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蹲在地上的王二滾小聲的嘀咕:“…我去,這貨的直覺能殺人啊!”

王九倒是對他這種能力有點興趣,看着他的姿勢蹲着改成躺在甲板上,問道:“所有的預感都是針對即將發生的壞事嗎?”

黃文星的那顆黃毛腦袋微微動了動,伸出雙手遮擋着明媚的光線:“好像是這樣的沒錯。”

王九點點頭:“是這樣的啊,那麼……”

即將說出的話被突然出現的女聲給打斷了,王九回頭一看,是那天的陳女士。

有些頭疼的撫摸着額頭,下一秒卻脣角卻勾起溫和有禮的笑容:“陳女士?”

陳女士驚喜的看着他:“對,是我。”

黃文星無趣的掃了一眼陳女士,站起來朝王九擺擺手,接着拍拍衣服離開了。

陳女士是巴不得沒人打擾,見到黃文星走了面上的笑容更是嬌豔的幾分。

“你是一個人出來的嗎?”

王九點點頭,開始有一下沒一下的和她聊了起來。最後目送着她心滿意足離開的背影,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王二滾早就躺在他的腳下睡着了,毛茸茸的爪子揉了揉眼睛,眼睛眯開了一條縫:“阿九,那個可怕的女人終於走了嗎?”

王九:“嗯,走了。”他看了眼甲板中央柱子上的大鐘,抱起了它“我們去吃飯吧。”

黃文星的預感非常準確,幾天下來,厄運籠罩了這艘名爲藍天號的郵輪。先是幾個船員接連失蹤,再是船上的乘客。他們都像是水滴一樣,在整個郵輪上完完全全的蒸發消失了。

在海上無盡的漂泊所帶來的煩厭再加上衆多人員的失蹤,現在郵輪上所剩不多的人員開始徹徹底底的陷入了恐慌。爭吵,指責,這些摩擦開始頻頻不斷的在僅剩的幾人身上發生。船長在幾天裏就蒼老了許多,他頭上白了不少的頭髮就能證明這一點。

夜晚,海上的星空美的令人沉醉,但是船上的大多數人已經沒有這個心情去欣賞了。王九和黃文星並排站在甲板上,鹹澀的海風吹拂着兩人的髮絲,黃文星像是沒有骨頭一樣懶懶得趴在圍

欄上,伸出手指點着天上的星辰。

“我們好像真的要死了…沒有水,沒有食物。甚至是船上的人員也開始失蹤了…”他忽然扭過頭來看着王九:“你怎麼那麼從容?你也不怕死嗎?”

王九並沒有回答,他也不在意。抿着有些因缺水而發白的嘴脣,黃文星輕輕的說:“噢啦,這下,真的要去極樂世界了。不過臨死之前好像知道那些失蹤的人到底是了哪裏啊…那麼多人,一下子全都不見了。喂,你說,不會是鬧鬼了吧?”

王九:“你相信鬼的存在?”

黃文星把臉貼在冰涼的欄杆上,以一種無所謂的口氣說道:“我不在乎那個啦,雖然,我是不相信的。”

王九注視着遠方那艘如鬼魅般突兀出現的船隻:“也許下一秒你就會相信了。”

作者有話要說:王九:英雄總是孤獨的,不是嗎?

周不:聽不懂,什麼意思?九哥你昨天看什麼電影了?

王九:……呵

昨天才回覆過小天使,說生活中的我是一個比較沉穩的人,昨晚就被打臉了QAQ昨天一邊走樓梯一邊看手機結果踩空了,真是no zuo no die。

今天去打片還好沒骨折!!!但是韌帶拉傷了,接下來的一個星期生活不能自理,好痛苦!!!請大家不要嘲笑我【捂臉】

啊,對了,經童鞋提醒,發現撞梗了!有時間的話大家回去看一下十八章,王二滾給九哥的存儲空間打開方式炒雞棒!而且還自帶管理人員!【雖然被拒絕了

插入書籤 黃文星順着他的視線也看到了那艘有些破舊的,也沒蠢到以爲那是來營救他們的船。瞬間擡起頭,驚愕道:“…那是什麼?幽靈船?!!!”

王九默默的看着明顯是向他們這邊駛來的郵輪沒有說話。

“啊!”耳邊傳來女子的尖叫聲,是陳女士,她也看見了這艘詭異至極的郵輪。

黃文星瞟了她一眼,涼涼地說:“你在這麼叫下去它過來抓的第一個可能就是你。”

陳女士驚恐地捂住了嘴,此時其他的人聽到了她的尖叫聲早已趕到了甲板上。

所有人,齊聚在甲板上,默不作聲的看着那艘幽靈一般的郵輪緩緩的向這邊靠近。

那艘郵輪在幾人的面前停了下來,昏暗的環境下大家根本看不清這艘郵輪的全貌。這艘已經有些古舊的郵輪的甲板上,點着一盞昏暗的燈光,幽幽地,隨着海風而輕輕擺動,在衆人的眼中它就猶如鬼火一般。不知是誰嚥了一口唾沫,嘴裏發出咕嚕嚕的聲音。

在一片寂靜中,王九出聲了。

“我想上去看看。”

他的話像是一通響雷,讓大家爲之一振。衆人皆瞪大雙目看着他,更有甚者嘴裏說着“你瘋了”的話。

王九補上一句:“我一個人去。”

聽到衆人紛紛鬆了一口氣的聲音,王九笑了笑,回了房間拿了自己的旅行包,把王二滾塞了進去,然後走了出來。

所有人都默默的注視着他的一舉一動,

陳女士忍不住說道:“你、你還是別去了吧,會很危險的。”

黃文星皺着眉盯着那艘郵輪:“我跟你一起上去。”

王九笑着搖頭,從箱子裏拿出攀巖鉤,向那艘郵輪上扔了上去:“不用了,我一個去就夠

了,也許這是一個機遇呢。”

幾人裏面有人發出輕輕的嗤笑聲,似乎在嘲笑着王九的“不自量力”。

一直沉默的船長走上前,對他鄭重的告別,然後幾人一起靜靜地着他爬上郵輪。跟着,郵輪慢慢消失在了衆人的眼前。

幾人中的女性忍不住尖叫了起來,男士們則是傻了在一旁看着那艘剛纔幽靈船消失的方向。

王九爬上來的那一瞬間就發現了,黃文星那些人在此刻完全消失了。亦或是,他消失了。

不再去計較這些,王九開始打量着這艘郵輪,開始打開一個個房間。休息艙、餐廳、娛樂室。每一處的空間都非常的明亮,不像是剛纔在藍天號上所見到的那樣昏暗。除了擺設有些陳舊,但是看上去都十分的乾淨,沒有一絲灰塵。只是每個房間都空無一人,好像只是這艘郵輪暫時陷入了沉睡一般。

穿過昏暗的走廊,只剩下最後的駕駛艙了,王九放在門把前的手,慢慢地,推開了門。

駕駛艙的人多到不可思議,他們有些或坐或站,但此時同步的動作,是面無表情的注視着這突然到來不速之客——王九。

王九攤開手掌,下一秒鬼刀出現在了他的手上。攥緊了刀柄,鋒利的鬼刀破開瞬間包圍住自己的一羣人。伴隨着淒厲的慘叫聲,王九身邊的“人”已經所剩無幾。

他們不再魯莽的前進,而是默默地退開了一米多遠。 天賜嬌妻:祁少乖乖投降吧 他們中間穿着海員制服的“人”開口了,沙啞的聲音像是磨砂一樣刺耳。

“我是這艘船的船長,您可以叫我埃爾文。請您收起武器,別在傷害我們了,我們願意送您上岸。”

王九收起了鬼刀:“哦?我要去魔鬼森林。”

埃爾文鬆了口氣,彎着腰恭敬地說道:“我們會把您安全的送到那裏的。”

埃爾文在跟着自己的船死後,作爲鬼船長在海上縱橫了那麼多年,沒想到今天卻碰到王九這麼一個硬骨頭,讓他的船員瞬間滅了大半。此時他的心裏泛着苦味,後悔不迭。

一直聽着動靜的王二滾拉開拉鍊,悄悄從探出個頭,在心中默默的給自己的宿主點了個贊,又悄悄地把頭縮了回去,拉上了拉鍊。

由於船上都是非人類的關係,埃爾文的船行駛的非常的快。王九坐下不過短短一會兒,埃爾

文就告知他到達了魔鬼森林。

在埃爾文船長的淚流滿面下揮別了他們,王九輕輕鬆鬆的跳下船,進入了這片傳說中的恐怖

森林。

沒有經過多麼刻意的尋找,王九就看見了在空中飛舞着的鬼美人。王二滾“嗷嗚”一聲,把幾隻鬼美人吞進了肚子裏,一臉嚴肅的告訴王九這是它蒐集信息的方式之一。

王九:“……”

鬼美人們撲閃着翅膀不斷的飛舞着,似乎是有意的引領着王九的腳步,王九跟着它們在一片沙灘上停了下來,看着它們幾乎是一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從揹包後面鑽出來的王二滾,肥肥的爪子指了指不遠處礁石上的影子,推了推王九的大腿:“阿九,你快看啊,有人!”

那人似乎被它的聲音驚擾了,轉過頭來警惕地盯視着兩人。

王九稍微愣了愣,因爲他那雙紫羅蘭色的眼睛。

王二滾也愣了,不過是因爲它看見了那人身下的魚尾。它張大嘴:“阿九,那是人魚啊。”

王九:“…我有眼睛的好麼?”

忍不住吐槽了一句,王九試探性的朝那條人魚走去。

人魚懶懶的掃了他一眼,心裏覺得眼前這個人類沒有什麼危險性而且長得不錯就讓他靠近了。

王九動作瀟灑的跳上了人魚所在的那塊礁石,然後坐在了人魚的旁邊。人魚歪着頭,嘴裏發出“噠噠噠”的聲音。

不得不說,人魚的聲音真的很動聽,流暢而飄渺。不過…很可惜,王九真心聽不懂。

“二滾,你聽得懂嗎?”

王二滾用前爪搔搔臉:“聽不懂,我又不會說魚話。”

人魚似乎明白了眼前一人一畜根本聽不懂他的話,純澈的眼裏流露出一絲絲的懊惱,甩起魚尾狠狠的拍打着水面。

王九看着它不斷滲出血水的尾巴,朝它揮揮手:“聽得懂我的話麼?過來一點。”

人魚又是“噠噠噠”幾聲,不過還是乖乖的挪了挪,往王九這邊靠近。他好奇的看着王九的手上浮起一層淡淡的光彩,接着那光彩籠罩在了受傷的尾巴上,隨着光彩的黯淡,人魚發現自己魚尾上的傷口已經消失了。

他高興地跳進水中,圍着王九所在的那塊礁石轉了幾圈,一頭從海面上鑽了下去,接着又高高躍起。靛藍色的魚尾在陽光下閃爍着耀眼的光芒。

王九合攏潔白如玉的手掌,微笑着看着人魚在水中歡喜雀躍的樣子,而王二滾則躺在王九的懷裏看着人魚的尾巴犯着花癡。

人魚重新坐在了王九的身邊,魚尾在海面上輕點,拍打着悅耳的節奏。王九:“你不回家嗎?”

人魚嫣紅而冰冷的雙脣動了動,柔軟而細膩的手握緊王九的手掌,長而鋒利的指教卻巧妙的避開了能接觸到皮膚的任何地方。

“噠噠噠…”人魚的紫色的瞳孔注視着王九,耀眼的像是星辰的眼睛裏多了絲依依不捨,他好喜歡這個笑起來溫柔的人類。

王九看着他飄蕩在空中如海藻般的綠色微卷發,輕笑着撫摸他的髮絲:“你不願意離開嗎?家裏人會着急的吧。”

人魚感受着人類獨有的體溫,舒服的眯起了紫色的眼睛。

“噠噠噠…”我馬上就走了,不過,我還能見到你嗎?

人魚用臉蹭了蹭他的手掌,用手指了指太陽,接着手舞足蹈了一會兒。

王九遲疑了一下:“…你是讓我明天這個時刻在這裏等你嗎?”

人魚開心的點了點頭

王九其實對人魚的血液、還有那泛着黑色一看就有毒的指甲都挺感興趣的。所有也就沒拒絕,輕輕應了聲好。

人魚愉悅地眯着雙眼,跳進水裏朝王九甩了甩尾巴算是告別。

王九在海邊搭了個簡易的木屋,王二滾從桃花那裏拿了一張牀和一些生活用品放在了木屋裏,撒着腳丫子跑去海邊溜達了。

這幾日的陽光特別的明媚和燦爛,人魚每到的傍晚時候都會如約而至。人魚最愛做的事情就是坐在他的身邊,嘴裏“噠噠噠”的說個不停,歪着腦袋陪着他一起看着日落。

人魚一直覺得那個在海族流傳已久的故事是假的,驕傲的人魚們怎麼會願意爲了人類和巫妖交換自己最寶貴的東西?不過現在他懂了……人類,真的好溫暖

“九…阿九。”人魚的嘴裏吐着對他來說非常艱澀的音節,當叫出王九名字的時候他就歡快的用尾巴敲擊的石壁。

葉天帝傳奇 王九驚訝的看着他:“你會說話了?”

人魚擡起精緻的臉蛋,含糊地說着話:“和…巫妖換的。”

王九這才發現人魚嵌有紫羅蘭眼睛的部位此時已經空空蕩蕩。

王九:“巫妖?你是用眼睛和她做了交換。”王九想起了那雙寶石一樣的雙眼,忽然覺得很可惜。

人魚垂下眼簾,聲音有些低落:“阿九、是覺得我沒有了眼睛很醜嗎?”

人魚頓了一下,魚尾開始心不在焉的掃着水面。

王九與他空洞的眼睛對視着,用輕柔的聲音說道:“不不不,你還是很美麗。”

人魚的愣了愣,下意識的仰頭去追尋那抹充滿溫暖的目光,然後綻放出一個燦如驕陽的笑容。

人魚偏偏腦袋,期待的‘看着’他:“阿九,我叫米歇爾。米歇爾——”他拉長的了腔調,認真的盯着王九“你會記住的,對嗎?”

王九捋着他的有些凌亂的髮絲,輕輕地笑道:“是的,我會記住的。米歇爾,米歇爾……”

人魚雀躍的唱起了歌,拍打着海岸線層層海浪與這美麗而飄渺的旋律交織着,在空中來回飄蕩,令這片海域的生物都無法自拔,紛紛停下了動作。

饒是王九,也有了一刻的失神。直到一雙冰冷的雙脣吻上他,那吻淺淺的,純潔的像是孩童一樣的吻。

此時的王二滾早早地躺倒在了沙灘上,兩隻爪子交疊在圓滾滾的肚皮上小聲的嘟嚷:“這歌

聲聽的我簡直醉了。”嗯,阿九好豔福……

人魚在旁邊偷笑,而王九則恢復瞭如常的神色。

“米歇爾,去把眼睛換回來吧。”他拿出一個不斷變幻着星空圖案的水晶球遞給了人魚,這是他在某一個位面拍賣得到的東西,它會隨着天氣的變化準確的照映出星空,非常有趣。“用這個去換吧,我想巫妖會同意的。”

米歇爾搖搖頭,推開了他的手:“不需要阿九的東西…我自己願意的。”

王九凝視着他,用一種像是對待孩子的語氣勸慰道:“米歇爾,比起這個,你(眼睛)更重

要不是嗎?”他再次把水晶球遞給了人魚

人魚的臉紅了紅,最終把接過水晶球然後抱在了懷裏:“你會在這裏等我的對嗎?”總覺得

人類一不小心就會從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溜走呢……

王九:“嗯,我會在這裏等你的。”

阿九是不會騙人的,人魚確信的想着,然後抱着水晶球安心地跳入水中。

這邊醉過了的王二滾已經從沙灘上爬起了來,接着拍了拍自己身上的沙子,然後屁顛顛的朝王九這邊飛奔過來。

王二滾:“這是童話,唔,海的女兒?不對,是海的王子。”

王九笑了笑:“海的女兒的結局可不是很好……正好,等一下試試在302那個位面學到的東西吧。”他看着蔚藍的天空,想起了在那個位面的那個神奇的記者①,跟着他的身邊不僅見到許多有趣的人,而且還能遇見超乎科學的事情呢。

王二滾撓撓耳朵,哎呀,它又聽不懂自己的宿主在講些什麼了。

挪着位置,它坐在自己宿主的旁邊,靜靜地陪着他看着被落日染成通紅的天空,思維忍不住發散。

其實跟着王九這麼久,作爲一直十分機智的國寶,它還是摸不清宿主的心思,唔,這個宿主對於一些科學之外的事情極度的感興趣,雖然總是看起來一副微笑,很善良很溫和的模樣,但是這樣的外表卻與內心是繼而相反的。他從不在意世界到底怎麼樣,就算是毀滅了也是無所謂,只要世界末日這件事能讓他覺得有趣。

呼出了一口氣,王二滾覺得有些人就算是它窮盡一生也是難以明白的。

平靜海面被一陣嘩啦啦的水聲劃破,是米歇爾回來了。

在米歇爾的瞪視下,王二滾識相的滾下去,再次躺倒在了沙灘上。

米歇爾的臉色揚起了嘴角,開心的坐在了王九的身邊。他的眼睛綻放着奪目的光彩,魚尾輕輕隨着海浪的節奏拍打着

人魚的雙目凝視着他:“阿九,我們永遠在一起好不好?”

王九溫柔的看着他,半開玩笑道:“米歇爾能爲我做什麼呢?”

米歇爾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人類,很重視後代不是嗎?”他擡起豔麗到極致的臉,認真的說道“人魚的話,不管是雄是雌都能生孩子喔。我的話,能給阿九生孩子呢?”

王九萬年雷動不動的溫和笑容忽然有了一絲的裂縫,而坐在旁邊的王二滾笑得倒了在沙灘上,不停地捶打着柔^軟的沙子。

單純的人魚不明所以:“?”

王九深吸了一口氣,有些無力的呼喚着人魚的名字:“…米歇爾。”

人魚飛快的應了一聲:“我在!”

王九:“…我不需要這個。”他輕輕捧起人魚的臉“米歇爾,看着我的眼睛,注視着它。”

人魚的眼裏閃過疑惑,不過還是乖乖的照做了。

王九微笑道:“真乖,米歇爾。”他用輕柔的語氣說道“來,不要閉眼,看着我的眼睛。”

注視着純黑瞳孔的米歇爾慢慢地覺得有些自己有些迷糊了,睏意漸漸席捲而來。最終,他抑制不住的闔上了眼皮,在陷入黑暗之中的前一刻,他似乎迷迷糊糊的聽見自己親愛的阿九在說話,是什麼呢?好像聽不清了……

“再次醒來你就會忘記關於王九這個人的一切……”

王九接住了人魚倒下了身體,順着力道把他放在了礁石上。

王二滾砸了砸嘴:“哎呦呦,你半吊子的催眠技術看起來還不錯嘛,他醒來真的會忘記你?”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