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龍堂的強大自然不用多說,投靠他以後吃肉喝湯都有份,跟著吳震功能有什麼前途?現在還把命都給搭進去了。

聽到對方的話,吳震功氣的直欲吐血,可是他沒有辦法,現實就是如此,他失敗了,沒有提前預防到龍堂給予的致命一擊。

「老朋友,別來無恙,可惜以後再也不能做對手了。」潘海雄看這樣子才三四十歲,但是說話卻非常老成,如同一個老妖怪一樣,精於算計,能夠跟吳震功做了這麼久的對手,手段也不尋常。

吳震功沒有說話,他雙目有些無神,他並不是怕死,只是覺得沒有守住金衡市,有些愧對國家的栽培。

「吳老爺子,今天龍堂陰陽二位長老都在這裡,奉勸你老老實實把金衡市那些地盤給叫出來,免得禍及家人,這就不好了。」潘海雄手上握著盤珠,忽然話鋒一轉,眉目凌厲的說道。

聽到這話吳震功雙目中猛然爆出一團精光。

「你敢動我家人,我做鬼都不會放了你!」吳震功雙目充斥著血絲,他最擔心的就是這個。

「吳震功,只要你做聰明人,我可以做主,放了你可愛的乖孫女以及她的朋友。」

這個時候,坐在潘海雄附近的一名黑袍老者睜開渾濁的眸子,聲音如同是被撕裂的,沙啞著說道。

他打了個響指,忽然有人將一面平板電腦送到吳震功面前,屏幕亮起,裡面是兩個女孩,她們被綁在一個空蕩的屋子中,嘴巴賽上了棉布,渾身都動彈不得。

看到兩人,吳震功猛地站了起來,額頭青筋暴出。

「畜生,居然連孩子都不放過!」 入我神籍 他沖著黑袍老者厲聲吼道。

聽到這話,黑袍老者神情沒有一絲波動。

「如果你不老實,我會讓幾名壯漢去伺候好她們,你自己選擇吧!」

重重的喘了幾口氣,吳震功無力的坐了下去,他之所以想讓夢雪不接觸地下世界,安安心心做個無憂無慮的人,就是為了避免這一天到來,沒想到,最後還是避無可避。

「對不起夢雪、對不起小小,吳爺爺只能對不起你們,因為吳爺爺不能對不起國家!」

吳震功痛苦的閉上了眼睛,流下兩行濁淚。

金衡市,絕不讓與虎狼之手!

「看來你還沒有考慮好,那就再給你幾十分鐘。」黑袍老者淡淡說道。

隨即他宣布分地盤茶話會開始。

這是龍堂將下屬地盤分給手下的一個形式,有能力者吃大塊肥肉,沒能力的喝口湯就行了。

毛老闆嘿嘿一笑。

「我老毛胸無大志,也不指望分多大塊地盤,就先給諸位獻獻醜了。」

毛老闆的手下是一名泰拳高手,在不少拳擊比賽上都得過冠軍,最近一年甚至開始鑽研古武,倒是學會了一些氣息之道,實力不容小覷。

「毛老闆,咱們好幾年都是對頭,今天就陪你耍耍,看看咱們誰分的地盤大!」古老闆嘴角也是勾起笑容,揮了揮手,他旁邊的冷血中年男子一言不發走到了場地中央,他臉上刻著幾道傷疤,渾身肌肉扎結,不苟言笑,給人一種冷漠殺手的感覺。

這茶話會開頭戲雖然並不精彩,但卻是打開了場面,不少人也看的津津有味,兩位高手站在場地中央,互相抱了抱拳,隨即展開了架勢,戰鬥一觸即發。

按照毛老闆跟古老闆的介紹,毛老闆的那名泰拳高手叫刺毛,拳腳功夫非常厲害,而古老闆身邊的那名冷漠中年高手叫郝軍,是一名真正的練家子。

當然,是不是練家子還得經過效驗才能讓人信服。

刺毛攻擊確實非常犀利,泰拳本就招式狠辣,講究重擊,一拳下去很容易讓人動彈不得。

幾招打下去,下面紛紛叫好。

「毛老闆,你這手下不錯啊,招式華麗好看,而且力量十足,你撿到寶了。」

聽到有人吹捧,毛老闆臉上有光,笑哈哈的說著「哪裡哪裡!」十分謙虛的模樣,只是那臉上的得意,已經上了天。

古老闆見狀冷哼一聲。

就在此時,郝軍眼中精芒一閃,對方一腳從上而下劈斬過來之時,他全身衣衫頓時鼓脹起來,口中吐出一團白氣,一拳朝上轟中對方小腿。

夏天口中噴白氣,顯然不科學!

「咔嚓」一聲,刺毛倒飛出去,落在幾米外的地上,小腿骨已經碎了。

「氣息武者!」場上出現驚呼。

「嘿嘿,毛老闆,承讓了!」這回換做古老闆得意了,他的手下確實是一名氣息武者,這是他的底牌。

負責人直接宣布了古老闆獲勝,將茂蘭山區盤口划給了古老闆,而毛老闆則是分到了一塊下轄盤口,十分憋屈。

「不錯,這些人招募的手下總算有點眼光了。」黑袍老者點了點頭。

這些都是龍堂的人,雖然只是世俗人才,但是他們越強,龍堂肯定越高興。

「余先生,你去跟那個郝軍過過招吧,別把他打死了。」魏寬淡淡說道。

他身邊坐著的是一個身材纖瘦的中年,這中年打扮的有些奇怪,頭上還圍著白色紗巾,這明明是人家死人家裡用的東西。

他一上場頓時引起眾人矚目。

「魏寬,你這找的人不簡單啊?」孫大江孫矮子深深看了魏寬一眼。

「嘿嘿,你找的也不簡單。」魏寬冷哼一聲。

他們為了這次分地盤,都是花了好大的功夫,專門請來高手,這些高手有的根本不是為他們效命,只是出手這一次而已。

而就這一次,都要花費他們很大的代價。

那個叫著余先生的男子走到場子中央,淡淡看了郝軍一眼,「你自己滾下去吧,我出手沒有輕重。」

這種挑釁的話直接引爆了郝軍的戰意跟憤怒,他衣袖再次鼓脹起來,如有氣體在其中流動,鼻息之間有著若有若無的白練噴吐,揮動拳腳之時可以聽到擊打空氣的聲音,如同電影中那些功夫特效一般。

不過面對這種凌厲的攻勢,那個叫做余先生的男子只是冷冷一笑。

「你的氣息太弱了,連氣都沒有徹底聚起來也想對我出手,不知死活。」

余先生腳尖一點,身形爆射出去,頓時此起彼伏的氣爆聲不絕於耳。

「靈蛇出洞!」

雙手合十,余先生身體就像一條水蛇,幾個擺動之間直接以刁鑽的角度插進郝軍胸口下三寸。

小半個手掌都沒入了進去,鮮血滴答滴答滾落了下來。

「形意門的人?」黑袍長老眼中露出異色。

「沒錯陰長老,這人正是我從形意門中請來的,乃是新一代傑出弟子,一身形意拳法出神入化。」魏寬嘿嘿笑道,神色討好。

余先生如此出色的表現,他臉上著實有光。

郝軍一招落敗讓很多人都沒有回過神來。

吳震功更是咬著牙,魏寬身邊竟然有了這種高手,這是他從來都沒有覺察到的事情,這個傢伙從很早以前,就開始圖謀他的位置了。

數秒之後,場上才爆發出熱烈的歡呼聲。

古老闆氣的坐到了板凳上,再贏一場的話,他就又能分到一塊盤口。

可惜了。

不過也算不錯了,至少比這個倒霉的毛老闆要好的多。

而其他的更多小老闆,連上場表現的機會都沒有,他們帶來的手下實在是慘不忍睹。

「確實不錯,在聚氣境中也算是高手了。」陰長老點了點頭。

內勁中極其重要的一個階段,聚氣境,徹底度過才算是一名內勁大成的武者。

而內勁大成,絕對是可以在武道中稱雄稱霸,為一方豪雄。

「吳震功,我聽聞,你手下有一名高手,還把我們龍主的一名弟子蝰蛇都給幹掉了,他現在在哪?」陰長老忽然像是想到了什麼,盯著吳震功笑著問道,眼中閃過危險的光芒。 有了底,葉靈也有了打算要怎麼補,而不是像原主一樣哪題不會教那題。

「小菱吖,辛苦你了,來來,阿姨買了點水果,拿去吃……」

葉靈看著那一袋蘋果,知道他們平時都不怎麼買水果吃,應該是特意買的。

「不用。沁姨你們留著吃。媽媽今天也買了。」

墨色生香 「呃……沒事,蘋果能放。」 重生之九零嬌妻是土豪 沁姨放下東西就開始忙碌,「在這吃晚飯吧?我跟你媽說一聲?」

「不用了,沁姨。今天阿塵的課補好了,我就先回去了~」

葉靈知道人會留,所以說來說去,都是客套的話。

最後夜路塵出聲:「我送吧。」

兩個女人停了聲。

王雪沁也知道留不住,就讓兒子送。

葉靈想說就隔壁棟,真的沒必要送來送去,但人家堅持。

以為是送到門口,沒想到送到了家。

還被拉進屋叨了一會。

然後一袋蘋果換了一袋梨。

大概這就是交情,禮尚往來。

在家看電視的唐紫欣看見人就把她擠開了。

葉靈正好把東西拿進了房間。

出來的時候人已經走了。

葉靈看著對她昂了下巴的唐紫欣,當沒看見的進了廚房幫忙。

唐紫欣瞬間像泄了氣的氣球,又進廚房來轉了一圈,嘴上甜甜的哄了母親幾句,母親自然也笑罵兩句,掃了一眼正在默默切菜的葉靈,把唐紫欣叫了出去:廚房不大,擠三個人就不好活動了。

反正她又不幫忙。

唐紫欣看看葉靈,又看看媽,最後嘟嘟嘴,到外面坐下沙發,百無聊賴的拿起遙控換著台,覺得今天有點不得勁,幾十個台都找不到想看的節目!

最後轉到個綜藝,有個順眼的明星,才把遙控隨手一扔,想找零食,發現沒有。

又看向廚房,看見母親與姐姐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很溫馨的樣子,下意識就大喊一聲:「媽,我想吃水果~」

唐母探出頭來:「媽沒空呢,想吃什麼你自己去洗哈~」

然後轉過頭去繼續剛才和葉靈的談話。

唐紫欣氣得揪了兩揪沙發,電視也不看了,蹭蹭的走到廚房門口,借著洗水果,生生的把兩人的話題打斷,也不走,在門口邊咬水果邊和母親搭話。

唐母自然也就被引開了話題。

葉靈看只剩下炒菜了,唐母一般都是自己炒,她便出了廚房。

唐紫欣沒一會也跟著出來了。

像根小尾巴。

葉靈突然回頭看了她一眼。

害唐紫欣啃蘋果的動作一頓:「幹嘛?!」

嚇到她了!

看著姐姐突然對她意味深長的一笑,有點汗毛都豎起來的感覺。

「你在打什麼鬼主意?」

唐紫欣回想今天自己的所作所為,有什麼讓她捉到把柄的嗎?

唐紫欣還在回憶,葉靈已經坐在沙發上。

原主平時只會坐側邊的單人椅,葉靈也沒去改變,唐紫欣在後面狐疑的也坐了下去,看她也不拿搖控選節目,而是看著剛才的綜藝,以為她喜歡看,順手拿了搖控就換台。

屏幕一閃,人臉變了。

葉靈朝唐紫欣看去。

「幹嘛?這台有什麼好看的,就刷刷臉的節目,腦殘的人才喜歡~」

敢叫她換回去你就是腦殘!

唐紫欣用力咬了一口蘋果。

葉靈往廚房看了一眼。

唐紫欣瞬間警惕起來,看著她防止她說什麼!

葉靈收回目光,仍然往電視上看。

唐紫欣目光閃爍,看葉靈不說話,又繼續換著台,按得快了根本沒看清是什麼節目。

「這樣搖控容易失靈。」操作過頻機械故障。

「壞就壞!」再買一個就是,又不是買不起!

葉靈眨眨眼,隨她去了。

看著葉靈不介意了的樣子,唐紫欣如梗在喉。

葉靈還對她笑了笑,看飯做得應該差不多了,便去幫忙擺碗筷。

唐母眼帶欣慰,大女兒乖巧懂事聽話,還在讀大學,小女兒遇人就叫,小嘴哄得大家開開心心的,好多人都羨慕她的女兒貼心,讓她覺得很有面子。

要是小女兒在成績上也能跟上就更好了,到時兩個女兒都讀了大學:應該更令人羨慕!

所以飯桌上,唐紫欣又被催功課了。

總裁假正經 「媽!你能不能不要整天拿我跟姐姐比!她成績好能考上大學,我就很差嗎?我會唱歌跳舞她會嗎?!」

「你那算什麼?女孩子還是乖乖的上學,別整天想著些雜七雜八的……」

唐紫欣頓時不高興了:「什麼雜七雜八的?唱歌怎麼了?跳舞怎麼了?不是很多人以此為專業的嗎?那些歌星明星不就是唱歌跳舞的嗎?我長得又不差,比好些明星還年輕漂亮呢……」

「你說什麼?你想當明星?」唐母臉色都凝重了,筷子都停了下來。

「我……」唐紫欣瞬間抿嘴:「我就是把個比方……」

「打個比方也別拿自己跟哪些人比,你看那些唱唱跳跳的,哪裡像個正經的?……」對於傳統的父母來說,穿得少做著不雅動作,已經是接受不來的事情。

「媽!她們怎麼就不正經了?人家那也是一種職業!付出了勞動在賺錢,跟您在廠里一樣……」

「哪裡一樣!」唐母把臉一板:「那是能比的嗎?!我乾的什麼活他們乾的什麼活?什麼職業不職業的,你別老想著這些亂七八糟的,好好學習,不懂的叫你姐姐教教你,我說你明年都要高考了,到時考不到好的學校……」

在這個家裡,母親的碎碎念一開始,大家都會覺得頭疼。

一邊的唐父用筷子敲敲碗:「吃飯就吃飯,孩子大了自己有想法。」

唐母還是不認同,「有想法?有什麼想法?她們還小,哪知道哪些對她們好還是壞?小小年紀學壞的又不是沒有,要真歪了,掰都掰不回來,你看五棟那個………」

舉例說明,同一個小區里的孩子,好的壞的,都會拿來比例。

葉靈知道自己也是別人家的孩子。

自己家的孩子正在瞪眼看著她。

知道唐母會說起來就滔滔不絕,葉靈夾了個菜給她:「媽,要不先吃飯吧,涼了對胃不好……」

唐母讚賞的看了她一眼:「還是我們家菱兒乖~」

唐紫欣也不甘落後:「媽,你今天這個排骨做得不錯呢。」

「吃出來了?今天的排骨剛好遇到一個特新鮮的……」 她想等的人出現了。

只不過沒有看她一眼。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