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兵法之道,詭也,戰場上打感情牌嘛,這個很正常,有什麼好驚訝的。”我師父倒是笑呵呵的對艾唐唐說。

我嘆氣對師父道:“或許我真的不適合打仗這種事情。”

“沒有誰天生就會打仗,或者喜歡打仗,這些東西都是慢慢積累的。”師父對我說。 老管家在接送許曜和黃詩秋到達了科技公司后,也就暫時回去了。

一上午的時間很快就過去,平常到了中午這個點,許曜與黃詩秋都是在科技大樓里一起吃東西。

今天不知怎麼的,黃詩秋居然提出要住到外邊去逛街。

作為她的保鏢,許曜當然也義不容辭的跟著她一起出來。

一路上黃詩秋邊走邊逛看起來十分的開心,臉上的笑容如同冬日的陽光更讓人感覺到溫暖無比。

「這件衣服好像挺不錯的樣子,你看看適合我嗎?」黃詩秋將衣服披在了自己的身上,用著詢問的目光看著許曜。

許曜這種不在意形象的人當然不知道該怎麼形容,只能配合著邊笑邊說道:「黃大小姐穿什麼都好看,你穿什麼都適合。」

「你這句話就是在敷衍我!算了我也懶得問你,問你你應該也不知道。」

雖然知道許曜就是敷衍,但得到了誇獎的黃詩秋還是十分開心的將衣服買了下來。

許曜看著她今天笑起來比平時見到的還要燦爛,忍不住問道:「見你好像十分開心的樣子,難道是遇到了什麼讓你特別開心的事情嗎?」

「當然有啦,之前高詡被你嚇了一次后就怕了,當天晚上就將他們公司的生化資料都發了過來。我們在借鑒了他們公司的資料后也取得了重大的突破,估計再過那麼一個月左右就可以提前完成了!」

想到這裡黃詩秋也不由得鬆了一口氣,這幾天她在科技公司里,一直加班加點的進行著科技研究。戰戰兢兢的害怕著躲在暗處的敵人趁此進行暗殺,只要將這個項目完成之後,就再也不用怕有人會阻止他們而動殺心。

「這樣啊,要是你們能夠成功的研製出軍用生化藥劑,估計到了那個時候你們黃家也會成為不遜於高家的存在。我那個時候也就不需要害怕別人對你們的攻擊了。」

許曜下意識的說道:「這樣的話我也就可以離開黃家了。」

在說到這一點的時候,黃詩秋的心中卻是一陣落空,這幾天她跟許曜相處以來,彷彿已經習慣了這個在自己身邊時不時跟自己作對的保鏢。

帝少撩人:悶騷老公太心急 現在許曜突然說要走,她心中居然升起了絲絲不舍。

畢竟在高家科技大樓的那一戰中,黃詩秋的心中已經默默的將許曜當作自己的英雄來看待,所以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她臉上的笑容有些僵硬。

許曜卻沒有察覺到黃詩秋的神情,心中思索著,解決了黃家的事情后便去到醫療協會先教訓教訓那群長老會,然後在醫療協會裡多學習一些西方醫術。

最後還要想辦法治療好秦雪的手疾,還有許多許多的事情在等著自己做。甚至還要想辦法應對來自於白家對自己的復仇,自己也要在那個時候考慮著反擊的思路。

正在思索之間,許曜不知不覺的就跟黃詩秋來到了一處奶茶店門前。黃詩秋逛街逛得有些累了,便在外邊點了一份飲料坐在了奶茶店裡。

就在這時另外幾個喝著奶茶,穿的十分潮流衣服的年輕人,不斷的用目光在黃詩秋的身上掃蕩。

這時其中一位頭上染著小黃毛,身上穿著標誌有「全員惡人」的年輕人,緩步的來到了黃詩秋的面前,完全無視了他旁邊的許曜對黃詩秋說道。

「美女給我一個面子,能不能加我微信一下?」

黃詩秋抬起頭白了他一眼后又收回了目光:「不能。」

「操!你他媽以為你是誰呀! 快穿女配藥別停 這條街上誰不知道我雙棍大表哥的稱號!你居然敢不給我面子?」

只見那位年輕人說著,就用手用力的拍起了黃詩秋和許曜面前的桌子。許曜眉頭一揍剛想要出手,就看到不想節外生枝的黃詩秋暗自對他搖了搖頭。

其實若是以黃詩秋平時的性格,估計會讓許曜將這些人全部都打一頓,然後丟出去。但是一想到許曜身上還帶有傷,黃詩秋就不想讓他大動干戈。

這時在那群人中,又有一個女的站了起來喊道:「操tmd,這女的錢就是給臉不要臉!長得漂亮了不起啊,看她的男朋友還是斷手的,穿得那麼漂亮人卻那麼不識抬舉。龍哥我們教訓教訓她!」

萌寶來襲:總裁爹地太難纏 這個奶茶店的老闆看到他們又要惹事,早就先行一步的溜回房間里,完全不敢參與這場戰鬥。

而黃詩秋心中也是一股氣哽在喉嚨里,好幾次想要開口罵人卻又忍了下來。然後她一拉許曜的右手對他說道:「許曜,我們快走吧不要管他們。」

「走?你們要走去哪裡?還是說要上哪去?要不要來哥哥的床上玩一玩?」只見那個小黃毛此時身邊已經聚集了三五個拿著鐵棍的人,看來這個小黃毛就是這裡的混混頭子。

這時許曜拿起了手中的烏龍茶,不慌不忙的喝了一口:「一群跳樑小丑而已無需畏懼,安心在這裡喝奶茶吧,他們若是敢傷你一分毫毛,我便讓他們後悔生於此世!」

許曜這話的語氣雖然平淡,但是其中蘊含著的濃厚殺氣,卻是讓這幾個混混都不由得打了一個冷戰。

那個小黃毛看到自己的小弟居然被這個「殘疾人」嚇到了,自己這個作為老大的不站出來鼓舞一下士氣實在是不妥。

於是他先前一步的拿著棍子來到了許曜的面前,指著許曜的腦袋說道:「這位大哥我勸你識相點,現在你只是左手斷了,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弄斷的,但是看你的手似乎傷得很嚴重。」

「我們這裡現在那麼多人,識相的你就滾一邊去。我們只是想跟你的女朋友交個朋友而已。」

「他才不是我的男朋友呢……」黃詩秋暗自嘟囔道。

許曜卻是在聽到了這個小混混的話語后,發出了一絲嗤笑:「你們這群垃圾難道看不出敵我實力差距嗎?不想去醫院躺著的就給我快點滾,否則讓你們這群人住進醫院裡,也只是占著床位做一個沒有用還添堵的社會垃圾。」

「操!你這嘴巴還真tmd能說!那我把你的嘴巴打爛讓你說nm的!」小黃毛聽到許曜義正言辭的發言,氣得將手中的鐵棍狠狠的抽向了許曜的嘴巴。

【PS:你們的支持就是我更新的動力,最近發現讀者越來越少,總感覺不夠給力啊。不知道是不是寫得沒有讓看官們滿意,如果有什麼意見,可以跟我提出來。今天晚上還有一章,接下來會慢慢的展開一個大場面,希望讀者們多多支持!】 “積累?拿着自己手下將士的人命去積累嗎?”我忍不住開口問。

師父笑着點頭:“恩,沒錯啊,就是拿手下的人命去積累,不然你想用什麼積累?”

師父說到這,臉上的笑容消失:“你真的以爲一將功成萬骨枯是開玩笑的嗎?戰場就是死人,等真正開戰起來,誰都有可能死掉,我也好,黑甲軍也罷,甚至是你自己,都有可能在這一場戰鬥中,徹底的丟掉性命。”

“這一戰,並不關你什麼事情。”師父說:“鐵妖軍和你有舊情,你要是硬着頭皮把他們給殺光,那反倒是不像你的做派了,這幾天你就不要帶兵打仗了,先休息吧,我來磨一磨妖魔兩族的人數。”

“對了。”此時,雲海老大對我說:“司徒之前和我聯繫過,問你神蠱蟲拿回來了嗎?”

我聽到這,點頭,有些尷尬,拿回了神蠱蟲,倒是忘記和司徒先生打聲招呼了。

雲海老大說:“司徒說等決戰的時候,會帶着一些高手和他們獵魔組織的人來幫忙。”

“他帶人來幫忙?搗什麼亂啊,這是戰場,讓那些人來送死嗎?”我忍不住說。

“我也不知道司徒是怎麼想的,只不過他說,他師尊變成這樣,他也想來和他師尊做一個瞭解。”雲海老大說。

我一聽,眉頭微微皺起,長嘆了一聲,說:“神無雙是司徒先生的師父,既然是和他師父決戰,他肯定會來的。”

“你們先去休息吧,不管什麼事,明天再聊。”我師父開口說

我們回到院子的石屋中繼續休息起來。

時間過得很快,第二天我們就在這山谷之中轉悠,逛了一下,原本我還以爲師父會帶兵出去,把之前我敗掉的那一仗打回來呢,沒想到師父卻絲毫不着急。

我去問他,他則是說:“有什麼好着急的?打仗你以爲是一兩天就能打下來的?”

隨後我問他,他就以我不懂推了過去,後面的這些天,我成天跟艾唐唐,孫小鵬還有云海老大他們一起在這山谷中晃悠,無聊得都快扯到蛋了。

過了十天,師父終於提起要去攻打妖魔兩族的事情。

這天一大早,師父就把我單獨的叫到了他屋子的大廳,問我:“阿秀,這一次,你出戰還是我去?”

我一聽,頓時有些無語起來,如果師父直接讓我去,或者不讓我去,我或許還不會糾結,但是讓我選擇,我卻是有些頭疼起來。

出戰要是來個正兒八經打仗的,我也不慫,但萬一龍王又讓鐵妖軍出來,我怎麼辦?帶兵殺了他們?我做不到。

難不成又帶着黑甲軍灰溜溜的跑回來?

即便黑甲軍的士氣不會受到影響,但妖魔兩族的士氣,估計會空前的膨脹吧。

“就知道你小子下不了決定,這樣吧,我領兵,跟着我上戰場就是。”師父開口說:“到時候不管來的什麼人,我都殺給他們看。”

“恩。”我點點頭。

隨後,便開始準備了起來,這一次,卻不只是五百黑甲軍,而是出動了一千人,我和師父倆人騎着戰馬,走在隊伍的最前面,聲勢浩大的朝着妖魔兩族的軍營趕去。

此時,軍營上方的妖兵看到我們又來,臉上一個個都露出嘲諷的神色。

師父開口吼道:“恨天笑在此!趕緊出兵!”

那些妖兵一個個原本還臉上流露着嘲諷的神情呢,一聽到恨天笑三個字,都是臉色大變,一個個慌忙的轉身跑下樓,估計是去彙報了起來。

而留在城牆上的那些士兵,一個個臉上也是怪異無比,想表現出一副鎮定的模樣,但是眼神中的恐懼卻怎麼也掩蓋不住。

我看得有些想捂嘴發笑,艾唐唐可是龍族的小公主,當初見到我師父的時候都害怕得要死,更別提這些最底層的妖兵了。

如果此時不是兩軍對壘,這些妖兵應該轉身就逃命去了吧?

想到這,我也忍不住對師父有些崇拜了起來,這才叫霸氣,只是一個名字,就嚇得對面那些士兵恐懼不已。

很快,軍營的大門咯吱一聲打開,隨後,從裏面衝出了魔族的士兵。

看到不是鐵妖軍出戰,我鬆了口氣。

這隊魔族精銳還真的挺強的,一個個看起來悍勇得很。

我一看領兵的將軍,頓時愣住了,唐雪?

不對,現在應該叫她軒雨雪了。

她此時騎在戰馬上,面無表情的看着我。

孃親快逃,父王來了 怎麼會是她?

我心裏一震,特麼的,龍王和萬魔之王兩個老王八蛋搞什麼東西呢?專門針對我?

“怎麼着? 天醫凰后 魔族是沒人了還是咋滴,讓一個女娃娃過來?”我師父大聲的說道:“到時候吃了敗仗,是不是得笑話我恨天笑欺負小女娃啊?”

“師父,她是軒雨雪,是唐雪的轉世。”我在師父旁邊小聲的說。

師父一聽,眉頭一挑,低聲的說:“萬魔之王搞什麼東西?我聽說他可無比疼愛這個女兒,他可不想龍王那樣兒女多,就這一個女兒,送到我面前來跟我對陣,就不怕被我一槍給刺去見了閻王?”

“他應該預料到,我肯定不會讓她死掉,這才放心的把她派出來的。”我對師父說:“師父,您等會一定要手下留情,不要傷了她。”

“放心,我有分寸。”說完,師父伸出手,我一見,趕忙把三清化陽槍遞給了師父。

師父拿過三清化陽槍,大吼道:“衝!”

魔族的軍隊足足有兩萬多人,看起來黑壓壓的一大片,此時師父帶領着一千黑甲軍,視覺上來看,就跟飛蛾撲火沒有什麼兩樣。

而軒雨雪大吼一聲,拔出了腰間的長劍,指着黑甲軍的方向大吼道:“衝!”

我站在極遠的地方都能感覺到地下被無數戰馬震顫抖動。

很快,兩軍相接,師父手持三清化陽槍衝在最前面,一個人率先衝進了魔軍之中,而軒雨雪,則是躲在軍隊的最後面,我看到這,心裏鬆了口氣,如果她衝在最前面,和我師父硬拼,我師父即便是想手下留情,也有些困難。 只見棍子揮舞在空氣中傳來了一陣破空之聲,小黃毛拿著鐵棍在打到許曜的前一刻,就被許曜只手攔下。

「你……」小黃毛想要發力的時候,卻發現自己手中的棍棒居然被許曜捏在手裡,怎麼也無法移動。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只見他手中的鐵棍出現了一陣陣的爆裂聲,隨後他就看到許曜居然徒手就將他的鐵棍給捏成了好幾段。

「卧槽……大力水手?」

周圍的人都驚呆了,他們可都是手中有玩過鐵棍的,當然知道鐵棍的威力有多強。

平時他們的鐵棍在敲打窗戶以及敲打鐵皮的時候,基本上都是一用力就可以輕易的將窗戶的玻璃和鐵皮給打破。而且這根鐵棍的受重能力十分的強,即使是兩噸的汽車碾過都不會出現彎曲的情況。

但是許曜就這麼輕而易舉風輕雲淡的,僅用一隻右手就將鐵棍給揉成了一段又一段。

「這……這根本不可能!老大你這鐵棍該不會是從並夕夕買的吧?聽說那裡的東西好多都是假貨啊!」

其中一個小弟看到后連忙向後退了幾步,遠離許曜這個怪物。

小黃毛也有些慫了,聽到自己的小弟那麼一說也覺得自己的臉有些掛不住,於是搶過了自己小弟的鐵棍再次指著許曜:「我就不信他有這個能耐!要是鐵棍都能被她輕而易舉的扳斷那他的手又怎麼會受傷?」

「再不滾,我就要讓你們走不出這個奶茶店。」許曜十分淡定的喝了一口烏龍茶后,再次將目光瞥向了這群人。

這下他們是徹徹底底的慌了,小黃毛鼓起了勇氣大喊著:「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什麼本事!」

隨後他拿著手中的鐵棍用力的朝許曜的頭頂上砸下去,呼呼的風聲不斷的傳來,許曜就坐在原地不閃也不逃,只看著是鐵棍朝著自己的腦袋上砸下來,這要是砸實了,估計會直接開個大紅花。

「碰!」

下一秒小黃毛卻化作了一道流星朝著奶茶店的門外飛了出去,並且在地上連續滾了幾下后掙扎著想要爬起來,最後卻只能趴在地上,一副已經無法繼續戰鬥的樣子。

這時許曜才暗暗地收回了自己的掌,繼續摸著自己烏龍茶的茶杯。

「……太可怕了……」

「他什麼時候出手的?我們連看到他出手的影子都沒有。」

「我就聽到砰的一聲,然後就看到老大飛出去了。具體來說到底發生了什麼,其實我也是不知道的。」

這群人看到自己的老大被一巴掌扇出去后頓時就亂成了一團,隨後許曜瞪了這群人一眼,他們便化作鳥獸散般的朝著四周逃開。

只剩下剛剛還在挑釁許曜的小黃毛,還趴在奶茶店的門口外。沒想到他的這群小弟居然那麼不仗義,自己老大倒在了外邊也沒人去扶一下。

許曜也沒打算去修理他,只是喝著自己的茶問道:「剛剛你為什麼要阻止我出手?」

黃詩秋臉色一紅,總不能直接告訴他,自己是擔心他的身體吧。

想了想后黃詩秋才突然說道:「我是怕你出手太重把他們給打傷,本來就不知道你出手有沒有分寸,上次高詡被你嚇成了那個樣子,誰知道你要對他們做什麼。」

只見許曜一邊搖頭一邊訕笑道:「以前我覺得做人做事不能下手太狠,後來我知道了對一些人就必須要狠一些。那群人剛剛想要對你圖謀不軌,就應該對他們下狠手!」

剛剛許曜已經是在極力的剋制住自己的力氣了,就如同將一隻螞蟻捏在手中卻又不將他捏死一般。自己剛剛的力度也只是把他打傷,而沒有把別人打殘。

由於趕跑了這一群小混混,所以當奶茶店老闆出來的時候,對許曜可以說是千恩萬謝。畢竟這幾個小混混在他的店裡太影響生意了,經常在他的店裡搗亂使他不得安生做生意。

隨後還讓他們免了單,雖然黃詩秋手上並不缺錢,但是得到了免單,也就是得到了佔便宜的機會,這也是讓她非常的開心。

兩人在路邊攤隨便的吃了點東西后,許曜又再次將黃詩秋送到了科技公司。而許曜自己則是在公司的大樓里休息著,這次他學聰明了,不再無聊的坐在休息室里發獃,也沒有去進行娛樂。

反倒是拿起了幾本關於西醫研究的書籍進行查看,畢竟他現在最主要的目標還是提升自己的醫術。為此他必須要進行多看和多學,否則他的西醫技術完全比不上他的中醫技術。

這就好像人有左右兩平手但是力量卻不同,現在許曜的左右手差距實在是相對過大,這就很容易在手術的時候出現節奏脫節的問題。

比如自己的右手完成了麻醉后,自己的左手還沒有開始進行手術。這對於別人來說可能是微不足道的感覺,因為在一般的醫療團隊中,會有一位主刀醫生還會有另外三名助理。

但是許曜只有一個人,一直都是他一人在奮鬥。秦雪的到來能夠讓他更舒服一些,秦雪的手速勉強可以跟得上自己的進度,這也是許曜看重她的原因之一。

一想到這裡許曜不由得又翻起了書,之前他曾經查閱古籍,卻發現類似於秦雪受傷這種疾病的人非常的少。可以說是完全沒有任何的資料表明能夠將手傷給治好,即使如同許曜這般,已經到達了年輕一代一生中的領頭地位的人物。在治療秦雪的病時,也不得不進行慎重而小心。

研究了一會關於西方醫學的書籍后,雖然得到了不少的收穫但是能夠動派得上用場的卻很少。

這時突然一陣電話響起,之見電話那邊的人正是黃正平。

「許醫生,之前趙老闆所說的那個病人已經來到了黃家的別墅區里。等你和詩秋下班后回到家裡,就順便給那位病人看看身體吧。」

說完這句話后黃正平掛上了電話,隨後又將目光投向了躺在病床上的一位老人。

這個老人此時正躺在病床上,臉上的表情痛苦不堪。雖然在這種大熱天里他裹了一層層的被子,但是口中還不斷的叫著:「冷……冷啊……」 其他的時候手下留情也就罷了,此時可是兩軍衝鋒,如果軒雨雪衝在最前面,師父肯定要一槍殺死她才行的,這樣才能擊潰魔族方面的士氣。

我鬆了一口氣,輕鬆的騎着戰馬,躲在戰場的最後面,看着黑甲軍如一把鋒利的刀,直接刺入魔族軍隊之中,一千黑甲軍,在多餘他們二十倍的人數中,卻絲毫不落下風。

黑甲軍衝過的地方,遍地都是魔族士兵的屍體,以及一些殘廢的手臂,落在地上,場面看起來血腥得很。

我老遠就看到軒雨雪臉色有些微白,微微的朝後想要撤退。

沒想到師父竟然帶着黑甲軍直接朝着軒雨雪衝去。

我去,師父該不會好久沒打仗了,一打起來,就有些激動,忘記了我之前給他說的,讓他手下留情的事情?

仔細想起來,還真是有可能,我暗罵一聲,師父這傢伙也忒靠不住了。

魔族軍隊之中的士兵,也發現了師父的目標是軒雨雪,一個個的拼命的抵擋在前。

魔族的軍隊最前列是一些騎兵,可後面,全部都是步兵罷了,光是戰馬衝過去,也能直接把他們給踩死,更別說還是師父帶着黑甲軍衝擊的。

無數魔族的慘叫聲,伴隨着黑甲軍衝過。

最後師父衝到了軒雨雪面前,隨後擡手就掐住了她的脖子,然後用力一提,直接把她給甩到自己的戰馬上,師父大聲吼道:“哈哈,你們派一個女娃娃,也太弱了,簡直不堪一擊,撤!”

說完,又帶着黑甲軍直接撤退了回來。

而軒雨雪,則是被師父給活捉了。

我自然是騎着戰馬,死死的跟在師父他們的後面。

我們回到山谷之中後,師父便讓千戶長自己帶領這些士兵去休整。

我急忙跟着師父來到了他的大廳中。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