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閣下是誰?」羅德里克也發現了這突然出現的人影,面色有著些許凝重。

能夠不動聲色攔截他的攻擊,本身就證明了這不是一個簡單的角色,至少對付起來可能非常麻煩。

當繆斯、布萊恩的目光同時移過去的時候,那男子才笑了起來。

「華國蕭家、蕭正天。」

男子面色波瀾不驚,即便是上千狼人軍隊、無數的黑鴉群,亘古氣息的巫師塔在面前,他也沒有什麼畏懼。

隨著他的出現,後方也是有著不少一批隊伍緊緊跟來。

其中一批現代化傭兵團讓得紅衣眼睛瞬間就紅了。

「是風神傭兵團,他們在為誰服務?」南瓜一雙眼睛瞬間就盯住了那支傭兵團為首之人。

那個體型消瘦,嘴唇纖薄的男人。

暴少的嬌妻 「不用猜了,肯定是這個剛剛出現的這個強者,我們完了,根本沒有報仇的機會,若是讓他看到我們,可能還會趁機凌辱一番,真是該死!」糖糖氣的摔了手上的微型衝鋒槍。

眾人面前前所未有的難看,如果知道是這種結局,還不如剛剛一死了之,也不會知道這後面要發生的事情了。

他們血翼傭兵團跟風神傭兵團向來都是敵對關係,雙手都想致對方於死地。

奈何之前一次戰鬥中,他們血翼出了叛徒,被透露了位置信息,引來一場毫無防備的襲擊,導致他們六七十人的隊伍只剩下十幾人,後來因為進不進這西雅冰山的選擇,其他人都退出了,只剩下他們五個。

紅衣的妹妹,就是死在之前那次跟風神傭兵團的戰鬥中,被當著紅衣的面殺死的。

若是現在殺親仇人還能有機會在她面前耀武揚威,那種屈辱可以說是個人都無法忍受。

然而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風神傭兵團那名身材消瘦的團長還是看到他們了。

要怪就怪對方投靠了一個強大的勢力,強大到能夠正面跟巫師塔、血族、狼人族抗衡。

而他們加入的陣營……南瓜抬頭看了看似乎被嚇傻了的秦毅,有些欲哭無淚。

秦毅不是被嚇傻了,就在剛剛他覺察到了巨大冰山底端的一絲異動,一股股能量沿著山脊朝上沖,注入極寒冰靈花之中,這極寒冰靈花已經無限趨近於成熟,只差最後一把力氣,成熟之後也就是秦毅採摘之時。

秦毅的神念試圖衝進山脊之內,卻發現有一道無形的屏障阻止著他。

這屏障來自於世界樹嫩芽,這世界樹蘊含天道碎片果然沒錯,這種力量不是他能夠突破的。

不過秦毅卻因此興奮了起來,若是能夠得到這股力量,便可以一窺天道的冰山一角,這對於一個普通武者來說,絕對是充滿誘惑力,讓人瘋狂。

天道是什麼?那是萬物之始,掌控眾人,永恆矗立最巔峰的存在。

神算凰妃,帝少慢點追 任何事物、任何人、任何生物、任何存在,都是在天道之下生存。

秦毅此刻近乎有些痴迷的狀態,在外人看來幾乎是傻了一眼。

他在等待,他能夠感受到冰山之中存在一種異獸,異獸在屏障的保護之下,秦毅不能探尋那異獸到底是什麼存在。

不過有一點秦毅能夠確定,此時此刻那異獸正在源源不斷的通過世界樹嫩芽給極寒冰靈草注入能量,讓他的成熟加快,那種異獸的這種做法無疑也是想要等待極寒冰靈草成熟,而後吞噬了它,籍此獲得強大的力量。

「認栽了,只能怪我們運氣不好,K又如何?不是K又如何?在這裡都是螻蟻一隻。」

「行了你,別總是把責任推到別人身上,我們也是心甘情願進來的,現在只能承認技不如人罷了。」糖糖瞪了南瓜一眼。

這個貪生怕死的傢伙,知道這次九死一生就不要進來啊,現在真正面對死亡,又在這裡怨天尤人,有個什麼意思?

這一點大劍跟鐵皮都比他做的要好,至少兩人很冷靜,不管是什麼情況都坦然接受。

「嘿嘿,鬧分歧了?」

越走越近,風神傭兵團那瘦高團戰笑意吟吟的抬頭望著幾百米之外的血翼眾人。

他臉上的嘲諷之色暴露無遺。

「嘖嘖,很想報仇吧紅衣?我就站在這裡,有本事你過來殺我啊?不過我現在可是蕭家的人,你就是動我一根手指頭,瞬間都會死無葬身之地,更不要說你根本動不到我的手指頭。」瘦高男子嘿嘿笑道,十分欠揍。

「馬高,終有一天,你會得到報應。」紅衣面色沉靜,這冰冷的外表之下,誰都不知道藏了多少憤怒。

「呦呦呦,我馬高可不信報應,我只知道強者為尊,你現在不過是一隻螞蟻,我隨時隨地可以摁死你!」馬高臉上冷笑愈烈。

紅衣抿著嘴唇,她的手指甲已經嵌入掌心肉里,猩紅刺目的鮮血順著拳頭縫中流了下來,滴入雪地之中。

似乎是瞧見這一幕,馬高更加興奮起來,讓自己的敵人憋屈,是他最大的快樂。

特別是看到對方臨死前掙扎的樣子,宛如要高潮了一般興奮。

「行了,有什麼恩怨稍後再說,現在可不是你們這些人普通人聊天的時候。」忽然一名穿著武者勁裝的男子從後面走了上來,看了馬高一眼。

穿越之包子逆襲 馬高瞬間止住了話頭,「好的蕭少爺,我們風神傭兵團但聽差遣,刀山火海、在所不辭!」馬高十分衷心的說道,若不是早就知道他的為人,這番話還真有可能就信了。

蕭家武者威風凜凜從後面走來,咋一看有幾十之多,全都是巔峰武者,這股力量,放眼華國幾乎沒有能夠與之相比的。

秦毅之前就聽人說過,華國最為神秘的幾個勢力,也是最有可能隱藏著絕世高手的勢力。

西北的燕家,還有就是隱藏在中州西部的蕭家。

這兩大家族延續千年,不顯山不露水,幾乎很少有人知道他們真正的力量有多恐怖。

如今一看,完全不遜色焱龍部,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當然,秦毅並不知道那個徐天凌是什麼實力罷了。

只是單論中層力量,這個蕭家完勝,完全不是區區焱龍部能夠相比的。

這一次爭奪極寒冰靈花,可以說是傾巢而出了。

這是蕭家蕭正天邁出下一步最為關鍵的東西。

當蕭正天自報名號之後,那邊並未掀起波瀾。

說實話他們連蕭正天這個名字都沒有聽說過。

而蕭正天顯然也沒有跟他們敘閑話的耐心,他轉眼盯著秦毅。

「呵呵,沒想到還有華國的小鬼來這裡,當真是無知者無畏,不過還好,倒是替我佔了個好位置,現在你可以滾下來了。」蕭正天對這秦毅淡淡說道。 區區一個華國青年,他根本沒有放在眼中。

按照他的想法,大概就是一個跑丟了路的,都不知道這裡現在是一個什麼情況,他隨手就能給對方抹殺了。

不過蕭正天沒有這麼做,第一他不想髒了自己的手,第二這裡的情況沒有摸明白他不想做第一個動手的人,若是引出那神秘未知的守護異獸來,怕是到時候情況有點不好收拾。

至於秦毅是不是華國人,他壓根沒有在乎過,在他眼中此等級別的普通人,都是螻蟻。

既然是螻蟻,就沒有高低貴賤之分。

黃守鶴他們幾個縮在一起,聽到蕭正天對秦毅說的話,整顆心臟都緊繃了起來。

除了他們之外,紅衣也是面色蒼白,盯著秦毅。

可奇怪的,她眼中的秦毅似乎並沒有因此而恐懼顫抖。

他只是睜開眼睛,望著蕭正天,「你是在跟我說話?」

口氣平靜到不像是在戰場之中,如同老朋友碰面,隨口的一句「你吃早飯了嗎?」

「這個傢伙……」

「瘋子!」

「恩?居然用這種語氣跟我蕭家老祖說話,看我去屠了他!」蕭家小輩中有一尊者高手,他聽到秦毅的聲音眼睛頓時一眯,宛如一條陰冷的毒蛇。

只不過他剛剛邁開步子,忽然又有一股強橫的氣息降臨。

感受到這股氣息,即便是蕭正天都微微變色,旋即嘴角咧起一絲弧度。

「燕兄,果然到哪都有你的存在。」蕭正天苦笑一聲。

「沒辦法,你想要的東西,我燕南秋同樣想要。」來人是一個中年男子,頭髮無風自動,披著一身長袍,他是孤身一人而來,不想別人帶著一批。

「呵呵,那倒是,不過燕兄好生瀟洒,前來爭寶居然一個隨從都不帶嗎?」蕭正天呵呵笑道。

「隨從?這種隨處可以找到的東西,我何必從華國帶來?」燕南秋挑了挑眉。

隨即他看著秦毅那邊,山腳下、山腰上。

「我叫燕南秋,華國西北燕家老祖,有誰想投靠我現在是唯一一次機會,我可以保他安然無恙,活著離開這西雅冰山,可以賜他機緣,反之,死。」燕南秋的聲音在冰原上空回蕩。

這聲音宛如充斥著魔力,這魔力滌盪人心靈,宛如絕望之中的一盞明燈。

南瓜整張臉從絕望到狂喜,只是一剎那的時間。

「糖糖、團長,咱們快走吧,這是唯一的機會啊!說不定還能找風神傭兵團報仇!」南瓜快要興奮到瘋了。

而激戰傭兵團早已經等不住,連滾帶爬的衝下了冰山,朝著燕南秋那邊掠去,哭爹爹拜奶奶似的,跪伏在燕南秋身邊。

就差叫一聲主人了。

紅衣面色掙扎,她下意識的抬頭看了眼秦毅。

卻發現秦毅也在看著她。

重生之墨華灼灼 超級模板抽獎系統 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中了魔似的,紅衣竟然鬼使神差的搖了搖頭。

「你們去吧,我已經累了,這種不停攀炎附勢的感覺!」這種感覺讓她很是憋屈,寄人籬下。

她都已經做好了死的準備,為什麼還要給她希望?

「你瘋了嗎團長?」南瓜不可置信。

然而看著紅衣滿是堅決倔強的俏臉,他眉頭狠狠的皺著,旋即頭也不回的跟著衝下了冰山,緊隨在激戰傭兵團後面。

他原本以為肯定會跟著他過來的糖糖竟然選擇了留在紅衣身邊。

而大劍跟鐵衣兩個人,竟然也沒有移動分毫。

「我們的尊嚴,已經被踐踏的快要沒有了,允許我們保留這最後一絲吧。」大劍摸著他的巨劍,宛如望著自己心愛的女人。

他能夠深深感受到,來自燕南秋眼中那股濃烈的不屑,宛如看著牲畜一般。

這就是大人物的目光吧,總之他們也不屑於再去承受這些了,一死了之,十八年後仍舊是一條好漢。

「一群瘋子!」南瓜無法理解,反正他是已經到了燕南秋身邊,滿是虔誠的望著這個偉岸的身影,輕輕鬆了口氣。

生命總算是有了保障了,依靠這種大人物,指不定還會有什麼特殊的機遇,萬一讓他也學會個這些神奇的本領,還不縱橫黑暗世界?

如此美美的想著,南瓜嘴角不自覺咧出一絲笑意。

「看到了嗎蕭兄,隨從我也有,大家都心知肚明,這些螻蟻最多也就看個熱鬧,你不會真的指望這些人給你爭靈藥吧?」燕南秋有些好笑的說道。

蕭正天露出不置可否的笑容。

「燕兄,今天局勢或許並不能像想象中那麼完美的進行,不如我們先聯手將這些人歐洲大地的強者收拾掉,之後再討論怎麼分配靈藥如何?」

「呵呵,正有此意,不過我倒是希望他們內部先打起來,否則就憑我們兩人,應付他們也是有點困難。」燕南秋說道。

說話之間這冰原又有新人湧入。

而且湧入的都不是什麼無名無姓的小角色,一個個都是暗網排名上面名列前茅的存在,被暗網譽為全球最危險的一些人。

能夠上這個榜單,最起碼都是人仙級別或者是SS級別的異能者,而且是沒有組織的人員,也就是修真之中常用來稱呼的散修。

「汲血者、拉爾!」

「黑暗吞噬者、昂克森!」

「風行者、克羅!」

「光之子、凱亞!」

每一個,都是臭名昭著的存在。

光之子凱亞跟黑暗吞噬者昂克森原本是光明教會跟黑暗聯盟的人,都是因為犯了重罪被驅逐出去,手上沾染的血腥根本不是數能數的清的。

這些人的出現,讓得場面更加緊張起來,風雨欲來之勢撲在臉上,讓人喘不過來氣。

……

紅衣依舊跟秦毅對視著,眉頭微微擰著,「你居然也沒有去投靠那位強者,你不怕死?」

紅衣不知道為什麼問出了這種問題,她潛意識以為秦毅會跟南瓜一樣,在生與死關鍵時刻很容易做出抉擇,沒想到他還是一根硬骨頭……居然寧死也沒有去投靠那個剛剛出現的叫做燕南秋的強者,這讓紅衣有些刮目相看了。

然而秦毅聽到這話,詫異之後就笑了。

「紅衣啊,我很欣賞你,你合格了。」秦毅說出來的話讓她有些莫名其妙。

「你在發什麼瘋?」

「發瘋?不,我觀察了你很久,你適合做我手下,甚至有機會成為我的徒弟,得到我的一些傳承。」秦毅聲音悠悠傳來,讓得紅衣在內的糖糖、大劍、鐵皮三人都是面色錯愕。

這丫的沒長腦子吧?這啥時候了?還手下?還徒弟?睡醒了嗎?

「你不是一直想要報仇嗎?我給你機會,沒有人可以攔著你,只要你點一下頭。」秦毅望著她。

「你……你確定看懂了下這面到底是什麼個情況了嗎?」

紅衣指著密密麻麻遮蔽半個天空的血族。

佔據了主戰場大半冰原的狼人族。

佔據了核心地點的巫師塔。

後來的暗網最危險人物排行榜前五的超級強者,還有兩位華國悠久傳承的古老存在。

這些力量,輕而易舉能夠橫推一個中型國家。

「情況?在我眼中所有的情況都只是一種情況,紅衣,你的眼界太小太小了,你根本不知道這個世界的頂點在哪裡,所以你才會這麼詫異,才會覺得我瘋了。」

「不過沒關係,眼界是一步一步來的,索性我認可你了,那麼你的未來註定跟別人不一樣。」秦毅目光平靜說道,此時此刻冰山山脊之中的能量輸送也差不多快要完成,秦毅望著那嬌艷欲滴,幾乎快要掉落下來的花瓣,他終於從地上站了起來。

「咕咚~」黃守鶴四人不約而同的咽了口唾沫,他們顯然也聽到了秦毅的聲音,說實話他們一直都在猶豫不決……百分之八十的想法是準備投靠燕南秋,燕南秋的許諾太誘人了……

「最後一次,我繼續選擇相信他!我不想再做後悔事!三位老兄,不管你們怎麼選擇,我尊重你們,畢竟這種時候都有選擇自己未來的權力……」黃守鶴說道。

其他三人對視一眼,「老黃,說實話這輩子沒怎麼信過你,今天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信你是對的,死了也認了,反正已經一大把年紀,何妨不賭一把?」

三人相視一笑,都是站在原地,沒有動彈,這是屬於秦毅的陣營。

秦毅望著這一幕,發自內心一笑。

「你們眼中的盛筵,我眼中的鬧劇,也該結束了。」 說實話,這次秦毅對這個黃守鶴另眼相看了。

之前雖然對方有殺了自己的心思,可畢竟立場不同,秦毅何曾不是想過幹掉對方?

現在,在這種局面中黃守鶴能夠做出這種選擇,不得不說還是有著很大魄力跟決心的。

他就賭秦毅了。

黃守鶴等人的抉擇被紅衣她們看在眼裡。

然而紅衣現在根本沒有閑功夫去思考其他的事情,她腦海中全都是秦毅的那幾句話。

她不明白秦毅是什麼意思,這種莫名其妙的話絲毫不能改變結局,換作旁人來看,頂多也就是垂死掙扎罷了。

「一群瘋子,蠢貨!」

南瓜眼中有恨鐵不成鋼的神色,不過隨即就被冷漠取代。

既然已經有了抉擇,很多東西應該捨棄就要果斷捨棄了,生死關頭他才明白,之前孤勇衝動,跟著進來是多麼愚蠢的決定。

他還有大把生命沒有享受,憑什麼就要白白死在這裡?

燕南秋許諾了似錦前程,只要他南瓜忠心耿耿,未來必定出人頭地,或許也能夠成為這些人之中,讓人崇拜的存在,飛天遁地。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