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片刻,一隻十米高的巨猿就出現了。

變身之後,他馬上聯繫火靈,雙方配合起來。

火焰順著葉雄的手臂,開始煅燒起來。

枕上豪門:冷酷首席契約妻 煅燒了很久,鋼石終於紅化變軟。

葉雄馬上變成真猿一變,拿起早就準備好的鐵鎚,開始鑄造起來。

葉雄嘗試過,想讓火靈直接煅燒鋼石,但是火靈根本就不停完全控制自己的火焰,為了怕他把鋼石給燒壞,葉雄只得靠自己。

鑄造不知道時日過,十天之後,葉雄終於將十支陣旗鑄造好。

接下來,他將陣旗跟火焰狼毛製成的布縫合起來。

等這兩樣物品都都煉製好之後,已經是半個月之後了。

「只剩下陣盤了。」

葉雄走出山洞,這才將通訊器打開,上面有很多未接電話。

打得最多的是兩個人,一個是冷血,另一個就是霍安。

他閉關的事情,已經跟慕容如音說了,所以她沒有打。

葉雄先是打給冷血,剛通,那邊就傳出冷血的咆號聲。

「江南王,這半個月你死去哪了?」

「我閉關了,怎麼了?」葉雄問。

「一個小時之後,馬上到達老地方,不然的話,你別想拿到蠱毒的解藥。」

冷血怒氣沖沖地掛機。

葉雄冷笑著,喃喃道:「你不說,我都忘記了還有蠱毒這回事。」

他想了一下,決定還去見見這個女人,看看她到底想幹什麼。

正準備去見慕容如音,突然通訊響了起來,是霍安。

「霍大哥,有事情嗎?」葉雄問。

「你這陣子去哪了?」

「閉關了。」

「南帝要見你,你現在馬上到接頭地點。」霍安命令。

「我現在就過去。」

掛掉電話之後,葉雄臉上一直黑著。

奶奶的,一個個把自己當成什麼了。

這提心弔膽的日子,他真是過夠了。

此刻,他真的很想跟慕容如音一走了之,什麼都不顧。

但是,就這樣走了,他真的很不服氣。

「既然你們喜歡玩,我就跟你們玩。」

葉雄朝霍安指點的地點而去。

兩派勢力之中,南帝佔盡上風的,葉雄站的立場,自然是靠她這邊。

很快,他就跟霍安見面了。

「霍大哥,最近在閉關,真的很抱歉。」葉雄陪笑。

「你這話還是留著給南帝說吧,她似乎對你的做法很不滿意。」霍安嚴肅地說道。

「不會吧,那我怎麼辦?」葉雄急問。

「見機行事,千萬別得罪她。」霍安叮囑。

「霍大哥,請帶路。」

霍安帶著他,秘密進皇城,在上次那個會面室等待。

等了片刻,一道婀娜的人影就走了進來,正是助理晴音。

「稍等片刻,殿下還有些事情要處理。」晴音淡淡地說道。

「多謝晴音姐姐。」葉雄笑了笑,問:「晴音姐姐,能不能給我來杯水?」

「等一下。」晴音走了出去。

她的臉,至始至終都沒有笑,跟上次天地之差。

這是一個非常不好的警示。

上次來的時候,葉雄記得晴音對自己可是眉開眼笑,當時候自己還調侃她,說約她吃飯。

現在呢,她彷彿害怕跟自己沾親帶故似的。

只有一種可能,南帝對自己開始不滿了。

沒多久,房間門就被推開,愛羅莎走了進來。

葉雄連忙站起來,恭敬地喊道:「屬下,參見殿下。」

「江南王,你可知罪?」愛羅莎剛進來,就崩著臉怒道。

葉雄低著頭,眼睛骨碌碌地轉著,回:「殿下,屬下知罪。冷血逼我畫出天牢地圖的時候,我就應該馬上彙報,但是屬下不敢,害怕一彙報,小命就沒了。」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屬下懷疑,霍安是裂組織的卧底。」葉雄一語驚人。

愛羅莎眉頭皺了起來,似乎在回想著什麼,片刻之後才說道:「你有什麼證據?」

「屬下沒有證據,全都是靠自己的直覺。」葉雄臉色嚴肅,一本正經地說:「屬下在地球的時候,是國家的特工,直覺很強,很多次,就是這種直覺,讓我逃過一命。」

(本章完) 愛羅莎目光炯炯地盯著葉雄,那眼神彷彿要將他看穿一樣。

面對這個掌管著南域女皇,葉雄臉上沒有露出一點怯意。

他跟幽冥相處過一段時間,知道怎麼跟這些高高在上的女皇打交道。

當初幽冥比她更高傲,更難相處,到頭來還不是被自己征服。

你越是膽怯,對方就越覺得你在說慌。

「直覺不能當成證據,我不會因為直覺而枉殺一個好人。」愛羅莎說。

葉雄暗暗鬆了口氣,從對方這句話之中,他已經聽出一種暗示,愛羅莎似乎也在懷疑霍安。

「殿下說得對,我也是這麼想。」葉雄附和。

「裂組織問了什麼了?」愛羅莎繼續問。

「他們命令我畫出天牢的地圖,我不敢不從,只好畫出來,但是我沒有畫出血酬被關押的位置,我跟他們說,牢頭將我帶去那裡的時候,把我的眼睛蒙上了。」葉雄回道。

「你把跟對方見面的情景,一五一十地跟我說出來。」愛羅莎命令。

妃常妖嬈:特工小皇后 葉雄當下將自己跟冷血見面的細節說了出來,不敢有一絲隱瞞。

「殿下,裂組織不會是想劫獄吧?」葉雄說完之後,問。

愛羅莎沉默片刻,這才說道:「執隊法這陣子發現許多不明高手進入摩洛城,他們懷疑有一鼓力量在聚集,似乎有什麼大動作。」

「這麼看來,裂組織還真是有這個計劃。」葉雄冷哼一聲,說道:「這裡是南域皇城,天子腳下,他們敢來天牢劫人,不異於以卵擊石。殿下,屬下有個建議,何不將計就計,讓他們劫獄,到時候將他們一網打盡?」

「我正有此意。」愛羅莎話音一轉,說:「五天之後,是每月一次的南域聯盟大會,我會取消這個會議,然後消息散播出去,說我在閉關悟道。」

「殿下真是英明神武,這樣一來,裂組織以為殿下不在,就會趁這個機會劫獄。」葉雄大大地拍了一下馬屁。

反正拍馬屁不用錢,現在最重要的是將她的火氣壓下去,別對自己發脾氣。

男人拍馬屁,是為了什麼,還不是為了騎馬。

不知道愛羅莎這種女皇,騎在跨下,是什麼感覺?

愛羅莎哪知道他心裡有這麼齷齪的念頭,開始她是非常憤怒的,但是聽葉雄解釋之後,火氣也消了很多。

「你知道怎麼跟冷血說了嗎?」愛羅莎問。

「我知道。」

「你怎麼說?」

「我會跟她說,我跟你見面之後,被你訓了一頓,然後你還要將我關進大牢。我再跟她說,我懷疑她們之中,有南域的內奸,我畫圖的事情,被你知道了。」葉雄回道。

愛羅莎目光之中,露出讚賞之色。

「江南王,我相信你會站好自己的立場,別讓我失望。」

「殿下可以放一萬個心,你對我的好,我記在心上。你應該也知道,裂組織給我服下的蠱毒,根本就沒威脅到我,他們沒能抓住我的任何把柄。而且,他們的實力跟南域聯盟天地之差,如果我還選擇他們的話,腦門就是被夾了。」葉雄繼續說道。

藥香娘子:夫君,別動 「你知道就好,好了,回去吧!」愛羅莎揮了揮手。

「祝殿下青春永葆,越來越漂亮。」

葉雄說完,轉身走了出去。

愛羅莎嘴角露出一絲笑意,給自己拍馬屁的人多了,但是全都說自己計謀,神勇,治理有方什麼的,從來沒有屬下膽敢對自己的容貌讚歎,這個傢伙,倒是獨樹一幟。

「晴音,進來。」等晴音進來之後,她吩咐:「送一下江南王。」

晴音暗暗驚奇,怎麼前一刻殿下要見江南王的時候,一副十分憤怒的樣子,現在又這麼高興了,這江南王到底用了什麼手段?

「江南王,請。」晴音禮貌地做了個請字。

看著晴音客氣的樣子,再回想前面她的冷麵孔,葉雄不由得感嘆。

什麼叫虛偽,這才叫虛偽。

本來他覺得晴音挺不錯的,現在看來,自己想多了。

這種女人,就是見風使舵的女人。

「多謝了。」葉雄還是禮貌地打了個招呼。

離開皇城,葉雄這才鬆了口氣,總算把南帝這邊應付過去。

現在,要去見冷血了。

奶奶的,這種日子,真是夠了。

他就找到了霍安。

「怎麼樣了?」霍安問。

「被罵一頓,不過總算應付過去了。」葉雄裝模作樣地擦了下額頭。

「伴君如伴虎,習慣就好。」霍安安慰他。

「現在還要去見冷血,想想就頭疼,毒丹解藥的日子到了,如果她不肯給,那我就完蛋的。」

葉雄臉色裝出一副害怕模樣。

「我知道你一定行的,走吧!」

離開霍安之後,葉雄一直在沉思著,直到現在,他都不敢確定霍安是姓南還是姓裂。

他剛才之所以跟愛羅莎那麼說,完本是被逼的,要不然,他根本就沒辦法跟南帝解釋,為什麼知道裂組織的劫獄計劃之後,這麼久都不彙報。

他正準備去見冷血,突然通訊器響了起來,是慕容如音打來的。

「阿雄,你閉關出來了嗎?」電話那邊,傳來慕容如音柔柔地聲音。

「剛出來,怎麼,又想我了?」葉雄壞笑著。

「是啊,想你了,才十幾天沒見,好像很久沒見似的。」慕容如音說道。

如果是安樂兒說這些話,葉雄還不覺得什麼,但是慕容如音說這些,那就太罕見了。

這說明,她真的是徹徹底底,死心踏地地愛著自己。

「咱們今天在老地方見面。」葉雄壞笑:「不過,我要像上次一樣,你在上面。」

「你喜歡就好,讓我幹什麼都行。」慕容如音不加思索就答應了。

「說好了,不許反悔。」

掛掉電話,葉雄感嘆不已。

女人的慾望,就像一道洪水閘門,一旦打開,如滔滔江水。

葉雄更加堅定活下去的念頭,性福生活這才開始,他絕對不允許任何人破壞。

他昂起頭,直接去找冷血。

還是在上次見面的地方,冷血已經在等你了。

「遲到了二十分鐘,你把我的話當耳邊風嗎?」

冷血寒著臉,一上來就給下馬威。

(PS:先發一章,我繼續寫去,剩下的留到明天看吧,別熬夜了。)

(本章完) 「我剛才去見南帝了。」葉雄說。

「愛羅莎找你幹什麼?」冷血驚問。

「還能有什麼,還不是你們乾的好事。」葉雄冷哼一聲,十分不滿。

「你們當中有內奸,把我給你畫圖的事情泄露了出去,南帝把我狠狠訓了一頓,差點把我關進天牢。我最後向她保證,絕對不會出賣她,她這才給我最後一次機會。」

「我們有內奸,怎麼可能?」冷血大驚。

「我畫地圖給你的時候,只有我跟你知道,不是你們的人泄露出去,難道還是我自己泄露出去?」葉雄冷哼。

冷血想了一下,說道:「這件事,我一定會查清楚,我保證,以後不會出現類似的事情。現在,你告訴我,南帝要你幹什麼,是不是有什麼計劃?」

葉雄沒有回話,把手一伸:「把蠱毒的解藥先給我。」

花都開好了 冷血從身上掏出一顆毒丹,遞了過去。

「這顆丹藥,只能解一個月,下次你要繼續服用。」冷血提醒。

葉雄這麼做,只不過是掩人耳目。

在服解藥的時候,葉雄馬上聯繫火靈,讓它把吞進去的解藥燒得乾淨。

喵嗚,老公太難纏 「你能確定,我說出來的話,不會傳到南帝耳朵里?」葉雄問。

「你放心,我保證絕對不會讓類似的事情發生。」

葉雄這才說道:「南帝準備將計就計,既然你們的目標是血酬,她準備讓你們進去,然後再一網打盡。」

接下來,葉雄將跟南帝之間的對話,全都說了出來。

「這個賤女人真是好狠,居然能想出如果逆天的計劃。」冷血臉色露出震驚的神色,說道:「江南王,你做得很好,幸好你提醒,不然我們可能有大麻煩。」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