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其實並不是周大少團長不知道好歹,確實是因爲他正在琢磨:

“沙灣村是個好地方,屏山臨水,盛產上好的江漢大米。可是多了就爛賤了,值不到兩錢。 名門婚寵之全能影后 村裏的老鄉們也就能維繫個溫飽,錢掙不到多少,好日子談不上。如果再遇到一些天災**的,那就苦不堪言,就如沈姑娘家一樣,賣口糧都算是能來現錢的好法子了。

咱四川人常講,老天爺餓不死瞎家雀(讀巧),我既然被扣在沙灣村,那就得想出一個法子來。讓沙灣村貧苦的村民們找到一個能過好日子的辦法出來……

對了沙灣村盛產江漢大米,那就搞大米的深加工嘛(前世)去廣元遊歷皇澤寺的時候,不是見過當地人把大米加工做成的米粉,那味道別具一格的,非常好吃,是人們日常膳食了。

想當地大米一斤是兩元左右(後世價),可是一斤大米做成一斤三兩鮮米粉,四塊錢一碗(二兩左右)能賣個五、六碗了這可就升值了十幾、二十幾倍啊

對、對、對把沙灣村盛產的上好的江漢大米也弄成美味好吃的米粉,搞這個又快捷簡單又來錢,還可能與武漢人過早的熱乾麪來一個pk,有點意思嘛”

想到這裏,周大少團長興奮起來,許久沒有在商場上拼殺了。他暗自下定決心,利用有限的時間,一定要打贏沙灣村米粉這一役,讓沙灣米粉也成爲武漢人日常喜食之膳食。

喬少校一見周大少團長等仨人回來,愣住了:

wWW ◆ттkan ◆c○

怎麼回事啊,這是去當了米販子?弄這麼多江漢大米回來。你個羈押待審的還真打算買來吃個一年半載的哈,說不定十天半月的你個小娃娃的腦袋還不知道是不是還在個人的脖子上喲。

周大少團長毫不在意喬少校古怪的眼神,就一頭鑽進自己的房屋裏。結果就是,二月5日下午,獲悉了周大少團長被扣押在武漢的消息後,心急如焚的欲坐梟龍從重慶飛赴武漢來的家(佳)人們,就在飛機在江南新機場要起飛時。被周大少團長委託萬家工商貿集團住武漢辦事處處長何啓明發來的一份十萬火急的急電硬生生剎住了(真是人對了飛機都要剎一腳哈,就是把幾個女娃子的心肝都嚇碎了,以爲周大少團長遭犧牲了)。

飛機上的林雪兒等人打開急電一看,包着眼淚水差點氣樂了:

在個人生死未定、前途未卜之時,他娃竟然叫家人們給他娃隨機攜帶數臺直流、電動磨粉機、軋面機等若干食品加工機械。還切切爲要?

最後竟然說,不隨機帶來這些勞什子就不用來看他了,就當他不存在

“這個死崽兒啊,真是氣得死人喲。啷個辦,還能啷個辦,快喊雙江機械集團的高麻桿立馬派車裝上貨送到機場上裝上飛機啥

這個死沒良心的傢伙,見面咱姐妹非扯爛他娃的耳朵,還當他不存在?”林雪兒氣哄哄地吼道。

286章老天爺餓不死瞎家雀是 200 287章 三槍拍案驚奇(周大少版)

287章三槍拍案驚奇(周大少版)

早春的武漢,春風和煦,陽光燦爛。

最高領袖光着個光頭坐在院子中的一把藤椅之上,和第一夫人輕聲絮語着。

遠處,寬闊的東湖水清波漾,在明媚的陽光之下熠熠生輝,閃着道道金光;近處,珞珈山畔,芳草萋萋,嚶鳴柳綠,生機盎然。

“達令,與珞珈山隔水相望的那處小村子就是禁足那個川軍少年將軍的沙灣村嗎?。”

第一夫人望着珞珈山東面的遠處,饒有興趣地詢問道。

“嗯”

老蔣有些心不在焉地哼哼道。

最高領袖其實心情是不錯的,最嚴酷的冬天已經過去,最近的消息可都是好消息:

日軍華中方面軍終於師疲兵老,停止了西進的步伐。正集中力量與華北日軍協力打通以徐州爲中心的津浦路。那裏有李宗仁的第五戰區的數十萬雜牌軍擋着,至於勝敗對於最高領袖來說都不算沒有收穫;

大刺頭韓復榘大爺除掉了,小刺頭川軍獨立旅的周大少團長也束手就擒被扣押軟禁在沙灣村,這終於爲最高領袖年初就開始的整肅軍紀事劃上了一個圓滿的句號。

試問,現在中國地面上還有哪個吃了雄心豹子膽的地方軍閥勢力敢於挑戰咱高舉抗戰領袖大旗幟的最高領袖的權勢威嚴啊,抗戰以來老蔣的軍政令那是首次空前的順暢。

年前,英美等實行綏靖政策的西方列強,繼續以國會、民衆等要求中立的呼聲太盛爲藉口,迴避着敗退連連急需外援的中國的求援呼聲。

與此同時,一艘艘英美等國的貨輪卻滿載着成千上萬的廢鋼舊鐵、石油等戰略物資,源源不斷的運抵小日本。並最終化作了小鬼子的槍彈炮彈炸彈,被小鬼子劈頭蓋臉扔到了中國人的頭上。

可以怎麼說,在這些假仁假義的西方強盜與小日本翻臉之前,他們每賺小鬼子的一分錢財上面,都是沾滿着民的腥濃的血肉。小日本更像是這些西方強盜的僱傭軍,他**的就沒有一個好鳥

西方不亮東方亮,黑了南方有北方。幾年前曾經把蘇聯、斯大鬍子一通臭罵,勢如水火的中蘇關係就在這種情況之下似乎隨着天氣的變暖迅速親熱起來。

1937年底,四處求援無着的最高領袖病急『亂』投醫,竟公開召見了蘇聯駐華大使鮑革莫洛夫。隨後公佈出來的消息使所有人大跌眼鏡:

最高領袖不僅允許蘇聯人可以在中國的新疆、甘肅等大西北活動,甚至還允許蘇聯飛行員以個人身份作爲志願者加入中國空軍……

說起來,老蔣是最反感蘇聯人的,這其中當然有太子的原因,更主要的是蘇聯人慣會趁火打劫,中國曆朝歷代吃這個北極熊的暗虧不老少,最高領袖也怕蘇聯人在中國傳播那種政治影響。

但被時局『逼』到牆角的老蔣並不是傻瓜,蘇聯人是知道日本軍國主義就像一架剎不住腳的戰車,其好戰『性』、侵略『性』決定了蘇聯也必會使其擴張政策的擋路石,日本陸海軍爭論不休的北上南下政策也是衆人皆知的。在面對西面越來越不友好的氛圍,蘇聯人更是急於『摸』清日本人的底,以避免自己的後院先遭起了火,陷入兩面作戰的不利境地。

這種情況之下,陷入低谷的中蘇關係自然你情我願,一拍即合,迅速升溫。在眼看英美等指望不上了,只要蘇聯人帶着軍援來,帶着人來,也能爲艱難的中國抗戰增一分力量啥,最終老蔣不還是個受益者。再說,國際政治上,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老蔣所做無可厚非。

道門生 於是,一翻過新年,蘇聯國防委員、斯大鬍子的軍事代言人伏羅希洛夫就宣佈:“蘇聯人民同情中國爲抵抗侵略的抗戰,蘇聯『政府』爲了支援中國抗戰,決定援助中國20個師的武器裝備……”

特別令最高領袖驚喜異常的是,蘇聯人還將提供給幾乎沒有作戰飛機的中國空軍四個大隊124架各型戰機並且派遣蘇聯遠東軍區數百名的經驗豐富的蘇聯空軍志願人員援華參戰(這其中就有壯烈犧牲的著名的庫裏申科大隊長等及以後揚威西方戰線的多名王牌飛行員)。強大的外掛,頓時使無足輕重的中國空軍一躍而成遠東一支強悍的空中力量。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日蘇簽訂互不侵犯條約爲止。

面對蘇聯人伸出的“無私”(所有武器裝備等軍援全部是老蔣出錢買的,當然在那種情況下,能賣給中國那都算是夠哥們了)的熱乎乎的大手,令一向翻臉比翻書快的老蔣都有些感動了。他心裏明白,雖然中國再次做了日蘇博弈之中的籌碼(其實就是後來的抗美援朝亦如此,不過是做了美蘇爭霸的籌碼,這是弱者永遠無法迴避的悲哀,但願我堂堂中華何時也能把別個當成遊戲的籌碼啊),但是蘇援,對於中國,特別是對於打殘、打完了的中國空軍,那是再次得到了起死回生的機會:

中國空軍缺飛機,不缺飛行員。一大批曾與小日本空軍交過手,經驗豐富的但失去了戰機的飛行員多得很(由於失去了戰機,這些滿懷報國之情的優秀飛行員被人們戲稱爲空軍陸戰隊),而且由杭州筧橋遷往大西南的中央航校裏,第八、第九期的一批訓練有素、未參加過空戰的後備飛行員也有幾百人可以使用,還不提基於一箇中國人的愛國熱情,大批來華參戰的華僑飛行員們。這些中國神鷹們都盼望着能有飛機,那就能駕駛戰機與小日本的空中強盜浴血奮戰,保衛祖國的天空。

影帝追妻之路 現在終於有這個機會了,就在最高領袖坐在武昌珞珈山上休閒之際,冷清多時的湖北樊城機場、南昌青雲浦機場、武漢漢口軍用機場等彷彿從春日的陽光之中甦醒了過來:

又熱鬧了起來,一架架小巧的蘇制伊-15、伊驅逐機,一架架龐大笨拙的sb重型轟炸機,在中國空軍的將士們翹首期盼中,在一陣陣和着熱淚的歡呼聲中,落在了機場,停滿了停機坪。

數月以來,只能恨恨地仰望天空的中國空軍的飛行員們淚流滿面地忘情的呼喊着,歡笑着撲向一架架戰鷹。早春的土地上,戰鷹更顯威風。

中國空軍猶如一隻被惡魔咬傷的神鷹,在春日的陽光和甦醒的大地的滋養下,在天祐中華的神庇中,啄補創傷,韜光養晦,靜待着癒合創傷,重返祖國的天空的一刻。

再說此時與珞珈山隔水相望的沙灣村裏的周大少團長吧。他娃鷹過來鷹過去的,這個時候的他卻成了一個比雞娃飛得還低的老鷹,或者乾脆說是直落到地了。此時此刻周大少團長正撅着屁股趴在屋中那張大八仙桌子上勾勾畫畫的:正在爲沙灣村百戶村民尋『摸』一條致富的道路。

致富的構思並不順暢,不是周大少團長的原因,而是因爲獲悉他娃被扣押軟禁在沙灣村的消息後,前來探訪看望的人是成串串了。

起初,最高領袖接到軍統武漢站的報告說有不少軍政界大佬欲前往沙灣村探訪看望周大少團長。老蔣剛要下令嚴禁探訪看望這個小刺頭。卻轉念一想改變了主意:

每次來硬的,這個小刺頭都不吃。這次不妨軟打整,也讓他好生反思一下子。再說了,老蔣這個老江湖倒也想看看這個十八歲的川軍將領中號稱小神仙的少年將軍到底能掀起多大的浪,“務必把每天的探訪詳細情況給我報告”

所以纔有周至柔上將的探訪,隨即唐生智上將、劉興將軍、周嫺將軍等原南京警備軍(唐生智率領南京警備軍撤回武漢後,隨即被最高領袖撤銷番號,所餘殘部打散編入整訓的武漢地區的中央軍各部。唐與幾個中高級將領又變成了無兵無權的閒職,得榮譽若干罷了)的七八位與周大少團長結下了深厚的戰鬥情誼的將軍們也來了。

面對着趴在大桌子上有些驚訝的周大少團長,這些百戰餘生的將軍們在知道,在這個時刻,這個可謂有些神奇的少年將軍並沒有多替自己的前途安危着想,卻是在爲沙灣村的老鄉們謀求致富之道的情況後,都有些動容了。七八個將星閃爍的中年將軍們,認真地向年輕的甚至只能做他們的孫子輩的這個少年人敬了一個莊重的軍禮。把周大少團長整黃了,忙鞠躬回禮(宣城詐降後,周大少團長終其一生再未穿過軍服)。

“唉,南京警備軍的結局自是早已經能判斷的。孟瀟公(唐生智的字孟瀟),你從委座哪裏受教這種事(卸磨殺驢子)可是不少啊(衆人都笑了)諸位不必沮喪,終究會有讓大家重新馳騁抗戰殺敵戰場的機會的。南來北往休便休,白萍吹盡楚江秋。諸君不是悲秋客,一任青山相對愁嘛”

周大少團長倒是對諸位的前景樂觀的很。因爲他知道,38年隨着武漢會戰的開始,這些擁有對日豐富作戰經驗的將領們那就成了最高領袖的香餑餑了,危難之時方顯忠臣良將啥。

衆人心情好了許多,唐生智又對周大少團長講了正由他牽頭聯絡衆多軍界高層,極力爲周大少團長周旋。在表示了衷心地感謝之後,周大少團長說道:

“人生百年,就算是漫長了,但在洪荒中卻如一刻瞬息。來路短,去路長啊。我歷來行事只認一條:

做人做事須循天理良心,心術再多不可得罪於天地。

紅塵滾滾,天意無常,不遂我心也不勉強,諸位對於曉舟的心意心領了。至於最終結局,隨它去吧。想起一年多前,我在嵩山少林寺曾與主持方丈閒談,其曰:

‘欲害有德之人,如仰面吐沫,終自唾之’

這句話的意思就是說,想要加害有道理的人啊,就好像仰起臉對天吐口水一樣,這唾沫子還是要落到他自己的臉上的……”

自然這話當晚就到了最高領袖這裏,差點把老蔣鼻子氣歪:

嘿,他個四川的三寸丁,小刺頭屢次抗命不遵、截搶友軍的軍需物資等他還成了有“德”之士。我整肅軍紀對他這般處理,還成了那個對着天吐口水的自唾之人?

娘希匹,問題是還真不好殺他娃了,這話一出,我再殺了他,那就坐實了那個對天吐口水的小人角『色』。

下面周大少團長的幾句話,卻又使老蔣美滋滋地,

“委員長對我的處置,不論如何,我感激之因爲委座是真心爲抗戰大局着想,是爲我好啷個這麼說呢,禪經中曾說:

‘凡是有益於人的就是善,有利於己的就是惡。凡是益於人,就是打人罵人關人殺人都是善;有利於己,就是敬人禮人尊人寵人都是惡。’

孟瀟公,你們諸位說說,委座對於我這個戴罪之身是不是算是個大善人啊?”(周大少團長眨着眼說得,衆人心裏笑開了花,卻在一旁看守的面前,一本正經連連稱是。反話正說,周大忽悠啊煞費苦心)

唐生智等人走後,又是曾經受惠於周大少團長的那些諸如“周魚頭火鍋”等的來探訪看望之人是一波接着一波。

最終把周大少團長弄煩了,堅決要求看守他的軍法執行處的喬少校一夥人,

“喬老爺啊你們給我把人擋住老子口都說幹了,腰都鞠酸了,還他**的做不做米粉了?(喬少校一夥人沒聽懂)”

“周將軍,這次實在是擋不住啊”

喬少校進來無可奈何地對周大少團長說道。

這個時候,都已經是5日的晚上十點鐘了。之前,來探訪看望的七八波(擋不住),擋在沙灣村外的還有十幾波。鬧了一陣,乾脆在沙灣村外安營紮寨了。

“啷個,又是哪位中將、上將啊?”

周大少團長忙着圖紙頭也不擡地問道。

“這倒不是,這回是穆桂英掛帥,是周將軍的三位夫人大駕光臨”

喬少校說。

“我說,嗨,喬老爺這個你擋啥子擋嘛,直接把人往我這領唄”

周大少團長沒好氣地說道。

“周臘梅、家欣哥、曉舟”

不用說,自是林雪兒、蘭蘭妹妹、童湘對心上人周大少團長的各自愛稱。三個風塵僕僕的女娃子一進屋裏,直接撲到一路牽心掛腸的心上人懷裏,就哭開了。

周大少團長盡力(要不然他娃小身板子摟不住)摟着三個如花似玉、梨花帶雨更顯嬌豔的家(佳)人,對着仍呆在屋裏盯梢的不知趣的看守瞪圓了眼珠子,怒吼道:

“豬啊?尼瑪的,天大地大夫妻事大你些龜孫子還杵在這裏幹啥子,都給老子爬喲”

看守們退出去了,下了樓。

安撫着衆人,等人稍微平靜了,周大少團長卻劈頭就問那些交待的食品加工機械帶來了莫得。淚水未乾的林雪兒等三個女娃子,交換了一下眼『色』。上去就兩個人扯耳朵一人夾鼻子,把猝不及防的周大少團長弄得叫喚起來,

“哎、哎,翻天啦扯耳朵拉鼻子你們製造大相(象)公嘛?”

衆姐妹這才鬆了手,破涕爲笑起來:耳朵真扯大了,鼻子拉長點,可不是大相(象)公

周大少團長簡略說了這事的前因後果,對於林雪兒和童湘爲營救他所做的努力(一獲悉周大少團長在武漢被老蔣扣押,林湯圓和童凱華兩個老丈杆子,在一西一東以工商界大佬身份分別策動兩地工商界,以上交中央財稅爲要挾,以避免老蔣對他們的女婿很快下毒手)深至感激。周大少團長對三人說道:

“你們理解我,使我非常感動。我的這事,你們是明白的,那個蔣光頭和軍委會高層其實也是知道是怎麼一回事的。至於現在有些不明真相的輿論和普通民衆罵我,這沒有啥子關係,他們愛國的動機是純潔的。

而且,你們也不必過分擔心老蔣會很快像殺韓復榘一樣對我下毒手。川軍的情況不同於已經分崩離析的東北軍、西北軍,劉老總(劉湘)雖病重但未身死,川軍還是形散實聚的一大坨子,在保衛自己的老巢方面的利益是一致的。

老蔣也怕殺掉我,川軍真受激成變,弄出事,那就糟了。到時他連個退路都不得安穩,畢竟大西南已經成爲了老蔣堅持最後抗戰的堡壘和不可或缺的基地。你們看我現在在沙灣村的境遇,也能大概看出個端倪,否則你們不可能見到我了。

當然世事難測,人生一世草生一秋。我周家欣既然來到這個『亂』世,當以有生之年,以熱血生命報效家國,報答知遇。縱然受冤身死,或長陷傫索,也算是得其所吧。

今天衆姐妹理解我,在這個時刻仍願意追隨我,成全我,使曉舟感激涕零……”

周大少團長一番發自肺腑的話,言出至誠,激動而悽婉,更使林雪兒等三人大受感動,淚流滿面。周大少團長眼裏也不禁噙滿了淚花。

三位周大少團長的紅顏知己已暗在內心裏下定了決心,願陪伴着這個少年共同進退。

“今夜,我們想成爲你的新嫁娘”

面對林雪兒等姐妹的大膽的表白。倒把還在感動的周大少團長嚇了一大跳不是不願意,可也不是這個情形之下啊?最終三人一句:

“夫君可以無畏生死,但也請給我們姐妹們留下一個念想”

擊垮了周大少團長。

夜『色』深沉,春意無邊。雲中仙周大少團長徜徉在悽悽芳草之間,流連於桃源仙洞裏,與仙女們在虛無縹緲的雲端之上飄『蕩』遨遊直至最高……

不得不承認哈,周大少團長真是個神勇無比的少年將軍,殺敵戰場上如此,在做人方面更是了得半夜馳騁,竟是三位佳人都暗結珠胎。真不愧於神槍手之美譽,譜寫了一個周大少版的三槍拍案驚奇。

287章三槍拍案驚奇(周大少 288章 武漢三鎮的PK賽

288章武漢三鎮的PK賽

這裏的黎明靜悄悄,周大少團長一改被扣押以後的睡懶覺的作法,一大早就從軟香溫玉的美人堆裏溜了出來。

幹啥子?牽掛他那些食品加工機械要去做米粉去也。把一大早就要看守他娃的軍法執行處的兩個弟兄氣得半死:

直娘賊的,你娃折騰半宿,還一大早上就起來了,還讓人活不?(這就屬於典型的皇帝不累太監倒累)

說到做米粉,似乎並不難嘛。但周大少團長那也是隻吃過沒有做過(不過來自四川綿陽的大學同學蔣澤輝家裏倒是開米粉店的,倒也聽他簡略吹起過),有些過經過脈的地方那是需要親自試一下的。

揉着惺忪的睡眼朵花等幾個昨天陪同林大姐等三人過來的護衛被興致勃勃的周大少團長從村裏借宿的老鄉家裏的薩拉熱被窩中提溜出來,見是自己的老闆子,幾個人倒不敢發起牀風,只得背的背,擡得擡,把那些死笨的食品加工機械給老闆子弄到軟禁他的那間院落的後面的大廚房裏。

要做米粉,那必須先做米粉面團,就是米粉磨細加水調製的麪糰。由於米粉品質的不同(如分糯米粉、秈米粉、粳米粉等),磨粉工藝的不同(如干磨、溼磨、水磨等),以及調製方法的不同(如冷水調製、熱水調製等),因而做出來的米粉面團也就各有特性。

像大家熟悉的四川人最常用的米粉面團是吊漿粉,也就是俗稱的湯圓面。而周大少團長要弄得廣元、綿陽、安縣等川西北一帶的鮮米粉類似於一種用糯米、秈米混合一定比例製成的米粉面團壓軋而成。

這個流程周大少團長是不知道的,直到把從沈英姑娘那裏買的二百斤江漢大米都折騰光了,才使周大少團長摸到了一定門道。所以說中國這種師父手把手傳授的傳統真是害死人,把咱老祖宗很多的好東西都給弄失傳了。搞得每一次都要後人重新費老大勁從頭弄過。筆者今天不怕捱罵,把製造米粉過經過脈的關鍵節點給大家說說。

原來,由於米的品質不同(這就是爲什麼有的地方米粉很好吃,有的地方卻完全不行),其製成的米粉面團的成品的粘性、硬度和口感是截然不同的。如武漢的江漢大米,品質優良,屬於糯米性質多一點,因而粘性大、硬度低、口感軟糯,是製作優良米粉的不錯的材質。

但是卻不能全用江漢大米,否則一加熱水調製,那就會斷成截截,而且很容易塌了,並不好吃,沒有周大少團長印象中的那種川西北米粉的爽滑筋道的口感。

結果周大少團長又喊人去買了秈米、粳米回來一一試過,還是不行。做出來的米粉倒不斷成截截了,也不塌了,但口感硬扎,特別是用粳米做成的米粉,拉很長都扯不斷,嚼起來的他**的硬的像是鐵絲,這也太勁道了吧?用熱水調製後這些米粉面團也不變形發漲,氣得周大少團長把這些硬鐵絲米粉一盆子全扔球了

一個成都壩子上的常吃葉兒粑的王姓弟兄突然想起了一個事情,對周大少團長說道:

“老團長,你好像沒有搞對喲?我啷個記得四川人做葉兒粑都要把米先用清水浸泡一天(夏季時間稍短點,冬季時間稍長點,時間千萬要控制好。短了不行,長了易發熱酸敗,變味變質。這是一個關鍵節點),還要中間換三次清水。具體標準是把米泡至無硬心心了,用手輕輕一捻就能捻碎纔算合格啊。”

這個問題解決了,但是米粉要不軟要不很硬的原因始終沒有找到解決的辦法。周大少團長那是一手抓一把江漢大米,一手抓一把秈米,瞑思苦想。好幾頓飯都是林雪兒等人端到試驗場來吃的,那也是食不甘味。

最後,總算是讓他娃找到了解決的正確思路:

相互配合、取長補短啥(這正是做米粉的米粉面團的正確製作方法,但其混合比例周大少團長從何得知,只得捱到起試驗),取一定比例的糯米、秈米混合即可。

這樣子,借糯米粘性大、硬度低、口感軟糯、熱後易塌與秈米粘性低、硬度較高、口感硬實、熱後不易變形等各自的特點,就能取長補短、相得益彰,還可以提高米粉的質量和營養價值。

在浪費了不少材料之後,纔算是讓周大少團長找到了這個最恰當的比例。這裏不妨給大家簡略說說,糯米佔比在70-90之間,秈米佔比在10-30之間,至於具體的比例大家猜去吧。

最終的成品,弄起來大家一嘗,好了,那是又爽滑又筋道,確實不錯

“我啷個覺得這個米粉沒有川西北米粉那樣子細膩呢?”

周大少團長還不滿意,對照了一下吃川西北米粉的感覺。

這下子問到練家子了,那個王姓弟兄跟着周大少團長之前,幹過賣豆花行當。

“少添慢磨,精工細活”

老王得意地說道,豆花要點得細膩那麼豆子就得這麼才能磨得很細。米粉要細膩,道理一樣嘛。

“瞎扯蛋,老子這個全用機械磨粉機打得,啷個慢?”

wWW_ ттkan_ C O

周大少團長反問道。琢磨一番後,周大少團長意識到“磨粉的速度不能控制,看來就是這個米與水之間比例的問題了。”(水磨法的關鍵節點)

又是一通忙活,又浪費了一堆材料,總算是解決了這個瑕疵。

這下子做米粉要用的米粉面團弄巴適了,那就要調製壓軋成鮮米粉啥,這個周大少團長因爲聽蔣同學說過,所以一上來就採用了熱水調製法。

因爲米粉所含的澱粉,在一般情況之下是不溶於水的或微溶於水的,使用熱水調製,就可促使米粉中的澱粉吸水膨脹、糊化,產生較強的粘性,把粉粒緊緊地粘連在一起。否則想壓軋成又細又長的粉絲那是不可能的。

具體的調製溫度,那是要根據成品的要求與米質的情況來決定。這又是一個做好米粉的節點,熱水調製溫度大概在70°左右。

二月八日,周大少團長成功製出沙灣米粉。這個時間,後來成爲了沙灣村人的盛大節日,因爲這是聞名遐邇譽滿華中的沙灣米粉的誕生日。

掠婚:首長纏上身 有了這個致富的高招,周大少團長正式在自己被軟禁的院落中,開始培訓沙灣村村民們製作沙灣米粉。

不求滿腹經綸,只要一招在手,只要會做米粉,一斤米做成一斤三兩鮮米粉就能多賣十幾倍的價錢,這不是老天爺往咱身上砸錢嘛,這個淺顯的道理沙灣村人都懂,何況周大善人說了還不花咱們一分錢沙灣村近百戶村民們那個踊躍喲,幾乎是全村、全家出動。連沈英姑娘的斷腿老爹和瞎眼爺爺(後被周大少團長送到重慶周林醫院割除了白內障,恢復了沈爺爺的光明)也坐着板車、牽着孫女的手來了。

做米粉那是費了周大少團長的不少腦水和材料。但做這米粉之君的臣下臊子,那就是周大好吃狗的強項:

他娃做得湯麪臊子在衆人眼睛裏那就是一絕。

一番五味調出百味香的忙碌後,就見在農村那種廚房大臺面上,他娃一口氣擺弄出了十餘種臊子品種,色彩繽紛、香氣撲鼻,有滷味的、酸菜肉絲的、牛肉的(家常的、紅燒的、乾煸的)……

甚至還專門針對武漢人愛吃鹹鮮河魚、嗜辣的飲食特點,弄出了香辣魚臊子、鱔魚臊子等非常具有武漢特點的臊子品種。

說老實話,就他娃在大廚房忙活,那個瀰漫在大廚房的各種香氣,不說在廚房幫忙的人了,就是擠在廚房外的看稀奇的人們都直吞口水,連那些軍法執行處的弟兄們也一樣一樣的。

說起這個米粉,就是咱中國的超級快餐,爲什麼說是超級呢?因爲從顧客點到吃到嘴巴里不用十秒鐘

通常只需要把發好的米粉用沸水一淖,即可撈出裝碗,用高湯一吊,再在雪白雪白的米粉湯粉上舀上一勺自己愛吃的某種臊子,再加點嫩綠的蔥花、香菜、榨菜顆、花生碎粒等。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