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這種滋味,如何好受?

不過,這個事旁人也沒法可勸,禮數如此,誰又能如何?

林黛玉卻不願趙姨娘悲悲慼慼,她扶着趙姨娘,笑道:“姨娘,今兒分明是三妹妹大喜的日子,納采之後,便算是文定了,再往後,她就是荊王世子妃,日後,還會成爲荊王妃。

宮裏已經有一個貴妃娘娘了,如今三妹妹又成了王妃娘娘,論地位,也不比宮裏大姐低。

荊王府世襲罔替,更金貴。

這般喜慶的日子,您何必落淚?

若是環兒在這,他一定跳腳!”

聽到兒子,趙姨娘總算緩過神來,“輕蔑”道:“那個蛆心的孽障,他敢跟我跳腳?我踹不死他……”

“奶奶,不能哭,也不能說那個字!”

趙姨娘身旁的小吉祥忽然驚叫道,唬人一跳。

沒等林黛玉去敲她腦袋,趙姨娘卻連連點頭道:“對對對,環哥兒出兵放馬,咱們在家不能落淚,消了他的福分,也不能說死字……”

林黛玉見小吉祥得意的笑起來,沒好氣的在她眉心處一點,道:“那你剛纔怎麼不說?”

小吉祥嘿嘿笑道:“我也沒想到,奶奶的眼淚說掉就掉,剛在東路院找東西的時候,還好好的,高興的緊哩……”

衆人無語……

這般被揭老底兒,趙姨娘登時惱羞成怒,揪起小吉祥的耳朵扭了半圈兒,罵道:“壞透了的小浪蹄子,整日裏跟你三爺不學好,就該派你和她一起出兵放馬纔好!”

小吉祥嘆息一聲,憂鬱道:“奶奶,你以爲我不想做虞姬麼?可惜三爺無情……”

“噗嗤!”

史湘雲實在忍不住,抱住小吉祥的腦袋,搖啊搖啊搖,嘲笑道:“就你還虞姬?!我瞧瞧,你哪點長的像虞姬?總不會是環哥兒說的吧?”

小吉祥垂頭喪氣道:“三爺說我是女中霸王!”

“哈哈哈!”

衆人笑的愈歡實,史湘雲一邊笑一邊問道:“爲何?”

小吉祥癟着嘴,屈膝,一隻手扶着史湘雲的腰,一隻手放在她屁股上,然後裂開嘴,露出虎牙,清脆稚嫩的聲音大叫一聲:“呀!”

然後在史湘雲大叫聲中,把她生生舉了起來……

衆人目瞪口呆,賈惜春甚至都抱不住手裏的小熊貓了,噗通一下,摔落地上,小熊貓一直滾到了庭院插屏根兒上……

直到小吉祥將史湘雲放下後,裝模作樣的擦汗時,庭院裏才炸開了鍋。

“老天爺!”

“天啊!”

“小……吉……祥……”

一羣姑娘們連趙姨娘都忘了,紛紛上前,捏捏小吉祥的胳膊,摸摸她的脖子,掐掐她的屁股……

小吉祥一臉的小得意,根本不在乎,隨便她們造。

那副神色,倒和某三孫子有八成相像。

賈惜春一臉的羨慕嫉妒,一雙手在小吉祥的頭上撓啊撓啊撓,小吉祥神煩道:“再撓我揍人了啊!”

“你敢!”

趙姨娘面色嚴肅了些,喝道。

小吉祥垂頭喪氣道:“奶奶,我就是唬她一唬……哎,也不知道三爺在幹嗎,是不是又在受苦……”

此言一出,庭院裏頓時一靜,不知多少雙眼睛,西邊……

真想他……

……

西域,哈密衛大營。

“腰部用力……”

“快點,再快點……”

“力道輕點,不要太重……”

不要想歪,這是董明月在對賈環進行嚴格的武道訓練。

賈環雖然不自知的進階武宗,可對內勁的運用,對自身力量的施展,完全不合格。

見他神色“落寞”,董明月便去央求董千海。

董千海拿這個獨女沒法子,只好給出了一個方法:實戰磨礪!

唯有不斷的打鬥,纔是最好的磨合方式。

於是,時隔六年後,董明月再次做起了嚴厲的師父。

輜重營前的小校場上,賈環被董明月訓來斥去。

“明月,不打了,太……太難受了。感覺有力使不出,明明可以卻又無能爲力……”

賈環“嬌喘吁吁”的躺在地上不起,耍賴道。

董明月急道:“環郎,正是因爲你身體的境界升的太快,纔會有這種有力使不出的感覺。我爹說了,只有多練,才能越快的掌握,然後領悟出內勁境界來。”

賈環覷眼月,道:“要我練也可以,不過你得答應,今晚得同意我昨夜說的那幾種姿勢,二十四橋明月夜……”

“呸!”

董明月副壞樣,氣的啐了口後,俏臉羞紅,一揚手道:“你起不起?”

賈環討價還價:“你應不應?”

董明月咬牙道:“我應你個大頭鬼!”

說罷,彎腰伸手,抓住賈環的領口,生生將他拎起!

賈環卻笑個不停,等董明月羞惱的將他拉起後,他卻一頭鑽進了董明月的懷裏,拱啊拱啊拱……

“明月,你好可怕,人家好怕啊……”

董明月苦笑不得,低聲勸道:“環郎,你好好練吧,只有真的掌控住了武宗內勁,我才放心一些……你若真的想……想,我答應你又何妨……”

賈環聞言,大爲感動,懷抱住董明月,柔聲道:“明月放心,我懂得輕重的。只是我今日才突破,有好些事還沒弄明白,總要等我把自身的情況都摸清了,再和你練啊……

我也希望,有朝一日,不再是你保護我,我更想保護你呢。”

董明月眼睛亮亮的環,道:“環郎,我願意保護你……”

賈環在她櫻脣上親了親,道:“我也願意保護你,咱們就叫做相濡以沫,對,來,咱們相濡以沫……”

說着,伸出舌頭,要添董明月的臉。

董明月咯咯笑着跳開身,嫌棄道:“相濡以沫哪裏是這樣嘛!”

賈環正想說什麼,卻忽然聽到校場外圍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他與董明月齊齊轉頭這個小校場是秦樑特意劃給他的,外圍有兵馬把守,一般人輕易都進不來。

片刻間,就見韓大韓讓兄弟二人,陪同一全身白孝的人大步走了過來。

賈環見之一喜,大步迎了上去:“遠叔!”

卻是,烏遠歸來!

只是,這一身孝……

想起大觀樓裏的那個女孩兒,賈環心中一嘆。

籃壇指揮官 ……

ps:炫一下,年終了,作家助手裏排了一個歷史分類年度暢銷排名,咱們是總銷售第十名,能和一衆頂級大神並列,感覺有點夢幻,感謝大家的支持,祝大家新年快樂,萬事如意。

(未完待續。)公告:本站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衆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 “公子……”

烏遠雙眼紅腫,聲音嘶啞的喚了聲,就要行軍禮一拜之。

賈環忙攙扶住,道:“遠叔,咱們自己人,哪裏還要多禮?”

又打量了番烏遠身上蒙着風塵的孝服,賈環嘆息道:“奉聖太夫人,走的可還安詳?”

烏遠聞言,面色悲痛非常,眼中含淚,道:“我趕到時,太夫人已經……據老爺說,太夫人走的很安詳,只是放心不下家裏……”

賈環聞言沉默了稍許,道:“兒孫自有兒孫福,太夫人庇佑甄家數十年,使得甄家貴爲江南第一名門,享盡人家富貴榮華,如今也該他們自己頂天立地了……

遠叔怎地沒多留些日子?”

烏遠眼中閃過一抹黯淡,他知道,賈環這是在表明,他不會攬甄家的事……

因爲奉聖太夫人之故,烏遠雖然和甄家人的關係不好,卻還是希望太夫人最後的牽掛,能夠過的好一些。

只是,他卻沒有道理,要求賈環那樣做。

他明白,賈環已經和奉聖夫人做過交易。

奉聖夫人出一個武宗,而賈環,則庇佑甄家四姑娘,入主東宮,保她平安。

原本,只要甄家四姐兒能成爲太孫正妃,那麼甄家富貴無憂。

至少,不用擔心被人清算。

只是,誰又能想到,英明神武的太上皇會忽然駕崩,而東宮的局勢,竟危若累卵……

甄家自身又……

想想甄家那些人,奉聖太夫人剛剛過世,一些二房三房甚至是支脈的人,就紛紛跳出來生事。

居然在奉聖夫人屍骨未寒時,提出要分家分產的要求……

混帳之極!

偏生甄家家主甄應嘉老爺,性子和賈政相像,只是個書生,雖爲君子,卻鎮不住家族。

甄家,要敗了……

見烏遠神色落寞,賈環心有不忍,但打定主意,絕不會插手甄家的事。

若甄家只是缺銀子,甚至是鉅額的虧空,賈環能幫,也會幫。

拿出二百萬兩借給甄家,對他來說並非絕難之事。

不是他心慈,只爲償還奉聖夫人贈送烏遠於他,烏遠數次救他性命於危難間,他也不會吝嗇區區銀子。

只是,甄家的死地不在那些虧空,而在於數次涉入天家皇權之爭,且每一次都站錯了隊……

這纔是真正的死地。

甄家得意時,沒少在太上皇前,給隆正帝上眼藥……

賈環回想,他曾旁敲側擊的和隆正帝談過甄家,而那位人間至尊當時眼中的凜冽霜色,讓人不寒而慄。

因此,賈環並不覺得,他能夠解救這一顯赫了六十年的名門家族。

即使能,代價也太大太大。

他不能意氣用事,尤其不能爲了一個甄家……

щщщ.тTk an.¢ o

他所能做的,就是在甄家落難後,保住他家人不死絕,不入賤民……

只是,這些話卻不好直接對烏遠說……

烏遠對甄家的感情太深。

想了想,賈環勸道:“遠叔,這世上哪裏會有長盛不衰的家族?

甄家……

蒙奉聖夫人恩澤,受用了一甲子,幾代人生於富貴鄉,醉生夢死。

他們已經腐朽了,需要在烈火中重生。

不經歷一番磨礪,他們就永遠難以自強。

奉聖夫人的恩澤,不可能庇佑他們生生世世……

不過你放心,看在奉聖夫人和遠叔你的面上,我可以保證,斷不會讓甄家斷絕了血脈,也會給他們留一條東山再起的道路。”

烏遠畢竟非常人,聽到賈環的保證後,感動的點點頭,看着他,聲音沙啞道:“公子,多謝……嗯?”

這時,烏遠才發現了賈環的異狀,看了看,揉了揉眼睛,又看了看後,一張嘴巴張的老大……

見他如此,別說賈環,連素來不苟言笑的韓大韓讓,都忍不住呵呵笑出聲來。

比韓家兄弟還深沉的烏遠會作出這種神色,確實有些喜感。

“你……公子,你……”

烏遠震驚的一塌糊塗,沒人比他更瞭解賈環的武道情形。

只能用四個字來形容:詭異莫測。

當然,這並不是說賈環的武功深不可測,而是……

賈環的真實實力,要比他的境界落後一大截兒。

若非他所修習的《白蓮金身經》爲天下第一煉體武學,鑄就出一身堅比精鋼的身軀,及無窮的力量。

又走了狗屎運,修練了更加神祕奧妙的《苦竹身法》,兩者相加,就算是頭豬,只要能練到高深境界,也有六七成威力。

若是沒有這些,賈環怕將會是同境界中吊車尾的渣渣……

就烏遠推測,賈環至少在十年內,甚至二十年內,都無突破的契機。

除非他能將自身真實實力提上來。

可是見了鬼了,怎地不過短短一月未見,再一見面,賈環一身的氣息,竟和他都差不多了。

武宗?!!

賈環笑道:“遠叔,我不能落你太遠。”

烏遠聽賈環證實之後,更是忍不住倒吸了口涼氣,隨即眼睛陡然一眯,出手如電,拳頭轟向賈環。

“砰……”

“噗!”

賈環沒有任何防備,就那樣生生的被打飛,然後摔落在地。

奇怪的是,他沒有受一點傷……

烏遠的表情卻正常了許多,看着似乎海松了口氣。

沒等韓大韓讓去扶,烏遠就親自上前扶起了賈環,道:“公子的境界確實又提升了,公子的武道情況,本就不同。我雖然也看不透,不過上回武當逍遙子真人來都中,與我談起公子的武道情況時,他說,天下之大,奇人異士不知凡幾,見怪不怪便是。

公子的武道之路看似得天獨厚,可大多是死裏求生,大難不死後方出現的後福。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