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方靜只要被擡進東宮,她的作用差不多就耗盡了。

很顯然,皇太孫也不會要了她,自然也不會在乎她。

她的死活,想來也沒什麼人在意。

方家也不指望方靜能爲他們生出一個流着皇家血脈的外甥。

所以,你想救她,就救她吧。

不過前提正如你所說,不要給家裏添麻煩就好。

方靜能不能救活,就看她是不是死在宮外了。

如果她不能出宮,而是被埋在皇家墳地,那幼娘,你可不要指望爲夫去給你盜屍啊!

那纔是真正的滅族之罪!

公孫羽連連道:不會不會,(uuashu.com)幼娘知道輕重的。

賈環聞言,哈哈一笑,翻身將她壓在身下,道:那你可知道三爺我的輕重?

公孫羽聞言,一張臉如同紅透了櫻桃,她咬了咬嘴脣,聲音微微妖嬈道:爺,我知道的。

就是爺現在還不行

賈環本來被公孫羽的大膽刺激的差點爆掉了,可隨即,就被一百噸的千年寒冰倒進了心窩裏。

啪嗒一聲,bia在了公孫羽身上,死都不肯起來

:求訂閱,昨天更了一章,所以訂閱超少。

責編已發出了警告,下個月的推薦堪憂。

淚崩

另外,明天更新還是在白天下午,晚上碼不完了<!–flag_d8qu–> 當公孫老頭兒興致沖沖的將請辭摺子送了上去,又折回來後,賈環就帶着公孫羽跟他告辭了。

並告訴他,只要奏摺批下來,就算是第一天。

公孫老頭兒高興的差點沒翻個筋斗,還連連催促賈環並公孫羽兩人快回去努力……

賈環便志得意滿的帶着羞的快要見不得人的公孫羽回家了。

當然,這是因爲之前,在賈環的指導下,公孫羽做了許多討好他的事……

此中妙處,不可多言……

……

回到家後,公孫羽就匆匆去了藥室,研究煉製她的“生死子母丸”。

而賈環,則去了西邊兒。

他擔心賈政這個老書生,給氣出個好歹來,所以想去跟他解釋解釋,他兒子已經脫離了靠收保護費家致富的初級階段……

只是,夢坡齋的門口處,只有幾個清客在那裏站着閒談。

看到賈環時,紛紛請安,面色卻都有些怪異……

賈環也沒有多想,只以爲賈政回來後,將他的光輝事蹟廣而告之了。

聽賈政回來後又出去了,便不再多待,轉身去了榮慶堂。

……

因爲和公孫羽在她閨房裏纏綿了太久,所以此刻已經入夜了。

家裏的姊妹們此刻都不在榮慶堂,回了大觀園。

只有幾個年老的嬤嬤在跟賈母說古。

除此之外,還有邢夫人安靜的坐在一邊。

和當初貪利昏聵的那個邢夫人相比,此刻的邢夫人,簡直都快成了高僧。

整個人都像一部安靜的佛經,在那裏無風自動……

賈環起初不大明白,難道短短几年的時間,人就能頓悟嗎?

可據青隼的調查來看,也並沒有其他的問題現。

後來還是索藍宇跟他分析出了些緣由。

說到底,邢夫人只是一個內宅婦人罷了。

要心性沒心性,要心智也沒心智。

原本的一腔怨恨,在那方寸困頓之地,也被消磨平了。

索藍宇有一句話說的很有道理,他說縱然是恨,想在那種環境維持下去,也需要足夠的毅力和勇氣。

顯然,邢夫人不具備這種毅力和勇氣。

那麼,她只有將心思全部寄於佛經,不管是自欺欺人也好,也不管是真正的信徒也罷。

總之,在那種逼仄孤寒的環境中,一個人除了看佛經,連說話的人都沒有,這般幾年下來,就算成不了道德高僧,整個人也全是佛經了,也只能活在佛經的世界裏。

那是一個想象出來的完美世界,人在其中,愜意無比。

就和後世的吸.毒一般,待在佛經世界中,對其中之人也是一種享受。

若非必要,甚至都不願出來。

果不其然,來了沒多久的邢夫人,只在榮慶堂坐了稍許,見賈環來了後,便起身告辭了。

而那幾位年長的嬤嬤們,也因畏懼賈環,也跟着紛紛告辭了。

待她們都走後,賈母好笑的看着賈環,道:“都是你做下的好事,憑白無故總拿罰銀子嚇她們。看看她們一個二個,都唬的跟什麼似的。”

賈環哈哈一笑,道:“老祖宗這話可冤枉孫兒了,孫兒多咱罰過她們的銀子?”

見賈母板起臉來,賈環這纔想起,乾笑了兩聲,道:“您說賴嬤嬤啊?嗨……這都早八輩子的事了,再說,當初是因爲她那幾個兒子不像話,貪的着實過了些。家裏的做派,倒比主子還氣派。盛銀子都要幾個房子……”

“行了行了!”

賈母聽着也不舒服,既恨她從孃家帶來的下人不給她長臉,也不想再聽一遍這醜事,所以就揭過這一茬,抱怨道:“車軲轆子話說了一遍又一遍,忒沒趣了些……對了,你今兒不是去辦大事了嗎?辦的如何了?這麼晚纔回來……”

賈環聞言,頓時眉飛色舞道:“老祖宗,我都等急了,您怎麼才問啊?”

“噗嗤!”

在軟榻一旁給賈母捶腿的鴛鴦聞言,頓時噴笑一聲,見賈環給她擠眉弄眼,卻羞紅了臉,情意幽幽的看了他一眼後,自覺身子有些軟,忙垂下了頭,不敢多看……

這眼前的人兒啊,真是讓她愛煞了去!

賈母似沒看到這一對小兒女的互動,笑道:“如此可見,是辦成了?”

賈環忽然哈哈大笑道:“當然辦成了,八.九不離十!老祖宗,孫兒費了多大的勁,付出了多少代價,連那血都不知流了多少,到今日,總算是要建大功了!

準葛爾汗國即將滅亡,成爲大秦的準葛爾部!

再加上收復了西域的萬里河山,老祖宗,孫兒的國公之位,觸手可及矣!”

“當真?”

賈母聞言,驚喜莫名道。

一旁鴛鴦,更是癡癡的看着神采飛揚的賈環,甚至都忘了給賈母捶腿。

賈環“砰砰砰”的拍着胸口,保證道:“自然當真,今日孫兒把準葛爾的金珠大長公主都說暈了!老祖宗您瞧好吧,最多三日,孫兒就能建此大功!到時候,嘎嘎!咱家又得祭祖嘍!

老祖宗也可以跟榮國老祖說一句:吾孫始類祖矣!”

這孫子也是,說笑就說笑,非拐到煽情點上,一句話說的賈母都哭了出來。

不過,沒等賈環再調整策略哄好賈母,就聽外面一陣腳步聲。

外面走廊上的丫鬟們,齊齊在跟賈政行禮。

賈環面色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他就是爲了不讓賈政告狀,被賈母教訓,才匆匆前來表功。

沒想到,到底碰一起去了。

不過,當他從軟榻上站起來,看到從大堂門口處走進來的賈政,身旁還跟着蘇培盛的身影,賈環的面色一怔,心裏升起一抹不妙……

……

神京城郊,鐵檻寺。

青龍於一半山坡地負手而立,居高臨下的俯視着賈家的這座家廟。

以及,在家廟後面那一大片墳地。

臨山傍水,的確是片福地。

在墳場中,有一座新墳,格外吸引他的注意。

看着新墳前的白幡未散,供品未撤,青龍的眼睛微微一眯。

在他身後,還站着數位身着夜行衣,連面部都蒙着的黑衣人。

均是他最心腹的手下。

今天這次任務,對青龍而言頗爲重要。

在皇太孫身邊,他終究不能算是自己人。

因爲他是黑冰臺的青龍,而黑冰臺,只屬於太上皇,和皇太孫無關。

所以,贏歷纔會自己組建了一支耳目,名喚“青龍衛”,雖然是以他的名字爲名,還號稱是以他爲領。

但實際上,這支青龍衛和他沒有一絲關係,他甚至不知道這支隊伍裏有哪些人。

之所以叫青龍衛,除了給太上皇一個交代外,還有一個用處,那就是用他來擋槍。

對於此,青龍沒有任何辦法。

說到底,他不過是皇家的家奴。

他想要保住地位,或者說,想要活下去,唯一的辦法,就是體現他的用處。

這也是他爲何甘冒忌諱,將秦可卿未死這種只是懷疑之事,透露給贏歷。

因爲他要有價值。

他已經越來越能感覺到,皇太孫對他的冷淡和疏遠了。

至於原因,他大概也能猜出一些。

鐵網山之夜,青龍最清楚皇太孫傷到了何處……

這種事,絕不能流露出半點風聲,否則便是滔天大禍。

甚至整個大秦都要爲之震盪。

雖然,青龍一再對皇太孫表過忠心,因爲太上皇早就將他送給了皇太孫。

可青龍更明白,皇太孫的帝王心性其實已經成熟。

而多疑,則是一個帝王必備的心性。

如何讓一個人永久的保住祕密,青龍以爲,皇太孫絕對非常熟練。

太醫院王老院判的死,便是鐵證。

青龍心中畏懼,卻也不敢逃命。

因爲不逃,他還有一分活路,一旦逃命,卻必死無疑。

若只他一人倒也罷了,可他還有家人,有妻兒……

因此,爲了活命,他必須要拼命去證明他的價值……

月色下,隱約見一個黑影飛上山來。

青龍精神一震,看着來到跟前的黑影道:“探清了嗎?”

黑影沉聲道:“龍爺,已經探清。鐵檻寺內除卻一些僧尼外,還有一個看管他們的賈家人,不過,都已入睡。除此之外,再無旁人。”

青龍聞言,心中一喜,道:“既然如此,依計劃行事。”

“喏!”

衆黑衣人躬身一應,而後便跟在青龍身後,腳不點地,幾乎沒有出一點聲音,一起往山下賈家墳地奔去。

待一行人消失在半山坡後,過了稍許,從山坡極暗處,走出兩個人影。

“爹,咱們剛纔爲何不出手?他們已經去掘墳了……”

董明月滿眼不解的看着董千海,語氣有些焦急的問道。

董千海淡淡一笑,道:“要的就是讓他們掘墳戮屍。”

董明月聞言一驚,連連搖頭道:“不行不行,爹啊,環郎最重家人,最受不得這些……”

董千海看傻瓜一樣看着他女兒,道:“墳地裏埋着的,是他的家人嗎?”

董明月一怔,隨即反應過來,面色羞紅的低下頭。

董千海心裏一嘆,女兒果然是給人家養的,卻也沒辦法,不,有辦法,回去後,好生想個法子,要早日誕下他的孫子,就不算白養了。

但願賈家小子說話算話,不然……

哼!

董千海道:“與其千日防賊,不若這次趁機解決了。待他們掘開墳地,我們就出手要了他們的命,然後再毀了那換屍的面貌。

到時候,賈家小子又可以拿這件事對付他的對手了。

這小子行事陰壞,幸虧沒有混跡江湖,不然武林必然多難。”

“哪有啊……”

董明月聽他爹這般說,心裏也不知該自豪還是羞愧,到底辯解了聲。

董千海都不稀得搭理她了,哼了聲,見山下墳地處的一行人已經忙了起來,沉聲道:“該咱們動手了。”

說罷,人便消失在了半山坡,董明月繼而跟着消失……

……

(未完待續。) 賈府,榮慶堂。

蘇培盛眼神尷尬、同情的看了賈環一眼,然後板着臉,將隆正帝的聖旨唸了一遍。

重生藥王 榮慶堂內,氣氛一點點,變得清冷,死寂……

賈環面無表情的跪在地上,眼睛怔怔的看着空處,動也不動。

賈母和鴛鴦,則滿是震驚和難以置信的,看着面色漸漸不自在,甚至不安起來的賈政。

賈母整個人都顫抖了起來……

“寧侯啊,您看這事鬧的,到底什麼事,不能商量着來,非要鬧到這個地步……

唉!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