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海倫根本無法想象,人類文明發展到今天,居然還會出現吃人的現象!

村口小河的河灘上,橫七豎八地倒臥着幾十具赤條條的女『性』屍體,這些女『性』的死狀,更是讓海倫不忍卒睹!不過,本着一個記者的良知,海倫還是鼓起勇氣舉起了手中的相機,一邊默默垂淚,一邊連連按下相機的快門。

海倫身後,嶽維漢和隨行的衛兵幾乎咬碎了鋼牙!

那是一羣年輕的中國女『性』,她們無一例外都是被『奸』『淫』而死的。

小鬼子在『奸』污了這些無辜的中國女人之後,還對她們進行了殘酷的肉體摧殘,不少女人的『乳』房被整個切險,胸前只剩下兩個血糊糊的窟窿,絕大多數女人的下體內都被塞進了枯枝敗葉或者稻草,最慘的那個居然被強行『插』入了一根手臂粗的搗衣棍!

海倫舉着相機,一邊流淚一邊繼續前行,一排矮牆出現在了她的面前,那排矮牆上,整整齊齊地擺放着幾十顆頭顱,每顆頭顱的眼睛都空洞地圓睜着,臉部的表情都極度扭曲,顯然,在臨死之前他們都曾經遭受莫大的痛楚。

隨着腳步的深入,一幕幕慘烈到令人髮指的景像逐步展現在了海倫面前。

直到走穿整個村子,直到用相機記錄完所有想要記錄的內容,海倫才猛然回頭投入了嶽維漢的懷裏,然後死死地摟住嶽維漢的肩背哭了個昏天黑地,自從來到中國,海倫也算是見過不少血腥場面了,可眼前的這些還是遠遠超出了她的心理承受底線。

除了玉狐,隨行的十幾名衛兵都轉身進村,默默地埋葬死者去了。

嶽維漢卻摟着海倫陷入了沉思,多田駿這個喪心病狂的老鬼子絕不是那麼好對付的,三光政策既然已經付諸實施,再想迫使日軍改弦易轍就不那麼容易了,但是,中國人也絕不會被小日本的暴行所嚇倒的,中國人的反擊纔剛剛開始!

可以預見,這將是一場超出人類道德底線的殘酷較量!

多田駿不會認輸,嶽維漢更不會屈服,這場較量只會愈演愈烈!

要想在這場超出人類道德底線的殘酷較量中勝出,嶽維漢就必須幫助中華民族佔領正義的制高點,要想佔領正義的制高點,就必須儘可能地控制輿論的方向,尤其是美、英、法等西方國家的輿論導向!

嶽維漢特意帶上海倫來這裏拍照,就是爲了揭『露』日軍的暴行。

嶽維漢要藉助海倫的筆和手中的相機,以及她背後美聯社的強大影響力,讓全世界的人都看到日軍的暴行,有了美聯社給予美國人民的先入爲主的觀念之後,中國人同樣超出道德底線的報復行徑就不是那麼不可原諒了



這,就是輿論的力量,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

這個時代的日本人,不可能明白輿論的力量。

這個時代的中國人,絕大多數恐怕連輿論是什麼都不知道。

但是,作爲一個穿越者,嶽維漢卻深深懂得輿論的力量,尤其是在美國,民衆的聲音擁有超乎想象的力量,甚至可以影響『政府』的決策!

老實說,嶽維漢也不願意採取以暴制暴的報復策略。

但是,要對付毫無人『性』的小鬼子,尤其是喪心病狂的多田駿,你就只能採用這種踐踏人類道德底線的辦法,只有把小鬼子打疼了,只有把事情鬧大了,讓小鬼子感到疼了,讓小日本感受到壓力了,他們纔會有所收斂!

北平,陸軍醫院。

南造雲子疾步走進特護病房,旋即猛然收腳立正道:“大將閣下,三十九集團軍和嶽維漢剛剛通過北平的軍統機構向我們發出了警告,如果我們繼續在華北施行三光政策,他們就將大規模地處決皇軍戰俘!”

“嗯?”多田駿凜然道,“威脅,這是威脅!”

“大將閣下!”南造雲子凜然道,“以嶽維漢的『性』格,他完全有可能下令處決戰俘!”

“那又怎麼樣?”多田駿冷然道,“大日本帝國和皇軍是絕不會因爲敵人的報復威脅而退縮的,支那人的威脅只會換來皇軍更加殘酷的掃『蕩』,立即給大本營發報,方面軍決意繼續施行三光政策,直至支那人徹底喪失抵抗意志。”

井陘關,三十九集團軍司令部。

嶽維漢、海倫一行已經安全返回了根據地。

回到根據地之後,海倫就把自己關在了房間裏,一邊哭一邊奮筆疾書:

人類文明發展到今天,我從未想過一個民族、一個國家的軍隊和士兵居然可以在敵國的領土上做出如此瘋狂的事情,我無法用語言來形容今天所看到的那一幕幕慘烈的景像,但我的相機會將最真實的場景展現在你們面前。

我會連夜將這些照片沖洗出來,然後嶽維漢將軍會派人加急送往重慶,然後重慶方面將會派譴軍空將這些照片緊急送回美國,要不了多久,大家就會看到這些照片了,你們一定會因爲這些照片而感到深深地震驚,它比任何驚悚片都要驚悚百倍!

至少我無法想象,一個民族居然可以如此踐踏道德的底線,一支軍隊居然可以殘暴到如此程度!三十年戰爭距離已經快三百年了,國際法早已深入人心,可是在遙遠的東方,卻還有這樣一個國家,這樣一個民族在公然踐踏國際公約!

假如讓這樣一支軍隊踏上了北美大陸,我不禁爲之『毛』骨悚然……

勇敢並且正義的美國人民,我們安享和平已經太久了,現在,是時候睜開眼睛看看這個殘酷的世界了,如果再不設法遏制這個遠東帝國正在迅速膨脹的野心,要不了多久,他們的軍隊就會踏上美利堅的土地,我們的人民將遭到中國人民同樣的下場



當天晚上,海倫的這篇通訊稿就通過越洋電報傳回了美聯社總部。

第二天清晨,這篇通訊稿在略加潤『色』之後就開始向全美播報,海倫的所見所聞以及言論頓時間就在美國引發了一場軒然大波。

保守派的民衆大聲譴責海倫已經被中國人所收買,所謂的戰地照片根本就是子烏虛有不存在的,激進派的美國人民則對中國人表示了極大的同情,以參議員麥凱恩爲首的主戰派則趁機聞風而動,開始極力鼓吹美國應該積極備戰。

一時間,美國輿論似乎有了分裂的趨勢,不過在五天之後,當海倫所拍攝的照片遠涉重洋送回美國,並且迅速見報之後,保守派的聲音就立刻消失了,民衆的輿論開始一邊倒地向同情中國的立場傾斜,美國『政府』的中立立場似乎也有了動搖的跡象。

把時間撥回當天。

就在海倫拍發越洋電報的當天上午,駐石門日軍也接到了嶽維漢的“邀請函”。

一封沉甸甸的電報已經擺到了日軍第四軍團新任司令官岡村寧次中將的辦公桌前,這就是嶽維漢用明碼拍發的“邀請函”,邀請駐石門日軍所有高級將領前往土門要塞,免費觀看現場處決日軍戰俘的報復行動。

多田駿在踐踏人類道德的底線。

嶽維漢也同樣在踐踏人類道德的底線!

屠殺平民和屠殺戰俘,都是國際法所不允許的。

但是,嶽維漢卻就敢這麼做,他正以爲樣一種方式向日軍表明決心,中國人是絕不會被嚇倒的,中國軍隊也絕不會屈服的!

半個小時之後,岡村寧次帶着一大羣高級將領趕到了土門要塞外。

土門要塞外就是開闊的平原,日軍任何行動都處在中國人的監控之下,根本就不可能派兵營救,同樣的,中國人的行動也逃不過日軍的監控,中日兩軍以一種詭異的默契保持在安全距離以外,默默地等待屠殺的開始。

上午十時,第一批一百名日軍戰俘被中國士兵從抱犢山主碉堡裏押了出來,然後面向石門方向跪成了前後五排,由於距離太遠,既使藉助望遠鏡,岡村寧次也看不清日軍戰俘的長相,但他相信,那絕對就是大日本皇軍的戰俘。

倏忽之間,日軍戰俘身後的中國士兵就舉起了手中明晃晃的片刀。

下一刻,耀眼的寒光閃過,一百名日軍戰俘的頭顱已經齊刷刷地滾落在地。

岡村寧次臉上的肌肉劇烈地抽搐了兩下,旋即回頭向侍從副官道:“拍照,將中國人踐踏國際法的暴行記錄下來!”

手機閱讀:

發表書評: 關於岡村寧次這個老鬼子,需要特別介紹。

在岡村寧次的家鄉流傳着一個傳說,說岡村家族是大明朝開國大帥徐達的後人,後來轉輾流亡到了日本,因此在岡村寧次還很小的時候,他的父親就強迫他學習漢字,從那時候起,岡村寧次就與中國結下了不解之緣。

客觀地說,岡村寧次在普遍缺乏戰略眼光的日軍高級將領中間,絕對算得上是極具戰略眼光的翹楚人物了,歷史上的岡村寧次也絕對稱得上是戰功赫赫,在多田駿治下逢勃發展的八路軍游擊隊,就在岡村寧次這個老鬼子手下栽了大跟斗。

到最後,甚至連八路軍的總部都被端了,左參謀長壯烈殉國,彭總痛定思痛,也承認岡村寧次是個非常難以對付的戰略戰術高手,如果不是後來太平洋戰爭爆發,在華日軍被大量抽調,華北地區的八路軍游擊隊會被日軍掃蕩成什麼樣真的只有天知道。

…………

看到對面國軍一排排地屠殺日軍戰俘,岡村寧次立刻就意識到了危險。

岡村寧次精通中國文化,知道中華民族受封建理學流毒極深,這樣一個民族,只要不把他們逼上絕路,他們一般是不會鋌而走險選擇與敵共碎的,滿清入關能夠統治中原兩百餘年就是鐵的明證,但是現在,多田駿這個蠢貨卻試圖將中華民族逼上絕路!

岡村寧次明白,中華民族受封建理學流毒雖深,但他們畢竟是秦漢貴胄的血脈,在兩千年前,大秦帝國和大漢帝國曾經橫掃整個遠東,建立了當時世界上最爲強大的帝國,不可一世的草原霸主大匈奴,險些就被大漢帝國打得亡族滅種!

犯我強漢者,雖遠必誅,這話,可不是隨便說的,更非虛張聲勢!

這樣一個古老的民族,就像是一頭沉睡的獅子,一旦體內沉睡的血脈甦醒過來,整個世界都將爲之顫抖,日本這個小小的島國就將首當其衝,永遠喪失“着陸”的歷史機遇,甚至整個大和民族都會因此消失在歷史的長河之中。

而現在,多田駿這個蠢貨卻在無意中幹着喚醒這個民族血性的蠢事!

而對面的嶽維漢,則更是給了岡村寧次極度危險的感覺,多田駿這個蠢貨是在被動地喚醒中華民族的血性,而嶽維漢這個傢伙卻試圖利用這次機會主動喚醒中國人的血性,一旦讓這個傢伙得逞,大日本皇軍就將面臨無休無止的暗殺、偷襲以及攻擊!一旦整個華北乃至整個世界的華人被嶽維漢這個傢伙煽動起來,後果將不堪設想!

岡村寧次毫不猶豫地命令副官將國軍屠殺日軍戰俘的場景拍照,然後連同他的建議書一併寄回了大本營,不過遺憾的是,陸軍大臣東條英機明顯更傾向於多田駿的三光政策,再加上這些照片似乎有損皇軍的顏面,因而壓下了岡村寧次的建議書。

直到數天之後,美國輿論羣情洶洶時,日本政府才反應過來。

不過,東條英機這時候纔想起展示國軍屠殺戰俘的照片卻已經晚了,海倫的報道以及她所拍攝的大量的日軍屠殺中國平民的照片已經公之於衆,並在美國人中間形成了先入爲主的觀念,日本人此時再想扭轉輿論傾向,顯然已經晚了。

更何況,岡村寧次拍攝的遠距離的斬首畫面,其震憾力也遠不如海倫近距離拍攝的那些血腥的、不忍卒睹的屠村場景。

日本人的高調宣傳,卻反而引發了世界輿論對日軍的猛烈怦擊。

到最後,迫於世界輿論的強大壓力,再加上整個華北地區也已經因爲多田駿的三光政策而變得一團亂糟,日軍大本營纔不得不痛下決心臨陣換將,將多田駿召回國內,而岡村寧次則順利晉位,成爲了華北方面軍的第四任司令官。

不過,這些都是後話,眼下的華北方面軍司令官卻還是多田駿!

穿越紅樓之黛玉逆襲 …………

北平,陸軍醫院。

接到岡村寧次的照片和建議書之後,多田駿卻是勃然大怒。

多田駿這老鬼子顯然已經因爲身體遭到重創而陷入了一種歇斯底里的癲狂之中,當即命令華北方面軍展開全面報復,決意要中國軍民付出血的代價。

不過這時候,日軍的主力部隊還是沒有從正面戰場撤下來,因而八路軍和國軍根據地裏的老百姓日軍是殺不動的,游擊區的老百姓卻已經殺得差不多了,剩下的不是逃進了國軍和八路軍的根據地,就是避入鞏固區當起了良民。

已經被殺戮和報復慾望徹底控制的多田駿毫不猶豫地將屠刀揮向了鞏固區的百姓。

多田駿這老鬼子一聲令下,駐華北日軍頓時聞風而動,整個華北再次血流成河,再次陷入了屍山血海之中。

…………

嶽維漢迅即做出迴應,再次屠殺了兩千日俘!

…………

已經騎虎難下的多田駿繼續擴大屠殺範圍!

到最後,連北平、天津、濟南、保定、青島等大城市也沒能倖免,晉北重鎮大同更是一日三屠,一天之內,就有數以十萬計的無辜百姓慘遭日寇屠戮!

…………

嶽維漢不甘示弱,當即通電全國,發佈了“殺倭令”。

“戰爭是軍人之間的較量,與平民何干?”

“然,東瀛之跳樑小醜卻向我族平民舉起了屠刀!”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則我必犯人!”

“即日起,地無分南北,人無分老幼,凡我族人皆有殺倭之職責!”

“舉凡倭賊,無分男女,無分老幼,皆爲華夏死敵,人人得而誅之!”

…………

“殺倭令”發佈之後,這場殘酷的踐踏道德底線的較量頓時徹底失控!

整個華北頓時陷入了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華北民衆與日軍日日相戰,時時對攻,並且戰火迅速漫延到了華北地區的每個角落,戰事最爲激烈的10月20日,侵華日軍華北方面軍的司令部一天之內就遭到了六起槍擊以及一起自殺式炸彈襲擊!

作爲這場較量的終極力量,華北日軍與三十九集團軍更是展開了殊死較量!

嶽維漢調集了寶山師九個主力團,傾巢而出向冀中、冀南的日軍守備隊發動了瘋狂的進攻,三十九集團軍所屬的幾十支游擊隊以及八路軍冀南軍區的正規軍和游擊隊也向日軍發動了無休無止的攻勢,整個華北頓時風聲鶴戾。

在蔣委員長的默許以及全國輿論的引導下,這場殊死較量迅速漫延到了全中國,甚至連旅日華僑也向日本政府展開了殘酷血腥的報復,不過,中國人始終恪守着最後的底線,並沒有像嶽維漢所號召的那樣,向日本平民展開血腥報復。

最後,日本陸軍總參謀部以及天皇的皇宮先後遭到自殺式襲擊,這兩次自殺式襲擊雖然沒有造成多大的人員傷亡,卻對日軍高層造成了極大的衝擊,日軍高層這才猛然發現,整個中華大地已然是狼藉遍地,烽煙四起了。

在國際上,日本更是被嚴重孤立了。

甚至連德國和意大利也在非正式場合表示日軍在華北地區所施行的三光政策有些過火了,希特勒甚至在私下裏大罵日本人比豬還蠢。

在希特勒看來,種族滅絕是必須要推行的,但也是需要技巧的,譬如德國人屠殺猶太人就很講究策略,先以保護的名義大肆搜捕,然後關進集中營裏悄悄的殺,而不應該像日本人那樣,派軍隊公然燒光、殺光、搶光。

…………

不過,中國內部也並非全無雜音。

10月下旬,聚集在華中地區的日軍主力已經開始陸續後撤,日軍在正面戰場上的攻勢已經暫時告一段落,這局勢一旦緩和下來,嶽維漢在華北地區所引發的風波頓時就成了全國輿論關注的焦點,以國民黨副總裁汪精衛爲首的曲線救國派頓時活躍了起來。

嶽維漢的殺倭令遭到了曲線救國派的猛烈抨擊,在他們的口誅筆伐之下,嶽維漢頓時成了綁架無辜民衆的血腥膾子手!他們瘋狂的叫囂,戰爭應該是軍人與軍人之間的較量,軍人的責任就是保護百姓,而不應該將百姓綁架到軍隊的戰車上!

必須得承認,這個觀點很有市場,國軍內部持這種觀點的也大有人在。

甚至連三十九集團軍的許多高級軍官,主要就是畢廣恆、孫殿英以及他們的部下,他們也完全認同曲線救國派的觀點,認爲國軍就該衝殺在第一線,只有當兵的都拼光了,最後才能輪到中國的老百姓上陣接着跟小鬼子幹。

面對曲線救國派的羣情洶洶,嶽維漢卻是巋然不動。

從現實利益看,華北地區的日軍已經遭到沉重打擊,幾個主力師團和守備旅團已經完全龜縮進了石門、保定、天津、北平等大城市裏,甚至都不敢以聯隊規模外出活動了,在日軍主力部隊回師之前,小鬼子暫時得夾緊尾巴過日子了!

另外,三十九集團軍和八路軍都得到了極大發展!

尤其是冀南地區的八路軍,已經從最初的兩個旅不足八千人迅速擴充到了十幾萬人,論規模都足以編成十幾個乙種師了!

從長遠來看,這次踐踏道德底線的殘酷較量已經在一定程度上喚醒了中華民族沉睡已久的血性,這對於整個民族的抗戰以及抗戰勝利之後的發奮圖強,無疑是相當有利的!不喚醒民族的血性,中華民族就永遠別想躋身世界之巔!

至於個人的譭譽,對嶽維漢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

作爲一個穿越者,嶽維漢還會在乎輿論的風評麼?甚至連將來歷史書上的蓋棺定論,嶽維漢也完全沒有放在心上,他只想由着本心,幹一番對民族有利,對國家有利的事情,僅此而已,至於別的,神馬都是浮雲!

(未完待續) 東京,日軍參謀本部。

陸軍大臣東條英機再次被閒院宮載仁召進了他的辦公室。

“東條君!”閒院宮載仁冷冷地掠了東條英機一眼,沉聲道,“你不是說多田駿的三光政策極可能摧毀支丵那人的抵抗意志嗎?,,

東條英機無言以對,時至今日,多田駿的三光政策已經完全失敗了。

日軍的屠殺行爲不但沒能摧毀中國人的抵抗意志,甚至促使中國人採取了瘋狂的報復行爲,中國共產丵黨領導的八路軍更是控制了幾乎整個華北地區,他們的遊擊武裝已經在短短的兩個月內,從最初的不足五萬人迅速發展到了五十萬人以上!

更糟糕的是,多田駿的三光政策導致日本政丵府在國際上陷入了空前孤立。

迫於民衆的壓力,美國政丵府已經大幅削減了向日本出口戰略物資的份額,導致日本軍工業急需的石油、鋼鐵、橡膠等物資嚴重短缺,而這些物資卻又無法從中國得到,這就給日本的軍工業生產造成了極大的壓力。

參謀本部作戰部甚至已經擬定了詳盡的南下計劃,。

按照這個計劃,日本陸軍將抽調五到八個野戰師團組成南方軍,首先佔領越南,然後自東向西椎進,逐步蠶食泰國、緬甸,直至印度,一旦日軍佔領整個東南亞,軍工製造業就能獲得鐵礦石、橡膠、石油等緊缺物資。

不過,南下計劃忡遭到了日本首相近衛文磨的激烈反對,最終不了了之。



近衛文磨反對南下計劃的原因其實很簡單,侵華戰爭全面爆發之後,由於進展不順,日本政丵府已經進行了兩次戰略總動員,到38年底,日本的國力、軍力已經消耗殆盡,國民經濟也已經瀕臨崩潰的邊緣了。



此時的日本,絕對支撐不起又一場大規模的戰爭了。

或許經過兩到三年的休養、恢復之後,日本纔可能具備佔領東南亞的能力。

但是,東南亞是英國和法國的傳統殖民地,而美國又是英國的傳統盟友,一旦日軍出兵東南亞,佔領越南、泰國以及緬甸等國,那就等同於向美、英、法等西方列強宣戰了,茲體事大,近衛文磨絕不敢遂下決斷。

“說呀?”閒院宮載仁冷冷地道,“你怎麼不說了?,,

東條英機嘆了口氣,說道:“親王殿下,參謀本部嚴重低估了支那民族的韌性,以致出現今日之不利局面,作爲帝國的陸軍大臣,我對此應付全部負責。”

“哼,今天找你來不是爲了追究責任。”閒院宮載仁輕哼了聲,又從辦公桌上拿起一份建議書甩在東條英機面前,沉聲道,“這是第四軍團司令官岡村寧次於兩個月前向大本營提出的建議,你爲什麼沒有及時向我報告?,,

東條英機不禁心頭髮苦,這事讓他怎麼解釋?

“多田駿已經失去理智了!,,閒院宮載仁敲了敲桌面,冷然道,“作爲一名軍人,他已經被殺戮的慾望控制了意志,他已經不宜接續擔任華北方面軍的司令官了,我看岡村寧次的建議就很有道理,就讓岡村寧次接替多田駿,

“哈依,東條英機猛然低頭,轉身就走。

“等一下。”閒院宮載仁忽又招手道,“東條君,聽說過汪精衛其人嗎?”

“當然。”東條英要轉身止步,答道,“汪精衛此人可是中國近代的風雲人物,在國丵民黨內的資歷甚至遠在國府領袖蔣之上,當初如果沒有汪精衛的賞識和提拔,蔣恐怕根本就沒有機會當上黃埔軍校的校長。”

閒院宮載仁點點頭,說道:“此人的曲線救國理論很有點意思,我想對於皇丵軍統治支那應該會有幫助的,你不妨派人與之接觸一下,另外,蔣是個死硬分子,對他就不要抱什麼幻想了,但這個汪精衛卻似乎可以成爲皇丵軍的朋友。”

“哈依,東條英機猛然低頭道,“卓職明白。”

民國二十七年(,愣年),1月初,日本政丵府發表對華聲明,提出只要國民政丵府更變人事組織,懲罰踐踏道德底線的戰爭罪犯,日本就可以與中國進行停戰談判,假如條件合適,日本政丵府甚至可以從華中、華北全面撤軍,而且不需要戰爭賠款!。

條件不可謂不優厚,但是,日本政丵府的禍心卻也是昭然若揭。

日本政丵府所指的變更人事組織,其實就是逼蔣下臺,至於踐踏道德底線的戰爭罪犯,毫無疑問指的就是嶽維丵漢了,日本政丵府無法通過戰爭迫使蔣屈服,日軍也無法在正面戰場上擊敗嶽維丵漢,現在,卻試目通過非戰爭的手段來達成目的。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