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這話能隨便講麼?縱使是那麼回事,也不能說開呀。

放佛看穿了他的心思,金子軒用拳頭砸了砸他的胸脯。“放心,嶽兄,你瞭解我,我對她沒興趣,不會跟你爭。”

而後語氣一轉,蹙眉憂心道:“可若是她投懷送抱,本小爺可不敢說能把持得住。一個官坊的弟子,年輕貌美,也還不錯。”

狠狠的鬆了一口氣,嶽北城明白金子軒絕對不會主動找芷瑤。他若是能儘早得到她的芳心。那麼這門親事便定了。

他們岳家最近生意上有很多的不如意,急需金主幫忙解決。

嶽老爺的法子是最爲捷徑的聯姻。一方面讓他娶到芷瑤,另一方面則想到自己女兒身上。

嶽北城想起妹妹對金子軒的他態度,心中不禁狂喜。

雲娟對金子軒可謂是一見傾情。若是能嫁到金家定是件好姻緣。

可是,他心中也有很多的不確定。

如金子軒那樣冰冷而又有謀略的人對待女人又會如何呢?妹妹若真的嫁過去會幸福麼?

喝一杯熱茶,洗了一把臉,芷容瞬間清醒。她雙手抱膝,悠閒的坐在榻上,忽而想起宴席上的情景。

“奇怪了。他究竟爲何要替我說話?”

芷瑤對金子軒和嶽北城的用意她看得清清楚楚,雲娟的敵意和對金子軒的好感,她也都收在眼底。

可唯獨金子軒假意訓斥她,實則替她解圍的行爲,讓她猜不透。

“姑娘,那個岳家姑娘真是氣死人了,非要逼你喝酒,撞人的事本就是她不對嘛。”春華上了榻,來到她身後,用大拇指肚按壓她的太陽穴。

夏錦則端上剛剛好的醒酒湯,“姑娘,喝一點兒吧。”

喝過醒酒湯,芷容抿嘴輕笑,“不跟她一般見識,像她那樣不懂事,我們若是計較一點,她就會沒完沒了。你們等着瞧吧,咱們府上又有好玩的事發生了。”

不論芷瑤喜歡誰,崔氏肯定不安心。她哪裏肯讓心機如此重、與她離心的女兒嫁得那麼好呢。

而一心盼着女兒出息的花氏又不會輕易放過機會。

她也多多少少會想出一些蠢辦法來幫助女兒。

不僅如此,如今還多了一個雲娟。她這麼一摻和,整套關係變得更加複雜。

校花的近身武神 只不過一個宴會,幾人便能夠在酒桌上劍拔弩張、拼個你死我活。

若是動起真格的,還指不定會發生什麼。

不過,她最爲好奇的還是金子軒的態度。這些關係中最關鍵的掌控人其實是他。

可是,那樣一個高傲、冰冷、唯利是圖的人,哪裏會有感情?

她從不認爲世家裏出來的人會有感情。他們都是未達目的不擇手段,絲毫不顧他人的感受,而高高在上的人。

何其有幸嫁給你 別人都是他們棋盤上的棋子。用得上便擺弄擺弄,用不上便冷在一邊,無用之時便棋子,再尋找新的可用之子。

金子軒如此、炎華如此、文宇和那個七皇子也是如此。

芷容冷笑着揚起一邊的嘴角,那傢伙做任何事都有目的,剛剛爲自己解圍沒準還是爲了那份名單。

**推薦朋友好書,值得一看哦**

作者:感覺Feel簡介:真實版明星志願,勇闖演藝圈。** 一三六 懷疑

一三六懷疑

一三六章懷疑

灰常感謝笨笨熊童鞋的打賞,哈哈,心裏美滋滋的。

岳雲娟與芷瑤的較量在宴會的第二日便拉開了帷幕。

一個是皇商世家的嫡女,一個是官坊的弟子。

一個甜蜜如,如一個貌若芙蓉。

兩人各有各的優點,各有各的背景,誰也不讓着誰。

不過,雲娟不僅有哥哥幫忙牽線,還有崔氏那個乾媽幫忙。而芷瑤卻只有花氏幫着出一些沒有多大用處的主意。

但是,芷瑤卻絲毫沒有退縮的意思,她知道自己在白家的地位是今非昔比,就算不能贏得金子軒的喜愛,還有墊背的嶽北城。

若是自己不想嫁,日後大可以想辦法進宮,在尚宮局有所作爲。

不論哪種選擇,她都不吃虧。

放在眼勤,離自己最近的自然是要先爭取。而想嫁進金家,就必須得到白家長輩的支持。

可是,因爲上回陷害芷蘭的事,她已經將全部的長輩得罪個精光。

就連一向比較疼愛她的父親,在她取得繡試名辭職前,也沒給過好臉色。

現在大家表面上對她和和氣氣,親暱異常,也不過是因爲她的身份,並不是出自真心。

“呵,這岳家人一來,老爺收斂不少,不再去春月樓了,要再前幾日那可是夜夜都往那跑。”花氏百無聊賴的斜着靠在榻上,用她那豔紅色、尖尖的指甲費勁的扒着瓜子。

白彥昌每晚去春月樓已經是全府上下都知道的事。有一些嘴碎的奴才在背地裏嘀咕,是不是自家老爺枯樹逢春,又要納妾了?

這樣的猜測同樣在芷瑤心底萌生。

“父親有多久沒去看母親了?”芷瑤認真的問花氏。

花氏換了個姿勢,尖尖的下巴微微上揚,十分的得意,“怕是有半個月了吧,就算是去,也不過看兩眼,說些客套話。”

崔氏受冷遇,她不知有多高興。

她寧願白彥昌納一個年輕的小妾,也不希望看到他與崔氏夫唱婦隨。反正,她早就不受寵,無所謂了。

軟榻另一端的芷瑤心中原本緊緊關閉的一扇門突然打開。她嘴角不由得上揚,爲終於找到支持她的人而興奮。

而嶽北城的院子裏,雲娟則正跟哥哥不停的抱怨。

“那白芷瑤明擺着看上了金小爺,哥哥,你趕快想個法子啊,否則,你未來的夫人就變成金家的貴妾了”

煩躁的的雲娟苦着臉在屋子裏走來走去,還不時的停下來重重的嘆氣。

從沒見過妹妹如此煩惱的嶽北城暗歎金子軒的魅力不凡。

她太瞭解這個妹妹了,若不是真心的喜歡,絕對不會有如此反常的舉動。

“娟兒,你別走了,過來坐會兒。”嶽北城溫柔的拉過妹子坐下,又寵溺的彈了一下她的腦門,“你這丫頭,今兒發什麼瘋?”

小鼻子狠狠的筋起,愁容滿面的雲娟蠻橫道:“我就是發瘋了。總之,我是非金小爺不嫁的,你若不想我孤獨終老便想法子幫我。”

“胡說,哪裏會孤獨終老?你說這話真是大逆不道”嶽北城伸手便要朝她的肩膀打去。

不過在看到她眼中打轉的眼淚,心瞬間軟了下來,舉起的手也軟趴趴的落下。

“娟兒,哥哥一定會幫你如願以償。”他來到雲娟面前蹲下,“不過,日後你再不準說這樣的蠢話。母親聽到了會傷心的。”

乖巧的點點頭,雲娟努努小嘴,“哥哥你當真中意白家二姑娘?”

雖然嶽北城向芷瑤示好,但是卻感覺他並不快樂。

“娟兒,中意這個詞在我身上是極爲奢侈的。只要能爲岳家帶來利益,不論對方是誰,我都會接受。無所謂中意不中意。”

他從小便知道自己的使命,所以也樂得其中。

不過,在他看來雲娟是世上最可愛的妹妹,也是最應該得到幸福的女子。

所以,當妹妹表明中意金子軒時,他便二話不說全力支持。

見他面無表情的樣子,似乎在說一件無關痛癢的小事,雲娟心裏不免有些低落。

“你還是喜歡白家三姑娘麼?”

儘管自己不喜歡芷容,但若能讓哥哥高興便也不在乎。

突如其來的問題讓嶽北城猛然一震,隨即搖搖頭:“不,我現在只想着芷瑤,她爲人聰慧,也很美不是麼?”

聽上去是甚好的理由,但是雲娟卻不這麼認爲。

以前主動投懷送抱的聰明美人也不少,可是哥哥也不過是逢場作戲而已。

“中意一個人,不管他是聰明還是笨拙,是美若天人還是平淡無奇,中意便是中意,假裝不來,也不會說忘便忘。”

雲娟直直盯着嶽北城,“哥,雖然我覺得白家三姑娘配不上你,不過,你若是還想着她不妨趁着她被取消頭銜的艱難時候,娶回去”

有些事不能等,機會錯過可不會再有。她本不喜歡芷容,但是又不忍心眼看着自己的親哥哥便成沒有情感的木頭。

苦笑着搖搖頭,嶽北城並不同意,“你沒瞧見她紅光滿面,精神好得很?比這艱難的事她都熬過來了,我哪有機會。不如平淡如水的相處。”

明白了他的心意,雲娟對芷容更加的好奇,很想弄清楚哥哥爲何偏對那樣一個草包庶女情有獨鍾。

“哥哥,我瞧着白家五姑娘也對你頗好呢。”

這一句卻是雲娟逗他故意說的。以芷霜的地位而言,還不足以讓岳家爭取。

“我曉得。”嶽北城淡淡的冒出一句,“她也是個聰明人,不會持續太久的。”

此時,雲娟愛慕的金子軒正在芷容的小廳內安靜的喝茶,坐了好一陣一句話都沒有。

他不說話,芷容也便跟着沉默。她一邊喝茶一邊觀看織繡房管事派人送來的新樣子。

據說是官坊那邊派下到各地,讓各個有名的繡坊繡出各具特色的一百種繡品,爲明年開春太后的生辰做壽禮。。

因爲官坊派發的樣子總會多出幾幅,所以白家便爲自己府內的人做繡樣。

不過,芷容看着這些繡樣卻犯了難。

剛剛管事過來還傳了崔氏的話。讓她分配繡樣給各院的人。

以往這些都是崔氏來管,姑娘們分到什麼也不言語,就算不好也不會表現出一絲一毫的不快。

可是今年不同,崔氏病了,把這事推到了她身上。

分的順人心了倒也罷了,若是有一個不順心,她這事便不算做成。

“白芷容”

她正冥神思考,耳邊突然傳來金子軒陰森異常的男音。

芷容不解的扭過頭,“金小爺有事?”

陰沉着臉的金子軒放下茶盅,炯炯的目光注視她,“你別跟本小爺在這兒裝傻,我要你打聽的人呢?若是再不說,本小爺可饒不了你”

果然是爲了師父的事

自打金子軒進門,她便感覺到一股襲人的寒氣。那纔是金子軒的本來面貌。

不過,想嚇唬人?她心裏暗笑:我死都經歷了,還會怕你嚇唬?“

“金小爺,我早就說過,我從不知道有那麼一個人,你這不是強人所難麼?”

“強人所難?”金子軒咬牙憤憤道:“對,本小爺就是強人所難。”

芷容一怔,居然有這麼大的怒氣

而此時座位上的金子軒忽然站起,走到她面前,銳利的雙眸眯起,絲絲的寒光從其中射出。

這個樣子好似要把她給千刀萬剮了。

“本小爺問你,你老實回答,你與炎華有何關係?”

在福音寺的時候,芷容與炎華的關係還是過客。

可是,大理寺的繡試卻讓他狠狠的吃了一驚。

炎華向鍾司彩提供的繡樣,芷容用常人都難以達到的繡藝,以最快的時間完成。這麼不可思議的事,他纔不相信只是巧合。

開州繡試巧合,他可以相信,可是大理寺那回,打死也不會信。

雖然都是猜測,但是以往他任何的猜測都沒出過錯。

“你是說炎公子?”芷容裝作很迷茫的問道。“我們只是一面之緣而已。”

見她這般模樣,金子軒更加惱怒,“你還裝蒜?不認識他會幫你?炎華那人本小爺太瞭解了,他從來不管鍾司彩的事,也從不插手大理寺卿的案子。爲何偏偏你的案子,有了他?”

心下一驚,芷容暗道事情不妙。

金子軒與炎華是敵對關係,大理寺的案子讓金子軒聯想到她與炎華的關係,再正常不過。

當初大家爲了救她的命,根本顧不得這些。

而如今,金子軒察覺到炎華插手了她的事,自然要來問個清楚。

“金小爺這話倒是奇怪了,炎公子與鍾司彩的事跟我有何關係?就算他插手大理寺的事也未必是爲了救我。”芷容怒瞪雙目,明亮的眸光閃爍,流露出無盡的委屈。

“我只不過是個一個普通女子,誰知道你們這些世家子弟在想什麼?你們只隨着自己的心意做事,可曾爲別人着想過?”

說着,她乾脆氣鼓鼓的站起來,與金子軒緊緊對視,“我巴不得能多認識幾個世家公子,可是,我更知道自己有多少的分量,能擔待多少事,交不起的人,我可不會去惹”

一番話講完,她感覺自己透支了所有的力氣,手指尖還在發抖。

希望能夠騙到他她癱坐在椅子上將頭深深的埋在暗暗祈禱。

“作爲一個不純潔的人,我要厚着臉皮推一本不純潔的-書《王爺嫁到》,一個詞,高h,不解釋。”王爺嫁到作者火焰者書號1969036金銀財寶花到爽,食衣住行一條龍,我的好王爺你就點個頭,快點嫁給我吧

一三六懷疑:

…?? 一三七章 情敵過招

一三七章情敵過招

“白芷容”在安靜的聽完芷容的自述後,看着她那委屈的樣子,金子軒緊皺的眉毛稍稍舒展,“你哭了?”

問完這話,他轉而又嘲諷的冷嗤一聲,“我真糊塗,居然忘了你根本不會真心哭,喂,快起來,別跟我演戲。”

他不是沒見過芷容哭,但那都是在白家人面前演的戲。

原本一點哭意都沒有的芷容心裏登時怒火躥升。

別的姑娘哭得,她就哭不得?

她使勁兒的擠眼睛,希望能擠出幾滴眼淚來,但是好半天也沒出一滴。

等得不耐煩的金子軒乾脆不管她,極爲嚴肅的高聲道:

“我不管你原來跟炎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關係。我只提醒你,若想活命,儘早與他斷了你們白家可是靠着安郡王和我金家生存,吃裏扒外的人都不會有好下場你懂嗎?”。

語氣雖然極其的冷厲,但是卻露着一絲不易察覺的關心,尤其是最後一句。

不過,芷容還是覺得太刺耳。照這麼說白家人全是他的奴才,要對他言聽計從?

這太可笑。甘心做奴才的人是白彥昌,是崔氏,不是自己。

若做金家的奴才,倒不如成爲炎華的合作人。

雖然在那些達官顯貴嚴重自己不過是一隻小小的螞蟻,但是她卻堅信一隻螞蟻也能爬到高處,也能成爲強者。

這些思緒充斥着她的腦袋,想爆發卻又被竭力抑制。

不能讓金子軒看出自己對他的不滿。芷容如是暗想,努力的擠出兩個字,“我懂。”

像是狠狠的鬆了一口氣,金子軒沉沉一嘆,“我們的交易到此爲止。”隨即掃了她兩眼,出了院子。

確定他人已經走遠,芷容刷的仰起頭,握緊的拳頭這才鬆開。

她在都城住的那些日子也聽到不少街頭巷尾的傳言。四大家族中金家與炎家素來不合,兩家人若是碰在一起,那麼誰也不會讓誰。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