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它的特點,兩個詞:輕盈、異色!

平時風仲訓練他們,都是讓其穿上這身裝備,適應各種叢林環境。

林牧的計劃中,就是需要這一千名士兵可以適應血色荒原中的環境,利於行軍!

血色戰場中的血色荒原,可不是真的是荒野。

經歷過戰役的林牧,知道,真正的血色荒原,是一個雜草叢生,灌木郁莽的環境。

而守方所在的鄉鎮級要塞,就是在頗為原始的草林中開闢的。

林牧看著士兵們乾淨利落換好裝備后,點點頭,繼而把心中的計劃告訴眾人。

「這一次出征,我們的目標不是拿到最後的勝利!」林牧直接了當說道。

兩相憶長相思 旋即林牧拿出一份粗糙的地圖,展示開來。

「血色荒原中,十座鄉鎮級要塞,呈四方一中的形狀分佈。東西南北四面,都有兩座鄉鎮級要塞,而中央,就是剩下的兩座。」林牧介紹道。

「而我們第一目標,就是血色荒原中西面的兩座鄉鎮級要塞。」林牧把作戰目標說了出來。

此時的林牧,虎目爍爍,精神抖擻,如同揮斥方遒的指揮官!

眾位將士聞言,都銘記此信息於心。主公大人的話,就是真理!他們一定會貫徹下去,這是軍法!

他們不管情況如何,只要主公大人吩咐,即便粉身碎骨,也一定執行下去。

主公大人的命令,就是軍法!軍法如山,這個理念深入眾位將士心中。

林牧望著眾位神采奕奕的將士,心中暗自點點頭。

這支軍隊,代表的可是大荒領地的精銳的精神面貌。

軍強則國強!

其實,林牧心中沒有把最終的目的說出來。

此行,他最主要的目標,是一份血液!

對,就是一份血液!

此份血液,名為【奎尊之血】!

這個信息,還是在前世論壇的攻略中看到的。

承受巨大打擊的領主玩家們,一個個化身事後諸葛亮,把無數經歷爆了出來。

無數經歷中,有很多奇異之事出現。

其中,這份奇異血液就是一個令林牧頗為重視的存在。

林牧為什麼把它列為核心目標,甚至比最後獲得勝利都要重要?就是因為這份血液非常珍貴!

其珍貴在哪裡,玩家們不知道,林牧也不知道。

但是他們卻清楚,在這份血液出世后,劉邦的紅翼軍團,甚至連鄉鎮級要塞都不守了,帶著戰旗,直接傾巢而出。

風雨兼程,不顧一切,追殺那位獲得這份血液的玩家!

這份【奎尊之血】,就是在血色荒原西邊兩座要塞中一個灌木蒼茫的小山凹中被發現的。

對於這份名為【奎尊之血】的血液信息,林牧沒有告訴任何人,就算是龍褚,他也沒有多問多說。

經歷過奇迹的林牧,慢慢接觸到神話世界的神秘,知道,有些物品,將會涉及到某種驚天動地的因果!

奎尊??!

血液??!

想要驗證自己心中的猜想,也許在獲得這份血液后,才會有答案吧!

之後,林牧把作戰的一些細節吩咐下去。

望著仍然一臉堅毅的將士們,林牧點點頭。

行軍在外,軍方如山,這些傢伙對於他的決定沒有一絲質疑,都忠心耿耿執行下去。這才是心中的鐵軍!

稍後,林牧把一位將領招來身邊,輕聲道:「山鞏,這次行動頗為重要,你有獨當一面的能力,在後面的行動中,需要你督領一切,沒有問題吧?!」

「主公,請放心,兄弟們一定會完成主公的任務!」山鞏鏗鏘有力道。

這位將領,赫然就是龍馬鎮出身的山鞏。

弓馬嫻熟的山鞏,經歷過許詔之戰,對於戰場之事,算是有過一番洗禮,不會有紙上談兵的缺點。

「這一次行動,需要快、准、狠!機會只有一次,不可魯莽!」林牧還是頗為慎重地囑咐了一句。

旋即,林牧又道:「到時候,傳送進入戰場后,馬上按照我提供給你們的方向行軍,路上就算遇到異人、敵人,都不用管,那不是我們的目標。」

「是!」山鞏臉色一緊,雙目猛地一凝。

這次任務,是他跟隨主公林牧后,第一次體會到主公的慎重,能出現這般情況肯定是因為目標太重要。

早前,就算是許詔之亂、活死人墓之戰,都沒有見過主公如此慎重。

早前,那是在戰略,行軍布局、虎將分配上謹慎,現在,他感受到,主公林牧彷彿對有一種古怪的慎重。

其實,也不怪林牧如此。這次出征,也是林牧經歷于禁、周泰、黃忠等超級虎將的強勢后,第一次沒有超級虎將出行,心中難免有些鼓盪。

特別是,戰場中,敵方肯定會出現一位超級虎將!這是毋庸置疑的。

甚至,林牧心中還暗暗下了一個壞打算,敵人陣營中,超級虎將不只一位!

「當然,若是有異人招惹我們,在不偏離第一目標的情況下,可便宜行事!無須墮了大荒領地的威氣。」林牧又啰嗦了一句。

「恩!」

「第一分隊,去固定地點,用他們行軍囊裝載好那些奇異的物資,之後搬運來目的地,與第二分隊呈稜角之勢,埋伏在那裡……」林牧把一些將領需要注意的細節講給山鞏聽……

時間如水般流逝。

「好了!大家換船!」

林牧交代好一切后,率領著千人之隊,從都天戰艦下船,乘上早一準備好的運輸船,從東冶縣東面的一處碼頭登錄,進入東冶縣。

東冶縣,算是一個靠海的城池。

正所謂靠山吃山,靠海吃海。此時東冶縣碼頭,一派繁華喧囂。

漁民、商販等等底層之人的聲音,飄蕩在碼頭上。

林牧稍稍看了一眼碼頭的情況,就繼續行軍。

東冶縣能有這樣的繁華,離不開大荒領地眾位文官的功勞。

望著雄踞在平地上的東冶縣城,林牧心中暗道:「我又來了!」 摸了摸懷中的黃階建村令,華崞嘴角微微噙著一抹笑意。

今天,華崞頗為興奮。

因為他率領NPC軍隊,攻陷了一個山賊營寨,收穫頗豐。

「張徳,這次行動,將士們頗為辛苦,下去后,定要好好賞賜一番!至於陣亡的士兵,撫恤也要做好!」華崞微微把興奮之意收斂起來,凝聲對身邊一個頗為熊壯的武將吩咐道。

在軍事管理、與原住民交往等等方面,華崞受到林牧的影響,都非常重視。

「領主大人,陣亡撫恤,還是以糧食等為主嗎?」名為張德的NPC問道。

這張德,可是一位黃階武將,是華崞好不容易招募到的珍稀動物!

「領地雖然資金頗為短缺,但是只要擠一擠,還是有的,糧食與銅幣相結合吧。」華崞想了想道。

「另外,領地等級在40級以上的士兵,集合一千名,到時候,我需要用到。」華崞想起早前的世界公告,凝重說道。

他的領地,滿打滿算,也才三千名等級達到40級以上的NPC士兵而已。現在,萬城爭霸就需要召集一千名。剩下的三分之二,就駐守領地吧。

想到領地的狀況,華崞不由想到了林牧。

林牧那傢伙平時忙得要死,稍稍交代一點信息就消匿不見,讓眾位好兄弟一陣無語。

神龍,都還是見首不見尾,可你這傢伙,直接是連『首』都不見了!

想起最近無數陌生人來星海大學找林牧的情況,華崞就一陣無語。

「這樣的日子,還怎麼過啊!不行,等林牧出現,定要好好壓榨一下,讓那傢伙大出血一次!」華崞心中暗暗下狠道。

然而,就在這時,耳邊傳來悅耳的系統提示聲:

「叮!」

「——系統提示,領主華崞,你的好友林牧傳來一條信息!」

「我擦,華夏第一玩家竟然出現了!」華崞滿臉怨念,眼眸閃過一抹激動道。

林牧每次傳來信息,都是價值不菲的,這次應該不會例外,說不定,是關於萬城爭霸賽的。

「難道林牧有內部消息,有戰役攻略?嘿嘿……」華崞心中驀然猜測著。

然而,當他打開信息,卻有些失望,因為上面寫著:進入虛擬房間59607號,密碼:618,見面聊!

「虛擬房間?這是什麼?」華崞微微眯著眼睛,低聲道。

看到信息,沉吟一會的華崞,利索地打開系統面板,召喚出搜索,輸入「虛擬房間59607」,然後輸入密碼。

很快,華崞就收到一條提示:

「叮」

「——系統提示,領主華崞,你進入私人房間59607。由於房間的主人林牧,支付聲望5000點,此房間存在時間為一個小時。」

伴隨系統提示之聲,華崞眼前景色一變,來到一個布置簡單的房間中。

房間只有一張頗為寬敞的圓桌,旁邊有數張椅子。

這種房間,華崞還是第一次見。神話世界系統,還有這樣設置?

原來這樣的虛擬房間,是需要支付聲望,方可開啟。

5000聲望,他還是能支付的起。不過,卻不會隨便浪費。根據林牧的信息,聲望,可是好東西,不要隨便消耗。

他不是林牧這般大土豪。

「華崞,你進來了!」華崞耳邊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

這道聲音的主人,赫然就是林牧!

「呦呦,華夏第一玩家,玩家圈子中的國民偶像,無數軟妹子的夢中情人,少婦之友,你終於出現了!」華崞凝神一望,看到最近噙著淡淡笑意的林牧,忍不住調侃一聲道。

林牧聞言,苦笑一聲,嘴角微微一扯。

玩家圈子中的國民偶像?無數軟妹子的夢中情人?少婦之友?

這什麼亂七八糟的稱號啊!

他聽得出,華崞對於他的情況,頗有怨言。

「我的不是,有機會,離開神話世界請大家吃一頓好的,就星雲大廈88層旋轉餐廳,如何?」林牧微微一笑,一副我大出血的模樣道。

「有免費的飯吃,當然最好了!」

「是啊,另外,我們幾個兄弟,準備在星雲大廈88層住下了,不走了!」又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

接話的,是范廣德。

在華崞出現后,數道身影也陡然出現在這個虛擬房間中。

林牧與華崞的談話,他們都聽到。

「是啊,宰土豪,打地主!為廣大貧農謀取福利!」陳南華接著道。

「哈哈哈……」

林牧聞言,輕輕起身,雙手一攤,莞爾道:「沒問題!我這個大地主,只能大出血一番,方能安撫躁動的佣戶。」

「你這傢伙……」眾人莞爾一笑。

眾人走過來,一個個給林牧一個兄弟之抱,頗為無奈。

簡陋的房間內,一派和諧融洽的景象。

神話世界開通到現在,在實現時間,其實過去的時間不多。可在神話世界,時間卻過了很久。

林牧與眾位兄弟有一段時間沒見了。

這數個人中,除了大學宿舍兄弟華崞、范廣德、陳南華外,還有兩個人,許峻和張信萊。

「老大,神話世界的系統功能中,還有這種虛擬房間的存在?」許峻和林牧兄弟抱后,帶著一抹誇張的神色,驚異問道。

眾人聞言,也都微微側著耳朵,他們也好奇。

「這種房間,只是一個提供遠程交流、閑聊的環境而已,並不具備可以傳輸物品等等功能。」林牧輕聲解釋道。

「並且,這種虛擬房間,開通的價格昂貴,5000聲望才一個小時!」

確實,一個小時5000聲望,貴到骨子裡了!

大家想要交流,可以發信息,甚至可以通過傳送陣,花費那區區數金幣等等,這些情況,都比這個便宜。

不過,擁有土豪底蘊的林牧,區區5000聲望而已。

「有錢任性!」張信萊言簡意賅道。

林牧聞言,微微一愣,繼而大笑。

張信萊這傢伙,還是那樣,直性子,一擊中的!

「好了,大家先坐,一個小時,足夠我們閑談了!」林牧招呼一聲,眾人相繼隨便坐了下來。

「牧哥,聽說你和星海大學的絕色老師周甄雅同居了?」陳南華一屁股坐下來后,迫不及待開口道。

眼眸中,流淌的是可以卷席全球的熊熊八卦之火!

「牧哥,外面有些許傳言,說是你包養了周老師?嘿嘿……」范廣德添了一把火道。

「牧哥,你牛逼!」華崞道。

「老大,我輩之楷模!」許峻道。

一時間,眾人的八卦之火燃燒了起來。

「不是那種同居,只是為了公司發展的方便,住在一棟房子而已。」林牧聞言,臉色古怪道。

「嘿嘿……我們都懂,都懂!」眾人彷彿早討論過這個問題,聽到林牧的話語,都不由帶著一抹猥瑣之色笑道。

面對略帶猥瑣笑意的眾人,林牧嘴角微微扯了下。

然而,更令林牧鬱悶的情況出現了。

「老大,你的牧荒集團,是掌控在周老師手中,而周老師,是掌控在你手中,你是不是故意的?」張信萊如同黑暗中的持燈手,彷彿看得很清。

在某種程度上,牧荒集團就是周甄雅的一言堂,林牧,完全只是挂名而已。

在一些陰謀家眼中,林牧只是一個被架空的董事長而已。

然而,事實是如何,只有林牧自己知道了。

有意還是無意?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