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咳咳咳……痛痛痛……」

甜圓圓覺得身體像是被人用力扭乾的抹布,肌肉酸痛的讓她想死上一死。她記得在照顧甜覓的時候,一道股毛骨悚然的東西向她衝過,她條件反射地抄起甜覓手上的武器刺了過去。再然後就是除了痛感,還是痛。等回過神來,發現身前莫名多了一塊金屬牆,如果甜圓圓仔細研究還會發現,她面前的這道金屬牆裡面的物質是——流動的。

枕上暖婚:萌上小甜妻 可惜,她目前被她身下的黑團吸引了全部注意力。

只要不是死人和聾子,都會優先注意到的。

甜圓圓很想用手蓋著耳朵,堵住從黑團不斷發出的刺耳悲鳴,不止是尖叫,更讓甜圓圓崩潰地是黑團現在像泥漿怪一樣不斷融化又癒合,黏糊糊想要接攻擊她,卻不知道為何就是無法化成之前的觸手,每每碰到她的衣服就瞬間變成一坨坨黑色的泥漿,粘了甜圓圓一身。

要多噁心就有多噁心。

而且她還不敢鬆手,她有預感只要她一鬆手,這團黑泥就會變成剛剛的觸手並且還有不好的事發生。

濃煙散去,眾人,包括甜匿發現原本已經被激光炮轟得渣也沒有的女人居然安然無恙,身前還不知道合適出現的金屬牆,仔細看這堵牆的金屬光澤是流動,就好像——活的。

「生……生物機甲!」 「咳咳咳……小芯,你沒有……」事吧?

甜圓圓忍著渾身酸痛地從地上爬起來,剛想低頭查看懷中的小甜芯有沒有受傷,抬頭入目的是一片半透明的金屬牆,而且……還是從她的左手的小金屬上延伸出來。手下還有一團不斷掙扎著的黑團。可是,無論甜圓圓如何用力都無法弄下纏在自己手上的金屬東西,依舊控制自己的手,牢牢捉緊的那團爛泥一般的黑團。甜圓圓雖然覺得噁心,為了不讓它粘到小甜芯身上,還是忍著噁心盡量讓自己的遠離黑團。她有預感只要她放手,這黑乎乎的東西就會再次變成觸手,然後,他們就會很麻煩。不過……

「放手。」甜圓圓皺眉看著依舊緊緊纏著自己手臂,不讓自己走開。金屬像是有生命一樣,伸出一條小小的金屬條對著她搖擺。

不要。

甜圓圓眉頭皺得更厲害了,她眼尾掃到躺在不遠處的甜匿他們,從剛剛他們就沒有動過,心裡焦急他們的情況。只能耐著性子跟面前的【金屬】討價還價。「放手,否則糊你一臉嫩豆腐。」

金屬:……(說好的討價還價呢?)

像是跟甜圓圓對上了一樣,纏在她手上的金屬又多了幾圈,示威一樣的用金屬條做了一個「來啊」的「勾手」動作。

甜圓圓扯扯嘴角,忍著吐槽的衝動,死命地掰著纏在自己的金屬,金屬像是鐵了心一樣就是不放開甜圓圓。

一人一金屬旁若無人地「吵起來」,完全沒有留意到現場一片寂靜和眾人一副震驚又貪婪的表情。

「生物機甲?!」

「天,居然是傳說中的生物機甲?!」

「那種能輕而易舉就能毀滅一個行星的生物機甲?!全聯盟不是只有5台嗎?都在元帥他們手上,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原本在追捕甜圓圓的眾人,在意識到這是生物機甲后都不敢再輕舉妄動了。

開玩笑,跟眨眼間就能毀滅一個行星的殺器較量,這不是活不耐煩了么?

「等等,雖然聽說生物機甲能的金屬是活的,能自主隨便變形和自動防禦。但是,它最厲害的應該是毀滅力。可是……為啥它反攻我們?」

不知道是誰提出的一句,打破了現場的死寂與戒備,眾人如大夢初醒地兩眼放光地盯著那塊流動的半透明金屬牆。

「也就是說,這個——」那個提醒的人指著金屬牆,吞咽了一口口水,帶著興奮的抖音:「要不就是假的,要不就是——野生生物機甲。」

最後幾個字像是魔咒一樣,讓現場所有人的表情變得癲狂起來,紛紛抄起武器,往甜圓圓她的方向靠近。

殺了那個女的,這台致寶就是他他他的。

對此一無所覺的甜圓圓,終於和金屬「談」好條件。

金屬繼續依附在她手上,並將關在它「體內」的黑團帶走——金屬盒子不準離開她的手。相對的,金屬要先將不遠處的甜匿和甜覓給「撈」回來。

在雙方達成之際,金屬馬上分出兩根細細金屬條,像鉤魚一般地「勾」會兩條傷痕纍纍的魚兒。甜圓圓放開懷中的小芯,焦急地上前查看他們的傷勢。 流動的金屬牆被金屬收回來,化成盒子,將爛泥般的黑團關在裡面。黑團像是受到驚嚇一樣不斷反抗掙扎著,可是每次攻擊都無法穿透金屬盒子,眼看黑團馬上被關起來。

突然一道粒子炮朝著甜圓圓他們這邊射過來。

圍繞著甜圓圓身上的光芒消失了,關閉黑團的金屬盒子停止了閉合。甜圓圓還沒有來得反應,背後就被人用力推了一把,連同身邊的三個小孩和她自己,重重地在地上滾了兩圈。甜圓圓忍著疼痛睜眼,首先查看甜匿他們,發現都在自己身邊躺著沒有受傷,這才鬆了一口氣。感覺有什麼紅色的東西擋住了眼睛,伸手一模,發現滿手鮮血。

疑惑地抬頭,她剛剛站著的位置,像是被什麼東西轟出了一個大洞,旁邊還躺著滿身鮮血的里奇大叔。

「里奇大叔——」

話還沒有說完,又一道激光迎面射來,金屬再次化成薄膜擋住攻擊。可是攻擊的衝擊力讓甜圓圓他們又滾了一圈。

「交出野生機甲。」

貪婪的眾人,根本沒有給甜圓圓開口的機會,對著金屬防禦罩就是一頓猛攻。

野生生物機甲就是他他他的。所以,只要殺了他們,對,只要殺了他們……

【所以——殺了他們!野生生物機甲就是你們的。】 重生后她成了腹黑大佬的心尖寶 眾人心底不斷響起了類似的對話,盯著生物機甲眼神更加狂熱,手下的攻擊更兇猛。

無數激光炮頓時從四面八方射向甜圓圓他們,甜圓圓以為這次死定了,沒想到金屬再次化成薄薄的防禦罩幫他們擋住了如雨點般的攻擊。

氣才鬆了一半,隨後想起手上的鮮血,頓時焦急地看向金屬薄膜邊緣的——「里奇大叔!」

總裁的小辣椒 里奇對於甜圓圓的呼喊毫無反應,連身體呼吸起伏也完全看不出來,鮮血不斷從他背後流出來。剛要過去查看的時候,自己衣角被扯了扯,甜圓圓看到滿臉狼狽的小甜芯指著遠處被波及的甜匿他們,頓時像是意識到什麼倒抽一口氣,從被裡奇大叔推開開始他們——不但沒有動過一下,連聲音也沒有發出過一聲。

甜圓圓這下簡直慌亂了,顫抖著手伸向他們的鼻下,想要查看他們的呼吸。可是,到手上的金屬不斷拉扯著她往前走。

「別動。」甜圓圓死命阻止金屬的拉扯,她根本無法轉身查看甜匿他們的傷勢。

金屬薄膜在眾人的攻擊下,變得更透明了,金屬盒子的已經開始關不住黑團了。

【我說過,你會害死他們的。】

黑衣人們知道,甜圓圓他們根本沒有攻擊力,只有防禦力,有恃無恐地一邊攻擊一邊靠近。甜圓圓一邊阻止金屬的抖動,一邊用身體擋住甜匿他們,戒備地看著越靠越近的人們。不遠處的里奇還是一動不動,心中更焦急了。

【都是因為你,他們才會死在這裡。】

「別動。」甜圓圓拍著手中的金屬道,黑團已經跑出來一半了。

「我數3聲,如果你不將野生生物機甲交出來。」久攻不下的黑衣人首領,怒了,直接掏出掏出光粒子大炮出來,兩眼發光地看著甜圓圓——手上的金屬。「我就……讓你們成為宇宙塵埃。一——」

【他們會殺了——那幾個討厭的小鬼。】

「二–快點將生物機甲交出來。」

「別動。」甜圓圓手中的金屬拉扯她的動作更厲害,差點讓里奇離開了保護圈。

【還給我,將身體還給……】我。

「三。」黑衣人首領毫不猶豫地扣下扳機,光粒子炮像是不要錢地沖射向甜圓圓他們。

甜圓圓被金屬扯得整個人都跪下了,還拖著她不斷往某個方向前行,眼看黑衣人的光粒子炮已經充滿能量,這一擊極有可能連金屬防禦膜頂不住。

「煩死了!都說–別動!」

甜圓圓忍無可忍往關著黑團不斷漏黑氣的金屬盒上「塞」了一塊黑色物體,像是給甜匿他們吃的那種–超級無敵苦的靈芝。

金屬十分擬人化被苦得全部「寒毛」豎起來,不斷打寒顫,然後像是被打敗一樣——苦暈過去。黑色靈芝被金屬用人性化的觸角「塞」近黑團,沒錯,是「霸王式的『塞』」。

轟——

金屬薄膜在光炮大炮的衝擊下,如甜圓圓預計的一樣,應聲碎裂,眼看光離子馬上波及到他們身上,甜圓圓轉身抱住三胞胎,打算用自己的身體擋住攻擊。

在光波馬上燃燒到甜圓圓身體那一刻,黑團終於衝破金屬的禁錮,巴掌大的黑團瞬間膨脹具象化,恰好幫甜圓圓擋住了黑衣人的致命攻擊。

黑團像是受到什麼致命傷害一樣,瘋狂地嚎叫,聲音凄厲又讓人毛骨悚然。

眾人無法忍受地紛紛捂著耳朵,可是聲音極具穿透力,有些人還被音波震動得七竅流血,離得最近的甜圓圓他們氣血上涌,紛紛猛地吐了一口鮮血在金屬上。沒有人留意到金屬突然打雞血一樣,整個金屬片在不斷流動。

停機坪在黑團的吼聲下,出現更多肉眼可見的裂痕。頭頂上的玻璃裂痕越來越多,越來越粗,眼看就要碎裂。

砰——

甜圓圓他們頭頂的玻璃防禦罩無法承受黑團的應聲碎裂,空氣瞬間被抽空出太空,氣流捲起所有人往洞口飛去。

「糟糕,防禦罩裂開了!」

「快進飛船裡面,不然會被拋出太空的!」

「頭,野生機甲……」

「蠢材,小命重要還是機甲重要!」

轟——

空間站停機坪瞬間被真空壓力撕裂成大裂縫,空間站自身修復不及破壞速度,轉眼間弄得四分五裂,停機坪的碎片和無數架飛船漂浮在宇宙中。劫後餘生的眾人十分慶幸自己是在停機坪,不然真的會因為窒息而亡。

「老大,野生機甲被衝到太空!」

「找!那幾個剛剛就在防禦罩整下方,絕對死定,現在野生機甲就真的成了無主之物了。」

黑衣人準備下令尋找的時候,空間站的警衛們姍姍來遲,有序地打理戰場。他們這次行動本來就是機密,所以跟不能引起軍方那邊的注意,黑衣人首領盯著遠方的廢棄停機坪,咬牙切齒地宣布撤退。

「撤退,回總部。」 第182章野生機甲

甜圓圓是被痛醒的,抬頭一看,一臉「我是誰?我在哪?我在幹什麼」的表情看著眼前是一望無際宇宙星塵。

他們這是漂浮在……太空。

甜圓圓直愣愣看著面前的太空全景和不遠處的太空站。第一反應的是——空氣。

不自覺地憋氣,直到臉紅耳赤,這才反應過來他們能呼吸,感覺呼吸正常后,她鬆了一口氣。

小匿他們!!!

甜圓圓有心思地打量四周。

不遠處躺著甜匿三胞胎,連重傷昏迷的里奇大叔也在。

甜圓圓再也顧不打量這個地方,過去后發現他們只是暈倒了,讓甜圓圓鬆了一口氣。正想伸手去喚醒他們,發現自己的手不但沒有了知覺還讓以一個扭曲的角度擺著,盯著自家手臂三秒鐘,最後選擇放棄動手叫醒他們的念頭,直接喊道。

「小匿、小覓、小芯……醒醒……」

甜匿他們從昏迷中醒過來,睜眼就看到甜圓圓一身的狼狽。先是一怔,再看到甜圓圓那詭異的手臂,甜匿和甜覓身上的臉上那叫一個黑糊糊。

甜匿:「甜~圓~圓~」

甜覓:「……」

甜圓圓看到自家包子的包公臉不住地縮縮身子。糟了,小匿氣瘋了,……呃,小覓好像也……

小甜芯噠噠地跑到甜圓圓懷裡,抱著甜圓圓的手對著呼氣。疼疼飛走。

「呃……我知道你們想說什麼,不過我們先解決面前的難關先,好不?」緩刑比當場被處刑好啊,甜圓圓生硬地轉移話題。

甜匿看著個甜圓圓的慫樣,先狠狠地瞪了甜圓圓一眼,隨後小大人似地揉著額頭嘆氣。

幸好,瘋女人和小芯都沒有事。

不過,在接觸到甜圓圓那扭曲成不成樣的手臂和強忍疼痛依舊強顏歡笑的蒼白小臉后,甜匿那稍微緩和的臉色迅速又冷了下來,一旁的甜覓也注重到這一幕了,同樣也不斷嗖嗖地發冷氣。

甜圓圓順著他們的視線看去,這時才注意到,自己拿扭曲得厲害的手臂,一直被可以遺忘的疼痛如潮水般湧進來。

「我沒事。」甜圓圓剛想強顏歡笑地安慰甜匿他們,可是手臂的疼痛讓她冷汗直冒,為了轉移注意力,她問:「我們這是在哪裡?」

甜圓圓也不期望甜匿他們會給到答案,只是隨便找話題轉移一下注意力。

話還沒有說完,甜圓圓目瞪口呆地前的宇宙景象嚇了一下。

他們……現在是在太空?!而且好像還是一艏宇宙——船?!

真·土著·地球人甜圓圓看到360度無死角的浩瀚宇宙時,聲音完全哽咽到嘴裡。

他們「飄」在宇宙中了?!

「我們在生物機甲內部。」一道虛弱的聲音從甜圓圓身後響起。

甜圓圓聞言,轉頭看到原本躺在地上的里奇大叔居然醒過來了。

里奇繼續躺屍解釋道:「成熟的生物機甲雖然可以輕而易舉地消滅一個星球的可怕存在,但是我們這艘地生物機甲,只是幼生型的野生體。換句話說,它弱得隨便一個帶點精神力的人都能契約它,從而佔有它。」

「所以,之前那些人之所有會攻擊我們是因為它?」甜圓圓環視四周,感覺除了空洞和剛開始的360度無死角宇宙觀光景,好像沒有像里奇大叔說得這麼厲害。

剛剛蘇醒的時候沒有留意,現在仔細看還是會發現這裡懸空漂浮了好幾顆漂亮的水晶,而他們剛剛躺的地方也不是無重力狀態,而是象透明的玻璃地板。

「嗯。」里奇答。

「救我們的也是它?」甜圓圓好奇地看著其中一塊飄到她面前的水晶,有點手癢地戳一下。沒有想到,水晶像是有生命的躲開了她的手指。甜圓圓頓時覺得好玩,手上的疼痛也因為水晶分散了一點注意力,又伸手去戳戳躲避她的水晶。

里奇飄了一眼正玩得不亦樂乎的甜圓圓。「它剛剛做的,只是處於危險本能做的自我保護機制。而且它還是幼年期,智力相當於一個5歲小孩,加上它還沒有馴化過,根本聽不懂人類的語言。」

甜圓圓根本沒有聽里奇一大串的科普,漫不經心地對著水晶說:「喂,喂,帶我們走,好不好?我會做很多好吃的哦。」手中還躺著一顆潔白的奶糖。

甜芯瞪著媽咪手上的奶糖,急忙翻了身上的口袋,發現最後一顆奶糖沒有了。抬頭,不可置信地看著自家媽咪,看見自家媽咪一臉抱歉地對她笑了一下,無聲地對她說:【媽咪後面補給你哈~】

「……」大叔微不可聞地嘆氣,看了她一眼后什麼話也沒有說躺回地上閉目養神,明顯不想再多言。

甜匿不想再看到她這種犯蠢的模樣,接著里奇的話語又一次提醒她,「他說了,必須是『有精神力的成年人』才能標記——」

還沒有說完,甜圓圓手中的奶糖被水晶掃描后,不見了。隨即水晶開始在半空中轉圈圈,整顆水晶從藍色變成粉紅色,好像在陶醉一樣。

甜圓圓歪著頭看著他,一臉「所以?」不明白的蠢樣。

甜匿忍耐的閉眼,心中不斷告誡自己,她再蠢也是自己的親生母親,別衝動,起碼在他們還沒有安全前,絕對不能讓她被氣死。

再次睜眼,耐著性子跟她解釋道:「我們當中有精神力的就只有我。可是,我未成年;而你精神力根本用不出來。所以,這裡根本沒有人能駕駛它。我們只是在被拋出太空前,剛好幸運地觸發了它變形形態。而外面那堆人……」

甜匿指著遠處的正在冒煙的空間站和從空間站飛出來的宇宙船。「追上來了,我們就會完蛋。」

「……」甜圓圓看著遠處皺了皺,手上的疼痛已經開始讓她有點視線模糊,手下戳水晶的力度重了幾分,語氣帶著幾分誘哄,「喂,喂喂,你到底帶不帶我們走?他們要追過來了,到時候你也要被捉,不但沒有好吃的,還要給剛剛那些兇惡的人使喚哦。」

水晶除了閃躲甜圓圓的手指外,只是更多水晶圍在甜圓圓手邊,像是想要更多的奶太,生物機甲在宇宙中靜靜地漂浮著。

「沒有了,」而甜圓圓因為剛剛的幾下,扯動了身上的傷口,原本蒼白的臉色又白了很多。「你帶我們離開后,給你再弄多一點。」

水晶聽到后,又恢復到高冷的懸空狀態,無論甜圓圓如何哄騙都在

「……」甜匿和甜覓放棄跟甜圓圓說理了,雙方對視一眼后,轉頭尋找可以控制飛船的儀器——畢竟是機甲,除了精神力,應該還有物理操控,雖然不能做到空間跳躍,但是起碼能開出一段時間,不能在這裡做活靶子。

甜芯看著自家媽咪臉色越來越蒼白,額頭上的冷汗還不斷冒出來,又低頭看看著空空如也的口袋,嘴巴癟了癟。從甜圓圓懷裡跳出來,手中捉著小葵,退後,小手臂一用力,一個標準的棒球擊球姿勢,用力一揮,水晶被甜芯打出了——「本壘打」。

水晶像碰到透明壁壘地,上下左右地彈跳。

眾人還沒有反應過來之時,船身跟著水晶方向上下左右地歪起來。

在宇宙中看,就像是一個喝醉酒的老漢在蹣跚地走路。

醫女傾城:妖帝,榻上請 一陣顛簸后,眾人發現小水晶居然很擬人地浮在空中轉圈圈,瑟瑟發抖地看著眾人。

甜圓圓忍著痛挪過去,戳戳水晶:「願意帶我們逃了嗎?」末了還補充一句:「不聽話可會挨揍的。「

「……」水晶漂浮在半空,轉向小芯,小芯窩在甜圓圓懷裡緩緩地舉起小葵牌棒球棒,站在她們兩個身後的的甜匿和甜覓雙手抱胸,挑眉看著它,大有「不肯?揍到肯為止」。

「……」水晶上下晃動。

甜匿看著甜圓圓她們母女兩跟水晶的互動,皺眉跟身邊的甜覓說:「有沒有感覺小芯好像凶了好多,就好像……emmmm,好像……」

「母老虎。」

「對。」甜匿恍然大悟地贊同道。

甜覓臉無表情的臉上,甜匿看到鄙視。順著他的目光看著抱著甜芯的某人,意思十分明顯——那個女人帶壞的,你又能咋樣。

不過,看著滿身傷痕,還一臉蠢萌地跟水晶討價還價。甜匿還真的不知道,能拿她怎樣。

甜匿深深地嘆了一口,與甜覓交換著同樣的信息。

還能怎樣?寵著唄。

「轟隆——」追兵隊伍已經開始對他們進行遠距離攻擊,整艘戰艦被能量波撞歪,甜圓圓等人再次被衝擊波撞得七倒八歪。眼看,遠處的數十隻戰艦能量炮準備發射之際。

「喵嗚——」艦戰發出類似野獸的長斯后,生物戰艦就一種詭異的速度和角度,躲開了剛剛數十首的飛船攻擊。

甜圓圓他們震驚地看著水晶。

生物戰艦居然有這樣的能力,難怪但時候這麼多人想要搶奪它了。

雙方對持了十分鐘后,即使甜圓圓是外行人都能看出,生物戰艦對於現在的狀態開始力不從心了。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