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葉雄臉上的笑容僵住了。

女孩背後,一個頭髮斑白的老者走了過來,連忙陪笑道:「先生,不好意思,孫女還,不懂事,你別見怪。」

這還不懂事,這圓溜溜的眼睛,都成人精了。

葉雄朝他豎起拇指,贊道:「真聰明,你長大后,肯定是個了不得的人物。」

「你真有眼光。」女孩得意地翹起了嘴吧!

葉雄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有性格的羅莉,頓時哭笑不得。

「悠悠,過來爺爺這邊坐。」老者朝後面喊道。

羅莉朝葉雄眨了眨眼睛,跑到後面去了。

旅途漫長,葉雄咪著眼睛在睡覺,突然發現有東西在撩拔自己鼻孔,剛才那名羅莉不知道什麼時候跑到自己身邊,拿著一張紙搓成根狀,捉弄自己。

葉雄將她的一隻手抓住,睜開眼睛,裝作兇狠的模樣。

「你明知道叔叔是壞人,還敢過來捉弄我,就不怕我打你屁股?」

「叔叔不是壞人。」

羅莉非但沒有害怕,反而坐到了葉雄旁邊,嘻嘻笑道:「媽媽,眼睛是通往心靈的窗戶,壞人看我的眼神,是不一樣的。」

「那你剛才,為什麼我是大壞蛋?」

「我想看你有沒有心虛?」

葉雄滿頭黑線,這羅莉也太強大了吧,這才多少歲,就這麼厲害了,長大后豈不是可以當政治家了?

真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女人,把女兒調教成這樣,葉雄真有種衝動,想知道羅莉的媽媽,到底是個怎麼樣的女人。 「你媽媽真聰明。」葉雄再次豎起拇指。

「我媽媽不但聰明,還是這個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誰娶了她,就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羅莉悠悠驕傲地道。

「你爸爸呢?」葉雄奇怪地問。

「我爸爸去年車禍的時候死了,媽媽惹到了壞蛋,讓我跟爺爺躲起來。現在壞蛋死了,媽媽讓我跟爺爺回來,可是爺爺打她的電話,怎麼都打不通,所以只好自己搭車回去了。」悠悠一本正經地道。

葉雄細細打量了羅莉一番,腦海一亮。

他上車之前,就覺得這羅莉挺面熟的,一時之間想不起來在哪見過。

現在仔細一看,這羅莉長得跟杜月華很神似。

那眼神,那眸子,還有那嘴,連睫毛也像,除了臉蛋略微圓一之內,其他方面,跟杜月華非常相似。

只有杜月華這種被何浩東逼得走投無路的情況下,才會對這麼的女孩子灌輸危機意識,一般的女孩,那像她這麼人鬼大。

「媽媽嫁人了,就不疼你了,你不怕嗎?」葉雄笑著打趣。

「媽媽等我長大之後才會再嫁,但是我覺得媽媽應該趁年輕,早找個叔叔,老了就沒那麼容易嫁了。」

「天啊,誰跟你這些的?」 穿越之戀戀庭院 如果不是親耳聽見,葉雄根本就不相信,這話是從一名不到六歲的屁孩嘴裡出來的。

愛妻入局:前夫請溫柔 「爺爺給媽媽打電話時候,我聽見的。」悠悠完,大眼睛忽閃忽閃地盯著葉雄,突然道:「叔叔,你追我媽媽好不好?」

「呃……叔叔有女朋友了。」

「把她甩了,追我媽媽去。」

「可是,我不知道你媽媽長得漂不漂亮。」

悠悠突然從衣服里掏出一張照片,遞了過去,驕傲地道:「這就是我媽媽。」

葉雄接過照片看了一眼,照片上的果然是杜月華,背景是名揚國際大酒店總裁辦公室里。照片里的她穿著紫色長裙,風華正絕,絕色無雙。

重生蜜愛:深入暖心 「怎麼樣,比你女朋友漂亮多了吧?」悠悠得意地問。

「真漂亮!」葉雄由衷感嘆。

你媽媽不穿衣服的時候,更漂亮,只是這句話在肚子里生起,萬萬不敢出來。

「我媽媽不但漂亮,還很有錢,如果你追上他,要少奮鬥幾十年,一輩子都不愁吃穿。」悠悠再次從身後掏出一張卡片,遞給葉雄:「這是我媽媽的電話號碼,好好努力,我可是我第一次介紹人給媽媽,你下手可要快哦,不然就後悔莫及了。」

葉雄頓時無語。

他突然伸手,從悠悠背後的衣袋裡一掏,頓時掏出十幾二十張照片跟名片,頓時滿頭黑線。

「這就是你所的第一次介紹?」葉雄揚了揚手裡的照片,頓時哭笑不得。

看這情況,剛才她對自己的話,這一路上不知道跟多少男人過了。

悠悠被抓了個現形,吐了吐舌頭道:「我真的只發了一張,爺爺剛剛睡覺,我才過來的。」

「全部交出來。」葉雄把手一伸。

開玩笑,讓她這樣做媒下去,自己要多多少情敵?

「不交。」悠悠完,一溜煙跑了。

葉雄忍不住笑了,沒想到華姐會生出這麼一個有趣的女兒。

話,自己有一天,會不會當這傢伙的便宜老爸?

夜裡行車很慢,回到江南市,已經晚上十一鍾了。

葉雄伸了個懶腰,從車上下來,突然聽聞車下面傳來一聲尖叫。

聲音是悠悠爺爺發出的。

「救命啊,來人啊,有人拐走了我的孫女。」

葉雄聞言一驚,飛快地從車上跑下來,只見馬路上,一輛灰色的麵包車疾馳而去。悠悠的爺爺,倒在地上大哭起來。

「來人啊,求求你們,救救了孫女,來人啊。」

「救人啊!」

只可惜,半夜的街道,人流本來就不多,再人販下手很快,那些人反應過來,車子已經消失在街道盡頭。

「先生,求求你,救我女兒。」悠悠爺爺見葉雄跑過來,整個人撲過來,淚流滿臉:「我就這麼一個孫女,我已經沒有兒子了,絕對不能再失去這個孫女,求求你,救救我孫女。」

「電話。」

葉雄把手一伸,見他還在發愣急忙喝道:「給我電話,聽到沒有?」

爺爺被葉雄一吼,急急忙忙掏出手機,遞了過去。

「先別跟華姐,別讓她擔心。」

葉雄完,一邊撥電話,一邊朝馬路上跑去。

攔下一輛摩托車,葉雄將那車主拉下來,朝街口那輛車子追過去,正在此時電話通了。

「哪位?」電話那邊,傳來羅薇薇的聲音。

「是我。」

「混蛋,你在哪?」羅薇薇聽出葉雄聲音,焦急地問道。

「我現在在市客運站,華姐的女兒被綁架了,綁架她的是一輛灰色的麵包車,車牌號碼我沒看清楚,現在開往的方面是市三環路,你馬上調出所有錄像,查找這輛車子,一有消息,馬上通知我,快。」

葉雄完,將摩托車油門加到最快,飆車出去。

轉彎之後,前面有幾個十字路口,他不知道應該往哪走。

「該死。」

葉雄的拳頭緊緊地握了起來,讓人在眼皮底下,綁走了華姐的女兒,讓他的憤怒如狂潮一般湧上心頭。

華姐已經失去了丈夫,如果再讓她失去女兒,可以想象,她怎麼承受得住這麼大的打擊。

「都多久了,連個攝相都差不到,怎麼辦事的?」葉雄打通電話之後,朝那邊大吼起來。

千秋不死人 雖然隔著電話,但是羅薇薇還是能感覺到葉雄的憤怒。

她從來不曾想過,一向沒心沒肺的葉雄,憤怒起來會是這番模樣。

「再等等,我們已經在查了。」羅薇薇飛快地催促著看監視的人員,半晌之後道:「葉雄,關於你的那條路,出口五分鐘之內的攝像,我們都查過了,沒有看到你所的那輛灰色的麵包車。」

美人謀:腹黑殿下吃定你 「你確定。」

「我確定,除非他們從另外的出口走了。」羅薇薇道。

「我知道了。」

掛掉電話之後,葉雄開著摩托車,在四下轉著。

麵包車沒有通過監控,明那車子就藏在這附近一帶。

正常的情況下,綁匪帶走人之後,肯定逃得越遠越好,但是對方沒走,可能性只有一個。

他們要換車。

中途換車,這是犯罪份子慣用的伎倆,這樣可以最快地躲避監控的追蹤。

葉雄將車子停在路邊,目光望著周圍建築出來的車子,一輛輛排查。

只可惜,出來的車子太多了,根本就無法確定,哪一輛才是轉移車輛。

正在這時候,一輛車子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是一輛黑色的奧迪車,正從一片豪華區里出來。

吸引葉雄注意的是,車子的尾部沾著一張的方塊紙,借著路燈,遠遠看去,似乎是一張名片。

葉雄開著車子跟奧迪車擦身而過,仔細了那張紙條,果然就是悠悠給自己的那張杜月華電話的紙條,不知道什麼時候,被她沾在了車上。

「這個妮子,沒白費華姐訓練危機意識。」如果不是這張紙條,葉雄不知道還能不能鎖定目標呢。

正在這時候,電話響了起來,正是杜月華的電話。

原來,悠悠爺爺還是信不過葉雄,害怕他是個趁火打劫、搶走自己手機壞人,所以葉雄離開之後的第一時間,就打了電話給了女兒。

「你好,我是被綁女孩的媽媽,請問你找到我女兒沒有?」電話那邊,杜月華激動著聲音問。

「華姐,是我。」

聽到葉雄的聲音,杜月華激得得聲音都變了,焦急地問道:「你沒事太事了,悠悠找到了沒有?」

「找到了,你教出一個好女兒,她在車子上用口香糖粘名片做了記號,我已經鎖定目標了。」葉雄回道。

「我就這麼一個女兒,你一定要救她。」華姐激動得聲音都變了。

「我不會讓她有事的,你等我好消息吧。」葉雄完,掛了電話。

杜月華像是吃顆定心丸一樣,整個人鬆了口氣。

在她的世界里,葉雄就是天,就是天,就是神。他做的事情,沒有一件是辦不成了,有他在,自己可以放一百個心。

掛掉電話之後,葉雄調轉車頭,繞了過去,在前面一個十字路口,猛加油車子直接撞在黑色奧迪的車頭上。

「草,你是什麼開車的?」

奧迪車上,走下一名穿著西裝的男子,走到葉雄面前,破口大罵。

「草你妹,別以為開輛破車就了不起,快賠錢,不賠錢的話,老子分分鐘打電話叫幾十人過來,砍死你。」葉雄從地上爬起來,裝成混混一樣,破口大罵。

「草,沒死過。」

西裝男把手伸向腰間,葉雄已經看到手槍的一角了,正在這時候,突然從副駕使座上,走下一名中年男子。

男子留著長頭髮,戴著副眼鏡,看起來就像名藝術家一樣。

「阿德,住手。」

眼鏡男走到葉雄面前,四下看了一下,笑道:「這位先生,對不起,冒犯了,你這車子,我們賠。」

完,他掏出錢包,抽出一疊鈔票,少也有四五千塊,直接遞給葉雄。

葉雄本來還擔心悠悠不在車上,現在自己撞了他的車子,對方不但沒有計較,反而賠錢給自己,這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看法。

正在這時候,突然聽聞車后箱,傳來砰砰的聲音,似乎有人在裡面拍打著車子。

葉雄正想動手,突然想起羅薇薇過的話。

最近,江南市出現多起兒童失蹤案件,現在悠悠被抓,會不會跟這些案件有關聯。

他忍住了立刻救悠悠的衝動,走到奧迪車子邊,拍了拍車子,指著駕駛座里的西裝男,囂張道:「瞪什麼瞪,下次開車心,不是人人都像我一樣好話的。」

葉雄完,扶起倒在地上的摩托,揚長而去。

等他離開之後,西裝男狠狠地吐了口唾沫,罵道:「昆哥,怎麼不讓我做了這個混蛋?」

「現在風緊,玩具就快出手了,在這個時候,別添亂。」被叫成昆哥的男子道。

「這子,我記下了,下次再狠狠扒掉他的皮。」西裝男狠狠地罵道。

兩人完,上了車子,呼嘯而去。

葉雄開著摩托車,悄悄地跟在後面,同時撥打了羅薇薇的電話。

「我已經發現的目標,車牌號碼,你讓人繼續追蹤。」

「要不要派人支援你?」

「你們警方的人信不過,等我電話。」葉雄完,再次掛掉電話。

同時,他連接網路,打開一個神秘的網址,輸入密碼之後,整部手機屏幕變成一副地圖,上面一個光在閃爍著,正是奧迪車子的位置。

因為害怕跟丟,剛才葉雄悄悄在車子底下裝了一顆的跟蹤器。

一路跟蹤,不多久就來到效區山邊。

其間,奧迪車子再次換了幾次車子,就連人員也換了幾批,由先前的昆哥跟隊德,換成了另外幾個人。

如果不是精通追蹤和反追蹤,葉雄早就跟丟了。

好嚴密的組織,沒想到這群兒童綁匪,素質如此之高,可以跟職業軍人相比了。

輾轉幾次之後,車子到了一片山腳下,這裡是江南市西邊一座山,名叫杜崑山。

在半路的時候,葉雄已經棄了車子,遠遠地步行跟蹤。

在進入山林的時候,葉雄發現信號突然消失了,很顯然,這一片區域有干擾信號的設備。

這也明,他真正進入了綁架兒童的神秘組織的腹地。

借著夜色,葉雄繼續跟蹤,面前出現一座寺廟,門口守著三四名和尚打扮的傢伙。

不時有人,扛著麻袋,進入寺廟裡面,很顯然,麻袋裡裝的都是人。

抓住悠悠的那兩名犯罪份子,從車子上將裝住悠悠的袋子扛了下來,同樣朝裡面進去。

葉雄知道,這時候不能再等了。

身體如同鬼魅一樣,沖了出去。

四名和尚還沒反應過來,只感覺脖子一涼,砰砰砰砰,全都倒下了。

扛悠悠的兩名漢子聽到倒地的聲音,連忙轉身,只可惜,他們連人都沒看到,就倒在地上,死得不能再死了。

葉雄打開袋子,發現悠悠被綁著嘴巴,呼呼地叫著,為了以防不測,葉雄飛機地將悠悠背往山下,直到看到羅薇薇的車子已經到了指定地,才鬆了口氣。

「羅警官,麻煩你照顧好悠悠,我還有些事情要辦。」葉雄將悠悠交給羅薇薇,準備去硬闖。

「真的不需要人幫忙?」羅薇薇焦急地問。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