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江玉鳳搖搖頭:“你放心,有我在我娘不會將你怎麼樣的。”

青藍笑了,笑的是她的天真:“好了,謝謝你的好意,我要走了。希望我們還有再見的一天。”

江玉鳳心知是不可能了,她只好道:“那你住在哪兒,能告訴我嗎?”

青藍道:“此心安處是吾家。江湖之大,我們有緣再見。”說完運氣輕功,如一隻蝴蝶飄入天際,很快消失不見。

江玉鳳已經看得傻眼了,這樣的輕功當真是見所未見,整個江湖覺得無人能出其左右。她不禁有些悵然若失,這個妹妹究竟是什麼人呢?但可以肯定她是她的妹妹,血脈天性是騙不了人的。

回到家中,江玉鳳的情緒明顯有些低落,而那對夫妻還在爭吵,她道:“爹孃,你們能不能別吵了,人都已經走了!”

江別鶴慌忙問道:“她走了,去哪兒了?”

江玉鳳道:“我也不知道,但是她武功很高,估計我師父南海神尼來了也不是她的對手。”

聽了她的話,江夫人眼中劃過一絲慶幸,就在剛纔,她是對她起了殺心的。

江別鶴卻是道:“都怪你,如果不是你她就會留下來了,那我們江府又多了一個助力。”說完拂袖而去。

“事情都辦完了?”

“完了,該了結的東西都了結了,她們泉下有知想必也不會怪我了。”這個她們指的是江玉燕母女。

“恭喜你。”

“你呢?想清楚了嗎?”

“我不準備報仇,她們畢竟是我的師父。”

“那如果小魚兒要去殺她們呢?你會如何?”

“我不知道,但是我希望他也能放棄報仇。”

青藍站在盤觀者的角度,不好發表見解。“其實事情已經過去很久了,誰對誰錯根本不重要,逝者已矣,我們應該向前看。”當年的事情其實花月奴要負主要責任,如果不是她違抗邀月的命令,也不會有哪些慘劇發生。

花無缺的神色間仍然有很多陰霾,卻已經比前幾天好了不少,眉眼有些憔悴,想必最近受到的折磨很大。

“最近邀月宮主要過來,你最好看好小魚兒,如今江湖上鬧得沸沸揚揚的,你做好準備,她估計已經知道了。”她也只能提醒這些了。

“好,我知道了。”

“等等,這個給你。”她將一個紙條塞給花無缺,“你回去後再看。”

花無缺疑惑,但出於信任,並沒有說什麼,而是點點頭。

看着他離開的背影,青藍心想這也算是物歸原主了,而且只要他練成了,那對付劉喜就多了一分把握,說實話,她並不能保證她的九陰真經能剋制劉喜的吸功**。

花無缺回到房間,打開那張紙條,看完後,他沉默了。原來這就是移花接木的第九層心法,只是沒想到竟然是這麼回事。她將這個給他,是爲了什麼呢?

“魚兒哥,你幹嘛?”鐵心蘭問道。

小魚兒正在擦拭劍的手一頓,隨即若無其事道:“你沒看見嗎?我在擦劍。”

“你擦劍幹嘛?”

“報仇雪恨!”小魚兒冷冷道。

不待鐵心蘭相勸,門就被推開來,“不行!”

看見聲音的主人,鐵心蘭眼睛一亮。

“你要阻止我?”小魚兒寒眸冷凝。

花無缺依舊溫雅,他走到小魚兒旁邊的位置上坐下:“你不是她的對手,我不希望你去找死。你是我弟弟。”

小魚兒譏笑:“那她還是你師父。”

花無缺眼中劃過痛苦:“生恩不及養恩大,難道不是嗎?”

小魚兒垂眸深思,片刻後,他擡起頭,同時放下了手中的劍。“你說的對,生恩不及養恩。”他對江楓花月奴並沒有映像,他是在□長大的,可以說□的人才是他的親人。“但是我還是會殺她!”

“她這兩天就要過來。”

“我知道,所以我要殺了她。”

花無缺沉默,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好。“我不希望你有危險。”

“我知道,我不會死的。”

沉默,除了沉默還是沉默。

邀月來了,臉色不好。迎接她的是青藍和花無缺。

“邀月姐姐,你終於來了。”青藍臉上掛着合適想笑。

邀月淡淡地看了花無缺一眼,沒有說話。“妹妹,這邊的事情進行得怎麼樣了?”

青藍親切地挽着她的手:“還算順利,勉強站穩腳跟了。前期肯定會有困難的,不過我相信加入我們的人會越來越多的。”中華幾千年的思想不是那麼容易改變的,現階段只能先發展一些江湖女子。

“我知道,我們一定會成功的。”邀月的臉上恢復自信。

“現在加入我們的都是些江湖女子,不過輔以我們天機閣,很快移花宮的勢力就會越來越強大的,我們要先從那些家裏有三妻四妾的人入手,邀月姐姐你覺得呢?”青藍建議道。

邀月肯定道:“當然,我們要拯救的就是這些女子。”

“無缺,我有點東西落在西廂房了,你幫我拿回來一下。”青藍突然道。

花無缺看了她一眼,點點頭便轉身走開了。

“唉!姐姐這又是何必呢?孩子畢竟是無辜的。”青藍狀似嘆息道。

邀月眼中浮起一層陰霾:“你不懂。”當年江楓帶給她的痛是永遠無法彌補的。

青藍卻覺得她太偏激了,忍不住道:“邀月姐姐,你這樣想就不對了,這江楓當年可從沒有說過他喜歡你,也從沒有給你許下過什麼諾言,又談何背叛呢?認真說起來也只有花月奴無視你的命令而已。”

“閉嘴!”邀月突然大聲呵斥道,眼中冒起熊熊怒火。

青藍道:“你只是不甘心罷了!而你這麼多年也因爲一個江楓而白活了!”

“我說閉嘴你沒聽到嗎?別以爲我不敢殺你!”邀月被抓住了痛腳,惱羞成怒。

青藍不待她動手,便以極快的速度點了她的穴道。淡淡道:“沒用的,這個穴道除了我這世上無人能解開。”她繼續道:“你不甘心,你自問才貌雙全,武藝高強,更是移花宮的宮主,而江楓卻偏偏愛上了花月奴,將你的自尊踐踏在地。說到底不過是你的自尊心在作祟而已。你也別瞪我,別忘了我可是天機閣閣主,這天下有什麼事情能瞞過呢。其實我就不明白了,姐姐這麼聰慧美麗,爲何一定要死死抓住江楓不放呢?這世上的好男子多的是,就比如那燕南天,也是一等一的英雄好漢,江楓有什麼好的,他除了一張臉能見人之外,我不懂姐姐你究竟是喜歡他的相貌還是什麼?其實你不懂,報復一個人最好的方式就是比他過得好,如果我是你就會去找一個天底下最好的男人,氣死他!”她的聲音平緩無波,彷彿在敘述一件極其簡單的事情。

說完話,她端起茶喝了一口。“姐姐,你好好想想吧。”說完她轉身出去,在走到門口的時候隔空爲她解了穴道。

奸臣之妻 能夠動彈的邀月卻一句話不說,臉上一片茫然。

———————————————————————————————

26小魚兒與花無缺 完,您可以返回列表。 猛然身前的活屍頭顱被打爆。

一個白髮的華服大叔出現在活屍後面。

「還沒死吧?剛來就發現了一個低級的魔臨額……魔降?……」

對方是用中文說的,只是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說的這個小朋友可能聽不懂。

「額……本地話怎麼說來著?……你……你好,我叫旗木卡卡西,你沒事吧?!……」

旗木卡卡西說著拉起沒有反應過來的櫻滿集。

「我……沒事……」

剛剛被掐的快死了,櫻滿集完全沒反應過來,脖子上面還有這殭屍的掐痕,很明顯活屍殺死櫻滿集根本不需要多大力氣,在掐的時候也想要咬櫻滿集。

看著被旗木卡卡西一苦無爆頭的活屍,櫻滿集又是驚恐又是驚怒的,不住的踹氣。

然後就發現周圍密密麻麻的都是活屍,看著不遠處發瘋般的攻擊著活屍,向櫻滿集這裡艱難的移動過來的櫻滿真名,看到了一個活屍從她背後要攻擊到她,櫻滿集一下子急了。

就在這個時候,旗木卡卡西動了,櫻滿集都沒有反應過來,對方就從櫻滿集的身邊消失,出現在櫻滿真名的身邊,猛然就是一記掃腿。

那一些活屍就和不帶一樣,倒飛了出去,有一些則是被旗木卡卡西的腿好像踢稻草一樣疊加著被踢飛出去。

然後一隻手抱起櫻滿真名,瞬身術開啟,然後就出現在櫻滿集身邊。

櫻滿集則是在旗木卡卡西離開之後發現自己又被活屍給盯上了,他知道以自己的實力不可能用近戰耍他們,所以就瘋狂的結印。

不知火!影分身之術!

結印,然後一下子出現三個櫻滿集,然後各自朝著一個方向結印。

不知火!豪火球之術!

四個影分身噴吐著豪火球,不斷的對周圍的活屍燒著,櫻滿集的不知火不斷的被殭屍的身上的黑色力量抵消,那是亡靈的黑暗力量,對於其他種族來說沒有什麼,但是對於克制它的火焰系和光明系,只要把他們的黑暗力量磨掉,那麼他們就會變成一個垃圾,至少是他們那個等級的垃圾。

換一種說法吧,擁有黑暗力量的殭屍之類的亡靈生物對於他來說就是濕潤的柴火,而光明系和火焰系就是一根火柴,在火柴濕潤的時候,很難被光明系和火焰系的小火柴給燃燒起來。

瘋狂的燒著,那一些亡靈瘋狂的沖向櫻滿集,但是被豪火球燒著不由自主的想要想後退,黑暗系和亡靈希的生物都比較害怕光明和火焰。

當然了,櫻滿集的火焰很明顯在對方眼裡很微弱,雖然一開始有一些的猶豫,主要是本能的感覺到恐懼,但是它們也只是猶豫了那麼一會兒,立刻就決定向前走著,不過顯得非常的抗拒,在櫻滿集不斷的噴吐火焰之中,只是緩慢的前進,不斷的好像在跟身體裡面的什麼對抗一樣。

櫻滿集感覺身體裡面的不知火快速的消耗,但是那一群的活屍就是不停的向前走著,火焰在它們身上被奇異的黑色力量給抵消了。

咬咬牙,本體收起豪火球,看著那被旗木卡卡西的苦無穿透頭顱而死的活屍,口中出現詭異的咒語,身體裡面那新出來的亡靈能量快速消耗,活屍的屍體一下子被櫻滿集的能量灌注,慢慢的動起來……

活屍發出詭異的乾嚎,聲音沙啞詭異,雙眼暗黑,看著周圍。

櫻滿集怒吼道:「我!命令你!戰鬥!……」

「嚎!!!……」活屍怒吼了一聲,然後轉頭,沖著那活屍就撲了過去……

看著輕易的被撕爛的己方活屍,櫻滿集很無奈,使用著亡靈能量。

「死亡強化!……」

對著己方活屍施加buff,然後又治癒己方活屍。

「死亡恢復!……」

活屍被扯斷的手臂在櫻滿集不顧消耗的治癒之下長出一條新的手臂,和敵方活屍撕扯在一起,櫻滿集瘋狂的消耗著身體裡面的亡靈能量。

旗木卡卡西回到了櫻滿集這裡抱起櫻滿集又是一個瞬身術,帶著兩個小不點來到了那個少年少女和一群小不點旁邊。

「這麼多凡人?!……」

旗木卡卡西很無奈的說著,然後放下櫻滿集櫻滿真名,看著那個不斷的釋放出金色激光的小鳥游六花,這個時候,小鳥游六花已經沒有能量了,完全透支,她本來就在最後面遠程支援,現在只能和一群小不點在一起瑟瑟發抖,倒是讓旗木卡卡西少了一些的麻煩。

看著那瘋狂的移動過來的魔降活屍,旗木卡卡西問:「你們……是不是有什麼吸引它們的東西?……」

櫻滿集皺了皺眉頭,說道:「是的,是那個哥哥的一本書,似乎是可以研發出一本復活人的藥水的書……」

旗木卡卡西點了點頭,然後看向那個少年,眼底閃過一絲奇怪:「凡人?……」然後對著少年說道:「拿來吧……」

少年似乎有一些戀戀不捨,但是還是把這書交給了旗木卡卡西。

就在觸碰到少年的手掌的時候,旗木卡卡西皺眉:「好濃郁的亡靈力量,隱藏在你身體裡面……你是趕屍人那一些傢伙裡面的嗎?不對……不知道我離開的這幾百年你們到底發展成了什麼樣……」

說著好笑的搖了搖頭,看了看那本書,若有所思了一會兒,然後隨手把書還給少年。

然後對著那一群一下子轉移了目標朝旗木卡卡西和櫻滿集移動過來的活屍就扔出一個個苦無,每一個都精準的穿透了一個活屍的頭顱。

猛然手裡一拉,一片苦無都被拉了過來,看著那一片屍體,旗木卡卡西手一招,一片死去的活屍站立起來變成了友方的亡靈,但是很明顯比起櫻滿集用出來的高級的多,對著那一些魔降活屍就開始進攻,和櫻滿集弄出來被敵方活屍隨意撕爛的活屍不同,旗木卡卡西召喚出來的活屍一個個差不多都能和敵方的魔降活屍打的五五開。

很快旗木卡卡西就解決了這群的魔降活屍。 27小魚兒與花無缺完

時間慢慢過去,期間小魚兒找過一次邀月,想要殺了她報仇雪恨,可惜他再練二十年也不一定是她的對手,好在邀月並沒有要他的命,只是將他打暈而已。

從那天開始,邀月變得比以往更加沉默,但眉宇間的那股冰冷卻不知不覺散去不少。

“無缺,你是不是很恨我?” 至尊保安 邀月問道。

“大師父……”花無缺驚訝地看着她。

“是我殺了你的父母,你可恨我?”邀月緊盯着他問道。

花無缺半響才道:“大師父,說實話,我也不知道,對於父母無缺一點印象都沒有,但是你和二師父卻是親手將我撫養長大的,沒有你們就沒有我。我不知道怎麼辦纔好,但是在無缺心裏你們一直是我最敬重的人。”

“無缺,你先下去吧。”邀月說道。她現在還無法全部放下。

時間一天天過去,在青藍和移花宮的勢力越來越大的時候,劉喜終於動手了。這一次他親自出馬。

“邀月憐星姐姐,一切都拜託你們了。劉喜修煉的是吸功**,你們的武功正好是他的剋星,請恕小妹不能幫忙了。”青藍道。

此刻她們這在移花宮內,而移花宮的周圍正被東廠的人包圍着,劉喜也在外面。

“別擔心,區區劉喜我們還不放在眼裏。”邀月自信地說道。“妹妹,我們走,看看他到底想幹嘛,以爲我移花宮好欺負嗎?”

同一時刻,在皇宮中,慕容無敵正將劉喜通敵賣國的奏摺遞了上去。罪證確鑿之下,即使皇帝有心袒護劉喜,也不得不忍痛將他繩之於法,革職查辦。

“兩位姐姐,千萬小心。”不到萬不得已,青藍自己是不會出手的,因爲她確實不知道自己的功力會不會被劉喜吸走。

“青藍放心,等我們除去劉喜,回來就將你和無缺的婚禮辦了。”邀月爽朗地笑道。隨着時間的流逝,和生命有了其他的寄託,她現在越來越開朗了。當初小魚兒多次想要殺死她,卻都被她放過。就在前不久,小魚兒又來刺殺她,這時花無缺擋住小魚兒:“大師父對我恩重如山,無缺這條命是她給的,就讓無缺替大師父承受吧。”說着往自己的胸膛就是一劍。世間安得雙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

花無缺的舉動嚇壞了小魚兒與邀月憐星,好在最後花無缺被救回來了,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這世上有很多事情不能兩全,我們能選擇的也只是其中之一而已。花無缺選擇用自己卻化解兄弟與師父的恩怨,也想讓自己解脫。

花無缺傷及心脈,本來是救不回來的,是青藍運用九陰真經的易經洗髓,將花無缺破損的經脈修復過來。然這過程中免不了肌膚相親,於是邀月便做主替兩人定下婚約。對此,青藍也沒有異議。是她自私也好,無恥也罷,茫茫人海中,誰願意孤獨終老呢?她只是想找個人做伴而已。

儘管她對花無缺沒有愛慕,但喜歡之情還是有很多的。

花無缺的經脈雖然接了起來,但全身功力盡失,可謂是廢人一個。不過也算是因禍得福,他正好可以練移花宮的最高心法移花接木,一躍而成武林頂尖高手。

“放心吧,大師父和二師父沒事的。”花無缺安慰着,看着青藍的眼神滿是溫情。

青藍笑道:“我知道,你的身體還沒好完,先回去休息吧。”

花無缺搖頭,瞭然道:“我知道你想出去觀戰,走吧,我們一起。”三大武林高手過招,觀之有幸。說完他自然地牽着青藍的手,走出石門外。

青藍苦笑,這段時間自己想什麼真是越來越瞞不過他了。兩人攜手出得門外,就見移花宮和天機閣的人專心對付東廠的爪牙,而邀月憐星正和劉喜纏鬥在一起。

移花宮的心法果然是吸功**的剋星,劉喜根本奈何不得她們,現在只是仗着功力高強而打了個平手,時間一長便會顯露敗績。

大概過去四個時辰,青藍眼尖地看見劉喜竟然無恥地想要放暗器,她一怒,手指一彈,幾根玉峯針灌注着她全部內力朝劉喜打去,直接將他手裏的暗器打飛,而他的手臂也被震得一麻,一時內力難以支撐。就在這時,邀月一掌打出,直接將他打了出去。

兩人本想要再補上一掌,直接結束了劉喜的性命,誰知就在這時,一個人騎着馬急速而來,手裏拿着明晃晃的聖旨,正是慕容無敵等人。

“聖旨到!奉天承運,皇帝詔曰,佞臣劉喜,通敵賣國,濫殺無辜,罪證確鑿,革除職位,壓入天牢,三日後凌遲處死!欽此!”宣完旨,慕容無敵大聲道:“來人,將罪臣劉喜拿下,阻撓着當場誅殺,以叛賊論處。”一雙虎目炯炯生威。

劉喜受了重傷,哪裏還是慕容無敵的對手,很快被擒,看着慕容無敵的眼神帶着濃濃的血光。

擒住劉喜後,慕容無敵親自來到青藍面前鞠躬感謝道:“老夫感謝閣主救命之恩,日後閣主若有吩咐,慕容家上上下下必定傾盡全力。”這次如果不是天機閣主動送去劉喜要陷害他們通敵賣國的消息,說不定現在他們全家都已經成爲獄下亡魂,祖宗基業再難保。因此青藍對他們的恩情當真是大恩!

對於慕容無敵青藍還是有幾分敬佩的,不過慕容無敵這人也是狡詐多端,混跡江湖朝堂的老油條了,要想拿捏他可是不容易。“慕容先生不必如此多禮,慕容世家世代忠於朝廷,從未有半點不臣之心,乃是江山社稷之福,還望老先生能多爲百姓做點實事,青藍替百姓感謝了!”

慕容無敵哪敢受她的禮,忙避開道:“閣主放心,我慕容世家必定竭盡全力爲老百姓做事。”

青藍微微一笑。

第二年,慕容淑妃生下一名皇子,帝心大悅,賜名朱鈺,次年封爲太子。

青藍也與花無缺成婚,夫妻二人將移花宮和天機閣進一步發揚光大。而邀月和憐星,成爲婦女革命的先驅,無數女子的偶像,她們拯救了許多受拋棄的女子,同時致力於一夫一妻制,雖然取得的成效不大,但這種思想也在越來越多的婦女中紮根。從這時候開始,中國的婦女解放運動逐漸成形,在此後百年,婦女的地位得到了長足提高。

青藍和花無缺成婚後,成爲江湖上羨煞旁人的一對。小魚兒更是如願以償取到心愛的小仙女,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發展着。

婚後一年,青藍懷孕,她撫摸着小腹,笑得很滿足,經歷三生三世,她也總算有了自己的孩子。可惜,好景不長,青藍很快就發現隨着孩子的成長她的身體每況愈下,精力一日不如一日。

“無缺,你喜歡男孩還是女孩兒。”青藍眉梢都帶着笑意,可惜,無人知道這笑容下帶着淡淡的苦澀。

“我都喜歡,只要是我們的孩兒我都喜歡。”花無缺摟着美麗的妻子,覺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男人。

“那就好,無缺,等孩子出生後你一定要好好照顧他,做天底下最好的父親。”青藍輕輕地呢喃着。

花無缺溫柔地撫摸她早已凸出來的小腹:“那當然,我們要讓孩子快快樂樂的成長,然後看着他成婚生子……”

這樣的溫柔讓青藍感動得想哭:“無缺,給孩子取個名字吧。”

花無缺笑得美滿幸福,他絞盡腦汁想了想,最後道:“如果這是女兒的話小名就叫樂樂吧,希望她快樂一輩子,至於大名就叫她無憂吧,一輩子快樂無憂。嗯,男孩的話,小名就叫安安,大名嘛就叫……”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