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也要將唐麗君這筆生意做成



其實這只是半句話

後半句話所長沒說

但飛揚清楚的意識到

那半句應該是:“如果不能促成這筆生意

自己就可以捲鋪蓋卷滾蛋了



我的心有些發毛

這是實話

本來第一單生意對我的職業生涯就造成了不可估計的損害

要不是所長看我可憐

我想我早已退出這個行業了

要知道

一旦一名律師的名譽受損

尤其是像我這種初出茅廬的菜鳥

後果就是沒有任何一家律師事務所會聘請我去當律師的

換句話來說

這等於是所長給我下的最後通牒

有困難要上

沒有困難製造困難也要上

шшш⊕ тт kΛn⊕ ¢ O

我非常後悔當時沒有跟唐麗君要來對方的電話號碼

如果對方不給我打電話

那麼我根本就找不到人家

可讓我沒有想到的是

第二天晚飯過後

對方就給我打來了電話

只不過這次約談的地點不是律師事務所內

而是對方的家中

我本以爲能夠藉此機會見識見識明星家的豪宅別墅

爲此我特意穿着自己最爲金貴的一身着裝

還從朋友那裏借了臺豐田凱美瑞來爲自己壯膽兒

可當我驅車來到對方給我的地址後

我才發現

自己真的是想多了

那是本市一處極爲普通的居民樓

而且至少有着十五年以上的樓齡

小區內沒有物業

髒亂差三個字就能將這個小區整體現狀反應出來

剛一下車

我就被小區內迎面飄來的那股子垃圾發酵的味道

薰得好懸將晚飯吐了出來

不會吧

堂堂紅得發紫的大明星

雖然是過了氣的

至於淪落到如此窘迫的地步嗎

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但事實證明

唐麗君遠比我所能想到的

還要窘迫得多滴多滴多

給我開門的唐麗君穿着蕾絲的睡衣

而且沒穿胸罩

我極力的剋制着自己的眼睛不往那上面集中

只不過效果並不理想

給我打了杯開水

並告知我家中沒有任何茶葉、咖啡以及其他的軟飲供我選擇後

唐麗君翹着二郎腿坐在了我的對面

開始述說起當年發生的種種

都說權利讓男人瘋狂

愛情讓女人瘋狂

金錢讓全世界的人們都跟着瘋狂

這句臺詞依舊經典

唐麗君說自己很賤

國內這些個混娛樂圈的女人更賤

十五年前正值事業巔峯的自己

愛上了一個外國籍演員

爲了愛情

她毅然捨棄了國內的一切

隨着對方去了國外生活

婚後的第一年還算可圈可點

對方努力的給唐麗君聯繫着各大片商

爭取早日在國外闖出一片天地

可現實是殘酷的

國內很紅的自己在人家外國人眼中

根本一錢不值

他們夫妻倆就靠着唐麗君帶來的那些錢過日子

三年後

當唐麗君發現自己已經變得一貧如洗的時候

對方果斷的拋棄了她

自己那個時候在國外可以說是舉目無親

身無分文

爲了生存下去

自己刷過盤子洗過碗

當過酒吧的服務員

就差沒出賣色相來換取回國的那張機票了

好在某次電影節上

自己遇到了多年未曾謀面的朋友

得知自己的境況後

對方很慷慨的給她買了回國的機票

自己這才從國外回到了朝思暮想的祖國

待續 可回來以後

唐麗君發現再想混進娛樂圈的主流位置

那真是比登天還難

因爲她那會兒的娛樂圈還沒有現在這般不堪

憑的是演技

靠的是關係

現如今想要成名

憑的是膽子大

靠的是潛規則

自己這個即將奔四的女人

對人家制片商也好

導演也罷

都屬於老草了

沒人願意啃她這口兒

所以一直混到現在

並沒有任何的起色

包括現在租住的這間房子

都是她當初的朋友借錢給她租的

聽到這裏

飛揚略顯無奈

其實唐麗君的情況在很多人身上都體現得淋漓盡致

因爲那是兩種不同文化背景所帶來的差異

不論是演藝界

還是生活習慣

東方的文化想要融入到西方

那談何容易

就在飛揚思考的同時

唐麗君繼續說道:“我沒有錢聘請律師爲我打這場官司

”搖了搖頭後

唐麗君改口說道:“我也不瞞你

即便有錢的情況下

我依舊會聘請你做爲我的代理律師



“爲什麼

”秦飛揚發現對方說話根本沒有任何邏輯性

完全是想到什麼就說什麼

自己的思維有些跟不上對方的速度

“因爲你是一個有緋聞的律師

”唐麗君笑着點了根菸

“我沒有

你聽我解釋”嘉怡的案子再次浮現在了飛揚的腦海中

可對方根本就不給飛揚解釋的機會

就見唐麗君朝着飛揚連連擺手

隨後吐了口煙說道:“我需要的是你有緋聞的律師身份

至於當初發生了什麼

跟我無關

”這句話如同一盆冷水

澆得飛揚是透心涼

更讓他是百口莫辯

“既然是交易

我就不會讓你吃虧

”唐麗君忽然交換了下二郎腿

眼尖的飛揚發現對方睡衣的下面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