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莫問天的臉色已是蒼白如紙,只覺得丹田無比的虧空,沒有一點的法力留在裡面,識海里傳出『叮』的一聲響,是任務完成的提示聲。

恭喜完成門派建造任務:使用七階大力拔山符,改變門派山峰的原有高度,獎勵上品靈石一百塊,五階萬珍樓建造圖紙一張。 萬珍樓?這是什麼樣的一座特殊建築?莫問天在驚喜的同時,卻是不由的有些詫異,因為在建築名稱上,得到的提示實在有限,他只是在心裡猜測,應當是同寶物有關的門派建築。

而在此時,識海里傳出『叮』的一聲,門派建築任務隨即而至。

門派建築任務:建築5級萬珍樓

此時的莫問天,在使用七階的大力拔山符以後,丹田的法力早已沒有半點剩餘,可是建築5級門派,要使用天工力士符,對於法力同樣是有所要求。

而以莫問天現在的狀態而言,這一件平時極為簡單的任務,現在卻是根本無力完成。

因此,他先是回到門派的練功房,在用極品靈石恢復半日以後,待丹田裡有上一些法力,這才開始準備建造萬珍樓。

對於萬珍樓的建造選址,他是準備建造在綜務殿的旁邊,倒是沒有什麼原因,只是來往綜務殿的弟子較多,而且正好是有著一塊空地,相比其他地方自然要方便一些。

練功房離著綜務殿原本就是不遠,在眨眼間的功夫,莫問天便就已來到此地,在任務戒指里取出5級萬珍樓的建造圖紙,鋪在那一塊空地的正中央。

在此以後,莫問天取出天工力士符,正要在裡面灌注靈氣,將萬珍樓建造於此,可是正在此時,識海里卻『叮』的一聲,傳出一聲示警般的提示聲。

建造面積不足,無法建造5級萬珍樓。

「這……」

莫問天卻是不由的愕然,這是他建造門派特殊建築的歷史上,第一次得到無法建造的提示聲,而且在眼前的這塊空地,已經有著三四十丈的面積,居然都是無法建造,這萬珍樓的建築面積,實在是有些不同尋常。

當下只能用法術轟擊山壁,往四周進行的擴展,將這塊空地開闢出約有百丈方圓,這才在天工力士符里灌注靈氣。

在法力的威能充足時,他將天工力士符扔在半空,驀然間『砰』的一聲炸響,便就化為一狂沙,將眼前的空地完全的覆蓋。

而在狂沙里,傳出叮噹的聲音,似乎裡面無數工匠,在拚命趕造一座建築似的,在片刻以後,狂沙漸漸的散去,露出一座雄偉壯觀的古樸大殿。

這一座大殿雄偉壯觀,高足有幾十丈,而且佔地面積極廣,居然將近有著百丈,巍峨的屹立在眼前,散發出莊嚴厚重的氣息,在門楣牌匾上『萬珍樓』三個大字,字跡古樸,筆磔飄渺,頗為不凡。

莫問天連忙用神識進行查看,建築信息清晰的顯現在識海里。

建築名稱:萬珍樓

建造等級:5級

建築數量:一座

建築功能:可以在鄭國範圍內,利用萬珍樓令牌,在修真坊市建造一座虛擬的交易大殿;弟子們在樓內租賃虛擬商鋪,在無店員照看的狀態下,商鋪可自動的出售和回購寶物,

消耗靈石:每月十塊上品靈石

通行信物:無禁制

在查看萬珍樓的建築功能以後,莫問天卻是有些目驚口呆,原來這一座門派的特殊建築,是關乎修真商鋪建造的,而且一切都是虛擬操作,不需要任何的人力投入,這在修真界簡直都是聞所未聞的。

但是在完成萬珍樓的建造以後,卻沒有聽到任務完成的提示聲,莫問天用神識進行查看,才發現這座建築尚沒有開啟,看來應當先摸清楚其建築功能,並且設定相關的使用條件,才算是完成這一條任務。

一念至此,他卻是有些迫不及待的上前,伸手推開這座萬珍樓的殿門,眼前不由的一亮,裡面畫棟飛甍,建造的富麗堂皇,有著無數根青石玉柱,上面鑲嵌有碩大的夜明珠,將整個大殿照耀的流光彩溢。

而在大殿當中,卻是數百位的修真攤位,上面羅列琉璃櫃檯,只是都空空蕩蕩的,沒有擺放任何的物品。

這完全是一個較為低階的交易市場,可以擺下數百位修真攤位,容納上千修真者在裡面交易,即便是莫問天閱歷不凡,這樣的交易市場都是聞所未聞的。

而在大殿的兩側,卻是各建有四座玉石台階,莫問天便就立即過去,沿著台階拾階而上,來到萬珍樓的第二層。

在第二層的空間,卻是要比第一層小上很多,在這裡有著二三百座的修真店鋪,這是較高一級修真者的交易市場,可以容納數百位修真者在這裡交易。

莫問天強壓住心中的震撼,沿著牆壁的石階繼續上去,來到萬珍樓的第三層,在眼前正中是玉石鋪就的街道,道路兩旁玲瓏精緻的建築物鱗次櫛比,各種樓閣榭亭聳然而立,各抱地勢,檐牙交錯,在這裡可以建造六七十座的修真商鋪。

第三層應當是高階修士的交易市場,在沿著玉石道路一路往前,在盡頭的石階走上去,卻是萬珍樓的第四層。

這四層同樣是萬珍樓的頂層,在裡面有著二三十座大殿,每一座都是富麗堂皇,極盡奢華之能事,尤其是在最裡邊的一座,被眾星捧月般圍繞在當中,像是這些大殿里最為璀璨的明珠。

莫問天不由的上前,走進那座金碧輝煌的大殿,發現地上金絲地氈鋪地,樑上懸著八十一對琉璃燈,四角屹立著六十四根漢白玉柱,上面皆都鑲嵌著拳頭大的夜明珠,流光彩溢滿堂,整個大殿被映射的燁燁生輝,好似白晝一般。

就在他有些驚異的查看時,在識海里傳出『叮』的一聲響。

「5級萬珍樓,分為天地玄黃四層,請設定租賃商鋪的條件,以及門派抽取的租金比例。」

莫問天裡面恍然而悟,原來萬珍樓的四層,分為天地玄黃四個等階,分別可以給予不同地位的弟子使用,他當即就按照系統的指引,發出一道道指令,設定萬珍樓的限定條件等。

黃字樓層,築基期以上弟子,均可在此租賃修真攤位,租金以交易額的百分之三提取。

玄字樓層,內門以上弟子,均可在此租賃修真小店,租金以交易額的百分之五提取。

地字樓層,真傳以上弟子,均可在此租賃修真商鋪,租金以交易額的百分之八提取。

天子樓層,堂主以上弟子,均可在此租賃修真商鋪,租金以交易額的百分之十提取。

在莫問天完成這些設定以後,系統卻是『叮』的傳出一聲響,表示設定完成,這座萬珍樓的控制權以及租金的所得,全部都是掌門所擁有,除莫問天以外任何弟子沒有權利操縱。

現在的無極門,在莫問天的完全操縱下,而且門派的諸多特殊建築,都是以他的意志而運轉,因此門派所得的公共財產,都可以算是莫問天是私人財產,這在任何門派都是有些弊端,但是在無極門卻是貫徹執行,因為門派從無到有一直都是如此,無極門都可以算是莫問天的私有財產。

這座萬珍樓的建成,可以算是莫問天的一條財路,它可以自行的運轉,不需要任何人進行看管,只要弟子在裡面租賃商鋪,交易所得都要抽取租金,簡直是源源不斷賺取靈石的機器。

一念至此,莫問天的是興奮無比,當即選擇租賃當前的這座大殿,並且取名叫做萬珍閣,將斬殺天一門飛雨真君等三人所得的寶物,全部都扔在大殿里進行出售。

在物品出售上,可以選擇直接出售和競拍出售,前者只要設定出售價格即可,後者則要設定時間和低價,買家自然是價高者得。

而在物品收購上,則是可以註明物品品類和數量,並且設定收購的價錢,只要賣家將物品寄存在櫃檯,商鋪可以自行的檢測,並且直接支付賣家靈石,不過這要抵押收購者相應的靈石。

至此以後,只要是歷練所得的寶物,並非只能是丟在綜務殿的兌換閣,而且收購一些稀有的寶物,也並非只能靠著綜務殿發布任務,在眼前的這座萬珍樓里,不但自己用不到的可以兌現,而且所需著可以掛出求購信息即可。

萬珍樓相當於中央倉庫,想要將裡面的貨物完全推出,這是需要建造另外的渠道,而這些渠道便就是修真坊市的分店,這些分店幾乎是將門派萬珍樓複製,任何修真者都可以進入,在裡面挑選貨物進行交易,裡面貨物都是明碼標價,只需支付靈石便可得到,簡直像是擺放修真貨物的大型超市一樣。

而且建造的分店越多,自然是渠道越為的廣泛,同時在裡面瀏覽的修真者更多,弟子們在裡面擺下攤位,在任意的分店都是可以交易,更是不愁貨物無法出售,

只是5級萬珍樓的建築功能,卻只是將建造分店的範圍限制在鄭國範圍內,正在莫問天思索的同時,識海里『叮』的一聲,傳出任務完成的提示聲。

恭喜完成門派建造任務:建造5級萬珍樓,獎勵上品靈石一百塊,萬珍樓令牌五面。

果然在完成門派建造任務以後,便就獎勵萬珍樓令牌,這可是建造分殿的主要物品,而在獎勵任務的同時,識海里卻『叮』的一聲,卻是發布一條新的任務。

門派支線任務:利用萬珍樓令牌,在鄭國的修真坊市,建造五座萬珍樓的分店。 三日以後,青州大興城,在離城池以北不遠的地方,有著一座小山莊。

這一座山莊,建立不足七八年,在裡面雖有成片的建築,但是卻人煙稀少,除非有一些修真者往來其中,卻沒有什麼人會在這裡駐留。

這是在青州重建以後,大興城府衙不吝財力,在此建造的修真坊市,也是目前青州最大的修真坊市,畢竟只有七八年的光景,而且青州修真者向來羸弱,自然是不怎麼繁華熱鬧。

這一日,在修真坊市裡,古礴坤靜靜的坐在木質輪椅上,在他雙手的掌心,捧著白瓷雕花的茶盞,裡面嫩綠的茶葉散發著淡淡的靈氣。

這是丹青靈茶,原本產在雲州上清宗的丹青峰頂,據說是上古修士栽種,整座山脈只有五顆茶樹而已,每年只有半斤的產量,是在十餘年以前,被移植到無極門的靈田裡,產量直接增加三四倍。

即便是如此,在內門弟子里,可以品到如此品質靈茶的,卻是只有他一人而已,清晨靜靜的品茗靈茶,夜晚孤寂的獨飲靈酒,已經成為他每天的必修課。

古礴坤靜靜的坐著,臉上的表情始終是古井不波的沉寂,在他的下首位置,卻是一位體態卓越的女子。

這位女子端坐不語,似是在斂容沉思,渾似冰雕玉琢般仙女似的,顯得庄靜清雅,儀態萬方。

古礴坤思索了良久,似乎回過神來,摩挲著手裡的茶盞說道:「解語真人,請恕在下不能回復你。」

解語真人眉頭不由蹙起,卻是繼續說道:「古大人,青州三座城池的修真坊市,其中蕭條想必你也看在眼裡,並不能為無極門帶來什麼收益,倒是不如交給六道聯盟打理,其中所得可五五分賬。」

古礴坤微微的搖頭,卻是說道:「六道聯盟的經營能力,即便是邊荒靈域都是赫赫有名,大秦國的九九八十一州,幾乎有三分之一的疆域,都將建立的修真坊市,交給六道聯盟打理,但是……」

說到這裡,他的聲音不由一頓,繼續說道:「解語道友可代表六道聯盟,但是本人卻無法代表本門,此事需要稟告本門的外務堂主,方可才有定論。」

「這個……」

無極門的外務堂堂主金臨風?解語真人的臉色不由發苦,此人近乎是不近人情,其難纏她自然是已有領教,原本是想要通過大興城的古城主打通關係,沒想到還是要回到此人這裡。

解語真人輕嘆一口氣,苦笑說道:「古大人,此事在下已找過金堂主,但是他不是很贊同此事。」

「如此,本人便就知道了。」

古礴坤微微的點頭,卻是勸聲說道:「解語真人,金堂主可不是有意刁難,他處事老練沉穩,對於掌門意圖的領悟,以及門派的發展,怕是心裡早有定數,此事已是無需再找。」

解語真人似是不甘心一樣,在腰間的納寶囊里一拍,摸出來一件白色玉石的八寶玲瓏盒,微微的打開一條小縫,露出裡面整整齊齊排列的上品靈石,在案几上輕輕的推過去,含笑說道:「古大人,能否代為引薦貴門的無極真君,若是事成以後,定然另有重謝。」

古礴坤卻是神色一整,當即將玉盒推回去,正色說道:「解語真人,本門的門規想必你也不知,若是收下你一塊靈石,怕是明日要被執法堂問罪,本人可不想名節不保。」

說到這裡,他卻是沉聲說道:「而且,只是掌門的身份尊貴,並非本人可以引薦,當然首先要稟告金堂主,再由金堂主代為引薦,此事實在是無法幫得上忙。」

「這……」

解語真人的神色不由黯然,早在十幾年以前,她便就已被調到鄭國永州的君城,並且是代表六道聯盟,打理在君城的修真坊市。

在這些年以來,六道聯盟發展穩定有序,勢力已是遍布永州、雲州、以及雲州的十三座城池,尤其是在十年以前,得到寧州四座城池修真坊市的管理權,其發展自然是一時無二。

直至現在,除青州三城的修真坊市以外,六道聯盟已經幾乎得到鄭國所有修真坊市的管理權,因此解語真人想要彌補這一個遺憾,只要她促成此事以後,便就會被調往在大秦國散修聯盟的總部。

但是她做夢沒有想到的是,在離開雲州十幾年的時間裡,無極門的發展居然如此快速,成為坐鎮青州的金丹宗門,當年在文峰塔有赫赫威名的無極真人,早已經成為金丹真君,現在威震鄭國的一方霸主,現在想要拜會見上一面,卻都是極為的困難。

難道真的要親自的登上邙山,向無極門遞交六道聯盟的拜帖,六道聯盟可是一直貫徹中立立場,不跟任何的修真門派有所關聯,這樣做怕是有些不妥當。

解語真人輕嘆一口氣,正待說話的時候,忽然卻見古礴坤神色有異,有些慌亂的放下手裡的茶盅,卻是滿臉的畢恭畢敬的神色,似是在聽什麼人傳音似的。

解語真人當即不再言語,但是她的心思縝密,不由的有些詫異,古礴坤到底是得到什麼人傳音?居然讓他堂堂的青州太守,都要發自內心的俯首帖耳,此人的身份一定不會簡單,而且定然是無極門的大人物,在言及此念時,她便當即有些興趣。

可是在這時,那古礴坤似乎是聽完傳音,卻有些古怪的望著解語真人一眼,苦笑說道:「解語真人,本門掌門無極真君,你現在已無需去拜見了。」

「此話怎講?」

解語真人不由的有些詫異,她心裡不由的冒出一個念頭,難道剛才傳音的那人,便就是無極真君么?他也未免太過神通廣大。

似是回應她的疑問,古礴坤點頭說道:「不錯,掌門在剛才已經傳令於本人,你的來意他已全然的知曉,可六道聯盟若想要打理青州的修真坊市,他卻是不會同意的。」

「這……」

解語真人神色不由微變,心中震驚實在無法形容,但是她卻憑此得到一個猜測,無極真君定然在附近不遠,否則斷然無法感應到自己,甚至是傳音給古礴坤,金丹真君即便是厲害,卻不是無所不能。

古礴坤自然同樣是明白此點,卻是繼續說道:「掌門傳話,解語真人此次是代表六道聯盟而來,他便就不前來相見,等到有機會在永州君城,自然會前來拜見。」

「好吧!」

解語真人輕嘆一口氣,卻是說道:「買賣不在仁義在,有著無極真君這一句話,本人便就在君城恭候大駕。」

說到這裡,她卻是站起身來,施禮說道:「古大人,本人此次前來,實在是有所叨擾,便就此別過吧!」

「解語真人客氣了!」 重生田園貴媛:名門暖婚 古礴坤微微的點頭,含笑說道:「道友請慢走,在下便就不送了。」

「青山綠水,後會有期!」

解語真人似乎是掃盡心裡陰霾,眉宇間巧笑嫣然,朝著谷礴坤微微的拱手,便就此轉身離開大殿。

待解語真人離開以後,古礴坤將茶盞重新捧在手掌,輕輕的吹著上面漂浮的茶葉,眉宇間卻全然都是茫然不解。

掌門可以感應到這裡,並且向他傳音發出命令,定然是離著這座修真坊市不是很遠,但卻只是隻言片語的幾句,除讓推卻掉六道聯盟的解語真人以外,並沒有說任何以外的事情。

不知道掌門到此地而來,卻是所為何事?古礴坤不由的微微苦笑,興許是因為修真坊市而來,在這裡建造有七八年的時間,卻一直都是入不敷出,不但沒有為門派上繳一塊靈石,而且還要支付一些不菲的運營費用。

為此,古礴坤自然是發愁不已,但是卻無可奈何,青州在重建以後,修真界在恢復元氣,而坊市的繁華,卻是需要一些時間的沉澱。

正在他籌措良策,在尋找一些讓坊市起色的策略時,此時在外面有人慌張叩門,有一道聲音急聲說道:「古師弟,快到坊市裡卻瞧一下,有一件怪事發生。」

說話這人是坊市的護衛統領趙師兄,另外的一層身份是無極門的內門弟子,有著築基後期的修為,原本是道德門的弟子,後來投身在無極門內,一步步晉陞成為內門弟子,此人做事速來是沉穩老練,而現在卻是驚慌失措,顯然是發生極為棘手的事情。

古礴坤當即是催動輪椅,箭一般的衝上前去,這時候殿門已被推開,一位頭髮花白的老者迎面而進,已是滿臉驚駭莫名的神色。

古礴坤不由的皺起眉頭,神色不解的說道:「趙師兄,發生什麼事情?」

「古師弟!」那位趙師兄神色古怪起來,卻是說道:「在坊市以北的地方,你去瞧一眼便就知道。」

在坊市以北?古礴坤的眉頭不由一皺,當即卻並不說話,立即的催動起輪椅,飛一般的掠空而去。

在片刻間,他便就趕到坊市以北,這裡原本準備是建造客棧,成為來往坊市裡修真者的臨時落腳地,但是在坊市自從建造以後,便就一直生意蕭條,就此擱淺沒有動土,至此仍舊是一片荒地。 可是在此時,卻在這一片荒地上,卻屹立著一座巍峨的大殿,高足有幾十丈,方圓足有上百丈,正中的殿門上橫掛牌匾,上面刻有『萬珍樓』三個字,字跡古樸,散發出莊嚴厚重的氣息。

萬珍樓?這是什麼?是何時而建的?古礴坤卻是詫異不解,他已有一月時間沒有來此,對於這裡的情況並非了解,眼睛不由的望向在旁邊的趙師兄。

而趙師兄同樣是滿臉的茫然不解,苦笑說道:「古師弟,師兄昨日巡視到這裡,尚且還是一片的空地,可是到現在,卻不知何為有這樣的一座建築?」

他話說到這裡,古礴坤的神色當即凝重起來,立即是沉聲說道:「都有什麼人知道?裡面是什麼情況?都進去看沒有?」

「是一位散修發現的,現在在坊市的修真者,都已經是趕過來,此時他們怕都已在裡面。」

趙師兄說起話來已經有些結巴,他修鍊足有數百年的時間,可是從來沒有聽說過如此奇怪的現象,此時所見實在有些匪夷所思。

古礴坤神色凝重的點頭,他的目光忽然落在殿門前,因為在那裡斜躺有一具屍首,那是一位行將土木的老者,頭髮脫落的幾乎沒有幾根,臉上的皮肉像是橘子般皺在一起,似是老死在這裡一般,只是渾濁的眼眸里,像是發現什麼不可思議的事,至死都是不能瞑目。

「此人是青州散修禿頭翁,壽元幾乎是將近,他在修真坊市裡只想尋到增加壽元的丹藥,只是不知為何死在這裡?」

趙師兄望著地上的那人,眉頭不由的皺起,正覺得有些晦氣時,忽然在殿門前傳出一聲慘叫,一位白衣書生憑空跌落而出,在地上一拍便就站起身來,茫然著眼望著四周。

趙師兄當即的上前,沉聲說道:「梁秀才,你怎麼?」

豈料他的話沒有說完,那位白衣書生當即的擺手,漲紅臉說道:「趙統領,在下可是鄭國的秀才,可沒有搶裡面的東西,只是想要抓住手裡,好生的觀摩一下,豈料會是這樣的結局?」

說到這裡,他卻是連連的搖頭,像是頗為的不解,又像是有些尷尬似的,在古礴坤兩人茫然不解的視線里,飛一般的就此離開。

「走吧!我們進去瞧一下!」

似乎是想到什麼似的,古礴坤的神色有些古怪,當即是催動起來輪椅,箭般的滑進那一座大殿里。

裡面畫棟飛甍,建造的富麗堂皇,有著無數的攤位,但是卻空無一人,古磅坤壓下心頭的震撼,催動輪椅沿著石階而上。

上到第二層,走過第三層,很快便到第四層,而裡面都是空蕩蕩的,只有零散的一些修真者在裡面瀏覽,如同是觀摩神跡一般,不斷的發出一陣陣的驚嘆聲。

而在萬珍樓的第四層,更是金碧輝煌的如同宮殿一般,其中的一座被眾星捧月般的簇擁當中,如同璀璨的明珠一般,耀眼奪目到極點。

這座大殿叫做萬珍閣,而在裡面芒衣人影,似乎是聚集不少的修士,裡面傳出一陣陣的驚呼聲,像是發現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古礴坤當即是催動輪椅,等到他走進這座閣樓里。

卻發現裡面果然是不同往常,在琉璃櫃檯上居然擺放有貨物,雖然不是很多,但是品質卻是極高,都是六階以上鍛造材料,甚至有著幾件絕品法器,似乎是只做金丹修士的商鋪。

故作情深:我與總裁的周旋遊戲 在這些櫃檯的前面,卻已圍著數位修真者,都是滿臉震驚貪婪的神色,其中一位屠夫模樣的築基期散修按捺不住,撲上前去想要一拳的砸開上面的櫃檯,搶奪裡面擺放的寶物。

但是卻傳出的是一聲慘叫,那位散修居然渾身光芒一閃,便就此消失不見,說不出的詭異奇怪,讓人望到都是膽顫心寒。

「屠老三,你這白痴,老娘早就說過,這玩意根本動不得,你卻是偏偏的不聽,這下傳送出萬珍樓自是沒事,但是法力和神識要被強行的扣減,三十年苦修就此付諸流水。」

「萬花娘,你說的是真的么?真的有這麼邪乎?」

「老梁頭,你不信的話,便就去試一試,老娘懷疑都是不止如此,那禿頭翁可服過老年的增壽丹,原本是可以再活八年的,豈料就因為要搶這裡面的東西,結果壽元耗盡死在外面。」

「這……什麼?」

眾人在聽到這話以後,不由的倒吸一口涼氣,都覺得是詭異萬分,不敢有著半點的異動,至少他們明白一件事情,在這裡面擺放的貨物,根本就是不能去搶,否則要付出極為慘重的代價。

「有趣,有趣,居然有著這樣的商鋪,本公子遊歷青州,倒是並不是沒有什麼收穫。」

一位錦衣玉袍的少年走上前,將目光注視在櫃檯里的一件六階煉器材料庚金石上,朗聲笑道:「這一塊庚金石有著拳頭大小,足有鍛造一件絕品飛劍,但是只標價三十塊上品靈石,實在是便宜到極點,自然是不能錯過。」

他的話音一落,不由的稍一沉思,便就在納寶囊里一拍,摸出三十塊上品靈石放在琉璃櫃檯上。

卻只聽到『啪』的一聲,三十塊上品靈石消失不見,而那一件庚金石卻是自動飛出,像是長著眼睛一般,落在那位錦衣少年的手裡面。

那少年像是某位修真國的公子,當然是極有眼見的人物,將這塊庚金石稍一把玩,就知道是真品無疑,立即的放在納寶囊里,臉上湧現出一陣喜色。

「公子哥,那東西是真是假,怎麼樣?」

當即有人在人群里問道,那位少年卻似是得意無比,洋洋自如的環目四顧,朗聲說道:「諸位,這裡面的東西都是明碼標價,只要付出靈石,便就可得到裡面的寶物,若是企圖明搶的話,相信前面幾位修士的前車之鑒,諸位可都看在眼裡。」

那些在周圍的修士,哪裡還不知道?卻都是轟然應是,他們心裡湧現出莫可名狀的震驚,這座萬珍樓可以自行完成交易,其作用實在是不可思議,在修真界簡直是聞所未聞。

古礴坤和趙師兄對視一眼,兩人在對方的眼裡,都看到驚愕不解的神色,只是前者似乎有些若有所悟,他忽然想到在這件事情的前不久,掌門不正是在不遠的地方傳音自己,難道這一座突然被建造於此的萬珍樓,同掌門卻是不無關係。

古礴坤不由的陷進沉思,他此時已經在想,要如何的向門派稟告這一件事情?可是到時候,不知掌門會傳出什麼指令?

而在此時,莫問天卻早已經離開青州,通過傳送陣來到雲州的流雲城,這裡的修真坊市同樣是建造在郊外,不過管理者卻是六道聯盟,但莫問天卻並不在修真坊市。

對於萬珍樓的作用,他已經是瞭然於胸,雖然只是一座令牌建造的分殿,但卻是一座無法毀掉的建築,似乎是存在於虛擬當中,本體在於無極峰的主殿,只要是主殿沒有被摧毀,任何建造於城池的分殿都是不損分毫的。

換而言之,萬珍樓的分殿,都是無敵的存在,即便世界末日都無法毀滅,而且對於任何覬覦裡面的貨物的修士,都有著極為厲害的反噬作用,對修真者的法力、神識、甚至壽元都會扣減。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