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突然,他眼睛一亮,一個名字從腦海里跳出來。

難道是她?

這怎麼可能?

我跟她無冤無仇,她為什麼要廢我武功?

葉雄掏出電話,直接撥打柳晴的電話。

「師弟,這麼晚打電話給我,有什麼事情嗎?」電話那邊,柳晴問。

「上次醫院的事情,我一直想打電話給你,都忘記了,現在突然想起,怕到時候忘記,所以就打電話給你了。」葉雄隨口解釋。

「真是桑心,敢情我這師姐,在你心裡沒什麼地位呢!」柳晴嘆氣。

「師姐哪裡話,你在我心裡重要著呢!」

扯了兩句,葉雄開始轉入正題,問:「現在師門怎麼樣了?」

「最近人心喚散,有好多弟子離開了。」柳晴嘆氣。

「為什麼離開?」葉雄奇怪地問。

「還不是因為仙門,仙門最近培養出好幾名弟子,突破到鍊氣四階初級,法術驚人。這幾名弟子以前是其他門派之中資質平平的,現在突然實力大增,搞得人人都想去學修真。逍遙派有好多弟子,都悄悄下山投靠仙門去了。」柳晴說道。

「其他門派呢?」葉雄問。

「都差不多,同樣有弟子叛逃。掌門去天門召開緊急會議了,幾天都沒回來了。」

「那現在逍遙派誰作主?」葉雄問。

「現在是趙師伯在掌管著弟子。」

「古月師叔呢,管弟子她不是更好嗎?」

「師傅出去好久了,今天這才剛剛回來。」

……

掛掉電話之後,葉雄決定回一趟逍遙派,無論古月是不是他想象那樣,他都要弄個明白。 第二天一早,葉雄早早就起床出發了。??燃文???.ranen`net

對於葉雄這種時不時出差幾天的事情,唐寧已經無力再說。

楊心怡也已經習慣了,現在孩子已經變成她的重心,只要葉雄好好的,他出去做什麼,她都不在乎,哪怕他是跟哪個女人幽會。

葉雄一路坐車去逍遙派,在火車站下車。

他本想直接上逍遙派,但是想到如果古月真有什麼秘密的話,自己上去,豈不是打草驚蛇?

到現在,他都只是懷疑而已,只是覺得古月的眼睛跟那兇手有幾分相似,至於是不是真的是她,也很難說。

當初他懷疑伊依,以為她是兇手,結果鬧了個烏龍,反而把她給得罪了,這樣的事情他不想再發生第二次。

呆到晚上,葉雄這才乘著夜色,悄悄地朝逍遙派出發。

到了逍遙派,已經是晚上十二點了。

葉雄本想去逍遙派,突然想到,古月會不會在後山禁地?

想到這裡,他直奔後山禁地,看看能不能找到古月。

片刻之間,他就到了那石陣之中。

今日今日的葉雄,早就不是以前那個古武小子,被一個區區的石林陣難得焦頭爛額。

只見他輕輕一躍,身體就竄了出去,幾個縱躍間,就闖過石林陣,半點都沒觸動機關。

走到石洞門口,他正想進去,突然察覺到什麼似,身體一閃,便躲到一塊石頭後面。

很快,從石洞里走出一個身影,看那輪廓,不是古月是誰?

古月依然帶著人皮面具,是四十多歲的模樣打扮。

誰會想到,這個醜八怪,居然是個不到三十歲的絕色美女。

正在這時候,古月衣服里傳出顫動聲,電話來了。

古月掏出電話,四下看一遍無人,這才接聽電話。

因為隔得遠,而且她故意壓低聲音,葉雄聽得不太清楚,不過從簡單幾個字分析,電話那邊的人似乎讓她辦什麼事情。

古月掛掉電話,再次進石洞,沒有再回來。

葉雄進入石洞,四下查探一番,沒什麼情況,古月進入自己的房間睡覺了。

他本想進去問問,但是現在這種情況,如果真的是她,她肯不會承認。

葉雄找個地方睡了一夜,準備盯梢一下,看看她到底想幹什麼。

第二天一早,古月就下山了,直奔火車站。

葉雄早就易好容,悄悄地跟在她的後面。

只要跟著她,很有可能會查出自己想要的真相。

古月轉了好幾趟車,車子進入了廣南省,離葉雄家裡不遠的城市。

進入這座城市之後,古月租了間賓館,一整天呆在裡面沒出來,一連三天都是這樣。

這種反常的舉動,讓葉雄疑心大起。

如果他猜得不錯,古月應該是在等侯什麼消息。

直到第四天下午,古月這才出門,街邊停著一輛早就準備好的車子。

古月進入車子,開車離開。

這熟悉的行動,分明是殺手慣用的流程。

難道古月要殺什麼人?

葉雄早就準備好車子,悄悄地跟在後面。

車子進入山道,越來越偏僻,這種情況下盯得太緊的話,很容易被發現。

葉雄只能遠遠地跟著,但是很快就失去那車子蹤影。

他四下看了一遍,發現這地方非常熟悉,很快就發現,這不是去洪門的路嗎?

難道古月要刺殺的人,是洪門的?

……

古月將車子開進山林,恰好是太陽落山的時候,天色開始暗了下來,跟她算的時候差不多。

停好車子,她從車上下來,四下看了一遍,肯定沒有人跟蹤之後,這才打開車門,從裡面掏出一套黑色的夜行服。

將身上的衣服脫掉,只剩下內衣,古月將夜行服穿上,戴上黑手套,穿上黑布鞋,全身上下只剩下一雙森嚴的眼睛。

每次穿上這套衣服的時候,她的心就冷了起來,眼睛也變得異常銳利。

只有這樣,她才不會犯錯誤,也不會起憐憫之心。

作為一名殺手,仁慈就是死亡。

打扮好之後,古月從被包里掏出兩張發黃紙符,放進衣服里,這才悄悄地出發。

十分鐘之後,古月已經到了洪門大院,此是正是晚飯之後。

按照內應的消息,每當這個時侯,洪雪吃完飯就會在院子里散步。

今天,她要解決的目標,就是洪雪。

古月伏在屋頂,身體壓在瓦片上,靜靜地等侯著。

等了差不多十分鐘,一道苗條的身影,從大廳裡面出來,正是她的目標。

看這個被稱之為古門派三大美女之一,有著睿智女神之稱的洪門小姐,古月眼神里露出一絲遺憾,這麼漂亮的女孩,在最耀眼的年華死去,確實挺可惜的。

憐憫的心思剛起就被她壓下去,對方是什麼人,不是她考慮的,她的任務就是利用修真者的法術把對手殺死,洪雷就這麼一個女兒,還是掌上明珠,如果她死了,可見洪門會憤怒都什麼程度,到時候不找仙門拚命才怪。

古月不是修真者,不會法術,但是她有紙符。

這紙符已經裝了機關,不用元力就可以驅動,所以並不需要擔心。

洪雪已經進入院子中間,此時正是偷襲的最好機會。

古月衝天而起,躍落院子,人在半空,已經打開紙符的機關。

頓時,紙符飛到半空,光華大作,化作一道凌厲之極的火焰,朝洪雪席捲過去,彷彿一條巨大的火龍。

見識到這火龍符的威力,就連古月都忍不住暗暗震驚。

速度太快了,覆蓋面又廣,別說洪雪一個實力才真氣三層入門境界的武者,就連自己這個四層入門境界的,都未必防得住。

火龍所過之處,四下熊熊燃燒起來,四下變成一片火海。

洪雪扭頭一看,一隻巨大的火籠朝自己席捲而來。

她震驚之下,連忙后躍,想要逃走。

可惜已經遲了,火焰瞬間就將她吞沉。

我命休矣!

正在她認命的時候,突然發現自己的身體被抱住,熱感消失了。

等她反應過來,抬頭一看。

角落里的魔法師 一道金色的虛無防護罩將她的身體護住,肆虐的火焰在外面咆號著,愣是無法衝破防護罩,被擋在外面。

一道偉岸的身影站在她身邊,面色凝重。

是他?

洪雪的心提了起來。

片刻,火龍符就消盡了,兩人人影從火焰中露出來。

葉雄目光炯炯地盯著面前身穿黑衣的女子,這種眼神再熟悉不過。

真的是她。

「古月,為什麼?」葉雄憤怒之中,夾著一絲痛心。(未完待續。。) 葉雄跟古月之間,關係談不上很好,但是始終也算是有過幾次交集。

古月以前守逍遙派後山禁地的時候,給他開過後門,讓他去見龍百川,雖然後來龍百川是在利用他,但是這份人情,他還是放在心上的。

古月在逍遙派,名聲特別好,又是柳晴的師傅,葉雄心裡一直都很尊重她。

前幾次,葉雄在想兇手的時候直接跳過她,就是覺得她不可能,後面再細篩選一遍,這才懷疑起她來,沒想到她真的就是廢自己的兇手。

古月眼芒閃爍不定,突然身影一晃,身體朝外面躍去,準備逃掉。

葉雄怎會讓她逃掉,身體躍過去,緊緊跟上。

兩人在森林中快如閃電,轉身已經在數百米之外。

相比半年前,古月實力顯然漲了不少,如果葉雄不是修得疾風步,未必追得上她。

作為殺手,古月的輕功極是高明。

終於,葉雄還是終上了,躍到她面前,把她擋住。

「古月,你別逼我動手。」葉雄說道。

「你認錯人了,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古月沙著嗓子,裝作不認識。

「從你在逍遙派後山禁地接電話開始,我就一直跟著,足足跟了你五天,你還不承認嗎?」葉雄把話說出來,讓她連否認的機會都沒有。

古月望著他,沒有說話,目光一如即往的冷漠。

倏然,她從身上掏出一把短小的劍,用力一甩。

原本只有幾公分長的劍,瞬間就變成半米長,赫然是把伸縮劍。

古月劈出一道劍氣,劃破虛空,狠狠地朝葉雄襲來。

看這架勢,絕對是要命的招數。

如果不是早就知道對方身份,葉雄絕對不敢相信,眼前之人就是古月,堂堂的逍遙派三大掌教之一,現在的她跟冷血殺手有什麼區別。

施展疾風步,葉雄輕輕一躍,躲過劍氣。

古月人在半空,劍氣不停地劈出,化成網狀,連綿不絕。

半空中,到處都是劍氣,縱橫交錯,劍氣所落之處,摧枯拉朽,毀滅一片。

無數落木紛紛而下,現場瞬間就一片狼藉。

葉雄開始還躲著,越戰越氣,憤怒之下,開始施展赤焰訣。

他的雙手突然熊熊燃燒起來,化作烈火掌,朝古月拍去。

修真者最強的是法術,近身實力還是差些,但是以元力驅動,還是可以像古武者一樣近身戰鬥的,只不過戰鬥力沒那麼強。

葉雄以元力驅動赤焰訣,狠狠一掌拍過去,頓時一道火焰從掌心中吐出,狠狠地襲過去、

火焰無質無形,最是難防,幾下間,古月就被烈焰逼得連連後退。

她的劍氣固然厲害,但是葉雄有真元護體,她的劍氣根本就沒辦法擊破,短短時間,她就落在下風,十分狼狽,如果不是葉雄手下留情,她早就燒焦了。

「你不是我的對手,再不住手,別怪我手下不留情。」葉雄怒道。

哪知道,古月非常沒有住手,反而更開拚命。

葉雄這次真的憤怒了,全力施展疾風步,頓時身體化成一道道殘影,彷彿四面八方都是人影。

古月眼睛在四下看著,等她反應過來,脖子一涼,一把匕首架已經在上面。

臉上一涼,頭罩也被脫了下來,露出真容。

古月臉如死灰,這麼輕易就被摘掉面罩,實力太懸殊了,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的。

她真不敢相信,僅僅半年時間,那個實力跟柳晴差不多的弟子,居然會強大到這種地步。

「你還有什麼話可說?」葉雄盯著她問。

「你殺我了吧?」古月一臉坦然。

「難道連死,你都不肯告訴我真相?」葉雄不甘心問。

古月把臉扭到一邊,不再說話,一臉的決然。

「帶著兩層面具做人,活著這麼累,有意思嗎?」

葉雄伸手過去,將她的臉皮撕下來,露出真容。

五官精緻,皮膚因長期戴著假面具,沒見陽光,顯然有些蒼白。

但不可否認,她確實長得還是比較美的。

「既然你要死,我就成全你。」匕首一劃,皮膚劃破,血從脖子上流下來。

古月至始至終都沒哼一下,彷彿葉雄割傷的,根本就不是她自己。

突然,她閉上眼睛,靜靜等死。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