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一週前,我是昨天早上接到的消息,今天早上拿到的照片。”山狼說,“馬丁的人在對反對派的一處營地進行偵查的過程中發現的。”

“消息準確嗎?”重拳問,“覈實過嗎?”

“馬丁的人提供了較爲詳盡的信息以及事發地點和最終隊長的押送地點。”山狼說,“這是個意外發現,馬丁斟酌之後才交給我,他說這件事有點蹊蹺,不過我覺得不管有多蹊蹺我們都有必要採取行動,我還沒能覈實這條消息,畢竟是CIA內部的情報,外界恐怕沒那麼容易搞到,包括布魯斯在內。”

“他們怎麼跑到利比亞去了?”幽靈有點不明白本·艾倫消失之後幹了什麼。

“那我們我們去把他救回來,沒什麼好猶豫的。”重拳說,“不管他怎麼落到今天的地步,我們都要把他救回來。”

“對,這就是找你們回來的原因,現在一切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找回隊長。”山狼說,“你們去收拾東西,我們馬上出發。”

“沒什麼好收拾的,走吧,武器問題怎麼解決?”幽靈的心情很急迫,想盡快把本·艾倫找回來,不,應該說是救回來。

“這次完全是我們孤軍作戰,馬丁不會幫忙,所以武器得我們自己解決,之前在那邊藏匿的武器應該還能用,挖出來就是,如果不行也沒關係,我叫布魯斯的人做了準備,只要給他消息,他的人會盡快將武器運過去。”

“嗯……”重拳點了點頭,“那我們走吧?”

“走……”山狼站起身。

這次他們走的很匆忙,幾乎什麼都沒帶上,沒有了馬丁的幫助他們只能走民用渠道,坐飛機到埃及然後轉設法進入利比亞境內,整個過程是需要經過長途跋涉才能完成的,要穿越大量的沙漠和半沙漠地帶,爲了能儘快到達他們購買了四兩沙漠越野車,雖然他們只有八個人,兩臺車就夠用了,但在沙漠中什麼情況都有可能發生,車子一旦損壞就只能丟棄,所以爲了以防萬一他們就多買了兩輛,如果真的有車輛拋錨也不至於人多車少坐不下而耽誤太多時間。

帶上足夠的淡水和食物車隊直接衝入沙漠,他們可謂是在爭分奪秒,爲了能早點把本·艾倫弄回來他們願意付出一切代價。

“我們可是沒有像樣的武器。”重拳開着車說,這次他們出了購買了車輛之外只在黑市上買到了幾把手槍,連人手一把都做不到。

“沒關係,到了那邊就好了。”副駕駛位置上的山狼說,這兩車上就他們兩個。

“真是一點安全感都沒有。”重拳說。

“遍地黃沙,有什麼可怕的?”山狼問。

“你知道我不是怕什麼,是……心態問題。”重拳聳了聳肩。

“我們要走很久,累了叫我,我先睡一會兒。”山狼靠在椅背上閉目養神。

“至少現在不會。”重拳專注地開着車後面幽靈的車跟了上來對他按喇叭,重拳迴應他的是中指。

“小子,跟上。”幽靈大笑着超過去。

“瘋子……”重拳嘟囔了一句。 四輛車幾乎都把速度提到了極限,沒有武器,甚至連對講設備都沒有,這次任務弄得讓人感覺有點憋屈,一切都顯得很倉促,山狼訂購了一批單兵電臺送往邊境,但能不能送到還是個未知數,畢竟利比亞現在是戰區。

很多人都有這樣的經歷,那就是越着急越容易出問題,出發沒多久他們就遇到了沙暴……

“真是該死,怎麼在這個時候起風沙。”山狼抱怨的大罵,此時他的心情真可以用心急如焚來形容,可是有毫無辦法。

四輛車在一座遺棄千年的古城停下躲避風沙,古城裏的房舍早就坍塌了,只剩下一些殘垣斷壁,他們也只能在一堵斷牆後面紮營,用車子擋住另外的幾個方向再搭起帳篷,雖然不是很理想但總算是有了安身之地。

“還不錯,至少能有個地方躲避風少。”幽靈坐在地上聽着外面呼號的風聲說。

這是一次規模很大的沙暴,狂風裹着沙塵鋪天蓋地的衝過來,所到之處能見度之久幾米,大顆的沙粒抽打在身上疼痛難忍,彷彿一個巨大無比的沙怪在肆虐,無情的攻擊着遇到的一切東西。

“但願這場風暴早點過去。”山狼站在帳篷口看着外面自言自語地說。

“想這些都沒用,還是老老實實的抓緊時間休息吧,只要風暴持續時間不超過十個小時對我們的影響不會太大。”幽靈說,他這是在安慰山狼,其實他們根本就沒必要休息,人歇車不歇,輪番上陣向前衝就能以最快的速度到達目的地,只是現在他們卻不得不停下來躲避這場突如其來的風暴。

“吃東西。”重拳把自己的背囊打開在裏面翻找,其實此行的一切都很匆忙,所以也沒帶什麼,吃的東西都很簡單,買車的時候他在旁邊的一家大餅店買了不少大餅和牛肉,這可能是目前他們最好的食物了。

“還是你有心,知道買這東西。”軍醫見了重拳的食物眉開眼笑的就上去要吃,卻被重拳撥開手,“行了,自己不想着,我可沒手給你帶份兒。”

“別這麼小氣?”軍醫死皮賴臉,“給點,給點。”

“不給。”重拳翻了翻白眼一臉的不給面子。

“靠……你就不該跟他客氣。”瘋狗直接去搶,重拳也沒打算真的不給他,只是裝裝樣子,見他來搶只是象徵性的擋了幾下也就讓他拿走了一塊,反正他買的時候也並不是只買了自己吃的,買了足夠大家吃上一兩頓的量,剛纔是好瘋狗軍醫開玩笑的。。

其他人見狀也就都涌了上來,重拳也知道不給這羣惡狼吃肯定不行,所以也就將這點東西都分了,最後他拿着剩下的一部分給了獅鷲和山狼:“吃吧,看着沙子你能管飽?”

“該死的天氣。”山狼接過大餅機械吃了起來,看得出他根本就沒什麼胃口,只是爲了保證體力才吃的。

“你還真浪費,好東西吃不吃好味道。”重拳搖了搖頭。

“我現在能吃下去就不錯了。”山狼說,其實他的心情很糟糕,本·艾倫失蹤之後他就一直頂着壓力到現在,如果本·艾倫真的出了什麼事兒他心裏怎麼能過得去?

吃了東西之後衆人就各自睡覺了,這種情況下除了睡覺他們還真沒其他事情可做,山狼就這麼坐在帳篷口看着外面,他睡不着。

風沙吹過的聲音如同千軍萬馬在衝鋒陷陣,又像是鬼哭狼嚎此起彼伏,總之聽起來讓人心煩意亂,幸好他們的落腳點在斷牆的後面,又有幾輛車做固定,否則他們的帳篷肯定會被狂風吹上天,幽靈睡醒之後山狼還坐在那裏,他無奈地搖了搖頭出去查看幾輛車的情況,雖然圍上了方巾,帶上了防風鏡,但沙子抽在身上的感覺還是很疼,等出去之後才發現車子很大一部分都已經被沙子埋起來了,看來等風沙停了車至少一半得被沙子掩蓋,想出來還得費一番力氣,雖然有了這麼一個小插曲,不過總體上一切還算相安無事,幽靈轉了一圈之後回了帳篷坐在山狼身邊:“都沒問題,你去睡覺吧,要不明天就得重拳自己開車。”

這話說的山狼還真聽進去了,他點了點頭,沒說話,回去睡覺了,幽靈坐在帳篷口,從縫隙看着外面,點上一支菸慢慢地抽着,遠遠的他好像聽見了各種稀奇古怪的聲音,號角聲、喊叫聲,甚至槍炮聲,總之在狂風肆虐的沙漠裏聽見什麼聲音都不算過分,開始並沒有太在意,但過了一會兒他就發現,那種槍炮聲好像是真的,他皺了皺眉,站起身側耳仔細聽了聽,發現的確有槍聲傳過來,他又掏了掏耳朵認真聽,果然是,不是耳朵的問題,是這難道有,不過聽不出距離,傳力的方向肯定和風吹來的方向一致,他再次出了帳篷,爬上車頂打算頂着風沙看看,但風太強了,直接將他掀下去重重地摔在沙地上,又厚厚的沙子接着他總算是沒受什麼傷,等他再次爬起來的時候槍聲已經停了,這讓他很鬱悶,白折騰了。

幽靈回到帳篷裏,發現獅鷲已經坐了起來:“發現什麼了?”

幽靈搖了搖頭:“你也聽見了?”

獅鷲點了點頭:“很密集,是從邊境方向傳過來的。”

“可不,風也是從那邊刮過來的,只是能見度太低了,根本什麼都看不到。”

“沙漠裏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尤其是在這種大風暴之下,很多稀奇古怪的東西都會被吹出來。”獅鷲起身看着外面,“你去睡吧,我盯着。”

“睡足了。”幽靈說,“從風暴的力量上看一時半刻停不了。”

“至少會持續到明天黎明。”獅鷲說,“我們的給養足夠,只是太耽擱時間了。”

“遇到這種事情沒其他辦法可想,只能等。”幽靈很無奈地說,“其實大家都很着急,只是着急有什麼用?根本就不解決問題。”

“是啊……”獅鷲嘆了口氣,“我出去看看……”

“沒什麼好看的,一切正常,能見度太低,想看也看不見什麼。”幽靈說。

“嗯,我知道。”獅鷲雖然這麼說但還是提着槍出去了,幽靈搖了搖頭,點上一支菸繼續抽。

風沙第二天下午纔算結束,整個沙漠又恢復了乾燥,寧靜和滿目蒼涼,四輛車幾乎大半都被埋在了沙子裏,光清理黃沙恢復正常行駛就浪費了一個多小時。

最後總算是能夠繼續上路了,天也已經到了黃昏,夕陽下的沙漠一片金光四射,和昨天的風沙肆虐完全是兩個世界,到了這個時候沙漠裏的溫度也已經降了下來,倒是舒服了不少。

“渾身上下都是一股沙土的味道。”重拳開着車說。

“至少我們的車還能走。”山狼說,“這也算不幸中的萬幸。”

“估計要明天凌晨到邊境,車可開不過去,我們到那邊豈不是要靠步行?”重拳問。

山狼搖了搖頭:“不一定,我和軍火商購買了通信設備的同時還順便買了幾輛車,但願他們能及時送到。”

“這就是你爲什麼要他們在利比亞境內交貨的原因。”重拳這才明白山狼爲什麼非得堅持在那邊交易,原來就是爲了避開邊境的封鎖線,畢竟現在那邊在戰亂,埃及不可能不防止太多的難民流入,所以肯定會加強警戒,別說開車過去了,就算是想偷渡過卻也沒那麼容易,不過這對山狼他們來說還真算不得什麼,畢竟他們不是第一次幹這種事情。

“對,就是爲了這個。”山狼點了點頭,“有些事情必須儘早謀劃好,另外武器的問題也就一起解決,這次任務非同一般,我仔細考慮過之前留在這邊的武器雖然數量不少,但距離任務地點尚遠,去一趟耽擱時間太久,得不償失,畢竟我們要救人,所以時間比什麼都寶貴,既然能聯繫上軍火商那順便弄點武器也不是太困難,這要看他們能提供多少我們需要的東西,我擬定了一份清單給他們,希望他們能按照我們的要求辦齊。”

“別抱希望太大,那邊在內戰,武器是緊俏貨,能搞到就不錯了,肯定沒我們需要的那麼齊全,這一點你還得有點心理準備。” 豪門祕婚:霸個總裁當老公 重拳對此還是不抱太大希望的。

“話是這麼說,結果如何等到了那邊再說吧。”山狼嘆了口氣,其實他更明白這一點。

當天晚上他們就到達了邊境附近,在認真觀察了邊防軍的巡邏規律之後他們剪破鐵絲網跨越邊境到了利比亞一側,整個過程並不複雜,到了這邊之後他們需要步行數公里到達和軍火商接頭的地點,這段路只能靠兩條腿了,可是他們走了不到一公里幽靈就發現了異常情況,他聞到了濃重的血腥味,順着味道他們很快就找到了一處沒有掩埋的堆滿了屍體的大坑,粗略估算裏面至少有三四十具屍體…… 從服飾上看應該是難民,男女老少都有,從中彈的位置上看這些人應該是在逃亡的過程中被打死的,什麼人這麼殘忍對難民下手?

“至少他們還找了個坑。”重拳冷冷地說,“可怎麼他孃的也不埋起來?”

“估計是指望昨晚的風沙幫忙,可惜這個地方相對避風,掩埋的不徹底。”幽靈說。

“如果沒這個坑估計這些人也只能暴屍荒野了。”獅鷲蹲在坑邊上掃了一眼,“基本上都是AK遠距離掃射的結果,也有部分近距離射擊的痕跡,他們的目的很明確,就是將這些人趕盡殺絕,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想的,昨晚上那麼大的風沙還出來殺人,難道這些人很重要?非得殺光不可?”

“誰知道呢?戰亂中又有什麼道理可講呢?殺人還需要理由嗎?在這種地方人命是最不值錢的,命如草芥。”山狼嘆了口氣,“走,這些事情和我們沒關係。”

接頭地點尚遠,他們只能加速前進,山狼聯絡了軍火走私商,但那邊的電話打不通,這讓他有點惱火,出於風暴的原因錯過了約定的時間,所以現在也無法確定那邊的人是否會等他們。

重拳頭山狼的表情有點陰沉就問:“你不是說交貨時間是在約定時間的前後二十四小時嗎?我們應該還來得及,你擔心什麼?”

“別忘了這裏是戰場,他們能來已經很面前了,你決他們會等你太久嗎?”山狼反問道,“所以我們得快點,如果拿不到相應的裝備我們怎麼去營救隊長?”

這話說的不無道理,在這個已經徹底陷入混亂的過度裏誠信已經變得一錢不值,活命已經超越了一切成爲所有人最先追求的目標,然後纔是在以此爲基礎上的對其他利益的尋求和爭取,所以可能面臨極其難以應付的複雜局面,這裏到處都是反政府武裝、暴民、匪徒、政府軍的潰兵、游擊隊……不管對哪一方來說他們這些青壯年都是值得懷疑的對象,沒什麼人會對他們表現友好,大家手裏都有槍,只要稍微覺得你哪裏不對勁直接就會用子彈招呼,根本就不會多問一句。

爲了儘快趕到約定地點所有人將速度提到了最快,終於在天亮前趕到了,但是等待他們的是幾具大半被黃沙掩蓋的屍體,從服飾上看應該是軍火商的僱員,不用多想,這些人肯定是遭遇了搶劫,殺人越貨的事情在這種環境下每時每刻都有可能發生,因爲昨晚的風暴除了這些屍體之外根本就看不見任何車轍的痕跡,所以根本無法判斷那些武器被運到了什麼地方。

“他們到是信守承諾在這裏等,只是沒能活着等到我們。”軍醫嘆了口氣,“從傷口看除了AK還有老實步槍和土槍,使用這些武器的可能是游擊隊、也可能是土匪或者暴民,總之身份無法判斷。”

“嗯……”山狼緊鎖眉頭。

這下可真是麻煩了,現在他手裏的武器全加起來一共只有五把手槍,而且型號各異,口徑也不盡相同,單號不多而且不能通用,在這混亂的國度裏怎麼夠用?

“那我們怎麼辦?”瘋狗問,一般在這種情有山狼在的況下他基本上不會費腦子去考慮什麼,所以張口就問。

“還能怎麼辦?不管去哪都不能赤手空拳吧?得先弄到武器。”幽靈在一邊說,“現在讓他們再送一批過來也不現實了,出了這種事情誰會再來?還有其他渠道嗎?”

“這裏是戰區願意來這裏交易的本來就不多。”山狼嘆了口氣,“只剩試試看了,先找個地方落腳。”

這地方除了沙子還是沙子,區別在於沙子的多少,是全沙漠還是半沙漠,沙丘是不是多一些,幽靈找了一個避風的沙凹大家在裏面休息,這一路的急行軍並不輕鬆,吃東西喝水,這是他們休息中基本不便的要素,然後纔是或躺或臥的各種休息,沙漠裏並不是沒有生命,偶爾會見到蜘蛛、沙蛇、毒蛇,這些東西都是幽靈的美食,不過現在他還真沒沒什麼心思,別看他整天好像沒什麼正式似得,其實他對眼前的一切也很憂慮,本·艾倫能不能救出來暫且不說,現在他們連自保的能力都沒有,就算他們各個是精兵強將,但空着手怎麼能發揮他們的能力和優勢,在面對槍林彈雨的時候沒有武器又如何作戰?

山狼抱着衛星地面爬到沙丘上去聯絡軍火商了,可是很久都沒下來,不用猜就知道,情況肯定不怎麼樂觀。

“但願能有個好消息。”重拳躺在沙子上看着天,黎明瞭,天邊已經能看到一絲光亮。

“誰說不是呢。”軍醫說,“現在我們手裏的這點傢伙實在是不值一提,遇到土匪都不一定打得過。”

“土匪?有三四個持槍的就夠我們喝一壺的,這裏地勢開闊打游擊都沒那麼容易。”瘋狗說,“要不我們就近找找,肯定有什麼武裝力量存在,晚上潛進去偷點武器出來?”

“也不是不行,只不過他們那些破爛槍你能用的慣?”橫紋說,“這些人中有多少學過武器保養的?他們除了會基本的射擊和處理卡殼之外就什麼都不會,估計連擦槍的習慣都沒有,所以別指望他們手裏的武器能滿足要求。”

“兄弟?現在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思計較這些?咱現實點好不好,有幾隻哪怕再爛的步槍也比我們的手槍威力大不是?”瘋狗說。

“話說的沒錯,不過現在還不用考慮這些,等山狼的消息吧,如果他那邊解決不了問題在說,這最多算是個備選方案,畢竟我們現在還沒到那個地步。”獅鷲一項沉穩,他的話大家還都聽得進去。

幽靈點了點頭:“也就這樣了,這地方真不一定有人願意來,軍火商也是人,走私也需要考慮安全問題,他們是賺錢,不是出來亡命的。” 山狼和軍火商的談判並不順利,絕大多數都不願意冒下能進入戰區交易,其中就包括之前合作的那家,後來山狼出高價終於有幾家願意嘗試,只是要一週後才能到貨,山狼就算耐性再好也等不了那麼久,所以談判完全以失敗而告終,最紅他將所有希望都寄託在布魯斯身上,結果卻是不上來也無能爲力,他們的人一時間也無法運送足夠的武器給他們,這一區域他們只有一個人,但不是做輔助工作的,所以幫不上什麼忙。%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山狼算是徹底陷入了困境,所有的嘗試都失敗了,倉促之間他也找不到其他更和是的人。

“武器的問題只能靠我們自己了。”山狼看着大家說,“這很無奈,但沒其他辦法,要想早點救出隊長就得儘快弄到槍,否則談什麼都是廢話。”

“怎麼幹?這附近有沒有什麼值得下手的地方?”幽靈問。

“布魯斯的人會給我們提供一些情報,他們雖然無法直接提供武器,但還是會給我們一些必要的幫助的。”山狼說,“這是他們目前能給我們的最大幫助。”

“孃的……這次怎麼這麼不順?”重拳罵道,的確,跟頭把式到先就沒有一步是順利的。

“不談這些,有問題就處理問題。”山狼說。

兩個小時之後布魯斯的人給他們傳來了一份這一帶的地圖,上面標出了兩處特殊地點,一處是反政府武裝的營地,一處是游擊隊的據點,這可是離他們最近的兩個了。

“一個失憶公里,一個十五公里。”瘋狗無奈的笑了笑,“真夠近的。”

“我看還是對反政府武裝的營地下手,他們的武器怎麼也能比游擊隊好一點。”橫紋說。

“我們是去搶劫,不能看誰手裏的槍好就對誰下手,那可有點缺心眼兒。”瘋狗說。

“糾正一下,我們是去偷,不是去搶,搶誰都夠缺心眼的。”重拳橫了他們一眼,“但願你們沒那麼缺心眼兒。”

“得了,糾纏別人的口誤有意思嗎?”獅鷲說,“聽山狼的。”

山狼看着幾個人沒說話,等他們完全安靜下來纔開口說:“沒錯,我們去偷反政府武裝的武器,其實不管是去偷誰都很麻煩,我們和赤手空拳沒什麼卻別,如果做得不好和羊入虎口沒什麼區別。”

“嗯,的確。”重拳點了點頭,“所以要晚上動手,分組進入,以偷爲主,避免發生衝突,而且不要深入太多。”

幽靈覺得重拳說的有點過分:“你這是扯淡,槍可都是拿在他們手裏的,怎麼可能比得開衝突?要我說只要乾的乾淨利落,不驚動其他敵人就沒問題。”

“無糾結這個問題,大家各顯其能吧,總之我要求是不要給其他人制造麻煩,不管你用什麼方法。”山狼說,“現在最大的問題是這個地方不適合白天行動,我們只能等到晚上動手,實在是太浪費時間了。”

“很正常……”幽靈聳了聳肩,“也很無奈。”

“十五公里不算遠,我們現在出發,到那邊去休息,入夜之後動手。”獅鷲說,“我們時間一項很緊,所以必須往前趕。”

“沒錯,出發。”山狼看着東邊剛剛升起的太陽,“但願我們能拿到想要的東西,隊長還等着我們。”

一行人在朝陽的照耀下上路,但是他們的心裏卻滿是陰影,這種感覺有點怪,就像心頭佈滿了烏雲一樣。

雖然是在沙漠裏但這一路上他們見的最多的除了沙子就是屍體,軍人的、平民的、大人的、孩子的、男女老少都有,這裏簡直就是一個開放的墳場,看得出很多人都是想要穿過邊境逃往埃及,可是全都死在了路上,不知道是什麼乾的。

“所有人都想逃離這個地獄般的過度,我們卻要深入其中,不知道的還以爲我們腦子有病。”幽靈看着那些屍體說。

“我想不通是什麼人在阻擋他們逃亡,政府軍?還是有殺人癖的地方組織?反對派?”重拳很是想不通。

“管他是誰,只要不在這個時候出現就行了。”軍醫看着極遠處的天邊說,“這裏太開闊了,我們真不該白天那種這個地方活動,如果有埋伏一個都跑不了。”

“怕什麼?我們可不是那麼容易被幹掉的。”幽靈舉起望遠鏡觀察了一下遠處的動靜,這是他們帶來的唯一的一部望遠鏡,當然也是很容易能買到的民用產品,基本上屬於上世紀末水平。

“天越來越熱了,我們得在中午前找個合適的地方避過一天中溫度最高的幾個小時,這麼長途跋涉是很不明智的選擇。”瘋狗在後面說。

“我們這也算長途跋涉?你腦子有問題吧?十五公里而已。” 王牌校草,校花你別逃 衝拳將方巾圍在頭上,“這個鳥地方的確很熱,孃的。”

“這裏是沙漠,有什麼可抱怨的?”半天沒說話的埃克斯終於開口了。

“我討厭沙漠,寧願在亞馬遜的地下城裏躲着也不願意在這裏曬太陽。”幽靈放下望遠鏡,“前方至少三公里內安全,但願這些沙丘能幫我們隱藏行蹤。”

“也能幫敵人埋伏。”重拳看了看天,“晴空萬里,沒風沒雲,該死的。”

“走吧,說話太多浪費口水。”山狼嘆了口氣,“已經一半路程了,大家快點,在最熱的時候來臨之前到達目的,在那隨便你怎麼休息。”

在沙漠里長途跋涉的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雖然他們體格健壯,雖然他們有足夠的水,但在沙漠裏的感覺可不是那麼舒服的,汗水幾乎流出來就被蒸發掉了,身體水分流失的很快,到後來你都搞不清楚自己還會不會出汗,這感覺可不是那麼好受的。

不過他們速度還是很快的,在中午來臨之前他們終於到達了目的地,一個巖漠地帶,這裏沒有那麼多的沙子,到處都是大小不一的石頭,偶爾還能看到一些綠色植被,只是少得可憐,這裏還有起伏的地勢,至少能找到背陰的地方。

反政府武裝的營地在一個很不起眼的山坳裏,其實這裏也算不得什麼山,只是有幾個較爲突起的地方而已,不過和沙漠相比這裏的環境要好多了,巖漠地帶最大的特點就是沒有那麼多的沙子,取而代之的是大小不一的岩石,當然這裏的植被也要比沙漠裏多,小動物也明顯多了不少,因爲是白天所以他們並沒有過於靠近,而是找了個地方躲起來,必須熬過炎熱的白天,在入夜之後才能動手,現在去無異於自殺。

“哨兵林立,我們現在的位置算是極限距離了,再往前肯定被發現。”幽靈趴在破頂上向那邊張望。

“巖漠,還是沒離開荒漠,雖然這裏沒那麼多沙子,但同樣讓人討厭。”重拳坐在一塊石頭後面躲避陽光,“乾熱乾熱的,像是爐火燒的太旺而你有沒地方躲。”

“形容的還真恰當。”瘋狗跳進一邊的溝裏,“這裏向下一兩米肯定有水。”

“你可以嘗試挖掘一下,我們的水還夠,但下面的水保證比我們的涼爽的多。”軍醫跟着下來,這地方比上面涼快不少。

“全都是石頭,你能挖得懂你挖。”瘋狗將幾塊石頭搬開,露出下面明顯溼潤的沙土然後躺上去一臉的享受,“太他孃的爽了。”

很快其他人都陸續撤了下來,只留幽靈在上面盯着反政府武裝的。

“這曾經是一條河道,還真可以嘗試一下。”重拳抓起一把溼潤的沙子放在鼻子前面深吸了一口氣,濃重的水汽瞬間溼潤了他乾燥的鼻孔。

“你要在這裏挖坑?”瘋狗有點不相信的看着他。

“不是這裏。”重拳向下遊張望了一下,然後指着一個位置說,“那……”

那是一個的士更低的地方,在兩塊巨石的中間,離他們現在的位置只有不到二十米。

“那邊石頭更多,沒法挖。”瘋狗說。

“不一定哦。”重拳邊說一邊向那邊走過去。

“你沒工具。”瘋狗在後面提醒他。

“用不着。”重拳一邊週一邊將頭上的方巾扯下來,到了那邊看了看就開始徒手挖掘,先清理掉石塊,然後將沙子一捧一捧的挖出來丟在一邊,沙子很溼潤所以挖起來並不困難,很快他就挖到了沙子和水的混合物,有向下挖了十幾釐米他用方巾過濾了很多水出來,然後加入淨水片,沉澱,最後形成了飲用水,的確涼爽的多。

“真有你的。”幽靈喝了一口重拳遞上去的涼水很知足,在這種地方能喝到如此沁人心脾的涼水可是一件非常難得的事情。

反政府武裝那邊也在躲避一天中最燥熱的時刻,所以基本上看不見什麼人,直到下午四點多日頭偏西了纔有人出來活動,山狼他們現在的位置很偏僻,所有還看不到營地裏的情況,不過根據情報顯示這裏的反政府武裝應該不到五十人…… 日落西墜,一天就在悶熱與難熬中過去了,方政府武裝的營地好像剛活過來,三五成羣敵人開始四處活動,看樣子他們好像是要開始也訓,其實這也不算奇怪,在如此酷熱的環境下白天的確不是適合訓練,最重要的原因是他們不是正規軍,所以要求並不嚴格,只是比散兵遊勇能好一些罷了,而他們的訓練用具只是幾根類似槍械的木棍……

“這種訓練有什麼用?”瘋狗看着趴在地上端着“槍”的反政府武裝士兵直搖頭。

“基本既能,這些應該是新兵。”軍醫說。

“看那年紀不比我小,新兵,他們真的招不到人了嗎?”瘋狗問。

“我怎麼知道?不過這也正常,戰亂的時候兵不夠用,老百姓吃不上飯投軍吃糧也很正常,只不過這種你情我願很難發甚至同一時期,要麼抓兵,要麼找不到自己想去的軍隊,不是被抓走就是被直接打死,總之在戰爭環境下一切都是無法確定的,生命也是無法得到保證的。”

“就他們這裝備有什麼值得我們下手的?”幽靈有點掃興。

“能弄到幾支AK就不錯了,想什麼呢?你以爲他們這裏有夜視儀、消音器和高精度步槍?想多了吧?” 一顧傾城:帝少的1314次索愛 重拳將塑料瓶的自制消音器綁在槍口上爲晚上的行動做準備,雖然這玩意在一兩槍之後就麼用了,但還是能起到一些作用,在突**況下有利於保持安靜。

“晚上看吧,反正現在情況就這樣,我們也無法確定他們到底有多少東西我們能用得上,不過只要這次行動能保證提高我們的戰鬥力就值了。”山狼從坡上滑下去,“只要用得上的儘量多搞一些。”

“你說之前搶了我們供應商武器的是不是這些人,畢竟他們離出事地點最近。”瘋狗突然說。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