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嶽建明大怒:“找死! 一紙婚約:早安嬌妻 小峯,胖子,給我揍他!”

那兩個男生見趙天驕只有一人,也沒將他當回事,立刻就衝了過去。

嘭嘭兩聲響傳出,二人去的快,回的更快,甚至還飛退出十多米。

趙天驕兩腳將二人踹飛出去之後,一個箭步,來到嶽建明近前,一腳踢在了他的襠下,令得他立刻慘叫一聲,捂着褲襠,栽倒在地。

隨後,趙天驕目光落在了曹雨諾的身上。

曹雨諾嚇得立刻擺手:“不要殺我,我也是被逼的,我也不想害琪琪。”

趙天驕自然不會出手教訓一個女生,轉而,將目光落在了那口枯井上。

“主人,這井有問題麼?”獨孤勝寒問道。

趙天驕擡頭,看了看枯井正對着的上方。

只見,枯井正對着的上方,有個旋渦,呼呼旋轉,場面浩大而奇特。

當然,普通人是看不到這一幕的。

“此地的陰氣,全部來自這口井,然後升至上空,被旋渦吸收,然後在旋轉之力下,分佈在整個荒村。”趙天驕傳音道。

若想找到這個荒村古怪的原因,只需深入井中,便可一探究竟。

“你……你竟然敢打我,臭小子,你死定了!”嶽建明恢復少許,齜牙咧嘴道:“我的兩個師父,正在找我,他們會道術,會養鬼,得罪了我,我讓我的師父弄死你!”

小胖子和小峯將嶽建明扶了起來,極盡狗腿子之能事。

“你知不知道嶽少是什麼人?他是省城四大家族的岳家少爺,而岳家,在省城,隻手遮天,黑白兩道通吃,你得罪了嶽少,就等着受死吧!”

“能打就以爲自己很牛逼了麼?我告訴你,這是有錢人的世界,想弄死你,就跟碾死一隻螞蟻一樣簡單!”

趙天驕被這二人的話,給氣樂了,壞笑道:“是麼,那你說,如果爺們一不做二不休,將你們統統殺死,然後扔進井裏,毀屍滅跡,我是不是就不用擔心你們的威脅了?”

嶽建明踹了小胖子和小峯一人一腳:“傻了吧,會不會說話,不會說,就給我閉嘴!”

“趙天驕是吧,我告訴你,你別亂來,我師父一會就到,他們會道術,能養鬼。你若殺了我,他們會通過鬼,輕而易舉,就能知道是你乾的。到時候,他們會讓你生不如死,你最好別自掘墳墓!”嶽建明一臉傲然。

宋雅琪冷笑道:“嶽建明,實話告訴你,天驕他也會道術,而且非常厲害,絕對不會比你師父差!”

“哈……宋雅琪你這個傻女人,一定是被這個小子給騙了吧。你見過真正的道術麼?一張符籙,招來萬千厲鬼,一道手訣,讓人生不如死……想要傷人,會讓你防不勝防。如果他真的會道術,剛剛會親手傷我們?”嶽建明顯然不信。

獨孤勝寒笑道:“主人,他說的好像是花野兩兄弟呢?”

趙天驕點點頭:“應該是吧。”

說曹操,曹操就到了。

花野和徐明二人,也是誤打誤撞的,來到了這個村子,本想通知趙天驕的,卻發現,想出去已經做不到了,只能硬着頭皮,深入其中,卻是聽到了嶽建明的聲音,便循聲而來。

嶽建明一眼便看到二人,雙目登時一亮,哈哈笑道:“我師父來了!”

“趙天驕,你就等死吧,我師父會放鬼,一點點將你血肉吞下,並將你的魂魄,噬咬的千瘡百孔,讓你痛不欲生!”嶽建明一臉得意,看着趙天驕,如看着死人。 隨後,嶽建明轉頭,看向宋雅琪:“還有你這個賤人,本少追求你,你竟然拒絕,還和這窮吊絲勾勾搭搭?在你看來,本少還不如這窮逼了!既然如此,本少會讓你知道,得罪本少的下場!”

花野和徐明還沒等鄰近,便揮手叫道:“嶽少,見到你真是太好了,你沒事吧?”

嶽建明冷哼一聲:“師父,你們把他給我打死,將他的魂抽出,我要養他的魂,給我當奴隸!”

“還有這個賤人,讓她被鬼附身,求着我上!”嶽建明瘋狂道。

花野點頭:“竟然敢有人欺負嶽少,是想死麼!”

來到近前,花野和徐明也是看清了趙天驕,使得二人全部一愣。

趙天驕抿嘴壞笑:“你們,在和爺們說話呢麼?”

嶽建明張牙舞爪道:“傻了吧,不是和你說話,難道是和鬼麼?本少告訴你,你現在就是跪下求饒,叫本少爸爸,也沒用了。因爲得罪本少的人,都要死!”

花野和徐明完全沒想到,和嶽建明有衝突的,竟然會是趙天驕。

而他們二人,可是剛剛不久前,剛從趙天驕手中,死裏逃生啊!

現在讓他們對付趙天驕,那特麼不就是大寫的找死麼!

使得二人,恨不得一巴掌將嶽建明,打進枯井裏。

撲通……

花野和徐明,雙雙跪在了趙天驕的腳下,開口道:“大哥,我們不知道是你啊,不然,借給我們一百個膽子,也不敢說你。”

趙天驕笑道:“他是你們的徒弟?很囂張很狂妄啊。”

“不不不……我們……他不是我們徒弟,我們沒有這樣的徒弟!”花野連聲道。

嶽建明愣住了:“師父,你們怎麼了?幹嘛給這個土鱉下跪?”

徐明瞪了嶽建明一眼:“你這是害我們啊!”

“師父,你們本事那麼大,誰能害得了你們?”嶽建明極度懵逼。

花野怒斥道:“嶽少,在你面前,我們厲害。但是比我們厲害的,大有人在,想要我們死,只是一個念頭的事!更不用說你的生死了,你若不想死,就快點給這位大哥跪下道歉!”

直到這時,嶽建明才正式打量起趙天驕來。

雖然他看不出趙天驕有什麼與衆不同的地方,但是,他的兩個師父都這麼說了,他也不敢再造次了。

可是讓他跪……

身爲省城四大家族的岳家大少,骨子裏就有股與生俱來的高傲,和無與倫比的尊貴,讓他跪,這不可能!

“好,既然大家都認識,那剛纔就是一場誤會,我們,還是快點離開這詭異的地方吧。”嶽建明的語氣中,儼然帶着一股子命令的口吻。

趙天驕冷笑:“誤會?你都要強上了我朋友,這是誤會?”

“本少都不和你計較了,你還想怎樣?”嶽建明目中精芒一閃。

他約宋雅琪幾人外出,暗中還有幾個保鏢跟隨,原本他想利用幾個保鏢製造一場英雄救美的橋段,然後贏得宋雅琪的芳心。

可是,卻意外的來到了這個村子,一切計劃,都被打亂,這就讓他失去了耐心,想要動強的。

然後就有了眼下的這一幕。

不過,他相信,只要離開了這個村子,他很快就能找到那幾個忠心的保鏢,到時候一個槍子下去,這趙天驕再強,也抵抗不了熱武器的威力。

所以,嶽建明他還是有些底氣的!

“主人,這種人就不能放過,直接殺了吧!”獨孤勝寒乜斜看着嶽建明。

雖然獨孤勝寒沒有現身,但被她盯着,還是令得嶽建明,有股如芒在背的感覺,讓他不自覺打了個冷顫。

趙天驕輕嘆口氣,傳音道:“勝寒,你殺氣太重了。況且,對付這種人,殺了他還不如廢了他,讓他再也不能禍害女生,這纔是最好的懲罰。”

獨孤勝寒雙目一亮:“還是主人高名!”

趙天驕邁步朝嶽建明走了過去。

花野和徐明見狀,立刻開口對嶽建明勸說。

“嶽少,快陪個不是吧,他不是你能惹得起的!”

嶽建明色厲內荏道:“你……你要幹什麼?我警告你啊,你不能傷我,我爸是省城青龍幫幫主,手下兄弟上千人。還有,我大伯在軍區任職,掌握大權。省委更是我爺爺的門……”

趙天驕抿嘴壞笑,來到近前,一腳,再次踢在了嶽建明的褲襠。

而這一次,則是傳出爆破聲,雖然不大,但在場之人,都是聽的頭皮發麻,而他們也都知道了,這嶽建明,以後就是個廢人了。

“嗷……”嶽建明倒在地上,怪叫一聲,便疼的昏死了過去。而在昏死之前,看着趙天驕的目光,帶着深深的恐懼,這一刻,他是真的怕了,可卻,也晚了!

花野和徐明對視一眼,頗爲苦澀。

岳家,他們養鬼門雖然不怕,但也不願得罪。

而面前的這個趙天驕,有鬼王在側,他們是得罪不起!

在他們哥倆看來,獨孤勝寒,就是一個實打實的鬼王!

女人,霸少讓你取悅他 “大哥,嶽少說的沒錯,他家世背景,很是雄厚,你……”

趙天驕一臉輕鬆,笑道:“不來惹我便罷,否則,爺們會讓他們後悔的!”

術法家族,趙天驕都滅過,一個世俗家族,他自然不會放在眼裏。

“你們兩個,帶着他們先走吧。”

小峯和小胖子擡着嶽建明,曹雨諾跟在後面,一同隨花野師兄弟朝外面走去。

宋雅琪緊張的看着趙天驕:“天驕,對不起,因爲我,讓你得罪了四大家族的岳家。”

“怎麼,因爲內疚,就想對主人以身相許了?”獨孤勝寒說話間,現出身形。

嚇得宋雅琪連忙躲在了趙天驕的身後,大叫有鬼。

“別怕,這是自己人。還有,你也不要有愧疚,什麼四大家族,爺們纔不怕。”趙天驕安慰了一句,隨後叫來十八戰將,在上面保護宋雅琪。他則是帶着獨孤勝寒,靠近了枯井。

“主人,我們要下去麼?”獨孤勝寒,躍躍欲試。

還沒等趙天驕說話,就聽到,一旁傳來驚呼聲。

“怎麼回事?我們……我們怎麼又回來了?” 只見,花野和徐明,帶着四個人,從另一個方向,又走了回來!

彷彿他們是繞着村子,走了一圈,又繞了回來一般。

“怎麼回事?”趙天驕問道:“你們,也走不出去麼?”

花野和徐明來到近前,也是一臉懵逼。

“很古怪,我們確定,沒有改變任何方向,明明是走的直線,卻是又轉了回來。”

“而且,我們哥倆的道行,雖然不是很高,但也絕對不會被鬼遮眼。”

鬼遮眼,顧名思義,就是被鬼遮住了雙眼,使得眼前所見,都是虛假的。

他們說的沒錯,自小便是養鬼,即便是鬼王,才能對他們進行鬼遮眼,而不被發現。

那曹雨諾突然道:“我發現了,每次起始地和終點,都是這口枯井這裏。而在朝外走的時候,似乎,周圍的環境,每一次都有所不同。”

小峯和小胖子,還有宋雅琪,也是猛地回過神來,紛紛開口附和。

“沒錯,我想起來了,之前走的時候,都沒發現什麼石碑,可在剛纔,路邊,卻是出現了一個半人高的石碑!”

“石碑上,寫的是……隱龍村!難道,這裏是隱龍村?”

隱龍村?

在七世絕殺咒裏,那指點趙天驕和李芷煙的氣人馮無信,便是叫趙天驕來隱龍村。

趙天驕皺了皺眉:“這麼說的話,問題的關鍵,還是在這口井裏。你們不要靠近枯井,而且,哪裏也不要去了。”

“勝寒,我們下井看看。”

說話間,趙天驕給獨孤勝寒加持了雲靴狀態。

趙天驕攬着獨孤勝寒的楊柳腰肢,進入了枯井之內。

突然見到多出一個絕色美女,令得小胖子三人,全部愣住了,如今見到這絕色美女,腳踏祥雲,飄飄飛起,立刻全部被震撼了。

“仙女!這是仙女下凡!”噗通小胖子跪了。

曹雨諾和小峯,也都一臉敬畏的跪在了地上。

“此人能命令仙女,那他豈不是……更厲害的神仙?!”

只有宋雅琪和花野師兄弟知道,那是個女鬼,非常強大的女鬼!

進入枯井,裏面的溫度,如能冰凍一切一般,饒是趙天驕,也感覺到了一些不適。

趙天驕運轉道行,周身靈力激盪,抵消了溫度帶來的影響。

獨孤勝寒沒有冒進,而是速度緩慢,一邊降落,一邊查看下方,若是有什麼危險,她會第一時間,將趙天驕拋出井外。

“主人,你說這裏,難道真的是一處陰氣穴位之地麼?”獨孤勝寒問道。

趙天驕沒有說話,因爲,這一刻,他感覺到了一種異常親切的感覺,從井下,傳遞過來。

而這股親切之意,隱隱的,還蘊含着召喚之力。

召喚趙天驕!

“不,這不是陰氣巢穴!”這一刻,趙天驕敢肯定,井下的召喚之力,一定和那個馮無信有關,自然的,不可能是什麼陰氣巢穴了!

不多時,主僕落在井底。

裏面很是乾燥,而且別有洞天。

往裏,還有延伸的洞穴,一人高。

而那召喚之力,在這一刻,更爲強烈起來,正是從那延伸出的洞穴中,散發出來的。

不過,在這召喚之力下,似乎,還有一股排斥的力量。

“主人,讓我先去看看。”獨孤勝寒擔心裏面有危險,便想打頭陣。

趙天驕自然不會同意,拉着獨孤勝寒,當先,邁步走了進去。

然而,在這個過程中,趙天驕和獨孤勝寒,就如同進入了六道輪迴一般,沒有了之前的一切記憶。

他們只記得,彼此是自己的心儀之人,可悲傷的是,他們的戀情,不被允許,所以,他們被逼無奈,便選擇了私奔!

只見,井底洞穴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鬱鬱蔥蔥的山路,頭頂,殘月淒涼,冷風蕭蕭。

“勝寒,你是村長家的千金,而我,是個流浪到此的異鄉人,跟着我,會讓你受苦的,你……”趙天驕看着獨孤勝寒,這個嬌生慣養的小姐,跟着自己東奔西走,狼狽逃竄,極爲心疼。

獨孤勝寒的祖上,世代生活在隱龍村,他們家,即是地主,也是世襲村長,家境殷實,在隱龍村這個百十來戶的大村子裏,可謂是偏居一隅的土皇帝。

而獨孤勝寒聰明漂亮,是獨孤家掌上明珠,自然是不會讓她下嫁給流浪至此,在獨孤家當小廝的趙天驕。

要嫁也是嫁給岳家有親戚在縣裏當官的岳家少爺嶽建明!

“天哥,我沒事,即便是死,勝寒也要和你死在一起!”

說罷,二人繼續跑路。

突然,山路上傳來駿馬的嘶鳴。

“少爺,他們在那裏!”一個小廝打扮的小胖子,指着趙天驕尖聲道。

一隊人馬,呼嘯而至。

爲首的,正是騎在高頭駿馬上的嶽建明!

獨孤勝寒的丫鬟,曹雨諾,坐在另一匹馬上,諂媚似得笑道:“少爺,奴婢可是將小姐私奔的消息,告訴你了,你可不要食言呀。”

“放心,等本少迎娶勝寒小姐後,便納你爲妾!”嶽建明貪婪的看了一眼獨孤勝寒,便是轉頭,看向了趙天驕,目光犀利如劍,似要將趙天驕活活剮死、

“狗奴才,本少的女人,你也敢染指,今天,本少就打死你!”說話間,嶽建明揮動馬鞭,抽打像趙天驕。

啪嗒一聲,趙天驕被抽了一個跟頭。

“上去,給我殺了這狗奴才!”

小峯持劍,刺向趙天驕!

“不要!”獨孤勝寒尖叫一聲,擋在了趙天驕的面前。

噗嗤一聲,長劍刺進了獨孤勝寒的心臟。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