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萬曆爺點了點頭:“嗯,說起來,朕也是看不明白。”

皇帝的話,讓進言的李華,和在旁聽的王兆雄的心裏頭都一亂,不知道萬曆爺在想什麼。

“讓四小姐給十六爺先看看吧,反正,十六爺還有太醫照顧着。”萬曆爺的話,與太后的話,幾乎如出一轍。

其餘的人,全部都不敢再說話了。

李敏只知道,據聞魯仲陽那隻老狐狸,在家裏聽說了皇帝都放言讓白家四小姐試試以後,真是一氣之下,躺在牀上起不來了。

大夫都是有自尊心的,尤其像魯仲陽這種,雖然身處朝廷之中不得不學會幾招明哲保身,做人有些不道德,可是,最不能忍受那些口呼妖魔鬼怪來殘害大夫正經行醫的人。

魯仲陽既然都氣成了這樣,太醫院另外兩個大人怎麼樣。據說那個左院判,比起魯仲陽這個右院判,年紀小一些,所以,平常都不敢說話,被魯仲陽和上面那位頭兒的氣勢給深深壓住了。

太醫院最大的頭兒,院使,叫做張恬士,年紀和魯仲陽差不多,當初與魯仲陽是同期生,後來也不知怎的,張恬士官位就是坐到比魯仲陽高了一等。

張恬士不像魯仲陽那樣天天到太醫院裏上崗,據說是哪怕有事都不到太醫院裏。像那天,李敏去到太醫院辨醫的時候,張恬士就沒有在。

這個院使大人,在許多太醫院裏工作的人來看,完全是個神祕人,都神出鬼沒的,幾乎不見人影。導致太醫院裏有什麼事,大家只能去找魯仲陽解決。貌似只有當魯仲陽的腰病犯了閉門不能見客,太醫院人心惶惶像是都要轟然倒下時,張恬士纔有可能露一下面。

如今,是又到了太醫院生死存亡的時刻。張恬士坐着轎子,在宮裏現身了。

沒有在皇上那兒,張恬士在太后面前喝着茶。

太后面對他有着一絲心虛,說:“皇上都放話了,讓其試試,沒有說讓太醫不理。”

“太后娘娘,這事兒說出去,不是我們做太醫的如何。是朝廷文武百官,又會如何看待皇上和太后您呢?”

“是的,哀家這都知道,明白這個道理。可是,十六爺不喜歡吃湯藥,莊妃和哀家,也實在是扭不過這個孩子,只想這個孩子試過不行了,到時候,不也得乖乖喝藥了。”太后找着話解釋。

張恬士揭起那茶蓋輕輕地一磕,響聲都能令太后一絲眼皮驟跳。

太后連忙說:“只是試試,試一次,不行了,哀家定是拿人問罪。”

張恬士滿頭白髮的頭擡起來,深深看了太后一眼:“請太后記住自己說過的話。”

“哀家都記得。”太后再三保證說。

張恬士去過太后宮裏說話的消息,不會兒傳到了皇后的春秀宮那裏。皇后皺了幾分眉頭,聽打探消息的太監一五一十說着太后保證一定拿人問罪的話。

到底,這個白府四小姐,給十六爺的病治到如何了。和到護國公府一樣,白素晴進了十六爺的屋子之後,給十六爺發功,隔着張屏風,誰也不知道里頭病人發生了什麼事。白素晴發了半天功力以後,十六爺晚上胃口大開,據說連吃了三碗米飯。

聽到這個消息的人,無論太后皇后莊妃,哪怕是皇帝,都眯起了眼睛。

太神了!

十六爺本來鬧着吃湯藥苦,自從傷腿以後,飯量減半。

消息傳到宮外,當然讓一些人都樂開了花。尤氏高興的不得了。瞧瞧吧,李敏這個翹,像公雞一樣翹着的尾巴,怎麼翹下去。現在宮裏,不是隻有李敏可以了。可能很快,太后都要後悔自己下過那道懿旨了。

尤氏已經感覺到勝利在望,只等李敏俯首稱臣,於是吩咐喜鵲:“等會兒吃飯前,把白菩薩留下給我的神藥,我再吃一點。”

喜鵲點頭。

門口來報,說朱隸忙了兩天,終於今晚回來府裏吃飯了。

朱隸騎着馬,風塵僕僕,帶了公孫和伏燕、魏老。 空姐前規則 下馬的時候,朱隸對魏老說:“你張羅張羅,先帶一部分人回北燕。”

“末將領命,王爺。”魏老隨之沒有下馬,一直騎着馬奔其它地方去了。

眼看前兩天東胡人進京,壓根沒有談和的意思,八成又有一場惡戰要打。朱隸總得先未雨綢繆。

朱隸拂袍,進門之前,問來到門口的管家:“少奶奶在府裏嗎?”

“少奶奶昨晚上就回來了。”管家說。

朱隸低頭看着影子,像是在琢磨什麼。伏燕接到他眼神,走去找蘭燕,問詳細這兩天,有沒有他們不知道的事發生。

護國公府裏的規矩是,如果尤氏發話要一塊吃飯,那肯定是一家四口,都在尤氏的院子裏吃了。

神級承包商 尤氏讓廚房準備了豐盛的一桌飯菜,全都是羊肉,羊肉湯、烤全羊等油膩肥漬的東西。

先來到的朱理,望到桌上全部大魚大肉都傻眼。護國公府裏的人,像遊牧民族人,是吃肉喝酒爲主,可是,在京師裏生活久了,逐漸也有隨京師走大流的趨向,平常都是炒煮蒸樣樣俱全,膿腥味去了不少。像昨晚李敏給他朱理特別做的羊肉炒飯,用姜去掉腥味,選取小羊羔肉,一點都不膩,他朱理吃了連聲誇獎。

逐漸的,他朱理從李敏那兒學習了不少東西,深深感覺到這個大嫂知識淵博,說的話兒幾乎都是沒有錯的。比如說越大年紀的人,其實飲食更該清淡一些。

朱理皺了皺眉頭,一個是能感覺到自己母親這個舉動有意針對李敏,第二個是,尤氏真不該這樣做,不知聽信了誰的話,是大夫的話,都應該會勸尤氏少吃這樣油膩腥味的東西。

尤氏這樣做其實得不償失。

“母親——”朱理剛開口,被尤氏打斷。

尤氏沒理他,只追着問:“大少爺不是回府了嗎?”

“大少爺在院子裏站着。”

她大兒子是在等媳婦一塊過來。

尤氏氣再次悶了,心裏又想,等吧,等她把宮裏的消息爆出來,兒子肯定是另一種看法了,兒子是什麼都不知道而已。

朱隸負手佇立在走廊裏,看着一步步走來的李敏。念夏在前面提了盞燈籠,先拐過拐角處看到了朱隸,對李敏說:“大少爺在那兒站着。”

在等她?

李敏擡眉,望見了他的身影,兩天沒見,他像是臉頰被風颳的生了些胡茬,只有那雙深不見底的眸瞳,一如既往的令人生畏。

心情一下子有些複雜了。平心而論,她是喜歡這個男人的,不然不會留下來與他當夫妻了。因爲他是第一個尊敬她李大夫的人。

走到他面前。他伸出的手,自然地撿起她臉邊落下的一條劉海,低聲說:“這兩日內子辛苦了,進去吧。”

李敏低頭,尾隨他進了屋裏。

一家四口,圍着餐桌。朱隸和弟弟一樣,只要看到桌子上擺的那幾道菜,一下子都有些分不着南北了。

這樣的菜,真是胡人吃的還差不多。京師裏哪戶人家這樣吃的。不是說節儉的問題,是壓根不適合。

像這段日子,他都逐漸有點習慣早上學媳婦喝碗粥清腸胃。公孫也說,入鄉隨俗,其實進了京師裏,學習這裏的人吃什麼東西,對身體好。

每個地方,環境不同,水質都不同。像是在遙遠的北方的水,都是冷的。京師裏的水,一年四季還分寒熱不同。

朱隸感覺看着這些東西都很難嚥得下去,招來管家說:“讓廚房重新做幾個菜。”

“做什麼菜?”管家問。

朱隸不假思索:“大少奶奶平常吃什麼,叫廚房照着大少奶奶說的做可以了。然後,熬點清粥。”

知道尤氏心裏悶,上火,是孝子,都要讓母親喝碗粥纔對。自己勞累兩日,其實身體疲倦,吃飯有些咽不下去,喝點粥去火,一樣道理。

尤氏在旁一聽,這分明是兒子捧媳婦來抽她老母的臉,火瞬間冒出來了,衝兒子說:“隸兒,這不都是你愛吃的東西嗎?”

朱隸道:“母親,公孫先生也說了,最好入鄉隨俗,護國公府裏的飯食,早該改改了。”

尤氏沒有被一下子氣崩,是手裏有王牌,對兒子笑道:“這樣啊,其實也是好的。畢竟,府裏以後多了個人,一樣是京師裏的小姐,只喜歡吃素食。” 飯桌上,因爲尤氏一句話陷入了沉默裏。尤氏只見大兒子、小兒子、兒媳‘婦’更是沒有話說,眼睛爲此都笑眯開了。早知道如此,她早宣佈了。畢竟她是護國公府的主母,誰敢對這事說句不是,那絕對是,不道德不孝敬長輩的,大逆不道的話。

“吃吧。”尤氏開心了,舉起筷子,下到了那盤羊‘肉’上。

朱理偷偷看了下大哥的表情。朱隸坐在凳子上,沒有動,兩隻手,都沒有放在桌上。

李敏只覺得自己放在膝蓋上的一隻手,突然被身旁伸來的那隻手忽然抓在了手心裏。她沒有低頭往下看,卻能清楚地感覺到,他抓着她手腕的那五隻手指那樣用力,像是要把她捻碎那樣的用勁。

別走。

這事我都會解決的。

那一刻,她似乎能讀到他心裏是這樣說的。她沒有轉過頭去對視他的眼睛,生怕,對上的時候,她心頭真的就軟了。

這事是沒有商量的尺寸的。

讓她去容忍一個小三?如果她是古代‘女’子,從小接受這種教育倒也算了,可她不是。她不是手無寸鐵,只能依賴別人生存的菟絲草,大多數古代‘女’子只能依賴男人只因爲她們從小接受的不平等教育,讓她們幾乎失去了生存能力,失去了養活自己的身體和心理素質。但她李敏不是,知道‘女’人始終要靠自己的。從小接受的教育制度告訴她,男‘女’平等,‘女’人一樣必須自力更生,在職場競爭上不會有男人讓‘女’人的現象。

手腕輕輕一動,似乎要掙脫開他的手指。

他再把她的手腕抓緊時,尤氏像是發現了什麼,問他們:“你們不餓嗎?”

“母親,孩兒還是勸母親少吃這些油膩的食物,等廚房把菜重新做過端上來。”朱隸不動聲‘色’地說。

可能因爲大兒子剛纔沒有當面駁斥自己的話,尤氏心情好些,想着兒子是一片孝心勸她吃素,於是歇下了筷子。

朱理這個小叔還是很厚道的,在等廚房上菜的時候,站起來,給桌上所有的親人一一在茶杯裏斟滿茶水,走到李敏身邊時,尊敬地叫了聲:“大嫂,請吃茶。”

最怕這些人,想用柔情溫情來軟化她的心了。李敏微微低下眉眼。桌子底下,他抓着她的手,始終沒有放鬆一寸。對此,李敏終得無奈地細聲說:“王爺,您再抓着妾身的手,妾身怎麼吃飯?”

朱隸反正充耳不聞。

這時候的他像極了個耍賴的孩子。李敏無語。

方嬤嬤帶人,將桌面上那些‘肥’膩的東西撤下去,換上幾道清炒的小菜,有紅蘿蔔絲等。尤氏一看,看起來這個菜式也不是自己想象中那樣難看。李敏教廚房做菜,都說過了,要把菜做的好吃,而且要做的好看,這樣,人看了纔有胃口。

尤氏暗地裏想:這個兒媳‘婦’,倒是把自己府裏的廚房調教的不錯。

要論才華,大兒媳‘婦’肯定是有才華的。唯一問題,善妒!

天下最有才的‘女’子,無疑於是太后娘娘了。太后娘娘不也是要和‘女’子共享一個老公。李敏憑什麼可以鬧特殊。

尤氏想到這兒,又不想給李敏面子了,拿起的筷子放回桌子上,對管家說:“怎麼,廚房就做這個?我們護國公府裏,只剩下這點寒酸的青菜蘿蔔了?這是要讓其他人看見了笑話去嗎?”

一句話,說到桌面上一片鴉雀無聲。

朱理年紀最小,現在聽自己母親說到這,都覺得李敏太能忍了,要是他,早忍不住了。這儼然是無中生事,專‘門’找茬。什麼時候自己母親變到如此品味了,被誰慫恿的?

“母親,母親昨兒今兒,都是到誰家裏做客了?”

尤氏看回小兒子,一絲吃驚:“理兒,你問這做什麼?”

朱理忍住那句物以類聚的成語,默默拿起筷子,夾起一塊蔥‘花’豆腐。尤氏一看,伸手打下他拿筷子的手:“這東西好吃嗎?你難道不知道,這東西只有那些吃不起飯的人才會吃的。”

突然響起的那聲啪,出乎衆人意料。

尤氏回頭,看到是自己大兒子帥了筷子,想着朱隸又是維護兒媳‘婦’,冷笑道:“隸兒你這又是怎麼了?怎麼,你媳‘婦’和你說了什麼嗎?”

ωwш ▪ттκan ▪CΟ

“母親。”朱隸道,“你不喜歡誰,想怎樣也就算了。不要把矛頭指到那些老百姓去。母親難道沒有接受過教育嗎?難道不知道,天下百姓如果吃不上飯,不是百姓的錯,是我們這些人的錯。”

尤氏的臉刷的一紅,聲音一絲顫抖:“我,這哪裏是這個意思了?”說着,臉是又怒又羞,生氣着兒子居然能說出這樣當面問責她的話,而偏偏兒子說的話還沒錯,這簡直是導致她直接在李敏面前丟大臉了。

李敏只要看尤氏對自己‘射’來的表情,都知道老公惹婆婆生的怒氣,全部再次轉移到她這個做兒媳‘婦’的身上了。

兒媳‘婦’之所以不好做,全都是這樣來的。

李敏端起飯碗,默默吃自己的飯,沒必要因着這家人讓自己餓壞了肚子。她不是一個人,她下面,還有念夏等一羣人需要她。

尤氏的目光都顫抖了,見李敏竟然若無其事的樣子吃得下飯,果然是,果然是因爲覺得有自己老公撐腰無所謂嗎?

“不吃了!”尤氏當兒子兒媳‘婦’的面摔了筷子,起身就走。

“夫人——”喜鵲急急跟在她後面,扶她進屋。

堂內屋外的下人們,早都嚇到不敢吱聲。要他們說,第一次見這個府裏鬧這樣大的分歧。

方嬤嬤嘆氣,想當年老爺說的家和萬事興,原來是這回事。

朱隸的目光,慢慢地掃過一圈人,緩聲對管家‘交’代:“讓廚房‘弄’碗麪,不要放羊‘肉’,只放點青菜和豬‘肉’,送去給夫人吃。”

“是。”管家答應了去辦。

朱隸接下來對弟弟說:“我們吃吧,別‘浪’費了這些菜。”

朱理點頭。

桌子上,留下他們三個,把桌上四口人的菜,努力地吃完。

尤氏想着進了自己房間以後,餘下的三個人肯定難堪到要死,大兒子要對兒媳‘婦’發脾氣了。因爲是李敏把她氣走的。

其實李敏始終都一句話沒有在桌上說過,怎麼把她氣走的,完全不合邏輯。

尤氏反正賭了一口氣,靜等兒子過來給她下跪道歉,這樣的話,她更可以順理成章地讓白家四小姐進護國公府了。

管家按照朱隸吩咐的,讓廚房做好的麪條端了上來。尤氏聽說是兒子讓人做的,坐了起來,問:“大少爺是不是在房裏訓斥少‘奶’‘奶’了?”

突然聽到尤氏這樣問,管家不知道怎麼答。朱隸怎麼可能在房裏訓斥李敏。在他們看來,雖然尤氏鬧的動靜‘挺’大,可是,大少爺始終是紋絲不動的,對少‘奶’‘奶’一如既往的好。

“怎麼?”尤氏剛想拿勺子舀起口湯喝,沒有聽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肯定不喝了。

管家靈機一動,撒謊說:“是的。”

尤氏心情馬上好了。

後來吃了半碗麪,尤氏躺下去睡。

御獸靈仙 朱隸他們吃完晚飯,朱理送大哥大嫂回房,分開時,對朱隸使了使眼‘色’。朱隸知道弟弟的意思。要知道,這個府裏,沒有一個人,對李敏有不滿意的。

回頭,找公孫商量看怎麼辦。 纏情霸愛:寵上絕色萌萌妻 母親背後是一羣人在搞鬼,必須把那羣人的嘴巴先縫起來才行。朱隸心頭琢磨着。

李敏知道他要去書法辦公,讓念夏提了燈籠在前面先自己回去。

那時候,三個人各分三條路剛要離開,忽見一個婆子,突然從後院裏衝出來,叫着:“大少爺,不好了!不好了!”

見是母親房裏的人,朱隸問:“出什麼事了?”

李敏這時候停住了腳,回頭,只見他們兩兄弟的神情都很緊張。

婆子氣喘吁吁地說:“大少爺,快到夫人房裏看看。夫人她,她,躺在‘牀’上手腳‘抽’搐——”

朱理把‘腿’往尤氏房裏跑,跑了幾步,忽然記起,轉身直跑到了李敏面前,雙膝啪跪下來:“大嫂,請你救救母親!”

要李敏說,無疑小叔這個情商是最高的。李敏只衝小叔這份孝心都做不出拒絕的意思。但是,不是她不給尤氏治,而是尤氏肯讓她治嗎?要是尤氏肯讓她給其看病,會去找白府四小姐嗎?

目光只要略微掃過她臉上那抹深思,朱隸的眼底立馬深了幾分,找了管家問話:“這幾日,夫人是不是舊疾又犯了?”

“是的,少爺。”管家這個時候哪裏敢撒謊,連連答是。

“找誰看的病?”朱隸知道,自己母親每次舊疾一犯,找的大夫也都是五‘花’八‘門’,都是聽誰說哪個醫術好找哪個,畢竟護國公府裏的府醫,小傷小病可以,遇到大病有些無能爲力束手無策。

管家低着頭,支吾着說:“夫人吩咐我們開的‘門’,是找的白府裏的‘女’菩薩。”

“‘女’菩薩?”

京師裏什麼時候出了個‘女’菩薩了?

朱隸常年都不在京師,所以都不知道這個白家四小姐的名堂。

朱理是想了起來,於是,跳起來,衝管家那羣人怒叫道:“胡來!那不是坑‘蒙’騙人的道士嗎!”

或許,白素晴的神力可以讓老百姓都深信不疑,但是,像朱隸這樣走南闖北什麼世面都見過的,肯定不信邪。 一念情深,總裁大人好眼熟! 朱隸只是沒有想到,這種江湖騙術,居然已經移植到太常寺卿‘女’兒的身上了,欺騙到了護國公府乃至皇宮。

朱理那個氣急敗壞,差點氣起來拿鞭子‘抽’人。真正讓他氣崩牙的是,從尤氏房裏跑出來的人,還說奉了尤氏的命令再去找四小姐過來給尤氏看病。

朱隸一聲,把要去白府的人叫住,自己和弟弟一起,走去母親的房間。李敏見這個情況,只好跟在後面觀察究竟。

到了尤氏房裏,尤氏在‘牀’上‘抽’搐了會兒之後,嘴角歪了,口吐白沫,儼然是中風的偏癱現象。

看到兩個兒子進來,尤氏的目光錚錚的,直‘射’到大兒子臉上。朱隸能讀到她眼裏的意思,不讓李敏過來給她治病。

都到這個時候了,尤氏只想着和兒媳‘婦’較勁。朱理都得跳腳。

朱隸眼光驀然一沉,道:“去太醫院請太醫過來。伏燕,你拿我的令牌騎馬去。”

“是,王爺。”伏燕轉身就走,快馬加鞭往太醫院趕。

朱理守在母親‘牀’邊。

朱隸往‘門’外掃了眼,找不到人的影子,眼睛微眯時,方嬤嬤到他耳邊說:“少‘奶’‘奶’在‘花’廳裏坐着,說有什麼事再叫她。”

聽到這話,朱隸只覺得五臟六腑哪兒都被抓成了一揪。

伏燕做事快,是到了太醫院之後見到誰逮到誰,先是把周御醫綁到自己馬背上趕着回到護國公府。來回沒有半柱香時間。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