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只看見他的目光,不斷落在每一個人的身上。

等到看向鬼小聖之時,卻是微微一滯,禁不住皺了皺眉頭。

鬼小聖似是察覺到李長生的目光有異樣,冷冷一笑,說道:“李長生,當初你在澳門賭場,羞辱我們柳總,可曾想到,會有今日?”

李長生聽罷,雙手一攤,說道:“我無所謂。”

“找死……”

鬼小聖臉色驟然一變。

本來想說幾句狠話,找點面子回來,沒曾想,李長生卻是一點都不搭理的樣子。

“上!”

一聲叱喝,從鬼小聖口中喊出。

剎那之間,四位高手,身形驟然一動。

“刷”的一下。

只看見一道寒光,直逼李長生而來。

這擂臺,說大不大,說小不小。

若是一對一的單打獨鬥,這場地算是不小了,若是一對三,尚且還有餘地。

不過,一個擂臺上面,若是站了八、九個人,那麼活動起身子骨,可就不方便了。

四位高手聯動,猶如鬼魅一般,一下子欺身上前,便將李長生圍在其中,凌厲的殺機,直衝李長生而來。

李長生絲毫無所畏懼,彈指之間,一股氣勢,震盪而出。

“轟”

一聲巨響,在擂臺之上爆裂而開,揚起漫天煙塵。

四位高手剛一逼近,頓時臉色大變,騰騰的威勢震盪而來,剎那之間,將他們震飛出去。

“殺。”

紫衫龍王原本站在那裏,這一下子,像是看準了機會,大喝一聲,突然出手。

他之前拿過術法大賽的冠軍,本身的能力,自然不可小視。

只怕是刀子、楊東和裘老,都不及他。

果不其然,一道利風,凌空飛劈而下,直朝李長生天靈蓋而來。

一股威勢,震動四周空氣,騰騰而起。

只看見擂臺的地面之上,似是長出了一根根奇異的蔓藤,一瞬之間,將李長生的雙腳纏住。

“這是……”

擂臺地下,裘老整個人心神一顫,暗叫一聲:“不好。”

這紫衫龍王的手段詭異,李長生怕是要凶多吉少。

我變成了一只金雕 瞬息之間,場下衆人,已經看呆。

這電光火石的剎那,衆多高手,紛紛出手,簡直讓人驚駭。

柳家那邊,柳明龍“哈哈”一笑,一拍大腿,對着身旁的手下說道:“這李長生,上一次壞我好事……這一次,我必定要他性命……”

“他這次,插翅難飛……”

一旁的手下,陪笑着,應了一句。 “咦?”

察覺到自己的雙腳被纏住,李長生似是也有些詫異。

畢竟,天下術法神通數不勝數,他沒見過的,還有很多。

只是不知道這紫衫龍王,修煉的是哪一門的功法,竟然如此奇怪。

心中雖然驚奇,不過李長生低頭看了一眼,那纏住自己雙腳的蔓藤,一瞬之間,便恍然大悟,露出了一絲微笑。

紫衫龍王功法雖然怪異,不過,在李長生面前,卻是猶如班門弄斧一般,李長生乍一眼看見之時,雖然有些詫異,不過很快便能搞清楚這術法的原理在哪裏。

不過就是藉助五行之中“木”的力量,強行滋生出來的怪異術法。

這類術法,說到底,在早期巫術之中,常有見到。

“赦……”

李長生一聲叱喝,剎那之間,腳下似是金光閃耀而出。

只看見原本纏着李長生雙腳的蔓藤,不斷退去。

瞬息之間,紫衫龍王,已經殺到,好幾名高手,也同時衝了上來。

“放肆……”

李長生大喝一聲,一隻手驟然探出。

紫衫龍王原本得意萬分,自信在他一擊之下,必定能傷李長生,但沒想到,李長生的反應如此迅速。

這一刻,他臉色一變,想要頓住身子,卻是已經來不及。

只看見李長生一隻手,擊在了他的胸口,軟綿綿一般,似是十分無力。

但他只感覺胸膛之處,如同被一塊巨石,沉沉地擊中一樣,“噗”的一下,臉色大變,一口鮮血噴出,整個人倒飛出去,摔在地上。

鬼小聖臉色剎那之間,變得猙獰,一下衝了上來。

他手掌心一翻,一把銀光匕首,出現在了手中,當即一揮,直朝李長生劈去。

這一頭,另外幾名高手,已經被李長生震退。

李長生屹立在原地,一動不動,如同雕像一般,任再多高手上前,竟然也無法將他撼動分毫。

這些土雞瓦狗,就算再來百人千人,只怕也是徒勞無功。

“等的就是你……”

李長生面色驟然一冷,大喝一聲,一手如鬼影一般,一下子抓住了鬼小聖的手腕。

鬼小聖倒吸了一口涼氣,只感覺一股寒意,似是泛上自己後背一般,一時之間,頭皮發麻。

“你……”

他臉色蒼白,還未等話一出口,李長生一個順拉,“啪”的一聲,鬼小聖當即摔在李長生的面前,手腕卻是被李長生牢牢地擒住。

“這……”

場下衆人,已經看傻。

纔不到十秒鐘的時間,這八名高手,一個個如同被拎小雞一般,甩了出去,強如紫衫龍王、鬼小聖這樣的人物,竟然在李長生的面前,連喘息的機會都沒有。

頓時,全場寂靜,鴉雀無聲。

“你……”

鬼小聖瞪大了眼睛,只感覺自己如同要窒息一般。

李長生冷冷一笑,卻是不急不緩,蹲下身子,看着他手中的匕首,說道:“如果我沒猜錯,你手中這一把,是‘銀邪刀’?”

“你……你怎麼知道?”鬼小聖微微一怔。

李長生卻是嘆了口氣,搖了搖頭,說道:“你們倒是天真,被人當了靶子使,這把匕首能傷我不假……不過……給你這把匕首的人,又何嘗不知道,你們根本不是我的對手?卻偏偏還讓你們來……”

說到這裏,李長生心中長嘆一聲。

“你……你說什麼?什麼意思?”

鬼小聖臉色已經鐵青,似是被驚駭住。

“殺了他……”

此時此刻,好幾名高手,同時衝了上來。

紫衫龍王,調息片刻,似是也已經恢復不少,大吼一聲,整個人臉上露出了猙獰的神色,“嗖”的一下,閃身而來。

“煩人!”

李長生嘟喃了一句,一隻手揚起。

“轟”的一聲巨響。

只看見飛身而來的紫衫龍王,剎那之間爆裂而開,血肉橫飛。

在場衆人,一個個驚得下巴都要掉下來。

好幾名擂臺之上的高手,“噗”的一口鮮血噴出,似是都被李長生剛纔那股澎湃的威勢,震傷五臟六腑。

剛纔那股力量,瞬息之間,就秒了紫衫龍王這樣一位高手。

若非親眼見到,恐怕沒有人敢相信。

這一下,所有的人,完全都被震駭住。

原先叫囂着想要殺了李長生的那幾名高手,更是腳下打顫,哪裏還敢再上。

“給你這把匕首的人,在哪裏?”

李長生緩過神來,不再理會全場,反倒低頭,看向了鬼小聖。

一股渾厚的壓力,似是沉沉地壓在鬼小聖的身上,他整個人冷汗直流,眼神之中,露出了驚恐的神色,說道:“我……我……我不知道……”

說話之間,鬼小聖的眼神,有意無意,朝着擂臺之下的柳明龍看去。

柳明龍早已經嚇傻,此時此刻,見鬼小聖看向自己,心頭“咯噔”一下,瞬間站起身來,轉身便逃。

“柳總何必急着走……”

一個聲音,在柳明龍耳畔邊上響起。

柳明龍整個人身軀一顫,嚇得雙腿發軟,只感覺一股勁風,從身後“嗖”的一下直掠而來。

“別殺我……別殺我……”

柳明龍驚呼出聲,整個人差一點癱軟在地。

李長生的身形,剎那之間,便到了他的面前。

此時此刻,全場衆人,完全呆愣住,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這比鬥,哪裏還需要繼續下去?

雲大師和其餘三位大師,都已經完全要瘋掉了,顫慄萬分,生怕惹怒了李長生。

“李大師……李大師……我錯了……我錯了……”

柳明龍哭喪着臉,“噗通”一下,跪倒在李長生的面前。

李長生淡淡一笑,一隻手,輕輕地搭在了柳明龍的肩膀上,輕輕一提,瞬間將他拎了起來,問道:“給你匕首的人,在哪裏?”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柳明龍身子發顫,顫抖地說道:“那天夜裏,我在房間裏頭睡覺,猛然一陣陰風吹了進來,之後……我便看到了一個神祕人,給了我一把匕首,說是能夠殺你……剛好那天,我從澳門回來,一時之間鬼迷心竅,就收下了這把匕首。”

“噢?”

李長生聽罷,臉上露出了將信將疑的神色,盯着柳明龍。

柳明龍臉色一變,連忙說道:“李大師……李大師……我絕對不敢騙你……”

“不對。”李長生突然眉頭皺了皺,說道:“你家這兩日,除了這事,是不是還發生了其他怪事情?”

“這……李大師,你……什麼意思?”

柳明龍聽到李長生這句話,臉上神色頓時僵住了。

李長生深吸了一口氣,說道:“你身上氣息,跟我上次見到你時,有些不太一樣……我問你……你家裏,是不是還來了其他古怪的人?” 全場衆人,一個個屏息凝視。

就連王家的人,似是也驚愣住,不敢吭聲。

所有人的目光,都專注在李長生的身上,沒人知道他想幹什麼,也自然沒有人敢開口問。

今天這術法大賽,硬生生被李長生從客場玩成了主場。

鬼小聖整個人渾身發顫,瞪大了眼睛,看着李長生。

此時此刻,柳明龍身旁的手下,一個個就如同隱形人一般,根本不被李長生放在眼中。

“我……我們家……”

柳明龍臉上,露出了古怪的神色,似是欲言又止,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爲這裏人多,所以讓他覺得有些說話不方便。

他堂堂一個大佬級別的人物,被李長生當衆拷問,換做是誰,也會覺得渾身不自在。

不過,就算如此,柳明龍卻是一點兒也不敢有脾氣。

當初在澳門賭場,得罪了李長生,柳明龍尚且不懼,但今日,見擂臺上的高手,被李長生輕鬆制服,柳明龍心裏頭知曉,恐怕現在就是來一個天王老子,柳明龍心裏也要先衡量一下他能不能打贏李長生。

李長生似是知道柳明龍心中的想法,冷冷地說道:“你帶我回柳家看看。”

“我……”

柳明龍一怔,隨後身子打了個激靈,連忙說道:“好,好……”

話一說完,不敢遲疑,連忙在前頭帶路。

“柳總?”

身旁的手下們,一個個臉上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柳明龍臉色一變,厲聲斥道:“閉嘴,快去準備車……”

“是……是……”

一干人等,連連點頭,都吃了一驚。

“李大師……”

裘老此時,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連忙走上前來,說道:“這比賽……”

王總可是有命令,讓李長生來幫王家,拿一回冠軍的。李長生若是這麼走了,那冠軍怎麼辦?

裘老不敢阻攔李長生,但也不知道回去要怎麼跟王總交代啊!

所以,自然是想要開口問問李長生的意思。

“哦……”李長生知道他要說什麼,咧嘴一笑,朝着雲大師幾人看去,說道:“雲大師……這術法比賽,應該結束了吧?我能不能拿冠軍?”

什麼?

雲大師幾人一聽,一個個面面相覷,一時之間,怔在那裏。

孟大師嘴巴打顫,說道:“如果……如果沒有挑戰者的話,那……這冠軍,自然是李大師的……”

“哦,你們還有誰不服?”李長生聽完,大喊一聲,掃了一眼在場衆人。

在場衆人一個個噤若寒蟬,頓時不敢吱聲。

不服?

誰敢不服?分分鐘讓你閉嘴。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