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你知不知道,這世上有種體質叫做,百毒不侵?”

清風冷笑道:“知道啊,這體質還有一個厲害的名字:魔軀。”

“不過這種人萬中無一,而且一般壽元都不會很高,更多的是童子命,你就不要糊弄我了。”

姜超嘆了口氣。

“你跟我廢話這些有什麼意思?你還沒回答我,你到底是哪個門派的?”

清風往後一靠,架起了二郎腿。

“鬼門,聽說過麼?我就是鬼門現任掌門人,妙手醫仙,清風是也。”

姜超皺起眉頭思考了起來。

“哦,你學會玄天十三針了?”

清風一驚,開始打量起姜超來。

“你還知道十三針?我開始對你感興趣了,你是哪個門派的?”

姜超沒有直接回答他。

“我挺好奇的,你自稱是鬼門掌門,那清然算什麼呢?”

清風又一驚。

這小子這麼什麼都知道?!

不過他很快就鎮定了下來。

“什麼清然?那個老傢伙死了得有二十年了,現在的鬼門是我做主!”

姜超冷漠道:“好一個厚顏無恥之徒,你的掌門大印在哪兒?拿出來我看看。”

面對姜超伸出來的那隻手,清風臉上抽了抽。

“哪有這種東西!?根本不存在!你究竟是什麼人?!”

姜超看向了窗外,透明的玻璃上。

彷彿上映着二十年前的那場刀光劍影。

姜超雖然沒見過,但他知道那是多麼的慘烈。

“讓我猜一猜,你是清然的徒弟?不對,年紀不符,難道說,你是清然的師弟?”

清風不以爲然道:“是又怎麼了?那老鬼膝下沒有徒弟,他死了,我豈不就是掌門?”

姜超淡淡道:“行了,這掌門你想當就當去吧,不過你這些年坑害了太多老百姓。”

“雖然沒有造成他人直接死亡,但積少成多,是一筆相當恐怖的罪孽,準備好接受制裁了嗎?”

清然拿起一對精鋼保健球盤玩了起來。

“怎麼?這世上還真的存在地府代理人?如果你認爲自己有這個能力的話,可以來試一試。”

不能再廢話了,即便他是清然的師弟。

姜超也不準備給這個面子。

“嗯。”

說完,姜超瞬間出現在清風面前。

清風的瞳孔一聚,快速將那對保健球擊出。

姜超來了一個漂亮的後空翻,當他雙腳落地後,清風已經站了起來。

“傳說中的神行之術?看來我今天碰上硬茬了,不過你就沒覺得四肢開始麻木了嗎?”

“就算你修爲再高,喝了我的毒茶,也撐不了很長時間!”

姜超搖了搖頭。

億萬萌寶:帝少寵妻無上限 “你知道如何化解魔軀的特質嗎?那就是添加亡靈罡煞。”

清風激動道:“放屁!添加了亡靈罡煞,你還能活幾年?”

“添加之後,再用魔軀來剋制亡靈罡煞,相輔相成,雖然活不了多久,但總歸不是童子命了。”

“和你說這些沒有用,我更建議你配合制裁,以免加重罪孽。”

此刻,清風終於明白了過來,這小子爲什麼敢在左臂上紋太上老君了。

本身就是能活一天算一天的人。

根本不用忌諱這些。

總裁盛寵寶貝妻 “我去尼瑪的,我有什麼罪了我?這事兒誰也管不着!”

說完,清風猛地衝向姜超。

姜超走上前,還沒出手呢,便摔了個狗啃泥。

“哈哈哈,還是中毒了吧?看到左邊的拜月花了嗎?還有右邊的閻王萼。”

“兩種花單獨擺放沒有任何問題,但放在一起,便能產生劇毒!這巧奪天工的毒陣,是我十年前研究出來的傑作!”

姜超扶着太師椅站了起來。

“鬼門是名門正派,你不研究醫術,卻研究毒術,真是太令我失望了,今天我就要幫清然,清理門戶!”

說完,姜超便走了過去。

清風嚇得眼珠子都快掉了出來。

“你,你怎麼沒事?!”

姜超滿臉的冷漠。

“說了我百毒不侵,剛纔只不過是不小心踩到自己腳後跟了,接受制裁吧!”

姜超一掌推出,一陣勁風撲向清風的臉。

清風想逃已來不及,只好急忙打出一拳。

僅僅一個瞬間,他便知道自己不是姜超的對手。

姜超抓住他的拳頭後用力一捏。

撕心裂肺的疼痛充斥着他的大腦。

清風擡手撒出一把白色的粉末,姜超連忙鬆開手閃到一邊。

“小子,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咱們騎驢看唱本,走着瞧!”

清風撞碎了窗戶跳了出去,姜超想要追出去,卻發現自己的雙眼根本看不清東西。

媽的!

生石灰!

這貨也太他媽缺德了!這東西根本不能用水洗,不然會釋放出熱量灼傷雙眼。

只能用油擦,而且必須要快。

姜超摸着牆壁走到了廚房,和一名婦女要了一壺食用油。

大廚戰戰兢兢道:“大哥,我們老闆說什麼了?”

“他說這店不開了,你們另謀生路去吧。”

說完,姜超便氣憤地走了出去。

長時間以來,自己從沒失手過,今天卻敗在了清然師弟的手上。

天幕之下 靠!

對於姜超來說,這就是輸了!

姜超走了出去,肖子云正吃得起勁,完全沒發現他。

拿出手機,姜超找到了清然。

“我在尚海看到你師弟了,他開了個龍蝦館,往龍蝦裏放嬰慄殼。”

“小鑽風祕書長要求我對其進行制裁,不過很可惜,讓他給跑了,我廢了他的右手。”

“你會介意麼?”

姜超這人看上去挺冷血的,但說句大實話,他對公司成員還是相當不錯的。

電話那頭的清然一直沉默着,彷彿內心正承受着巨大痛苦。

畢竟同門一場,今天居然被姜超廢了右手……

這是清風命大的,不然等待他的,唯有死路一條。

“老鬼,講話。”

清然回過了神。

“董事長! 江山爲聘:冷王的天價王妃 你爲什麼不殺了那個畜生!”

推薦票大哥們!給我弄一點呢!拜託啦! 這回倒讓姜超有些失神了。

清然這傢伙向來平易近人,脾氣好得不像話,而且十分講禮數。

現在居然對自己咆哮。

上綱上線嚴查的話,清然可是要受處罰的。

目無尊卑啊這是。

“老鬼,我希望你不要情緒化,你和我說說,你這個師弟都做了什麼。”

姜超一直很好奇。

即便他的龍蝦有問題,也不至於獎勵3000功德點。

畢竟沒出過人命。

“董事長,我怎能沒有情緒?當初我師父就是被他氣死的,後來他覬覦掌門之位,以及玄天十三針。”

“他對外泄密,挑撥各大門派對我進行圍剿!如此不忠不悌不孝不義之輩,董事長你爲何不殺了他?!”

媽的。

我說咋獎勵這麼多呢。

“他的毒陣很厲害,雖然沒大礙,但也影響了我的運動神經,後來他用生石灰脫身,這才讓他逃掉的。”

“這樣,我去調遣御林軍,發動江湖截殺令,你那個師弟,我必殺之。”

“除此之外,當初但凡對你造成半點傷害的,我定要他們百倍奉還,只是時間問題罷了。”

清然又是沉默了一陣。

“董事長,還,還是按照流程走吧,你和組織對我的幫助太大了,老,老鬼這輩子都還不清啊!”

“沒人要你還。”

說完,姜超便掛了電話。

找到一個備註名爲“御林軍統帥”的人。

“被執行人信息:清風,妙手醫仙。”

萌寶當家,總裁老公超給力 “罪名:背叛師門,出賣師兄。”

“執行辦法:從快從嚴。”

“執行時間:即刻。”

消息很快就回復了。

“好的董事長。”

“抓到人後直接綁了送到公司,我親自來審,至於時效,你自己看着辦。”

“好的董事長。”

收起手機,姜超走進了龍蝦店。

“你吃完了沒?”

肖子云擡起頭嗦了嗦手指。

“沒呢啊,還有好多呢。”

“甭吃了,跟我去買件衣服。”

“好吧……”

剛回到肖府,姜超便接到了一通電話。

“姜董事長,你好。”

“趙江山是麼?”

肖子云一驚,這可是趙家的老家主啊,很久沒有他的消息了。

這會兒居然找到了姜超。

“是的姜董事長,對於嫣然的事情,我只能表示抱歉,並且賠償款我已經在安排了,是打到你給嫣然的那個賬號上嗎?”

“不是,打到我以前給你的對公賬戶上吧。”

說完,姜超便掛了電話。

“哇塞師父,你真的要到一個億啦!你敲竹槓的本事也太厲害啦,教教我嘛!”

姜超:……

這錢他根本不想要,三元真人指不定哪天就翹辮子了。

金絲聚陽法衣,毀掉一件,就少一件。

姜超鑽進客房洗澡睡覺了。

凌晨四點半。

姜超睜開了雙眼。

他離開了肖府,先是去買了豬牛羊,還有一罈白酒,供奉給了土地公。

“乖乖,你還真是講信用啊!”

土地公啃着大豬頭樂道。

姜超點起了一根菸,吸了一口後從鼻子裏呼了出來。

“嗯。”

“有沒有雞啊?再給我殺只雞就好了,我喜歡吃雞屁股。”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