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返迴路上,葉箐眉頭緊鎖:「現在怎麼辦,他根本不聽啊!」

其實心裡氣惱得緊。

那混蛋,什麼臭脾氣啊,稍稍避讓一下會死么?

她都不在意被人誤解了,他還這樣,簡直氣死人。

曲欣無奈道:「我也不知道啊,我又打不過他,要不然我直接把他捆起來了。」

說罷又樂道:「不過也沒關係,最多挨幾頓打嘛!

雖然江明遠那些人不服他,可要說眼睜睜看著他被打死也是不可能的。

所以,最多就是受點教訓……」

因為收編了天地會,也因為良好的福利待遇,現如今守護天團裡面高手也不少。

這樣的情況下,儘管都對林昊不怎麼感冒,卻也的確不會看著林昊赴死坐視不理。

便因為此,曲欣心情其實沒那麼糟糕。

葉箐卻沒有這麼想。

感覺這事終究是她之過牽連林昊,是以她找借口別了曲欣,獨自前往冬月閣駐地。

沒人知道駐地裡面究竟發生了一些什麼!

只有隱約的傳言表明,裡面似乎鬧得很不愉快,雲如風大發雷霆。

似乎也是因為此事,接下來的幾天冬月閣方面突然狂暴了許多,讓守護天團方面倍感壓力。

與此同時,雲如風田虎等人也公開點名挑戰林昊,讓他不要做縮頭烏龜,不要躲在女人背後吃軟飯。

林昊充耳不聞。

因為他的漠視,這裡面很多事情根本傳不到他耳朵里。

直到某一天曲欣再次來尋。

「北野雄跟人上了擂台,吉凶難料……」

……

依舊是中央廣場。

依舊是那個學院眾人熟悉的大比武台。

陰沉的天底下,即將展開搏殺的對手在台上相對而立,目光迸射出宛如實質性的火花。

「膽子不小,沒找你麻煩已經很不錯了,你竟敢主動挑釁上門。

話說,你真是活膩了嗎?」

楊坤眯著小眼,看著對面十米開外的對手一臉微笑。

對面是北野雄。

今次的挑戰不是楊坤發起,亦非冬月閣所為,今次的挑戰,乃是北野雄自己發起。

當然,這也不是他頭腦發熱,主要是這段時間學院裡面針對林昊的言辭太過激烈,便是連守護天團內部也出現了不和諧的聲音。

聽著楊坤的話,北野雄嘿嘿笑道:「是不是活膩了,很快你就會知道。

你也別說廢話了,咱們還是快點開始吧,不然台下觀眾都等不及了。

話說,你個死肥豬,居然長得比你家胖爺都胖,胖爺我也看你不爽很久了啊!」

心態還是不錯。

檯子四周早就圍滿了觀眾,有冬月閣的人,有守護天團的人,亦有許多其它團隊中人乃至自由學員。

北野雄這話音一落,頓時引得全場鬨笑。

「是啊,別廢話,快點開始。」

「早都等不及了。」

「死肥豬,哈哈,才發現原來兩個人都是胖子,不過楊坤的確胖很多。」

「楊坤這體型,學院三千眾的確無出其右者。」

「楊坤,你還等什麼,你不是最恨別人拿你的體型開玩笑么?」

「……」

好事者不知凡幾。

隨著那些看熱鬧不嫌事大的人陸續喊話發聲,霎時間場下鬧成一團。

楊坤面色鐵青,目光冰寒。

的確,他最恨就是有人拿他的長相體型說事了。

而今,北野雄卻公然在大庭廣眾之下犯他忌諱,在他而言,簡直該死至極,雖千刀萬剮猶不過分!

率先拔刀,刀鋒寒芒三尺,凜冽蜇眼,楊坤冷聲道:「說實話,我佩服你的勇氣。

但是接下來我的刀會告訴你,光有勇氣是沒用的,身為武者,實力才是唯一。」

殺!

他不知北野雄哪來的勇氣挑戰,又因何而戰,但他知道,他此刻殺心熾烈,無法抑制!

於是乎,話音傳出的同一時間,他星衣加身。

星衣加持下,搭配上掌握得爐火純青的身法武技,人群視線中,他圓滾滾的身軀瞬間變得靈動無比,一刀寒芒千尺以泰山壓頂之勢朝著北野雄頭頂劈下。

北野雄冷笑一聲:「這樣就想打倒我北野雄,做夢去吧!

我今日要將你如豬狗般打落擂台,我會讓你,會讓你們所有人知道,我北野雄的兄弟,從來不是懦夫。

他不搭理你們,只因為一點,那就是你們還不配……」 北野雄主動發出挑戰的原因很簡單,那就是為林昊正名。

至於實力,時間過去這些天,他也早已今非昔比。

曾經將他打成重傷,使得他止步新生百強的董華天,早已經是手下敗將。

手裡充裕的積分,守護天團內部武道場的交流指導,加上這些天一直激烈對抗所獲的戰鬥經驗,使得現在他的實力早已遠遠超越同期學員,連許多老學員都不是對手。

如此情況下,他將楊坤打落比武台,是意料之外,卻也在情理之中。

但是這次挑戰卻並未隨著楊坤的落敗而結束。

原本就不是挑戰某一個人,楊坤落敗之後,神劍榜排名前百的辛亮上台。

這是熟悉的老面孔!

如楊坤一般,辛亮也是針對林昊比較凶的諸人之一。

而因為蜂花谷那次竊取蜂巢事件,使得他與北野雄之間也充滿了仇恨。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

如此前一般,簡單兩句話后,一言不合,直接開戰。

這一場北野雄依舊勝出,只是並不容易!

「呼」,「呼」,他喘著粗氣,一連兩場高強度戰鬥,使得他耗去將近九成力量。

已經齊腰高,實力也初步進入武王階層的嘯月風狼也加入了這場戰鬥,看上去狀態稍微好一些,可實際上也累得不輕。

只是對於北野雄而言,戰鬥依然沒有結束。

短暫的平復后,呼吸漸漸平穩,他站直了身軀,看著台下茫茫多的人群高聲道:「還有誰?」

還有誰……

聲音在陰沉的天底下回蕩,這一刻,彷彿那雙小眼睛變成了一雙虎目,更外的有神,格外的霸氣。

也就這時,原青虎盟盟主,先冬月閣長老,學院至尊榜排名第十四位的田虎輕輕躍上比武台。

「田虎……」

「打了小的,來了老的嗎?」

「看來即便是加入了冬月閣,那滅盟之恨,那護犢之情依舊深深存在啊!」

「……」

看著台上面色陰沉的田虎,人群心中暗嘆,亦有人忍不住出聲議論。

絕處逢愛 北野雄卻嘿嘿笑道:「沒讓胖爺失望,總算來了個像樣的。」

田虎也不動怒,淡然道:「你是自己下去,還是讓我請你下去?」

一個「請」字,咬得很重,可見其內心並沒有表面上那般平靜。

北野雄搖頭,依舊嘿嘿笑:「我都不選,我覺得我請你下去比較合適。」

「狂妄!」

「區區一個新人,你憑什麼挑戰我至尊榜排名十四的權威?」

暴怒!

僅僅一句話,人群還來不及震驚北野雄的狂妄,田虎已經被激怒。

沒有更多的言語,怒斥聲中,不穿星衣,不動兵刃,他只緩緩抬起拳頭,一拳凝聚著無盡烈焰之力重重打向北野雄。

「來得好!」

「正好也領教一下至尊榜十四的實力,看看是否徒有虛名!」

北野雄亦不示弱,大喝聲中,長刀高舉,以斬斷山河之勢重重劈下。

轟!

一聲巨響,狂暴凜冽的刀氣正面硬撼烈焰鐵拳,頓時狂暴的衝擊波擴散,狂風席捲。

終究不是對手!

本就消耗巨大乃是強弩之末,此刻這一短兵相接,當成北野雄被震飛,重重墜落在地。

長刀已經脫手!

渾身是血,連臉上都是!

他很想站起來,但那烈焰蝕體的灼熱感,使得他彷彿要化掉一般,一點力量都聚集不起來。

「嗷嗚——」

見主人落敗,嘯月風狼怒嘯一聲,風一般竄了出去。

但是沒有用!

完全不是一個檔次,它一樣被一拳送了回來,渾身焦黑冒煙。

看到這一幕,全場安靜。

不愧是至尊榜排名第十四位的村子,哪怕沒有動真格,依舊不是什麼人都能挑釁的!

便在這難言的靜默之中,田虎面色清冷,一步一步往前。

某一刻,忽然有人從台下躍起,不近不遠,正好擋住去路。

看著眼前持劍青年,田虎皺眉:「你確定要攔我?」

王鳴面色清冷,正要開口,忽然身後傳來北野雄的聲音。

「讓開!」

「我還沒死,我還能戰!」

聲音帶著一股莫名的悲壯,搭配上他此刻滿臉是血的模樣,不期然間,天地間充斥著一股說不出的慘烈。

王鳴側目,皺眉道:「你已經做得很好了,同期的學員裡面,沒人能比你做得更好。」

他也是心高氣傲之人,但這一刻,他很佩服。

北野雄慘笑。

掙扎著站起身來,踉蹌幾步,腳下留下數個血色腳印,他大笑道:「你小子總算說了句人話。」

語畢面色驟然轉冷:「但是,這是我的戰鬥,若當我是兄弟,那麼請你讓開。」

有風吹過。

陰沉的天底下,曾經互相看不順眼的兩個人,這段時日一起努力修鍊奮力拚殺的兩個人,目光隔空相撞。

半響,王鳴轉身:「別死了,我還沒有挑戰你。」

王鳴下了比武台,台上便又只剩下田虎北野雄,以及一頭受傷嚴重的孤狼。

目視北野雄,田虎以一種帶著深深憐憫的口吻道:「明知不可為而為之,你不覺得自己很愚蠢?」

北野雄慘笑,不做聲。

不是不想做聲,而是實在沒那個精力。

田虎譏誚道:「你在這裡為他拚命,你不惜身受重傷也要為他正名,他需要嗎?他知道嗎?」

很簡單的兩個問題,卻讓所有人心頭高高懸起。

北野雄目光有那麼一絲恍惚,因為他從未想過這個問題。

不過很快他便回過神來,帶著微微的氣喘搖頭道:「我不知道他是否需要,我也不知道他是否知道……」

聲音再在此停駐。

針對田虎兩個問題,他清晰給出了答案。

正當不少人包括田虎都以為他的信念發生動搖時,他卻猛然挺直了身軀。

「那又如何?」

「不論他是否需要,亦不論他是否知道,我,北野雄,只做自己當做之事。」

「今日,我北野雄無愧於自己,今日,我北野雄無愧於兄弟!」

「……」

震撼!

無愧於自己,無愧於兄弟,那虛弱中帶著堅定的聲音回蕩在天地之間,便如同洪鐘大呂般,直擊心靈,震耳發聵。

人群心緒激蕩中,田虎冷笑一聲:「既然如此,那你接下來的幾年就等著在床上度過吧!」

語落,拳頭再次抬起,狂暴的烈焰之力匯聚。

便此時,「嗷嗚」,一聲悠遠的狼嚎聲破空傳來…… 「出什麼事了?」

「哪來的狼嚎聲?」

「這聲音,為何我彷彿感受到了王者駕臨的氣息?」

「……」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