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吼吼!」

還沒等七音叫醒眾人,就已經逼近了。

「趕緊起來,我的大寶貝…啊不是,喪屍潮來了!」

一邊又吐槽小六子沒用,「這特么都打到家門口了,你才說!」

小六子委屈啊,這喪屍潮來的突然,它剛檢測到就告訴她了。

小六子委屈,但是小六子…它就要說!

【不是我的錯嘛,我又不能實時掌控喪屍們的動向…】

「你閉嘴!」

「林豐,趕緊開車!」

【那些喪屍突然出現,我察覺到的時候它們就到了……】

七音聽得眼皮一跳一跳的,「這也不能掩蓋你廢物的事實!趕緊閉嘴!吵!」

這廢物要是有實體,即便是毛絨玩偶的樣子,她也要打到它生活不能自理!

咋這麼啰嗦呢?嘰嘰喳喳,還不聽話!

而此時,喪屍潮已經將車子包圍。

他們一共才三輛車,這而還是荒郊野嶺,想要再找什麼車,就難了。

不過七音這時還有個想法,做個馬車出來,讓喪屍拉車行不行?

就在喪屍前面吊一塊肉??

小六子:…… 顧懷翼的聲音再也沒有從那個重裝者的發音器中傳出來,唐術刑很清楚的知道,顧懷翼不會讓這東西殺死自己的,而這東西要殺死自己也不太可能,似乎他的目的只是爲了要破壞什麼,或者要幹掉其他某個人。

可是,這玩意兒爲什麼要出現在這裏?是誰將這一系列的情報告知給顧懷翼的?唐術刑並不知道,他只知道現在重裝者已經掉頭,朝着閘門的方向衝了過去。

“那東西是尚都派來的,是顧懷翼派來的,幹掉他!調集所有的火力快點!”唐術刑按下通話器,將這番話告知給了所有人。

此時,在十月革命島中由茲米亞帶着已經找到了賽博格生產線,正處於感嘆中的詹天涯聽到這番話後爲之一愣,想了想立即用通話器問那錦承:“那錦承,生產線這下面有沒有完整的賽博格?可以啓動的!”

在甲板上的那錦承聽到這裏就怒道:“詹天涯你這個王八蛋,你趁着我們盯着無人機,在我的基地裏面找生產線!你這個雜碎!”

“別他媽那麼多廢話!我就問你有沒有!現在你們要對付那重裝者,沒有重武器的前提下不可能,而且那玩意兒很靈活,不會呆在一個地方讓你們用火箭筒瞄準他!所以,現在能對付它的只能是賽博格,只能讓顧焰駕駛賽博格幹掉它!”詹天涯奔到生產線庫房中四下找着,而茲米亞則站在上面冷冷地看着。

那錦承遲疑着,看着眼前的顧焰,顧焰衝他點頭道:“我是賽博格駕駛員,世界上唯一一個不是行屍走肉的賽博格駕駛員!”

中控室中的董三路知道正面的幾門岸防炮已經全部摧毀了。從別處調集岸防炮那是不可能的事情,第一那東西太大了,第二就算調過來了,說不定那重裝者已經攻破了閘門,所以只是下令所有人用火箭筒瞄準那東西射擊。不過標槍這類發射後不管的導彈,必須跑到堡壘之外的空曠地帶,否則的話,導彈出膛觸碰到天花板就會立即爆炸。

此時的董三路還是信心滿滿,因爲他知道,不管那玩意兒有多堅固。哪怕是龍麟刃也刺不進去,但面對導彈,一發兩發,哪怕是不能炸壞它的金屬外骨骼,也能直接將其中屍化者的肉體震得稀爛。

外層堡壘中的士兵舉槍站在觀察窗口的位置,朝着衝過來的重裝者持續射擊。但大部分子彈都沒有擊中它,因爲那玩意兒的速度實在太快了,在雪地中都能保持一個常人在平地之上疾馳的速度。

而重裝者在疾馳的過程中,不斷扭頭看着四下,從觀察窗口冒出的槍口火焰判斷着裏面士兵的位置,隨後突然間舉起手中的輕機槍,從右至左掃了一圈。一圈下來,外層堡壘中先前開槍的所有士兵不是被擊斃,就是被打成重傷失去戰鬥能力,瞬間董三路的軍隊就減員了30人。

董三路從攝像頭中清楚地看到這一切,怒吼道:“重武器!重武器!火箭筒!對準那東西幹掉他!”

此時的重裝者速度減慢了下來,在雪地中慢慢走着,隨後舉槍朝着右側堡壘上端兩個起身舉起RPG7火箭筒瞄準他的士兵,扣動扳機點射後擊斃兩人,其中一人被命中的同時,扣下了火箭筒發射鍵。火箭彈直接命中他的腳下,將兩人的身體炸得粉碎。

緊接着重裝者站在那開始更換彈夾,董三路見狀立即道:“幹掉他!快點!他在換子彈!”

另外一側剛爬上去的幾名士兵舉起了火箭筒,瞄準重裝者的時候,重裝者已經換好了子彈。隨後兩枚火箭彈朝着它直接襲去,而那重裝者不慌不忙舉起榴彈發射器,直接朝着射來的火箭彈射去,緊接着,榴彈擊中了第一枚,爆炸後將第二枚火箭彈也引爆。

雖然爆炸將重裝者直接掀翻在地,但它很快爬了起來,朝着閘門的位置慢慢走去,隨後由走變成了跑,速度越來越快。

董三路呆在了中控室中,他知道,自己已經無能爲力了,現在自己的手下已經如驚弓之鳥一般四下逃竄,誰也不敢再冒頭出去找死,這是董三路見過的,所知的最恐怖的人體戰鬥兵器。

“唐術刑,靠你們了,我無能爲力了。”董三路對通話器說着,“我這裏的人都潰散了,要是那東西打開閘門,我們就只有等死了。”

在後方窪地中的唐術刑看着那重裝者在門口蹲下來,卸下自己背上的那個長方形鐵箱子,從其中拿着什麼東西,唐術刑立即對顧焰喊道:“顧焰,這個距離你有把握命中他手中的那個鐵箱子嗎? 大唐貞觀第一逍遙王 那裏面肯定有彈藥或者是炸藥之類的,就算殺不死他,也能重創他!”

此時的顧焰已經趴在了船頭,用突擊步槍瞄準了幾百米外的重裝者,但是手中的加帶熱感儀的光學瞄準鏡僅僅只是6倍,根本無法看清楚那重裝者,而且從熱感儀中看那重裝者是與周邊一樣沒有任何溫度的,只是一片黑,那玩意兒好像根本就沒有任何體溫。

面具嬌妻:惡魔總裁好霸道 “我瞄不準!”顧焰雖然這樣說,但還是扣動了扳機,幾發子彈射過去的同時,只是命中了閘門和重裝者的背部,但那傢伙連頭都沒有回,依然將從鐵箱子中掏出的炸藥安放在閘門的兩側。

“顧焰!你們拖住他!我正讓那錦承的人幫我把一個完整的賽博格往機庫運,我會用運輸機直接投放下來!你們撐着!”詹天涯在通話器中喊道,“能撐多久算多久,我不知道我會花多少時間,無法計算,這東西太大了!”

“撐?怎麼撐?你來撐啊!”那錦承怒吼道,轉身從軍艦前端直接跳到下方的雪地之上,滾了一圈後,朝着唐術刑的位置跑去,與此同時,那重裝者已經將安放在閘門上的炸藥引爆了,爆炸之後,閘門只是被炸出了兩個凹坑,幾乎可以說毫髮無損。

董三路看到之後鬆了一口氣,隨後卻發現那重裝者舉槍將周圍能看到的攝像頭全部打得粉碎,隨後端着槍慢慢沿着堡壘外側走去,看樣子是試圖找到其他的突破口進去。

董三路此時並不是那麼擔心了,畢竟他太清楚這個堡壘了,只要閘門不被攻破,這玩意兒不會飛的前提下,它要想進到裏面來,那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顧焰,你在高處盯着他,我和那錦承追上去。”唐術刑看了一眼走來的那錦承,朝着那頭小跑着,同時道,“我們手頭沒有任何像樣的武器,所以詹天涯說得對,也許只有賽博格才能幹掉那東西。”

此時,詹天涯再次說道:“賽博格運出生產線了,正在朝着機庫方向走,我們完全是靠的人力拖行,你們稍等,我會讓預警機用火神炮支援你們的!”

詹天涯說完,看着身後那幾十個正在拖行賽博格的那錦承手下,自己也趕緊上前幫忙拖拽着那巨大的機體,很顯然眼前的這具賽博格是屬於第三代與第四代之間的某種實驗品,也只有這一具在生產線中的賽博格是滿載武器的,其餘的賽博格雖然有完好的,要不是沒有武器,要不就是武器不全,但這一具是否可以運行起來,詹天涯也不知道,畢竟他不是賽博格駕駛員,只有投放下去之後,顧焰坐上去才知道。

不管了,只能賭一把了!詹天涯想到這,再次呼叫預警機,讓預警機下降高度,用火神炮襲擊那名重裝者。

“明白!”預警機飛行員立即下降高度,但他們也清楚只能攻擊一輪,因爲飛機的油料不足了,攻擊之後,不管有沒有成功,立即就得返回斯瓦爾羣島,否則只能等着墜毀。

“預警機來了,我聽見發動機的聲音了,低空飛行!”顧焰在通話器中喊道,“重裝者現在沿着堡壘外牆左側一直在走,但是速度不快,不知道這東西要做什麼。”

“我和那錦承盯着它,現在我們不知道它的弱點,唯一的辦法就是希望這玩意兒的金屬外骨骼的電池用光,我就不相信這東西不用電池,而且現在是極夜,就算是太陽能的,也無法補充能源!”唐術刑帶着那錦承跟在重裝者的身後,保持一百米的位置,只有這個距離能讓兩人隨時對重裝者的襲擊作出相應的規避動作,不至於被襲擊。

“你的龍麟刃沒用,但可以找縫隙刺進去,我相信不管怎樣,那東西頭部的頭盔不至於打不穿吧?”那錦承邊走邊說。

唐術刑搖頭:“很麻煩,重裝者很靈敏,而且會對我們的行動作出預判,我想也許是因爲那金屬外骨骼的原因,也許有某種高靈敏度感應器,總之尚都的東西搞不明白,對了,也許茲米亞知道這東西怎麼對付,她不是說嗎?現在尚都的這些武器設備,都是萊因哈特希在複製她那個時代的。”

那錦承停下來也看着唐術刑,隨後示意他關閉通話器,緊接着壓低聲音道:“你真的相信詹天涯?”

唐術刑看着那錦承道:“要知道,詹天涯也會問我類似的問題,他會問我,是不是真的相信你,因爲我至今爲止,都沒有搞明白,你爲什麼要跟着我一起行動,你是不是尚都的人,你才現身不久,這東西也現身了,我不認爲這是巧合,就算你不是間諜,在衛星島亦或者你手下,也有間諜存在。” 「老大!它們過來了!啊啊啊啊!」

猴子看著那一張張可怖的臉砸在車窗上,心跳的更劇烈了,唯恐車窗突然破碎。

開車的人就更考驗心理承受能力了,一邊要看路,一邊還防著喪屍影響到自己。

「哀家怒了,你們不乖哦!」

七音「唰」的一聲把車窗打開,在對方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一抹黑煙從掌心沖了出去,糊了喪屍一臉。

黑煙像是有意識的包圍著車子,三輛車,除了前窗沒有被包圍住,其他位置裹的嚴嚴實實。

「夏小姐,這是你的異能?」葉小月一臉震驚的看著她。

「嗯!」七音淡然的點了點頭,隨後收回手,安安靜靜的看著車子停在喪屍堆里。

偶爾幾個喪屍回頭,看到車子里的人類后,下一秒,被一抹黑煙糊住了眼睛。

「既然你的能力這麼大,應該是能斗過楊萌的吧,你為什麼…」要來找我呢?

七音回頭看向她,一本正經的說:「我的這個異能只是能讓喪屍察覺不到我的存在,但是楊萌有雷系異能,我這異能為輔助型,怎麼可能打得過攻擊型?」

葉小月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也對。」

隨即她又聽七音說道。

「還有一點,我怕遭天譴。」

「……」

感情你怕遭天譴,人家就不怕哦?

心情複雜!

待喪屍大軍離開,已經是一個小時之後了,沒有目標的他們不會奔跑,只會盲目的跟從前面的領隊。

七音在它們身上悄悄安裝了幾朵花,想試一試大規模的屠殺。

這場喪屍潮不是沒有原因的,劇中,某個被喪屍咬到的炮灰成了喪屍皇,他瘋狂的召集周圍的喪屍,為的就是侵佔人類的領土。

而劇情中,偽女主為了不讓喪屍對自己有敵意而因此喪命,裝作一副「我是大好人」的模樣接近喪屍皇,一步一步取得對方的信任后,在對方的幫助下,成功在基地站穩腳步。

而喪屍皇彼時成了位偏執狂,他想要偽女主,想讓她一直待在自己身邊。而偽女主怎麼可能會答應,她拒絕了,於是喪屍皇更嗜血了。

最後,他成了反派boss,然後死於男主和偽女主的聯手下,成了他們兩個的踏腳石。

這次喪屍潮過後,會迎來另一個階梯。

喪屍的身體素質逐漸提高,人類的異能等級也開始提高。

喪屍的腦子裡逐漸出現晶核,初期清一色的赤色,只有到了後期,直到八級喪屍的出現,才有了赤橙黃綠青藍紫這七種顏色。

而八級以及以上,盡數為黑色。

應該也就這兩天了。

窗外下起了小雨,七音將黑煙收起來。打起了車燈,夜晚的星空,再也沒有以前那麼美麗了。

「來了!」

她的聲音很輕,輕到遇風就散,還沒人等反應過來,她已經不耐煩的低下頭,睡覺了。

月光將車輛的影子拉的無限長,他們堅定的朝著目標而去,而路上的一切,都在發生些變化。。

七音的黑煙一如既往的有用,但也不是能無窮無盡的使用。 路途中再沒遇上喪屍潮,但確實喪屍的體質越來越強了。

以前七音用棒球棍用的那叫一個得心應手,一甩就是七八個喪屍倒地。現在不行了,得甩兩下。

而且在用廢了兩個棒球棍的時候,途中經過商店的時候,換了幾個鐵的,實心的!

葉小月:我和我的小夥伴們都震驚了!

到達目的地,所有人或多或少都有點狼狽,只有七音,乾乾淨淨的好像不是這個世界的人。

一路上,所有人有意識的照顧她,再不濟林豐猴子幾個人就可以把她照顧好。不是燒水洗澡就是成了供電中心,在這末世中好不瀟洒。

進入基地需要審核,普通人隔離二十四小時後方可進入基地,而異能者直接進入。

不過還得交物資上去。

七音的兩個箱子特別的亮眼,路過那些人的時候,有幾個人起了心思,想過來搶。

期待在地下城相遇 「讓你搶了嗎?」

七音反手就是一把手槍,黑乎乎的洞口對著那人的頭頂,一股寒氣自腳底浮上心頭。

這個女人看著柔柔弱弱的,沒想到心思這麼歹毒!

手槍是在路上的時候撿的,正好用上了。

「女俠,女俠饒命!我們就是鬼迷了心竅。」幾個大男人嚇得腿軟,立刻就跪下了。

「嘖,沒用。」

七音聳聳肩,手槍在手中玩出了花,隨後只聽得一槍響起,「砰!」

「啊!」

「小朋友,別在姐姐面前耍花招,姐姐可不是那種見著人就救的傻帽!」七音勾了勾唇,笑得燦爛。

而目睹她全程毫無波瀾開槍的眾人,只覺她這副模樣就是一個惡魔!

被打中的人本想偷偷摸摸的把箱子搶過來,混賬事做多了,更何況這還是末世,誰管你犯不犯法?

可是這次卻是踢到鐵板了。

他那一條腿算是廢了。

「走吧!」

七音帶著這支隊伍去到異能者的專用通道。

剛剛一群心中還有想法的人宛如一盆冷水澆在頭上。

這支隊伍全是異能者,他們居然還敢想著去搶東西?

跟找死有區別嗎?

上交了物資,七音一行人進入,被安排到同一棟樓,每人一個房間。

「小哥,打聽個事兒唄!」七音拉住一個小兵,笑了笑。

小兵愣了一下,耳尖微紅,「什麼事啊?」

「你知不知道有個叫楊萌的女生進來?」

「你說楊小姐啊!她可是這次行動的大功臣,如果沒有她,我們基地可能運不回來這麼多物資。你認識她?需不需要我幫你留意一下?」小兵一股腦的把所有的說了出來。

七音笑著搖了搖頭,神神秘秘的說:「不用,我要給我的小姐妹一個驚喜!」

「那好吧!還有什麼事嗎?沒什麼事我先走了。」

「好的!」

小兵一離開,客廳恢復安靜,誰也沒說話,一種詭異的氣氛瀰漫。

「看吧,不揍一下這小婊砸,她就不知道天高地厚。拿著你的東西去讓基地的人承情,你說這種人要不要臉?」七音虎摸了一把玩偶,湊近葉小月身邊,說。

小六子:……。

也不知道當初是誰把空間的事暴露出來的。 間諜到底是誰,這個時候沒有辦法去追究了,只能以後慢慢找,而找間諜的任務只能交給甘道斯和董三路兩人,現在的首要任務是,弄清楚這個重裝者來這裏的目的。

唐術刑非常瞭解顧懷翼,他很清楚顧懷翼就算是表面上看是個瘋子,做事不可理喻,但實際上有着自己很長遠的打算。他告訴唐術刑,派遣這個重裝者是爲了來消滅這個島上的其他人,這一點稍微冷靜下來思考就知道不可信。

原因有兩個,其一,這裏有尚都的間諜,這是無可厚非的事情,如果尚都想拿下這個地區,單靠一個重裝者是辦不到的,如果要拿下,必須要派出大量的兵力,而間諜也應該是在尚都對此地發起總攻的時候,才應該露面發揮作用。而這個重裝者的出現就已經暴露了這個間諜的存在;其二,顧懷翼不派這東西來殺死唐術刑,這一點雖然以他也擔心唐術刑死,自己也會死這個理由來看,表面上站得住腳,但實際上這些都只是掩飾,掩飾這個重裝者的真實目的。

“那爺,你想,在十月革命島和衛星島上,會有什麼東西讓尚都感興趣?讓顧懷翼感興趣?”唐術刑邊走邊說,看着前方也像散步一樣圍繞着堡壘外牆行走的重裝者。

那錦承不加思索地回答:“賽博格生產線,還有就是在發射井中的那株植物。”

“對。” 寵妻成癮:腹黑總裁別碰我! 唐術刑點頭道,“賽博格生產線的位置,我想尚都十有八九早就知道了,但他們沒有去動,其原因在於。這個間諜也許發現了這個生產線就算開啓了,也沒有人可以駕駛這種東西,畢竟前蘇聯創造賽博格的時候,也是用特殊辦法培養出來的那批行屍走肉一般的駕駛員,所以。就算是生產線啓動了,對他們的威脅也不大,創造出來的僅僅只是一批無法使用的東西。“

“你是說,他們的目的是那株奇怪的植物?”那錦承下意識看了一眼腳下,“照你這麼說,我懷疑這個間諜應該是後來上島難民中的其中一員。不應該是士兵,如果是衛星島中董三路之前帶來的亦或者就地解散沒走遠的亞歐部隊的士兵,估計早就將消息傳回了尚都,尚都也不會選擇等你來了之後再做這件事,因爲你會是他們最大的阻礙。”

唐術刑看着前方重裝者模糊的背影:“所以,你想想你在什麼時候說過這株植物的存在。對誰說了,都有誰知道,這樣就好調查了。”

“麻煩了,是我說漏嘴了。”那錦承停下來,“上次我易容混入衛星島,與你們呆在一起,被發現之後。我返回了基地,回去後,我召集了一些手下新任命的軍官,佈置下相關任務,同時告訴了他們在衛星島發射井中那株植物的事情。”

“行了,你知道應該怎麼辦了,不過這個範圍我想很大,這株植物的事情現在整個十月革命島上的人都知道了,他們不是訓練有素的士兵,更不是做諜報工作的。不知道這些事情的重要性,你告訴這些人,散會後他們會立即告訴給其他人,一傳十十傳百,整個島上誰不知道?”唐術刑一腳深一腳淺地走着。而此時前方的重裝者停下來了,蹲下來在堡壘外牆的某個位置挖着什麼,隨後又朝着前面繼續走。

唐術刑見狀道:“我有個不好的預感。”隨後唐術刑按下通話器問董三路,“董大師,中控室裏面的那些機器可以轉移嗎?”

“可以是可以,但其他地方未必有這裏安全,你想做什麼?”董三路疑惑地問。

“現在這個看似堅固的堡壘也未必安全。”唐術刑平靜道,“事已至此,我勸說你考慮下,把你的機器轉移到十月革命島,那錦承的堡壘當中去,那裏的條件比這裏好,至少不用等着受人接濟,也不用再吃那種植物結出的肉果吧?我幫你盯着重裝者,你趕緊動手搬東西,越快越好。”

說着,唐術刑看着那錦承道:“你想辦法安排船,堡壘內的人不是很多了,先前那艘船隻要裝滿油料應該就可以運走,你去吧,我先跟着那東西,你將董三路他們送上船之後,再回來找我。”

那錦承遲疑了一下,最終還是點頭答應,不過走之前,卻說了一句:“唐術刑,你還是有私心的。”

“對,我不否認。”唐術刑扭頭看着十月革命島的方向,“這裏的環境看似惡劣,但從全球範圍來看,卻相對較好,至少暴露在空氣中不會急速減少壽命,空氣質量也不錯,所以,我想把阿玥他們接到這裏來,我的人已經很少了,湯姆、斯坦、基恩、霍克都戰死了,我可以認爲他們是被抵抗軍出賣的,阿玥、奎恩、夜寒、肖墨雖然還活着,但我估計如果再不把他們弄出來,他們遲早也是死路一條,所以,我想借你的地方,收留他們。”

那錦承點頭:“你還想借我的地方,乾脆將董三路一併收了對不對?連同他那套設備。”

“我真的是有不好的預感,當然你說的也沒錯,之前我還認爲這個堡壘是個好地方,但一個無法自給自足的囚牢即便是堅固又有什麼意義呢?”唐術刑搖頭,“我欠你個人情。”

那錦承搖頭:“你不欠我的,我欠你的,因爲仲永,這是唯一的理由,我欠那孩子太多了,幾輩子都還不完。”

唐術刑點頭,其實仲永的事情在他和那錦承心中都是個疙瘩,仲永對他來說是個小兄弟,而對那錦承來說,是他當年從毒販手中救出來的孩子,就像是自己的孩子一樣,但那時候的那錦承鬼迷心竅到讓仲永去送死。

不過話說回來,十年前,誰又知道這僅僅只是一場戲呢?誰都不知道,大家都只是萊因哈特希手中的棋子,哪怕是自認爲是棋手的籙夢升和姚爐修,也不過在自欺欺人罷了。

唐術刑繼續跟着重裝者前進,其實他是察覺到顧懷翼有其他的話要對他說,但因爲先前的那種情況不方便,這就是他要支開那錦承的理由,也是認爲先前顧懷翼說出那番不合理的話的理由之三。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