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變爲可以當街毆打小三的潑婦了

鄧宏圖被圓圓攪合得是焦頭爛額

卻又拿對方一點兒辦法都沒有

畢竟圓圓是自己明媒正娶的妻子

自己即便是報警

警察來了也是訓斥自己好好過日子

別有事兒沒事兒的出去扯淡

至於家暴

圓圓早就豁出去了

管你回家怎麼打我

只要給我留下一口氣在

我就不會放任你出去混搞亂搞

有本事你給我打死啊

最後給鄧宏圖逼的啊

都開始發泄了

反正就是不碰你圓圓的身子

你說說這倆人的日子過得還有什麼勁兒啊

要說女人發起瘋來

比男人還可怕

你丫鄧宏圖不是嘛

好啊

沒問題啊

小姐不怕我圓圓

但這個社會有管小姐的地方啊

於是

圓圓撥通110

連帶鄧宏圖一併給送到警察局去

那段貓捉老鼠的日子裏

鄧家是雞犬不寧啊

圓圓因爲一門心思都放在捉姦上面了

家裏根本就不管了

不論鄧母如何訓斥自己

反正早上起來就出去

逮着鄧宏圖跟其他女人在一起就開始鬧

回來兩口子就動手

我想想都感覺到崩潰

不知道當事人都是怎麼熬過來的

就在圓圓報警的那天夜裏

圓圓被樓下摔東西的聲音驚醒

偷偷的開了個門縫

圓圓偷聽着樓下鄧家母子倆的對話

“你這孩子怎麼這麼不爭氣啊

你要知道將來我跟你爸百年以後

這份家業都是你的

你就這麼給我繼承啊

”鄧母臉色慘白的訓斥着自己的兒子

“媽

這事兒真不怨我

”鄧宏圖還在爭辯着

“你說說咱家這條件

還有我跟你爸的身份地位

你什麼樣的女人玩不到啊

可你偏偏要去

虧着咱家在警察系統有人

要不然你嫖娼這事兒傳出去

你讓我跟你爸的臉往哪兒擱

”鄧母氣急敗壞的責罵着自己的兒子

只不過聽着怎麼那麼彆扭呢

這也不是一個當媽的人該說的話啊

也許是剛剛在警察局裏受了驚嚇

鄧宏圖略帶哭腔的說道:“媽

你當我不想找正經人家的姑娘玩玩啊

問題是圓圓每天都跟在我屁股後面

只要看到我跟同齡的女性在一起

她也不管場合地點就撒潑

不信你問問我爸的祕書

就連我帶她出去討賬

都被她攪合

我不管了

反正當初這個媳婦是你讓我娶的

現在你看着辦吧

這日子我是一天都不想過了



聽自己的兒子訴完苦後

鄧母氣的臉色更加蒼白了

“這個賤貨

還真當自己是鄧家的少奶奶啊

想當初我就應該再給她父母二十五萬

”停頓了下

鄧母繼續說道:“還不是怕那丫頭報警嘛

否則我何苦讓你娶這麼一個掃把星迴來



聽到這句話的圓圓

彷彿五雷轟頂般僵硬在了原地

她無論如何都不敢相信

自己的父母居然爲了二十五萬元錢

就將自己送入了火坑之中

現在想來

難怪那天鄧母進來的時候拿了個皮箱子

出去的時候是空着手的

而自己父母那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

原來就是爲了二十五萬元錢啊

自己真傻

傻到家了

待續 還沒等圓圓從被父母賣了的噩耗中緩過神來,就聽鄧母繼續說道:“如果你真不打算過了,那就離婚吧,反正這個年頭離婚也算不上什麼大事兒,好在你聽媽媽的話,沒有讓對方懷上孩子,只要逼着對方先提出離婚,那樣打官司的時候,就不會給那賤貨什麼錢了。”

“還是老媽高明,就按您說的辦。”聽聞自己可以甩掉圓圓這個大累贅,宏圖興奮的摩拳擦掌,恨不得現在就將圓圓掃地出門。

青絲夢 “記得,最近收收心,別總出去鬼混去了,手機裏面那些不利於你的短信,能刪就刪,過去的那些短信和通話,回頭你找公司裏的陳律師,讓他幫你出出主意,是謊報你手機丟了,又或者是借給他人使用了,總之就是不能給那賤人留下任何的把柄,懂了嗎。” 寧爲貴女 鄧母yin毒的給鄧宏圖出着主意。

“行啊,明天我就去公司找陳律師研究這事兒去。”鄧宏圖滿臉期待的回答道。

圓圓從自己男人的口中聽到了最不願意聽到的答案,自己這些天來的努力,全部要化爲泡影了。

靜靜的關上房門,圓圓一個人的躲在寬敞而又黑暗的房間內,靠在房門上,眼淚順着臉頰流了下來。

圓圓是邊笑邊哭啊,笑是因爲可笑,自己和自己的父母太自不量力,人家鄧家怎麼會真心去對待自己這種小門小戶出來的兒媳婦;哭是爲自己傷心,先是被人家玷污,隨後又被自己的親生父母以二十五萬元的價格賣給了鄧家。

最後圓圓變爲哭笑不得,那是因爲自己居然還天真的以爲結婚以後就是鄧家的少nainai,準備享受本就不屬於自己的這份感,甚至癡心妄想到想要分得人家的一半家業。

算了,這樣的婚姻,這樣的男人,這樣的婆婆,這樣的家庭,本就不屬於自己這個醜小鴨,離就離吧。

可離婚這種事,無論從哪方面來講,都需要先告知自己的父母,於是,第二天圓圓趕早兒回到了家中,將近期生的種種全部講訴給了自己的父母聽。

“什麼,你想離婚,你沒燒吧。”圓圓她媽聽完後的第一反應是女兒絕對有病。

“別管人家怎麼想,咱家好不容易攀上老鄧家,現在結婚不到兩年,你就想離婚,你這孩子是怎麼想的。” 總裁接住,天上掉下雙胞胎 圓圓她爹也不是什麼好鳥,跟她媽是用一個鼻孔出氣的。

看圓圓面無表的樣子,她媽繼續說道:“你這孩子這麼就不能忍一忍呢,你也不想一想,就算鄧宏圖這王八蛋不在家呆着,你不也落得個清閒嘛,何必天天跟在人家後面,你這不是自找沒趣嘛。”

“女兒,你要是離也行,不過怎麼也不能便宜了那個混小子,好歹得爲你自己爭取一份財產,你明白我的意思嗎。”這夫妻倆一唱一和的說了小半天兒,中心思想只有一點:錢。

圓圓聽到最後,感覺眼前這倆人根本就不是自己親生父母,自己絕對是淘寶的贈品,於是冷冷的站起身來,準備離開。

可起身的瞬間,她感覺到一陣眩暈,隨後就癱倒在了地上。

恢復意識的圓圓,先聞到了醫院內消毒水的味道,想來自己已經身處醫院的病牀上,當她睜開眼的瞬間,現自己的父母欣喜若狂的站在自己的面前。

久幽凌霄錄 “我這是怎麼了。”圓圓感覺一陣陣的噁心,於是用手捂着額頭詢問道。

“圓圓啊,天大的喜事兒啊。”圓圓母親的眼中流露出貪婪的目光。

“老婆子,女兒是問你她怎麼了,你說那些個沒用的幹嘛。”圓圓的父親趕緊擋在她母親的身前,用異常溫柔的口吻說道:“不是當爸的說你,你都是懷孕的人了,怎麼還那麼不小心,醫生說你最近憂慮過度,血糖太低,才導致暈倒的。”

“哎呀,我來說,我來說。”圓圓她媽緊趕慢趕的將話插了進來,“閨女啊,你要是在鄧家呆的不順心,就回家來,媽伺候你。”

“別忘了,我們可是你的親生父母啊,一會兒我就給鄧家打電話,告訴他們這個消息,我看鄧宏圖知道消息後,還敢不敢出去混搞亂搞了。”圓圓父親一副成足在胸的樣子說道。

“這孩子我不想要。”圓圓感覺到頭更疼了,這是什麼樣的爹媽,怎麼能夠爲了利益而不顧及自己的感受呢。

“女兒別傻了,當媽的還能害你嗎。”“是啊,咱吃過的鹽比你吃過的飯還多,走過的橋比你走過的路還多,聽話啊,這次你看你爸爸怎麼收拾鄧家人。”

圓圓恨極了眼前這對夫婦,無奈的閉上眼睛,任由他們說什麼,都無動於衷。

讓圓圓意想不到的是下午時分,鄧母領着鄧宏圖帶着滿滿一車的營養品來到了醫院內,估計是接到了自己父母的通知,才匆匆趕來的。

還不等圓圓準備起身質問這母子倆呢,鄧母就擺出一副慈母的樣子來到了圓圓的病牀前:“你這孩子怎麼這麼不小心,懷孕了也不跟家裏知會一聲,再說了,我們鄧家的少nainai怎麼能住這種病房。”說到此處,鄧母轉身朝同行的祕書吩咐道:“趕緊找醫院的負責人,給鄧家的少nainai換個單人間,記得,要最高級的。”

貓哭耗子假慈悲,圓圓感覺眼前的這個女人真虛僞,真做作,反正不管對方做什麼,自己都不會再相信她了。

“圓圓,我知道我錯了,你就原諒我吧。”鄧宏圖也來到圓圓的病牀前,蹲下身子,準備去握住圓圓的手,卻不想圓圓一點機會都不給對方,趕緊將手放到了被內。

“對不起,以前的我太年輕,太幼稚,不懂得經營我們之間的感,現在你有了我們鄧家的孩子,我誓會好好對你的。”也不知道鄧宏圖是真心還是假意,說到動處,居然還落了淚,這讓圓圓有些懵。

“哎呀,天上下雨地上流,小兩口打架不記仇。”“就是,出院後好好回去過ri子比什麼都強。”圓圓的父母也適時的出現在病牀前,勸和不勸離的說道。

打那天開始到出院,鄧宏圖彷彿變了個人似的,天天守候在圓圓的病牀前,噓寒問暖,有時候還偷偷的揹着醫生,帶圓圓出去逛逛街,這讓圓圓再次舉棋不定,是否該打掉肚子裏的孩子離婚。

待續 出院那天,鄧母破天荒的從公司趕到醫院,親自開車先帶圓圓和宏圖出去吃的大餐,隨後又送這倆孩子回家,這才返回公司工作。

圓圓幾次想將打掉孩子離婚的話說出來,可話到了嘴邊,又感到場合地點都不太適合,於是又將早已準備好的一番話給嚥了下去。

晚上鄧母打了通電話,說公司要宴請客戶,就不回家吃飯了,讓圓圓好好養胎。放下電話後,圓圓想要離婚的念頭徹底動搖了。

古代都說母以子貴,難道鄧家爲了自己肚子裏的孩子,也開始重視起自己來了嗎圓圓不得而知,不過看得出來,鄧家人對自己從最初的保姆加傭人,變爲現如今的妻子,絕對是質的變化。莫非自己真的是上位成功,由妾變爲正式的妻子了嗎

寫到這裏,我還得普及下國學方面的知識,那就是一妻多妾制。

一妻多妾制是古代的婚配製度。古代男子在娶得一妻之後,可以額外的納妾,只要財力許可,數量是沒有任何限制的。而法律也支持納妾權,如果妻子干涉自己的男人納妾,則犯了“七出”之罪。

所謂的七出,是我國古代法律和禮制規定的關於休妻的七種條件。只要妻子觸犯到其丈夫或者其家人便可以提出休妻。

第一:不孝順公婆,這一點被認爲是“逆德”;

第二:無子嗣,也就是妻子不能生育,被休的理由是“絕世”;

第三:yin,也就是妻子紅杏出牆,被休的理由是“亂族”;

第四:嫉,就是妻子嫉妒老公的其他女人,畢竟古代男人有很多的女人,能不嫉妒是很困難的,因此被休的理由是“亂家”;

第五:惡疾,指的是妻子患有嚴重的疾病,藉口則是不可以一起參與祭祀;

第六:口多言,是指妻子不該說話的時候搬弄是非,理由是“離親”;

第七:盜竊,說白了就是從婆家往孃家搬東西或者存小金庫,理由是“反義”。

看完這七出後,感覺古代的男人真幸福啊,有同感的點贊

說完七出,繼續說一妻多妾制。在古代,即便是公主下嫁,也無權干涉駙馬納妾的夫權。就與丈夫的關係來說,妻子和妾雖然都與丈夫具有性關係,但其性質卻完全不同。

妻子是丈夫明媒正娶進來的,而妾在名義上只是丈夫花錢買來的,過門儀式簡單得多,並且還可以賣給其他人家潘金蓮就是被大戶人家賣給武大郎的大戶人家的妾。

古代男子如果因爲重罪而被滅族的話,其妻子的家族也要遭到滅族,而妾的家族基本不受牽連,由此可見丈夫與妾並非嚴格意義上的夫妻。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