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當我看見左肩破損的戰衣

盔甲後你的表情 帶着笑意想要對我說

外來的 襲擊即將離公主遠去

那些令人刺耳的聲音 我不聽 我不聽

偏偏我又容易受影響容易傷心

沒有用 微笑的表面不停騙自己

他們的語氣 好笑的攻擊 自卑的心理

四年來 帶着各種面具想讓你我孤立

莫名其妙那些話語 莫名其妙那些話語

如同沙子掉進眼裏 不用哭泣

莫名其妙那些話語 莫名其妙那些話語

不如下檔電影 值得注意

我 不要王子苦苦守候的故事

夢幻不實 我不希望你是王子

因爲瑰麗童話結局爲戰而死

故事開端結局會因你而真實

像騎士的忠貞 不畏懼邪惡的眼神

這過程 一直放在我心底

就像 擋在你胸前的盔甲

保護着我 讓我心疼

騎士們 發揮出你們的精神

就這樣 強悍的騎士撐到最後

驕傲的公主要回家 整裝再出發

像騎士的忠貞 不畏懼邪惡的眼神

這過程 一直放在我心底

就像??擋在你胸前的盔甲

保護着我 讓我心疼

當我看見左肩破損的戰衣

盔甲後你的表情 帶着笑意想要對我說

外來的 襲擊即將離公主遠去

那些令人刺耳的聲音 我不聽 我不聽

偏偏我又容易受影響容易傷心

沒有用 微笑的表面不停騙自己

他們的語氣 好笑的攻擊 自卑的心理

四年來 帶着各種面具想讓你我孤立

莫名其妙那些話語 莫名其妙那些話語

如同沙子掉進眼裏 不用哭泣

莫名其妙那些話語 莫名其妙那些話語

不如下檔電影 值得注意

我 不要王子苦苦守候的故事

夢幻不實 我不希望你是王子

因爲瑰麗童話結局爲戰而死

故事開端結局會因你而真實

像騎士的忠貞 不畏懼邪惡的眼神

這過程 一直放在我心底

就像 擋在你胸前的盔甲

保護着我 讓我心疼

騎士們 發揮出你們的精神

就這樣 強悍的騎士撐到最後

驕傲的公主要回家 整裝再出發

像騎士的忠貞 不畏懼邪惡的眼神

這過程 一直放在我心底

就像??擋在你胸前的盔甲

保護着我 讓我心疼

騎士們 發揮出你們的精神

就這樣 強悍的騎士撐到最後

驕傲的公主要回家 整裝再出發”歌聲止息,旋律減弱,我們走向後臺。

“真好聽,果然是享受”歌迷

“我想聽‘等待’樂團的歌”某歌迷

“好的,下面我們就來聽由‘等待’樂團帶來的《我想我不夠好》”主持人

“今天一天你沒理我心情變得超級糟糕我真的沒想跟你吵請你把壞情緒統統都忘掉我對着電腦傻傻笑看聊天記錄多美好突然間神馬都變了讓我接受不了

我想我不夠好總讓你眼淚掉你打我罵我就是不要拉黑掉都是我不夠好能不能全忘掉你不理我的日子我總睡不好我想我不夠好沒把你照顧好我又不是很神奇的天氣預報我想變成海綿寶寶來逗你笑

我對着電腦傻傻笑看聊天記錄多美好突然間神馬都變了讓我接受不了

我想我不夠好總讓你眼淚掉你打我罵我就是不要拉黑掉都是我不夠好能不能全忘掉你不理我的日子我總睡不好我想我不夠好沒把你照顧好我又不是很神奇的天氣預報我想變成海綿寶寶來逗你笑

我想我不夠好沒把你照顧好我又不是很神奇的天氣預報我想變成海綿寶寶來逗你笑”歌曲結束……

“雖然這首歌寫的是吵架,但是總覺得節奏比較歡快,好喜歡”歌迷

“是啊,似乎這是碓冰泠夢第一次寫這麼歡快的歌呢”歌迷

“是啊”衆歌迷

“下面是這張專輯裏唯一一首兩個樂團的合作歌曲《初戀未滿》。”主持人

“如果你是真的不能再回來我身邊這首寫滿我們的歌該怎麼唱完此刻撥動的琴絃是否牽動你心絃

記得當時的諾言說好我們永遠不會變如果有種永遠是因爲太想懷念那些唱的歌??說的話字字句句難忘她

十八歲的天定格不老時間老的盡是你我的世界不經世的愛戀不計算的虧欠捨不得來說一聲再見青春的莽撞少年難言的那一份想念只盼一天歌響耳邊我們重回不老的夏天

如果我是真的不能再回來你身邊那首寫滿我們的歌你怎麼唱完你那撥動的琴絃依然牽動我心絃記得當時的諾言說好我們永遠不會變

十八歲的天定格不老時間老的盡是你我的世界不經世的愛戀不計算的虧欠捨不得來說一聲再見青春的懵懂女孩期待的這一番想念只盼一天歌響耳邊親身走來才明白回憶沒有人不眷戀

你那撥動的琴絃依然牽動我心絃記得當時的諾言說好我們永遠不會變

十八歲的天定格不老時間老的盡是你我的世界不經世的愛戀不計算的虧欠捨不得來說一聲再見青春的懵懂女孩期待的這一番想念只盼一天歌響耳邊親身走來才明白回憶沒有人不眷戀”歌曲漸漸停歇,但是大家的心卻沒有停止,依舊沉浸在歌中。

熱辣新妻:總裁大人給點力! “這首歌送給大家,讓我們一起用這首歌來祭奠所有不圓滿的初戀”主持人滿含深情地說,“下面一首是來自‘等待’樂團的《出賣》,讓我們一起來聽罷。”

“那麼多年自作聰明付出了真心總以爲換到一個公平的迴應你牀邊的蜷曲頭髮殘酷地說明纏綿的愛比不上一時的高興

你的多情出賣我的愛情 賠了我的命我賣了一個世界卻換來灰燼

你的絕情出賣所有愛情 好夢一下子清醒感情像個鬧鐘按一下就停

那麼多年得意忘形閉起了眼睛還以爲握緊一塊安穩的水晶你牀邊的陌生菸蒂殘酷地說明

內心的愛比不上胸膛的溫馨

你的多情出賣我的愛情 賠了我的命我賣了一個世界卻換來灰燼 喔

你的絕情出賣所有愛情 好夢一下子清醒感情像個鬧鐘按一下就停

那麼多年得意忘形閉起了眼睛卻看到這樣血肉模糊的風景”Over

“嗯,一首好聽的歌曲過後,我們繼續‘大明星猜猜看’環節,來放鬆一下沉重的心情 ”主持人

“姐,你這幾首歌裏面除了《騎士精神》和《最初的約定》,剩下的幾首歌聽起來都是在告訴邊裏唯世你絕對不會有什麼了對吧”茉莉說。(夢:好像是吧。)

“剛纔那首《初戀未滿》應該不是”夜鬥

“《星空下的風鈴草》應該是說他對你的傷害吧”幾鬥

“行了,你們很無聊”我白了他們一眼,準備再次走上舞臺,“該上去了。”

“嗯”歌唄&茉莉&亞月

“好了答題活動告一段落,一會兒請獲得合影機會的機位幸運兒在演唱會結束後來選擇自己合影的對象,現在請欣賞歌曲《無法原諒》”主持人說。

“爲所有愛執着的痛爲所有恨執着的傷我已分不清愛與恨是否就這樣血和眼淚在一起滑落我的心破碎風化顫抖的手卻無法停止無法原諒

我們的曾經燃燒成灰燼無所謂了嗎也許吧多殘酷的童話重複上演謊言背叛謊言可笑可悲啊你的戲碼錯愛一個人註定被遺忘讓時間埋葬什麼都不剩下爲所有愛執着的痛爲所有恨執着的傷我已分不清愛與恨是否就這樣血和眼淚在一起滑落我的心破碎風化顫抖的手卻無法停止無法原諒

誰能告訴我愛與恨到頭是否一樣血和眼淚在一起滑落我的心破碎風化顫抖的手卻無法停止無法原諒

愛成恨終究絕望 ”Over~(夢:心情的完美詮釋。)

“一首傷感的歌曲結束,我們要來進行一個小小的採訪”主持人

“請問藍汐夢小姐,衆所周知出自您手上的所有歌曲都是以苦情歌爲主,那麼請問您是在什麼心情下創作出這些歌的呢?”主持人問,(作者:強大啊,這麼強大的威壓之下你還能問!!!)

“心情麼? 我的巨星敗家女友 如果你一直相信的人不相信你,把幾年的感情看得一文不值,你也寫得出”我淡淡地說。

“悲傷無法釋懷麼?”主持人

“所謂釋懷也是要看情況吧”我反問,“如果你最好的朋友,一個口口聲聲說喜歡你的人,在一個但凡有點腦子的人都能分辨出真假的事情面前,連起碼的信任都不給你,試問你會放開麼?”

“這樣麼?”主持人陷入沉思,“或許我會更加極端吧。”

許我向你看 “那就對了,我也只是把那種心情寫在了歌裏,用我的方式表達出來而已”我淡淡地說。

“我明白了,每個人在面對痛苦回憶的時候都有自己發泄的方式,而您是用最委婉的方式”主持人

“是不是委婉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現在的我,乃至未來的我會是幸福的,至於那些曾經帶給我傷害的人,就讓他們見鬼去吧,他們只不過是我人生中的過客而已”我笑着說完,轉身走回後臺。

“下面請聽來自‘等待’樂團的專輯曲目《最初的約定》”主持人

“話說夢兒這首歌是給幾斗的,但是爲什麼還是覺得那麼悲傷呢?”凪彥

“就算我會永遠孤獨 也要用盡生命去守護 守護我們的櫻花樹 樹下的你 臉上是淡淡的粉紅 你說你要跟他在一起 哪怕我會永遠孤獨 也依然用盡生命去守護 守護那個拯救了我的你的幸福 我願意用我的一生作爲賭注 即便你對我說你不相信 不相信我對你說的那些話語 我也不怪你 因爲無論多久 我都會站在那裏等着 將你的痛苦揹負 請你一定要幸福 即便你還是不願相信 相信那些是我真心的承諾 或許這條路 會是很漫長的旅途 但是我會讓你知道 爲了你 我願意 哪怕這場賭局 我會輸 我也願意堅持去守護你”夜鬥唱着我的歌詞,那麼悲傷,當初幾鬥曾經說過‘我喜歡你’,但是我沒相信,所以……

“這麼多年過去 如今的你 已經是亭亭玉立的少女 而我也不必 不必再站在黑暗深處 因爲那麼美麗的你 已經站在了我的身旁 你不會再如當初 那樣用力 將我推拒 而是微笑着嗔怒 絕對不可以再那麼委屈 委屈自己 你不想再看到我含着淚的雙目 你說 只有我纔是你的幸福”伴奏漸漸停息……

“我現在終於明白爲什麼姐姐會對幾鬥格外的偏袒了”茉莉笑道。

“亞夢,你對當初哥哥總是對你惡作劇的事”歌唄

“或許我應該感謝那些‘惡作劇’,如果不是後來我回想那些當初跟幾鬥在一起時的小插曲,或許我跟本就不知道自己也像他在乎我一樣在乎他”我笑道。

“喲,夜鬥,沒想到你能把這首歌唱的這麼好”我拍拍走過來的夜鬥,笑着說。

“哥,嫂子跟你越來越像了”夜鬥轉身對自家哥哥說。

“歌唄,我們走吧”我對夜斗的話不置一詞,轉頭對歌唄笑道。

“好”歌唄她們三個一起說。

“這是這次演唱會最後一首歌了,我們加油吧”我淡淡地說完,走上舞臺。

“最後一首歌,是‘夢貝莉亞’帶給大家的《靜白月光》”主持人

“寂靜的晚上 無法平靜的心房 有幾個人跟我有着同樣的悲傷 多麼想 就這樣 永遠在你的身旁 每晚一起看着夜空中升起的那輪明亮的月亮 可是現實始終不同於夢想 你背棄了諾言 心都在撒謊 你看那白色的月亮 永遠都散發着清冷的白色的光 那道光打在你我的身上 顯得那樣孤獨蒼涼 星期六的早上 我和平常一樣 哼着歌走在上學路上 可是最終你的心卻背離了我的方向 即便我是那麼的張煌 原來我們之間 什麼都沒有 連信任都沒有剩下 任由淚水滑落眼眶 你說的話我永遠都不敢遺忘 只有你一輩子都無法原諒 你看那白色的月亮 永遠都散發着清冷的白色的光 那道光打在你我的身上 顯得那樣孤獨蒼涼”歌曲結束!

穿越奇緣:王爺,你毛病真多! ‘聽到了麼,邊裏唯世,靜白的月光,你我之間的所有過往,都變成了我心底最無法直視的傷’我閉着眼,強忍着就要奪眶而出的淚水,放下手中的琴,跟着大家一起鞠躬致謝,然後下臺。

“大成功啊,真棒”三條小姐說。(拍照的環節不寫了,很無聊。)

“是啊,真的是空前的成功”衆人

“該爲最後的決戰做準備了”我眯起眼淡淡地說着。

“嗯”衆人點點頭,然後回到家裏休息。(演唱會開到了晚上)

先看看別的吧 馬尼拉新總督科奎拉於3月29日乘坐著「海馬號」從阿卡普爾科港出發,在6月25日終於抵達了馬尼拉港。

這位新總督帶到馬尼拉的顯然不是友善和讚許,這從他一下船開始就表現出來的冷漠態度就看的出來。當然,在新總督科奎拉眼中,眼前這些前來歡迎他的馬尼拉殖民地官員和商人就是王國的竊賊,他自然是不會給予什麼好臉色的。

在過去數年裡,馬尼拉的殖民地官員和商人沒有再繼續向墨西哥城訴求貿易額度的不足,但是新西班牙殖民地的中國商品卻開始泛濫成災,甚至已經開始讓英國走私商們開始抱怨不已了。

控制著美洲殖民地商業的伽秋平商人們自然開始不滿,這些走私的中國商品顯然已經極大的損害到了他們的利益。在西班牙打了數十年的戰爭后,西班牙本土的手工業基本已經被荒廢了,就連西班牙王國自己使用的工業品,也是大多來自於歐洲各地。

因此伽秋平商人們出口到美洲殖民地的工業品,高達八、九成是來自於歐洲其他國家,特別是未受歐洲戰爭波及的英國。這也使得西班牙人在美洲殖民地的物價一直高漲,就算是一疊紙張都要3、4個比索。

英國人向西班牙在美洲殖民地走私歐洲工業品,價格上也降低不了許多,且美洲東海岸也是西班牙人守備最為嚴密的地方,因此伽秋平商人還能對英國走私商睜一眼閉一眼。

但是從太平洋東岸輸入的中國商品就不同了,因為白銀比價的不同,中國出產的同類工業品要比歐洲低至四分之一。隨著歐洲工業品的價格上漲,雙方的差距還在被擴大著。在這樣的價格衝擊下,誰還會去購買伽秋平商人們的貨物呢?

雖然之後因為大明的黃金法案政策,白銀在大明的價值開始下跌,使得中國商品價格慢慢回升到歐洲商品的三分之一價位,但這依然是一個不公平的價格。

最令這些伽秋平商人們憤怒和恐懼的是,雖然他們以王國的名義,令新西班牙總督府下令控制了金銀貴金屬向馬尼拉的流出。但是市面上卻出現了一種叫做大明元的紙幣,這種紙幣因為攜帶方便且能夠更為便宜的購買到中國走私商品,正在市面上慢慢取代金銀貨幣的流通。

總裁追妻,臨時新娘計劃 墨西哥的金銀礦主們,正以一種令人咂舌的速度,將自己私下隱沒的金銀產量換成大明元。這些紙幣既可以用來支付他們的日常消費,又能夠通過荷蘭人或是英國人匯回歐洲去,而不必擔心被國王徵收五分之一的金銀稅。

而在另一方面,伽秋平商人們不知道用途的橡膠及壓價收購的牛皮、染料、煙草、劍麻、棉花、可可、咖啡等原物料,卻正被中國人以高價收購著。伽秋平商人們正在被一個新興的商業圈子隔離在外,這顯然是無法讓人忍受的。

經過這些伽秋平商人們的調查,他們發現這些中國走私貨物大多從北部沙漠而來,顯然走私商人在墨西哥西北海岸建立了一個走私港口。為此他們督促新西班牙總督派出軍隊,前往西北海岸摧毀這個走私港口。

這場剿滅走私商人的作戰很快就失敗了,這些走私商人不僅僅走私一般的生活用品,顯然他們還向墨西哥走私了大量的軍火。那些生活在北部沙漠里,一直沒有臣服西班牙王國的游牧民族,在得到了這些質地優良的武器之後,很快就將不熟悉當地地形的殖民地軍隊給擊退了。

伽秋平商人們很快就發現,在缺乏移民城鎮的太平洋東岸想要剿滅這些走私商人,簡直就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畢竟對於當地的那些印第安人及墨斯提左人來說,這些走私商人不僅給他們提供了工作,還讓他們以低廉的價格獲得的了生活必需品。因此他們根本不願意這些走私商被消滅。

而想要從氣候適宜的尤卡坦半島調動西班牙軍隊前往生活條件惡劣的太平洋東岸常駐,這就更是難以完成的任務。因此在科奎拉就任馬尼拉新總督時,伽秋平商人們把希望寄托在了他身上,希望這位馬尼拉新總督能夠從源頭上遏制住越來越猖獗的太平洋走私貿易活動。

當然,不管是伽秋平商人還是馬尼拉新總督,他們並不清楚,主導太平洋走私貿易的乃是中國,而不是這些馬尼拉的官員及商人。

崇禎九年6月底,就已經有14艘大明船隻出發前往日本大阪,開啟了今年跨越太平洋的貿易季。這些船隻載重排水量大多在500噸上下,光是這14艘船的貨物重量就已經是馬尼拉大帆船船隊一年運載總數的3倍以上了。

這些貨物抵達洛杉磯后,一部分運往北面的新廈門、新杭州和三姓島;一部分運往南面的聖迭戈,並走陸地運往科羅拉多三角洲及墨西哥北部沙漠地區;還有一部分再南下運往中南美洲西海岸的各個港口。這些船隻回程時裝載的貨物,以皮毛和橡膠為第一優先,其次是染料和金銀貴金屬,接著才是其他貨物。

新西班牙總督府對於馬尼拉大帆船貿易的限額是,一年不超過50萬比索。但事實上,大帆船貿易的金額每年都在200萬比索上下,按照300%的毛利計算,這些貨物抵達墨西哥后就價值800萬比索。

但是現在整個美洲殖民地的市場上到處充斥著中國商品,總金額估計在3-4000萬比索之間。即便中國商人在西班牙殖民地大肆購買各種原物料,其中三分之一的差價也還是要用金銀貴金屬去補充的。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