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砰!」

玩家們驚駭之時,那箭羽穩穩落地,竟然射在了距離賈峰不遠處的地方!

那裡剛好有一輛投石車,根本撐不住,直接被箭羽貫穿了個稀巴爛,變成一陣粉末~

巨大的力道讓其周圍的地面都隨之崩裂開來!

「咕隆~」

齊齊的一聲咽口水聲在玩家們軍陣中響起,正在城牆上的大唐鎮一方的玩家也是為之驚訝,這簡直就是那些投石車的剋星啊

在還沒有投石車的時候,大唐研究出來了,賊克步兵,攻城一流!

可有了之後,人家大唐鎮又拿出了這弩炮,賊克制投石車,攻城車,只要是器械,都能被精準秒殺……這就是科技的威力么

黑色的箭羽就杵在那裡,誰都不敢靠近,那已經不算是箭羽了,更像是一個黑色長槍!

「厲害!」

看呆了的趙括,久久才反映過來,讚歎道,之前主公一直在投資那些工匠,自己還有所不解,等到他們搬出投石車的時候自己就驚呆了,原以為也就最高這樣了,他們不時還拿出一些農忙工具,覺得他們不會再出什麼玩意的時候,這弩炮又出來了

完全顛覆了自己的認知,這個世界太瘋狂了,工匠竟然能夠這麼厲害,那為什麼之前工匠這一方面並沒有得到相應的待遇和培養呢,若是工匠科技發達,光看今天這情景,只需幾百車輛,便能奪下縣城,圍攻郡城了

簡直是大殺器啊!

這也算是絕對的力量了,兵法什麼的都還沒派上用場,根本無法接近就被滅殺,這還打個Der?

「快撤啊!」

玩家們瘋狂了,這可是要命啊,沒法打,只能先往後撤,主帥都在人家射程之中,怎麼打?

賈峰黑著臉,只能下令撤退

……

「還愣著幹啥,給我射,把那些投石車都給我射光!」

賀翎看了一下測試弩炮的那些器械兵,他們也是被這威力給驚呆了,可眼下不是他們發獃的時候,趕緊趁機,拆了那些投石車才是正理!

若不是趙括根本沒接觸過器械兵,和這些堪稱殺氣的工具,倒是用不到賀翎親自來下令了!

「嗖嗖嗖!」

一道道凌厲的破空聲響起,幾百道黑影從天而降,直接如同天降神雷般轟炸了那些移動速度緩慢的投石車,只要一下,就能將其報廢!

最要命的是這些機械投石車都比較沉重,緩慢,難以移動

簡直就是活靶子

一番射擊后,場上的投石車數量銳減,一些沒來得及搬出去的投石車連忙推回去了,還是不拿出去丟人,找死了

「射!」

賀翎再次一揮手,又是一輪射擊過去

那些投石車的數量再次銳減

不少推車的玩家都放棄了投石車,逃命去了

待得玩家們站到了陣腳之外,這才感覺安全了一些

賈峰覺得顏面有失,士氣也被打擊了不少,若是這麼僵持下去,怕是都不願意再打了,當下只能下令,全軍出擊!

畢竟全軍出擊的話,兩千萬部隊,幾百台投石車也是難以阻止的!

當下密密麻麻的又匯聚了過來

「主公,不好,他們要一起攻打過來了!」

趙括面色大變,沒想到敵方玩家居然還敢衝過來,不過人數的優勢也是很恐怖的!

「沒事,不慌,上傢伙!」

賀翎卻是搓搓手,下令道

總算能讓新科技亮相了,讓這個世界感受顫抖吧!

敵方玩家人多壯膽,一個個喊殺聲激勵的人心澎湃,正是熱血時刻,突然覺得面前這個郡城,弩炮,投石車,也是難以阻止自己等人了!

「轟隆隆!」

可大唐科研成果不止這些,要知道像唐周,魯邱這些技術人員,現在已經在大唐鎮中領三品俸祿,為僅次於主公官職的存在了~

沒有什麼成果是不可能的!

以郡城為中心,輻射百里之內的地面彷彿都開始震動了一樣

玩家們以為是自己人多,導致的地面共振,更加激勵士氣,賈峰也是為之欣慰之時,卻是發現一道龐然大物正從郡城之中緩緩升起!? 「完顏康?」

大王子一驚,看著蕭剛。

其實大王子內心也有同樣的疑問,只不過他沒有說出來,或者說不願意相信第一戰將完顏康會直接殺上門來,攻擊他手下的人。

蕭剛點點頭,

「以我對二王子的了解,他現在看到你成為了帝王心目中的紅人,成為他爭奪帝位最大的對手,他自然要做一些事情來阻止你,

你別忘了,二王子以前就多次策劃過刺殺你的行動,只不過都被你躲過了,這次,我估計極有可能是二王子聯合完顏康,甚至還有秦川他們一起策劃的行動。」

樊忱則說道:

「如果剛才那個殺人滅口的人是第一戰將完顏康的話,他為什麼不直接出手殺死梁豹,還有我和王倩?」

「你以為他不想殺死你們嗎?他剛才擊殺那個美艷少婦也是迫不得已,他一出手就暴露了他的身份,

這裡是帝都,他刺殺的是大王子身邊的人,這樣暴露對他有什麼好處?」

「那他現在是不是也暴露了自己?」

「沒有,懂得電系功法的人成千上萬,你們又沒有親自抓到他,怎麼指證就一定是完顏康攻擊的梁豹?

以完顏康的戰力,完全可以一擊殺死梁豹,但是他卻沒有,知道為什麼嗎?」

「?」

「他這樣做,你們就無法證明是完顏康攻擊的,因為以完顏康的戰力完全可以直接殺死你們三人,但是你們三人卻好好的,這不正說明了兇手不是他嗎?」

王倩氣憤不過,說道:

「那這事就這樣算了不成?」

蕭剛嘆息道:

「我們還能怎樣?直接去找帝王告狀,我們沒有證據,帝王為了維護飛豹帝國的穩定,也不會出手懲罰完顏康,

如果我們私下去找完顏康報仇,根本不是的對手,簡直是送上門自取其辱。」

梁豹吃下了大血丹,休息了一會,現在好了很多,掙扎著坐起來。

「殿下,看來二王子對我們下了殺手,您要小心點,這段時間不要隨便離開帝都,即便在帝都內活動,也要多帶一些侍衛。」

「梁兄,你辛苦了,好好養傷。」

「殿下,我沒事,休息兩天就好了,在我傷好之前,你比而離開王府,將王府的防禦光幕打開,戒備提升到最高等級,完顏康膽子再大,不可能明目張胆攻擊王府的,

此外,他之所以派一些手下暗中刺殺我們,也是不想暴露身份,我干斷定,那個逃走的男子肯定活不過今晚。」

樊忱想了一下,

「我們也不能就這樣被他們堵在家裡吧?難道我們就不能去告訴帝王,讓帝王出面懲罰一下二王子和完顏康?」

大王子猶豫了一下,說道:

「二王子是帝王的親兒子,完顏康不僅是王族,同時也是帝國的第一戰將,沒有真憑實據,父王是不會輕易斥責他們的,更不會懲罰他們,

我們如果強行提出這件事情,只會令父王為難。」

眾人一陣沉默,氣氛很是壓抑。

催源、龔宇兩人被殺才三天時間,梁豹等人又差點被殺死,而且還就在王府附近的街道上,對方的兇狠和大膽,的確令人生畏。

更重要的是,大王子等人實在沒有有力的反擊措施,真是令人鬱悶。

眾人在大廳內沉默。

「哎喲,這麼晚了都沒睡覺啊,看來我是沒有打攪你們了。」

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

完顏何等人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頓時跳了起來,直接向門口跑去。

「楊兄,你怎麼來了,還這麼晚?」

走進來的正是楊嘯。

「我為什麼不能來?怎麼,不歡迎我?」

楊嘯其實下午就到了帝都,但是他沒有立即來找大王子,而是四處溜達了一下。

原本他是住在客棧的,晚上無聊出來走走,走到夜宵大街想吃點東西,卻聽到大家議論紛紛,說起有人大家的事情。

有人還說出了那是大王子府上的人。

楊嘯當時覺得奇怪,便一路跑了過來,門口的侍衛有幾個是認識楊嘯的,不用請示大王子便自動放了楊嘯進來。

楊嘯走到大廳,遠遠看到裡面燈火通明,進來一看,裡面的氣氛很是壓抑,於是便出聲打了個招呼。

完顏何等人將楊嘯讓進大廳。

楊嘯第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椅子上渾身是血的梁豹。

「唉,梁豹,你這什麼打扮?是最新潮的打扮方式?」

梁豹苦笑道:

「楊兄,你就別嘲笑我了,我被人打傷了,差點連命都沒有了,否則就見不到你了。」

楊嘯一驚,

「什麼人這麼大膽,連大王子府上的人都敢打?」

「我這算好的了,前幾天,催源和龔宇兩人被,」

梁豹突然停住不說了。

楊嘯和龔宇、催源的感情比較深,當初楊嘯參加培訓的時候,就是和龔宇、催源、王倩三人一起的,四人朝夕相處了三個月,感情很融洽。

楊嘯看著梁豹,

「話說一半怎麼不說了,催源和龔宇怎麼了?對了,怎麼不見他們倆人?」

梁豹低下頭。

一旁的王倩低聲說道:

「龔宇兩人被別人殺死了。」

「啊?什麼時候的事情?」

楊嘯驚訝地看著王倩。

「三天前,兩人出去辦事,在大街上被人從背後殺死。」

一股怒火從楊嘯的心底升騰而起。

「是誰幹的?」

樊忱說道:

「還有誰,二王子聯合了帝國第一戰將完顏康,還有財神爺秦川,他們三人派人先是刺殺了龔宇和催源,

今天我和梁豹、王倩三人打算出去吃宵夜,結果被對方算計,差點就死在外面了。」

楊嘯聽了,牙齒咬得咯咯直響,扭頭看向大王子完顏何,

「何兄,這件事你打算怎麼處理?」

完顏何一愣,說道:

「楊兄,你剛回來,不了解情況,對方很狡猾,我們也沒有真憑實據,我無法在帝王哪裡狀告他們,暫時只能忍。」

「忍?他們都殺上門來了,我們還要忍?催源和龔宇兩人的生命,還有梁豹的鮮血就在眼前,如何忍?」

蕭剛看到楊嘯有些激動,趕緊勸說道:

「楊兄,對方有第一戰將完顏康作為幫手,我們私下裡也打不過人家啊。」

楊嘯一咬牙,冷冷地說道:

「何兄,還記得我離開巫星之前跟你說過的話嗎,如果你要百分百奪取帝位,就只有一條途徑,當初我沒有告訴你具體是那條途徑,那麼今天我告訴你,這唯一的途徑,也是最快的捷徑就是,

殺死二王子完顏英,永絕後患!」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殺死二王子?」

大王子內心一震,愣愣地看著楊嘯,片刻之後,趕緊吩咐關上客廳大門,同時讓幾個侍衛去大門外防守。

「沒有我的命令,誰也不許進來。」

大王子雖然極其痛恨完顏英,也經常想過要除掉完顏英,可是,這種念頭只是在內心,從來沒有真正說出來實行。

梁豹、樊忱,蕭剛,王倩等人也看著楊嘯,面露驚訝之色。

蕭剛說道:

「楊嘯,殺死二王子,這可不是開玩笑的,大王子好不容易獲得帝王的信任,如果再這件事上惹怒了帝王,前功盡棄啊!

二王子完顏英畢竟是飛豹帝王的親兒子,也是比較受寵的一位,他是不會允許我們殺死二王子的。」

醫妃驚華 樊忱等人也點點頭。

楊嘯則說道:

「聽說飛豹帝王前些年和大龍帝王戰鬥的時候受了傷,一直沒有痊癒,對嗎?」

大王子點點頭,

「父王的傷時好時壞,他自己偶爾也很絕望,說自己時日不多了。」

「飛豹帝王有十幾個兒子公主,能夠有資格接替帝位的人選有哪些?」

大王子完顏何沉思片刻,說道:

「父王的十幾個公主兒子中,基因進化天賦最高的就是二王子完顏英,他是目前為止唯一一個帝級高級境界的王子,

此外,父王應該比較看重我穩重治國忍辱負重的性格,以及目前所表現出來的能力。」

「也就是說,你和二王子是目前為止的兩個人選,其餘的人都不夠格。」

完顏何點點頭,

「可以這麼說吧。」

楊嘯笑道:

「如果二王子意外死亡,你就成為了唯一的人選了,不會再有競爭了,對嗎?」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