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師父頓時大喜,“你拿到朱雀丹筆了?”

我就把朱雀丹筆往他面前一放,“你看這是不?”

師父眼睛一掃,很是興奮,“他奶奶的,多少代掌門都沒有弄到這個東西,你卻弄到了。 閃婚總裁大人難伺候:甜寵貼身辣妻 看來老子的眼光是真的很獨到,竟然相中了你,這也證明,我的做法是正確的。”

剛說完,就大聲道:“你小子在上邊弄你的血了?”

我說是啊,當時情況危急,我也沒有辦法啊。

師父臉色頓時一跨,“你小子啊,你把自己害死都不知道怎麼害死的。”

我一驚,連忙問師父,“師父,你知道這是咋回事嗎?”

師父想了想才說:“朱雀丹筆是真正的‘火’,不管是寓意還是哪一方面,以純火所製成。人身之陽火,南方之離火,人心之慾火等等。所以在這一層次是很純粹的,我們平時用的丹筆,其實只是尋常的桃木爲柄而已,哪裏頂的上這正兒八經的千年梧桐木?”

“所以這朱雀丹筆畫出來的符對付陰邪之物是效果倍增,要不然的話,就那麼血鬼,我都對付不了,你就更別提了。可你小子雖然是男人,陽剛之氣的確是比女子要強的多,但是你卻忘記了一個事情,沒錯,你的血對這些鬼物也的確有剋制的作用,可你難道就忘記了,你是白鬼纏身的命了嗎?”

“如此一來,朱雀丹筆是陽罡之火,而你的百鬼纏身的命所搞出來的就是陰煞之血。你說他們之間相碰會有什麼好果子吃?”

我被師父說的震驚當場,都不知道該怎麼反應了。

師父又說:“陰陽之道,唯有男女交合纔可以做到陰陽共濟,其他的都是扯淡。你看陰陽魚圖案就應該明白了吧?那個意思不是融合,也不是共濟,而是一個平衡。陰與陽和平共處,互相不壓制,這也是中庸之道。”

老湯就說:“那這事咋辦?”

師父嘆了口氣,“他小子是百鬼纏身的命,本來現在是處男……”

一聽這話,我臉色頓時黑了,這處男兩個字,我是擺脫不了嗎?

但是我也不好打斷師父的話,就繼續聽下去。

師父說:“他的體內一直有真正的元陽沒有泄,這份元陽可以和他的體質達到一個平衡,如果行了男女的事情,元陽泄了,自然的體內也就不平衡了,到那個時候百鬼糾纏,麻煩不斷。現在的話,朱雀丹筆就是導致他體內不平衡的原因所在,只需要那麼一點,他立即就不行了,脾氣暴躁,性慾旺盛。”

老湯說:“大爺,那你這意思就是趕緊找個女人泄火唄?”

師父翻了個白眼,“哪裏有那麼簡單的事情?我讓他找到朱雀丹筆,最主要的事情就是,避免百鬼來找麻煩,他沒有辦法應付。泄火有個屁用,又沒有掌門玉印護身,難道天天和鬼打架嗎?最重要的事情是,我哪裏知道他會這樣幹啊?還自作聰明的弄自己的血。”

我心底不忿,“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到底該咋辦?”

師父想了想說:“剋制,剋制你的脾氣和慾望,不然的話,會出什麼事情,老子也說不好。所以,你現在有了朱雀丹筆,那就有更大的把握弄到掌門玉印了。有這朱雀丹筆在手,我覺的吧,現在也沒人是你對手了。”

聽了那麼多打擊人的,現在聽到這句話我不由樂了,“天下無敵?”

師父瞥了我一眼,“小說看到了吧?就是說你有那個能力而已,不過還是要小心點行事,有些地方是有厲害角色的,這些人你就算有朱雀丹筆也未必可以對付的了。老子在教你一句,你可要記好了,低調就是最奢華的裝逼。”

我嘿嘿一笑,“師父,你那麼厲害,給說個辦法吧,你看我現在的狀況那麼不好,別到時候成了罪犯,那多丟人?”

師父說:“那簡單啊,因爲你的性取向是正常的,所以以後就別和女的說話,別和女的見面,別和女的單獨一起就行了。 我是一個原始人 那樣的話,你最多就是脾氣暴躁而已,絕對不會有其他問題的。”

“你殺了我得了。”

我頓時鬱悶了,這還怎麼活?

我家愛妃超凶噠 倒不是說我離開女人就不能活了,可你想想啊,這大街上都到處是女的,難道我還不上街了?難道天天就窩在家裏嗎?

師父想了想又說:“當然了,這也不是什麼辦法。這樣的話,你的脾氣會越來越暴躁,火氣越來越旺。到最後神智錯亂都是有可能的,所以,你得趕緊弄到掌門玉印了,記住,千萬別行男女之事,不然的話,百鬼纏身會比你現在更麻煩。”

我無力的一屁股坐在牀上,“我咋那麼倒黴?”

“倒黴?”

師父撇嘴,“你小子知足吧,我師父的師父都沒有見過朱雀丹筆呢。而且你還是咱茅山派的掌門啊,想想多牛氣?這要是放古代,你都可以指揮幾百個上千個人了,多威風霸氣!”

我一點都不想說這個,那也是古代,現在的話,就我一個光桿司令,乾脆和師父耍賴到底,“師父,我不管,反正你是師父的,你得給我想個辦法,我可不希望自己變成了一個色流氓。”

“你啊,你就作死吧。”

師父起身,忽地一拍腦門,“天啊,你看我這腦子,把正事給忘記了。”

我一聽覺的有戲,連忙問師父,“師父你想到什麼了嗎?”

師父轉身就走,“我還約了黑白無常鬥地主呢,媽的,昨天輸了好幾個億呢,對了,你回頭給我多燒點,剛纔就是聽到了你的呼喚,然後我就順道來看看。這一次我很高興,你果然沒有辜負爲師對你的期望,我看好你哦,加油!”

我剛一伸手,師父直接沒影了。

“我去!”

我氣的直犯暈,這麼不負責任的師父,真是氣死人了。

老湯慫恿我,“反正蕭楠就在隔壁,不行的話也彆強忍了,過去敘敘舊?”

我狠狠的瞪了老湯一眼,“別哪壺不開提哪壺好嗎?”

行了事,就是白鬼纏身,不做,就是難受。

我想,我還是選擇後邊一個吧,要是天天被鬼糾纏,我還咋活?不如死了算了。

“要不要老子陪你聊聊天?轉移一下注意力?”

老湯在旁邊一張牀上躺下,然後和我說話。

我一想,這倒也不錯,就和老湯隨便說點糟心的事情,這樣的話更可以轉移自己的注意力。

這一夜我睡的很難受,滿腦子都是蕭楠光着身子的模樣,然後她還看着我笑,衝我招手,我感覺自己和瘋了一樣……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我發現我竟然在老湯的牀上躺着,然後老湯坐在一旁的凳子上,兩眼眯瞪的看着我。 不靠譜的師父,再加上現在那麼糟糕的事情,這一切都讓我真正的感覺到了什麼叫蛋疼。

我很鬱悶,也很燥熱。

鬱悶是小事情,燥熱是大事情。

老湯現在就坐在一旁,那眼神和看怪物似的。

我有點鬱悶的從老湯的牀上移開,覺的有點尷尬,鬼才知道我昨天到底幹了什麼事情。“那啥,老湯我怎麼就跑到你牀上了?”

老湯看着我,“我看你掉地上了,然後把你抱到我牀上了,你信不信呢?”

我乾笑,“信,信。”

“你信可我不信。”

老湯一臉的睏意,眼睛都是紅的,“他孃的,半夜一覺醒來,你竟然在摸老子,嚇死老子了,差點沒一巴掌打死你個龜孫。”

“啊?”

我頓時懵逼了,怎麼還有這種事情?

這、這也太丟人了點吧?!

“麻痹滴,如果一次也就算了,老子都跑到你牀上了,還沒一會你就又跟來了。噁心死老子了,老子還沒剛回去,你就又追上去了。”

老湯罵罵咧咧,“老子沒辦法,不在牀上的時候終於沒事了。你他孃的既然難受就去搞隔壁的小娘們啊,你和老子較什麼勁啊?差點晚節不保。”

我估計我當時的臉色肯定很紅,反正我的感覺就是燥熱的要命,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老湯罵了一會,瞪眼道:“你趕緊給老子滾,去找那個小娘們想怎麼搞就怎麼搞,你一晚上就是念叨她的名字了,還下邊一動一動的,操,幹嘛啊這是?”

我只能夠賠笑,畢竟這個事情屬於我的問題。我剛一擡頭就看到蕭楠站在門口,我看過去的時候她剛想後退,我頓時傻眼了,老湯的話她就算沒有完全聽到,卻也聽了個差不多。一張臉也是紅的很,估計也是不好意思吧。

老湯看到我的狀況就轉頭去看,頓時也鬧了個大花臉。不過老湯可不是常人,直接打了個哈氣叨咕一聲,“真是說曹操,劉備就到了。”

好嘛,然後老湯就直接倒頭大睡,弄的我更尷尬了。

但是咱是誰啊?總不能讓情況繼續尷尬下去吧。就連忙走向蕭楠,“你醒了?有事情嗎?”

蕭楠抿嘴,看了我一眼又扭頭,“你……你下邊……”

我一愣,隨後反應過來,我靠,還一柱擎天呢,這就是處男悲哀的命啊。而且我穿的是內褲,所以這一點就很明顯,都快出來了。這丟人算是丟到家裏了,剛纔哪裏去想這個事情去?

我連忙跑回去拿起褲子就穿,只覺的尷尬的要死。如果只是蕭楠的話還好一點,可還有老湯這貨啊。真是日了個狗的,怎麼最近老是出這種紕漏啊?

我又轉頭看了老湯一眼,這孫子渾身都在發抖,這不是病,這孫子是憋着笑呢。

我趕忙就向外走,蕭楠也跟着我,山村的早上給人的感覺真的是非常好,不像大城市的霧霾天,這裏可以給人一種閒適、寧靜的環境,讓人特別的舒服,我心底的慾望也因爲這一點所以就好了許多。

我撓了撓頭,也真不知道該說什麼,半天才憋出一句話,“老湯這個人愛胡說八道,你別多想。”

蕭楠看着我,笑了起來,“你還是老樣子,還是和個大男孩一樣害羞。”

害羞?

老子只是覺的尷尬好吧?

不過想到昨天自己對蕭楠做的那種事情,我又是一陣心血澎湃。除了大和民族拍的愛情動作片,我還真沒有看到過真正女人的身體,而且自己還做了那些動作。

在這種情況下,我感覺蕭楠在我面前簡直就像是沒穿衣服一樣,真想就地就來一次。

但是理智還是戰勝了一切邪惡,毛主席他老人家說過,一切反動派都是紙老虎。在我現在看來,所有慾望也都是紙老虎,是幹不過我的理智的。

蕭楠又說:“如果你真的難受的話……畢竟你那麼多年……”

我連忙擺手,“蕭楠,我真不是這個意思,真的,我……我昨天就是鬼迷心竅,真不騙你。”

蕭楠輕語,“我是說真的。”

我腦子連轉,的確有點亂,我也搞不清楚蕭楠是什麼意思了。就直接說:“對了,你怎麼又墮胎了一次?”

這話一出我就恨不得打臉,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本來這個事情算過去了,就不該提了,但是我現在又提了,真是腦子被驢踢了,被狗咬了,被門給夾了。

果然,我這話一出,蕭楠臉色頓時難看了一下,好一會才說:“說來也是命吧,和他徹底斷了後,沒多久我就感覺到自己懷孕了,所以就又墮胎了。因爲我不想和他扯上任何關係了……”

我頓時恍然,原來是這樣,這蕭楠也是運氣夠背的,碰到了那個人渣,結束都結束了,又發現懷孕了。這簡直就是太扯淡了,真的是太悲劇了。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問這個問題的。”

我只好賠不是,恨不得抽自己一耳光,真是人醜嘴賤。

蕭楠搖頭,笑了笑說:“都過去了,從畢業之後,這麼多年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麼樣的生活。 我在八零養大佬 以前覺的吧,有錢,有房,有車就是最好的生活。到頭來才發現,原來那都是自己的幻想。可笑現在還有那麼多女孩抱着這種想法,其實這一切啊,哪裏有那麼簡單?又怎麼可能真的會那麼幸福呢?不過都是玩玩而已。”

玩玩而已……

我聽出了蕭楠的黯然和解脫,是啊,真的能夠想明白這一點又有多少人呢?

很多女的總是想攀高枝,直接飛上枝頭變鳳凰。不僅僅是女的,就是男人不也是有這樣的嗎?

可到頭來呢?

運氣好的,也許真的會幸福一輩子,而九成九都只能夠用四個字來解釋——玩玩而已。

在進入那個想法的時候,很多人就算是一百個人,一千個人勸都沒用。一直到自己遍體鱗傷,心都已經完全碎掉的時候,纔會真正的明白,原來那些話真的是真的,並不是嫉妒。

我猶豫了一下,只好說:“你能夠想明白就好。”

蕭楠點頭,“徹底想明白了,其實踏踏實實的過日子纔是最好的。找一個真心愛自己的,自己也喜歡的。如果窮,我就和他一起掙錢過日子,有什麼樣的工作就過什麼的生活。沒有房,我們就租房,沒有車,可以坐公交,多環保啊。”

婚意綿綿:億萬老公帶回家 我笑了笑,衷心的爲蕭楠感到高興,她是真的明白了。

我和蕭楠站在村頭,看着很多村民都開始忙碌起來,有說有笑的,比城市中那種忙碌的人要愜意的多。

蕭楠笑着告訴我說:“以前我最看不起的就是這種山裏人還有鄉下人,覺的太土,太沒志氣了。可是現在不知道爲什麼,我現在看到他們的時候,看到他們最簡單的快樂,我才知道,原來真正迷失,真正沒有快樂的是我。”

我點頭,“幸福其實很簡單,並沒有那麼多破事。物資是好,但是卻未必就真的可以給人幸福。”

蕭楠嗯了一聲,然後就不說話了。

我就說:“蕭楠,那你之後怎麼去哪裏?”

蕭楠笑了起來,“我找到了一個收銀員的工作,雖然工資不高,但是那裏邊的人很好。這麼多年了,以前學的東西也忘的差不多了,我想慢慢來。”

說完又衝我調皮的笑了起來,“不過聽你說我最近消失了好幾天,可能已經有人把我取代了都可能哦。”

我笑了笑,蕭楠和同學聚會的時候見到的她真的是不一樣了。“哈哈哈,說不得都在到處找你呢,你可是一個大美女啊,以後說不定就是最美收銀員了。”

蕭楠也在笑,笑的很開心,在早上的陽光照的情況下,越發顯的美了,更多了一份純真,這份純真她其實早就沒了,但是現在卻又回來了。就好像是上學的時候,我喜歡的那種感覺。

只不過……

“過去了太久啊?”

我心底嘆了口氣,誰也不會想到我們竟然會在這樣的一個地方去談這些話。

我和蕭楠又聊了一會,無外乎都是其他事情,一些從上學分開後的事情。我也算是瞭解了蕭楠的一些事情,她之所以變化那麼大,還是因爲錢。看到別人拿着名牌包,坐在豪車裏,再加上旁邊的人說的那些話,結果就真的陷進去了。

蕭楠說她自己這些事情的時候,非常的平靜,就好像是在說其他人的事情一樣。

就在我以爲事情要結束的時候,蕭楠忽地看向了我,

“二狗,你覺的……我還好嗎?” 還好嗎?

這肯定不是問生活狀況,也不是問身體狀況。

我腦子裏頓時打結了,蕭楠的意思是?

她想要知道她在我心中的地位?

我看着蕭楠的眼神,有心想把事情說絕了,畢竟我現在對她真的沒有什麼感情,最多就是朋友而已。可這話說出來的話,對於現在的蕭楠是不是也太絕情了點?

我遲疑了一下,就說:“挺好啊,怎麼會這麼問?”

蕭楠笑了起來,“二狗,你怎麼那麼大了,還不會撒謊?”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感情中的事情我經歷的比較少,以前幾乎就是純屌絲,宅男,什麼也沒有經歷過。結果一個徐小琳還把我整鬱悶了,我對感情多多少少的還是有一點畏懼的想法的。

“抱歉,我都不知道我在說什麼。”

我只能夠選擇裝傻充愣,反正這個事情還是少說爲好。

蕭楠臉色多少有點不自然,但是很快就又笑了起來,“我會讓你看到曾經的我。”

曾經的蕭楠,是我喜歡的。

這話的意思,我也不是傻子,自然聽的懂。

但是我能夠做的,就是隻有笑,你怎麼理解我的笑都行,敷衍,應允都可以。

蕭楠忽地拉住我的手,“你還沒吃早餐吧?今天早上我做了一些,本來就是去叫你們吃的,結果卻在這裏說話了。”

我不好意思掙脫,就讓蕭楠拉着,同時感覺到奇怪,“你還會做飯啊?”

蕭楠衝我眨眼,“那是啊,也是最近才學的,不過做的還不錯哦。女人嘛,如果想吃的好一點的話,還是需要自己會,而不是天天出入酒樓哦。”

我笑了起來,“可別和網上那些女的,或者是電視劇裏那些,一做飯就糊了什麼的。”

蕭楠輕笑,“你想什麼呢,保準讓你吃了還想吃。”

我順嘴就說:“你不會想拴住我的胃吧?然後讓我一輩子都離不開你?”

剛說完這話,我就恨不得打自己耳光,麻痹滴,這說的是個啥,會不會聊天啊!

蕭楠笑的很甜,“如果可以的話……”

我哈哈大笑,“那就嚐嚐去。”

早餐很簡單,煎蛋,米粥等等,但是卻真的有滋有味,比我想的好太多倍了。俗話說的好啊,吃人的嘴軟,拿人的手短,咱既然吃了,那這好話自然也得說說不是?

“你要是喜歡,以後來找我啊,我還可以做很多菜呢,只不過這裏的話條件有限,而且還是早上沒有什麼時間。”

蕭楠笑了起來,看的出來,她的心情真的不錯。

我就順着她的話答應了一下,然後我就想着另外一個事情,想去看看老黃,老黃可是我們的救命恩人啊。只不過很遺憾,老黃還是在昏迷着。我就帶着蕭楠去看了一下其他人,之前我救治的那幾個人,精神都好很多了,估計都要不了多久都可以下牀該幹嘛幹嘛去了。

之後我就去研究了一下鐵劍,銅鏡。

鐵劍好像真的要報廢了,裂痕很多,畢竟也那麼多年了,有這個情況也不是意外的事情。我又看了一下銅鏡,竟然開始出現人影了,就是很模糊,根本看不清。這也就是是說,這個銅鏡中的法力也不行了,被消耗的差不多了,否則的話,是照不出人影的。

我心底感覺到惋惜,這東西要都是好好的話,那我以後做起事情來的話,就更加簡單了。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