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時間不多了,你們就快點決定吧。”蕭睿閒閒地說了句,“要麼就跟監管者死磕,最後沉屍下水道,要麼就聽我的,看我有沒有能力把你們一個不少地帶出去。”

蕭睿的話極爲狂妄,再加上他此刻悠閒卻極度自信的模樣,領頭男人一時間被鎮住了。

談蘇這時插了一句:“如果他都沒辦法,那麼你們就死定了。”

領頭男人臉色微變。他從未想過會受制於一個研究所的實驗品,但目前危急情勢和眼前這個實驗品表現出來的鎮定自信,都讓他無從選擇。

他在考慮了幾秒之後說:“好,從現在起,你暫代我的指揮權。” “你做出了正確的選擇。”蕭睿似乎早就料到領頭男人的話,面上神情未變,依然如同剛纔一般悠閒自得,“現在,告訴我,雙方的情況,越細越好。”

在不知道雙方的具體情況之下,蕭睿就算再厲害,也不可能提出一個萬能的方法,之前的虛張聲勢,就是爲了讓領頭男人信服他,然後將情況和盤托出。

“我們時間不多,那我就長話短說了。”領頭男人道。

“我可以叫我萊爾,我是反抗者的支隊長,他們都是我的隊員。”領頭男人先進行了遲到的自我介紹,然後才繼續說道,“監管者完全封鎖了下水道和街面,搜索過來只是時間問題,我們聯絡不到其他隊伍,而且就算聯絡到了,我們每個小隊的人數都不超過十人,無法進行有效支援。監管者正在搜索下水道的隊伍人數在一百人以上,街面上人數更多。”

蕭睿手一伸:“下水道分佈圖呢?”

萊爾向手下揮了揮手,一直杵在‘門’口的幾人立刻送過來一個類似pad的裝置,調出一幅分佈圖。

蕭睿也不客氣,拿過那裝置就開始在上面比劃,邊看邊說:“這下水道也夠大的。”

“沒錯,這裏最初是一百多年前修建的,那時還有一部分防空‘洞’的作用。目前在用的只有一部分,所以我們就在另外一些廢棄的部分修造了臨時基地。”萊爾道。

蕭睿低頭看着分佈圖,頭也沒擡地指着一個地方說:“這裏是什麼?”

萊爾看了一眼道:“那是通往污水處理廠的管道,如果超過它的處理能力,污水會先在這裏進行存放。”

“那這裏呢?”蕭睿又指着某處問。

“城市公園的人工湖。”萊爾回道。

“從下水管道鑽過去,需要多久?”蕭睿‘摸’着下巴道。

萊爾眉頭微皺,向手下又要了個相同的裝置,看了會兒道:“如果是這邊最薄弱的部分,只需要幾枚強效炸彈。”

“你們的代步工具呢?”

“就在這裏。”萊爾道,“上方的街面道路,只要我們一‘露’面,就會被擊落。下水道有一段管道足夠寬敞,可以讓我們的飛行器通過,但現在那條管道已經被封鎖。”

“指給我看。”蕭睿雙眼微亮。

萊爾很快就將那段寬敞的管道指給蕭睿看。

“出口是市郊?”

“是的,我們就是從那裏進來的。只要到了市郊,監管者就拿我們沒辦法了。”

蕭睿‘摸’着下巴,研究着管道通路,半晌後微微一笑道:“辦法是有了。只要你們嚴格按照我的指示去做,要逃出去不難。”

“什麼辦法?”萊爾身體前傾,語速也突然加快。

蕭睿自信一笑,對萊爾招招手,開始在下水道分佈圖上比劃。

幾分鐘之後,臨出發前,萊爾突然叫住了蕭睿,盯着他的眼睛問道:“你從培養艙裏出來之前,通過了測試麼?”

“這不是明擺着的麼?”蕭睿眉頭一挑,“沒通過,我現在已經是一個死人。”

萊爾的神情並未因蕭睿的話而放鬆多少,他似乎還想說些什麼,但最終還是什麼都沒說。

逆差 蕭睿和談蘇對視一眼,他們都明白萊爾的這個問題與他們現在的身份有關,不過因爲不知道他們的身份他們應不應該“知道”,而目前最重要的就是如何逃出去,因此兩人並沒有特意提問。

按照蕭睿的計劃,蕭睿,談蘇,再加上萊爾所帶領的八人小隊,總共十人分爲三個小分隊,每一小分隊分配不同的任務,完成各自的任務之後,立刻到目標地點集合。蕭睿原想跟談蘇分在一起,但這一點遭到了萊爾的反對,他執意讓他手下的副隊長帶着談蘇,而他自己跟蕭睿一起行動,算是就近監視。萊爾說是把“指揮權”暫時給蕭睿,但大家都清楚,萊爾依然是老大,蕭睿所下達的命令,要是過不了萊爾這一關,其他人是不會聽的。

ωωω●тt kān●¢○

由於敵人是採取了地毯式搜索方式前進的,所以要在他們眼皮底下做點什麼小動作,就必須將轉移他們的注意力,因此蕭睿的計劃總體上來說分成兩部分,第一部分,將敵人從人工湖附近下水道引開,然後派人過去安裝炸彈;第二部分,在人工湖下方的爆炸把大部分敵人都吸引過去之後,提前就緒的己方隊員在特定區域炸通蓄水管道。之後,所有人相繼匯合,坐上飛行器離開。

人工湖距離那條可以直飛郊區的管道有點距離,但那條通向污水處理廠的蓄水管道卻與人工湖和大管道都有一段相‘交’,因此這一行動的目的,就是將人工湖的水通過蓄水管道引流到大管道,衝擊在大管道中的敵人,而他們就緊跟在水流之後逃出去。計劃看上去是圓滿的,但真正效果如何,就得看具體實施時的情況了。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爲了計劃的順利進行,蕭睿讓每一個小分隊都保持通訊暢通,要是有什麼意外情況,也可以隨機應變。

談蘇所在的小隊算上她有三個人,副隊長叫佐德,因爲他沒有摘下過頭盔,所以她也不知道他長什麼樣,聽聲音應該比萊爾年輕,之前對蕭睿不滿的人中就有他。另外一個隊員叫莎莎,是個‘女’‘性’隊員。他們小隊編號伽馬小隊,分到的任務有兩個,但都比較簡單,先是在遠離人工湖處鬧出動靜,吸引敵方注意力,之後就不用管會發生什麼,回到這裏開上飛行器,到指定地點接另外兩組小隊。蕭睿所在小隊編號阿爾法小隊,小隊成員總共是四人,他們的任務是炸掉人工湖,而另一個完全由反抗者組成的小隊編號貝塔小隊,總共是三人,負責炸通蓄水管道。

臨出發前,蕭睿想跟談蘇說說悄悄話,不過佐德在一旁虎視眈眈,他也沒法說什麼,只能關心了一下她的傷勢。

此刻談蘇已經穿上了反抗者們替她找來的鞋,腳底板的傷也不算特別嚴重,雖然踩着地走路難免有點痛,但還沒到不能忍的地步,她咬咬牙也就過去了,不會影響這一次的行動。

這次的行動也不是全無風險的,談蘇想了想,對蕭睿叮囑道:“你小心一點……這回就不要作死了。”

蕭睿幽幽道:“你就這麼不信任我?”

“你真覺得你值得信任麼?”談蘇斜了他一眼。正因爲被他坑多了,她才“信任”他有事沒事就會作死一下。

“當然。”蕭睿大言不慚道,“除了我,你還能信誰?”

跟周圍的這一圈人比起來,談蘇當然只能相信蕭睿。

談蘇便道:“那好吧,一會兒再見。”

蕭睿笑了,正想再說兩句,一旁的佐德就打斷了他:“走吧!”

然後,他拉着談蘇走了。

談蘇也只能‘抽’空回頭對蕭睿揮了揮手。

對過時間後,三個小分隊就分開行動了。

這最後一個次世界,或許是爲了照顧玩家們的習慣,這裏的時間也是二十四小時制的,因此談蘇和蕭睿並沒有適應上的困難。怕通訊會臨時出問題,因此三個小隊分開前定了每一項任務的最後時限,就比如最後伽馬小隊接人離開時,如果在定下的時間之前其他小隊成員還未到指定地點匯合,那就不管他們了。他們定的時間都相對‘精’準,還留有餘裕,如果無法在規定時間內趕到,只能說明行動出了意外,那麼相較於去救人而‘弄’個全軍覆沒,自然是能活幾個是幾個。

伽馬小隊悄無聲息地在幽靜的管道中前行,怕遇到敵人,三人都小心地隱藏身形。這對佐德和莎莎這種半專業的人士來說不難,談蘇卻跟得有點辛苦,更何況她的腳還受着傷,要不是她意志堅定,恐怕已完全是拖後‘腿’的累贅了。本來談蘇這個非戰鬥人員應該留在剛纔那隱藏基地的,但萊爾並不完全信任她和蕭睿,怕她留在那裏後就管自己跑了,所以把她丟給了佐德,還叮囑他一定要看緊了她。談蘇現在可沒想着逃,自然也不就不在意佐德是不是像防賊一樣盯着她了。

考慮到敵人的搜索範圍,三人選擇行走的方向,萊爾判斷基本上不會遇到敵人。他們的任務只是將敵人的注意力引開,好給阿爾法小隊創造炸人工湖的機會而已,所以在偏僻一點的地方‘弄’出動靜來最好。

很快三人就在沒有碰到敵人的情況下到達了指定位置,莎莎安裝炸彈的時候,佐德就在一旁放哨,一邊望風一邊看着談蘇。

莎莎那邊需要一點時間,談蘇正想着要不要向佐德套套話,以更瞭解這個次世界,就見遠處一道‘激’光疾奔莎莎而去。

談蘇剛好面對莎莎的位置,立刻驚呼示警:“莎莎,小心!”

莎莎早在談蘇開口前就發現了不遠處的敵襲,因此談蘇的聲音剛響起,她就側身一滾。那道‘激’光沒擊中莎莎的致命部位,卻擦過了她的大‘腿’,她的身形頓時一僵,艱難地趴在了管道的凹陷處。

更多的‘激’光打在管道壁上,從‘激’光的數量來看,對方至少有四人。

原本談蘇和佐德就站在管道‘交’叉口,‘激’光之後,佐德直接按倒了談蘇,兩人躲在了另一條管道里。

‘激’光能量‘亂’飛中,佐德頂着危險探出頭去看了一眼,又立刻縮了回來。他緊握武器的雙手緊了鬆鬆了緊,也不管談蘇,拿上武器就向外衝去。但‘激’光接踵而至,他剛出去又被‘逼’了回來。

另一邊,莎莎被密集的火力壓制得無法‘亂’動,只能龜縮在那處凹陷之中,身體要是稍稍舒展,就可以被對方的武器打中。‘激’光打落不少碎石,在一片煙塵之中,莎莎突然摘下了頭盔。

談蘇雖無法探頭出去,卻可以直接從她的藏身處看清楚莎莎的模樣。她看上去也就二十歲,樣貌美麗,面容清冷,在紛飛的塵土之中直勾勾地看了過來。

談蘇知道她看的不是自己,她看的是佐德。她對佐德做了個手勢,之後便定定地望着他。

佐德身體一僵,半晌沒有任何反應。

談蘇想,那個手勢的意思,應該是快走。

見佐德不動,莎莎的動作更急更快了些,反覆做着那個動作,表情卻依然沒什麼變化,彷彿對這樣的結果早有準備。

佐德又跟她僵持了會兒,突然站起身,扯着談蘇的手臂,粗魯地帶着她向前跑去。他一直沒有回頭,面無表情的臉上卻無聲地流下了兩行淚水。

談蘇心中微動,抿‘脣’低頭,努力跟上佐德的腳步。

人仙百年 身後傳來了震天的爆炸聲。

作者有話要說:又得了“快到結尾就不想碼字綜合症”腫麼破T T。。。 炸彈的威力不小,衝擊波令談蘇和佐德兩人相繼撲倒,碎石塵埃也落在兩人背上。短暫的眩暈之後,佐德最先反應過來,飛快地站起來之後,立刻隨手一拉談蘇,頭也不回地向前跑去。

誰也沒有回頭去看後方發生的一切,但兩人跑了好一會兒都沒人追上來,可見敵人已被消滅,就算沒將對方完全消滅,其餘倖存者至少是被炸下的碎石擋住了去路。

跑了這麼段路,談蘇腳傷更痛,但她一聲未吭地跟緊了佐德。

二人並沒有立刻回去,而是守在預估中敵人趕去爆炸地點將會經過的道路,隱藏好自己,等看到數量不少的敵人快速通過之後,二人才跟阿爾法小隊建立了通訊,告知這邊任務已完成。返程時二人繞了個大圈,免得跟後續增援的敵人撞上。當他們回到臨時基地時,遠處人工湖的方向恰好傳來了劇烈的爆炸聲,彷彿連整個地下管道都震顫起來。

二人立刻登上飛行器,緩慢小心地將它開到第一個預定地點。此處位於與直飛郊區的管道相交的一條上斜管道中,它有一個很大的拐角,非常適合隱蔽,而另一邊的管道,則是阿爾法小隊和貝塔小隊預定趕回來的通道。同時,這邊的高地勢可以使飛行器免受水流衝擊。

停在預定位置後,佐德就關掉了飛行器,儘量不發出任何聲音,安靜地等待着隊友的迴歸。

談蘇緊張地注意着時間。

本來應該是他們這個小隊的任務最安全,可沒想到,剛開始他們就損失了一個人。反抗者人數少,隨行設備也不好用,所以沒辦法弄清楚下水道中每個敵人的分佈位置,只能瞭解個大概。就是因爲這樣,他們原本估計沒有敵人的位置,卻出現了敵人,差點擾亂他們的計劃。雖說伽馬小隊是完成了預定計劃,然而人員的損失,難免令人沮喪。

當阿爾法小隊的預定迴歸時間到的時候,他們並沒有現身。

談蘇不知道蕭睿那邊出了什麼意外,有些心神不寧。佐德也覺得不安,就聯絡了阿爾法小隊,但通訊請求並未被接受。

“聯絡不上?”談蘇沉聲問。

佐德點點頭,沒有說話。

不遠處傳來細微的腳步聲。

談蘇心中微動,忙透過飛行器前方的透明玻璃向外看去,只見三個穿着銀灰色軍裝的人迅速向這邊靠近。

他們是貝塔小隊。他們在蓄水通道安裝的炸彈是遙控炸彈,一旦所有人都匯合之後,就將炸彈引爆,讓正積蓄在蓄水通道里的湖水奔涌而出,裝滿整條通往郊區的通道。

在貝塔小隊從打開的艙門進入飛行器的時候,談蘇頻頻看着時間。

已經超過預定的匯合時間了,而阿爾法小隊還沒有歸來,同時,也無法跟對方建立聯絡。按照之前的約定,超過規定時間之後,飛行器將放棄還未上船的同伴,引爆炸彈離去。

貝塔小隊長的視線在飛行器的船艙裏轉了一圈,沒看到萊爾等人,一頓之後看向佐德:“副隊長,我們……要出發嗎?”

佐德沉默着低頭,他又嘗試着聯絡了一次阿爾法小隊,對方依然毫無反應。

他突然站起來,堅定地吐出一句:“我們走!”

“不能走!”

談蘇突然高聲道。

反抗者們這纔看向剛剛幾乎沒有存在感的談蘇,卻赫然發現,她的手中舉着一把激光武器,槍口對準了四人。

頭盔遮住了他們的表情,但四人的身體卻在一瞬間戒備起來,幾乎同時將手按在了腰間的激光槍上。

談蘇立刻又喊了一聲:“不準動!”

她這一聲大喝,原本正想拔槍的幾人,也不動了。

談蘇知道,對軍人來說,服從命令是天職,雖說這些反抗者不太像是正規的軍人,但從她與他們的有限接觸來看,他們紀律嚴明,跟普通軍人也沒什麼兩樣。所以,當明白阿爾法小隊無法在規定時間之前趕到後,她就悄悄拿了把放在飛行器中的激光槍,在衆人做出離開的決定之後,拿槍威脅他們。

她不能就這麼走了,於公於私,她都不能讓蕭睿出事。

“我們必須去接他們。”談蘇握緊手中的槍,戒備地望着四人,語氣卻很平靜。

“萊爾隊長說過了,時間到他們還沒回來,就不用等他們。”佐德硬邦邦地回道。

“他是你們的隊長,你們真準備丟下他自己逃走?”談蘇道。

佐德高聲回道:“那是隊長的命令!”

談蘇道:“我不管什麼命令,我只知道不能丟下同伴。”

佐德緊盯着談蘇,雙眼通紅。

僵持中,談蘇突然將激光槍的槍口對準了自己,冷聲道:“如果你們不去救人,那麼你們連我都帶不走。”

談蘇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威脅佐德他們。他們的任務是將研究所的實驗品帶回去,他們如果能將她帶回去,雖然少了一個蕭睿,也勉強算能交差了,可如果一個都帶不回去,那麼他們的這次任務就完全失敗了。所有的努力都白費了,所有的犧牲都沒有意義。她相信佐德會做出最正確的選擇。

佐德盯着談蘇看了好一會兒,終於鬆了口:“我們去救阿爾法小隊!”

“是!”貝塔小隊的三人都高聲應道。看得出來,他們也是想去救夥伴的。

飛行器啓動,沿着那條寬敞的管道向人工湖的方向飛去。

佐德駕駛着飛行器,貝塔小隊中兩人也在副駕駛的位置緊張地進行操作,準備好艦載武器。

談蘇幫不上忙,也怕佐德會臨時反悔,依然拿着激光槍站在角落裏。

貝塔小隊的另一人走到談蘇不遠處,在她戒備地看過來時,他擡起了雙手道:“我沒有惡意的。”

他說着將頭盔取了下來,下方是一張稚嫩的臉,他還是個少年。他對談蘇一笑,兩顆虎牙可愛地露了出來,笑容顯得有些僵硬,但很友好。他指了指談蘇手中的槍輕聲道:“其實……你開不了槍的。”

談蘇疑惑地看了過去,那少年又略顯僵硬地笑了一下:“它現在是鎖定狀態。”

談蘇看了眼手中的槍,又看了那少年一眼。

“等等,我給你做個示範。”他緩慢地拿出了自己腰間的槍,邊拿還邊看着談蘇,表明了自己不會突然攻擊她。

談蘇並沒有阻止他。

少年稍稍放鬆,打開激光槍托下方的一個小蓋子,給談蘇看裏面的按鈕:“你要把它按下,槍纔會解除鎖定狀態,這樣的話,槍口這邊的這個小燈就會是亮着的。”

談蘇順着少年的指點看去,果然看到他那把槍上的小燈是亮着的,而她自己這把,則沒有亮。萊爾對她和蕭睿還是有防備心的,所以並沒有發給他們武器,他們自然不知道該怎麼用。

談蘇忽然按照少年剛纔演示的那樣打開了激光槍的開光,從牆上拿下它的標配槍套和腰帶圍在腰間,將槍插.了進去。

她知道,已經沒必要再戒備這些人了。他們知道她的槍還在鎖定狀態,剛纔就可以制服她,但他們並沒有。他們也是想去救阿爾法小隊的,只是命令壓身,不得不違背心意,但她的威脅,恰好合了他們的心思,所以他們並沒有拆穿她,反而假裝被她威脅,“不得已”回去營救萊爾隊長。

“其實,你沒訓練過的話,不應該拿槍的。”少年眉頭微皺,但隨即就舒展開了,“不過……現在也顧不了那麼多了。我過去幫他們了。”

少年說完,就走到了控制檯那邊。

談蘇望着四人忙碌的背影,嘴角漸漸彎起了一道淺淺的弧度。

飛行器前行了不到兩百米之後,就與敵人的部隊相遇了。

好在地方分散在整個下水道之中,因此遇到不過是十個步兵而已,飛行器一輪掃射,對方就全倒下了。但這樣,勢必已經暴露了飛行器的位置,所以佐德立刻提升了飛行器的速度,向人工湖的方向衝了過去。

又飛行了幾百米之後,飛行器到達了人工湖附近,那裏已經被炸出了一個大洞。人工湖水位不深,但偌大的湖泊,水量還是驚人的,從整個管道的溼潤程度可以看出大量的水從人工湖中流瀉而出,沿着管道衝向了蓄水管道。它們現在已在蓄水管道中積累蓄能,就等那邊的炸彈將管道炸個口子,就如同奔騰的駿馬般氣勢洶洶地涌出。

這邊並沒有任何人影,飛行器緩緩向前駛去。

前方突然變亮,管道上方竟出現了一個大坑,外面的日光直射進來,將坑洞周圍照得一片敞亮。

天價小妻子 飛行器並沒有繼續向外飛行,而是躲藏在了陰影之中。

坑洞上方影影綽綽的都是人,但阿爾法小隊的各位是不是在那裏就不清楚了。外面似乎是對峙的狀況,雖然人多,但卻無人發聲。

佐德悄無聲息地從駕駛座走出來,貝塔小隊三人也都圍了過去,四人並沒出聲,只是互相打着手勢,看樣子,他們正在爭論。外面是什麼情況,誰也不知道,貿然出去必定是不妥當的,但躲在這下面耗時間,更是不可取。

四人還沒商量個結果出來,上方突然傳來了蕭睿那略帶嘲諷的聲音。

“我當要等的大人物是誰,原來是你這個小屁孩。”

小屁……孩?

談蘇臉色微變。

——倪茂!

作者有話要說:感謝天堂鳥童鞋的火箭炮,感謝小小童鞋,櫻醬童鞋和紫沫卿幽童鞋的地雷,親親你們! “當然是我啊蕭睿哥哥,你以爲還有誰?”倪茂帶着笑意的聲音傳入談蘇耳中。

談蘇突然想起了剛進入這個世界時的夢境,在那個夢裏,倪茂是站在他們這邊的。然而,那終究只是個夢境而已,就像她曾經理智地意識到的那樣,倪茂與他們觀念不合,不會站在同一邊。

“哼。”蕭睿冷哼了一聲,“你特意趕過來,就是爲了耀武揚威一番麼?”

“雖然是有這個原因啦,不過……”倪茂笑眯眯地說,“如果能找到談姐姐,那就最好了。”

他頓了頓,視線掃了一圈,遺憾道:“好可惜,談姐姐竟然不在。”

“就算找到了她,你也不可能帶走她。”蕭睿得意一笑,“無論主觀還是客觀。”

絕對甜寵:天才寶貝呆萌妻 “能不能帶走,就是我的事了,反正蕭睿哥哥你是不可能看到的了。再見了,蕭睿哥哥。”倪茂說着,便對他身邊拿槍的監管者軍隊揮了揮手。

躲在坑洞下方的談蘇一聽倪茂的話鋒轉了,就知道情況不妙,立刻對佐德道:“別管那麼多了,快上去!”

佐德聞言也沒猶豫,一拉操縱桿,飛行器像是兔子似的跳出了那個大坑。

在倪茂的指揮下,監管者軍隊的其中一個小隊對蕭睿他們發動了攻擊,因爲蕭睿他們只有四人,又被團團包圍,因此一個小隊的兵力足夠殺死他們了,但誰也沒想到,就在激光武器射擊出去的那刻,一架飛行器卻憑空出現,將激光能量全都擋住。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