊停車等候著。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