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夜尊站了起來,那個少女過去笑,坐到了夜尊的旁,朝著兩人微微點頭,表示感謝。

「只不咱倆換個位置?」夜尊再次開起了玩笑。

那個少女聽后,臉色不由臉紅了起來,急忙扭頭看向別處。

顧銘瞪了夜尊一眼,坐回自己的位置。

隨著時間的推移,前來的修士也越來越多,當所有位置坐滿之後,會場關閉。

一道身影出現在會場的中央

當這道身影出現的瞬間,在場的男修士無不瞪大眼睛,恨不得把眼珠子都瞪下來,就連呼吸也就得急促起來。

女人,而且還是一個十分嬌艷的少女。

那個少女雖然沒有言語,可是她的眼睛就好像是會說話一樣,每一個眼神,每一個動作都有種說不出來的誘惑。

「諸位好,我叫青絲。」

少女的聲音很甜很甜,她在說話的時候,身體微微前傾,完美的身體暴露在眾人面前。

場中的男人幾乎全都死死的盯著那個少女暴露的地方。

顧銘看了一眼后,便由回了目光。

秦思雨翻了個白眼,傳音道:「什麼感覺?有點下垂了!」

「什麼下垂?你在說什麼?」顧銘扭頭看向秦思雨。

秦思雨白了顧銘一眼,微微一笑,「敢說你沒看見嗎?那麼嬌艷,身材又好,不是你正喜歡的類型嗎?要不要我幫你?」

「扯蛋!我是那種人嗎?再說了她不是我的菜!」顧銘無語的回答。

反觀夜尊卻看的津津有味,不時的向身旁的那個少女看去,或者是在對比著。

雖說他身邊的沒有台上那個好看,可夜尊卻感覺身邊這個比較踏實。

「快點開始吧!」

夜尊看到青絲還在那裡賣弄著身姿,不由的反感起來。

聽到夜尊的聲音,青絲不由的十分詫異的看向夜尊。

她剛才動用了媚術,她十分有自信能夠迷倒全場,只要不是大乘以上的強者,沒有人能夠逃脫。

夜尊的行為頓時招來許多修士的不滿。

「哪來的小子!?」

「找死是不是,給老子滾出去!」

「影響小爺看美女,你不想混了是嗎?」

「都給我閉嘴!」

就在那些修士們紛紛大罵時,夜尊直接釋放威壓向四周蔓延而去。

頓時全場安靜,所有人都感覺到了那股恐怖的力量。

「大乘期?」

「他是誰?南域好像沒有這號人物呀!」

「這麼年輕就是大乘期,看來應該是某個大勢力的弟子。」

全場修士驚恐的看向夜尊。

「還有誰?剛才都誰在那嗶嗶了,給老子站起來。」夜尊站了起來,掃視全場。

全場無言。

哪怕是那些南劍城的家族中人,也不敢出聲。

因為整個南劍城根本沒有大乘期強者。

坐在夜尊身邊的少女,頓時滿臉的愕然,她完全沒想到剛才那個眼神色眯眯的年青男人,竟然這麼強。

「又裝上了!唉,真是無語!」方正瑩嘆了一口氣,傳音給顧小蕊。

顧小蕊呵呵一笑,「夜大哥做的很對,對待他們這些人就應該這樣。你沒看到夜大哥旁邊出現一個小迷妹嗎?」

「真的嗎?我看看!」

方正瑩急忙探頭向夜尊旁邊那個少女看去,「小蕊,你說那個小迷妹是不是愛上夜大哥了?」

「那還用說,你看她眼中,正閃動著愛的火花,就差以身相許了!」顧小蕊捂著嘴呵呵的笑著。

夜尊並不知道顧小蕊和方正瑩兩人所說的話,更不知道接下來她們兩個會幹什麼。

見無人敢說話后,冷冷的看向台上的青絲,陰冷的說道:「我們是來拍賣的,不是看你賣弄的,一個三四百歲的老女人,你裝什麼清純!」

囂張有沒有?

霸道有木有?

張狂狂妄是不是?

場中很多修士聽后都十分的不爽,可是他們只能忍著,恐怕就算是城主來了,也不敢站起來。

因為一個女人去得罪一個大乘期的強者,那不是找死嗎?

「這位是誰?」

一個身穿黑色劍袍的青年看了一眼身邊的老者。

「看不透!」身邊老者急忙回答,「這位有意掩蓋了自己的相貌,包括他身邊的另外五個,也是如此!」

那個青年皺起眉頭,身邊的老者可是大乘初期,連他都看不透,難道對方的實力在老者之上嗎?

而且對方還是六人,難道他們都是大乘期強者,什麼時候大乘期強者出門還成群結隊了。

青年想不通,可是卻不敢讓老者繼續試探。 「還有幾天就是我們對管家動手的時候,這個時候千萬不能出什麼事!」這個青年有些不安的說道。

朱不凡可是蒼劍大陸的皇子,為人十分自負,哪怕是管家,他都不放在眼中。

他的實力也是十分的強悍,二十歲便已經達到了合體后大圓滿,最近隱隱有些要突破的表現。

可是自從來到這個世界后,他發現小世界內的本土修士的修鍊速度那叫一個快。

這讓他十分不解,暗中已經抓住了許多人進行了研究,然而一點發現也沒有。

被父皇派到這裡后,朱不凡便發現管家竟然也來了。

管家始終是朱家的心中的刺,所以朱不凡決定,在管家還沒有完全立足的時候,出手滅了他們。

「四皇子,您就放心好了,那幾位雖然修為很高,但是還到我們。看他們的樣子應該是小世界本土的修士,他們巴不得我們這些外來者內鬥呢!」那個老者輕聲說道。

青絲臉色一僵,這種情況可是重來沒有遇到過。

心中憤怒不已,可是恐懼對方的實力,只好收回一些媚術,「既然那位公子這麼急著看到寶貝,那我們就開始拍賣第一件展品吧!」

說到這裡,她的前方便出現了一艘古老的戰艦。

「這是什麼東西?」顧銘傳音給夜尊。

「這是戰艦,就跟飛行器是一個道理,只不過這個東西可以戰鬥,就跟地球上的戰艦一樣。」夜尊說道。

可是他想不明白,這東西現在也拿出來拍賣嗎?

「也不怎麼樣呀!」顧銘撇了撇嘴,「只要有材料,我煉製一個航母戰鬥群出來。」

「你這個想法不錯,非常的拉風!」夜尊一聽,眼睛不由一亮,「你知道嗎?如果你的煉出航母戰鬥群來,我能分分把這些外來人趕出小世界。」

「真的假的?」

「當然是真的!如果你能煉製出一套極品靈器級別的航母戰鬥群,就算是渡劫期的也能滅了他們。」

顧銘一聽,頓時心活了,如果真是那樣的話,那麼所有修真界,他不是想去哪就去哪嗎?

「相信諸位已經知道這是什麼了?」青絲掃視了全場一眼,微笑道:「這是一艘上品靈器級的戰艦,完全無損,滿載能量之下,哪怕是渡劫期的強者也能擊殺。」

全場修士一聽,頓時更加來了精神,都想要拍下這艘戰艦。

「這個拍賣會的背景查到了嗎?」

人群中一個身穿白袍的青年扭頭問道。

「沒有,聽說是從中域過來的,實力非常強大,聽說有大乘後期強者坐鎮,沒有人敢動,就連修羅和妖族也不敢踏入中域。」白袍青年身邊的一個老者點頭說道。

白袍青年微微點頭,「這個世界真是奇怪,竟然連通著萬界,現在已經有二十幾個修真世界的人過來。真不知道以後還會來多少。對了,東域的情況怎麼樣?」

我來治癒你,你去愛別人 「不知道,沒有人能夠探查到東域的情況。不過據本土的修士所說,東域有著最少十位大乘期強者坐鎮,實力是整個小世界中最為強大的。」那個老者急忙回答。

白袍青年聽后,皺起眉頭,目光看向了顧銘和夜尊等人。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他們應該是東域的人。」

「少主的意思說,他們是來探查情況的?」老者不由的驚訝起來。

「有這種可能!畢竟這裡是他們的家園,他們是不會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家園被外族人侵佔的。」白袍青年輕聲說道。

「少主,那我們怎麼辦? 豪門千金:還好,我只愛過你 我們的人可是已經在通道處準備好了,就等咱們的消息了!」

「你先回去,告訴父親,這個小世界到處透露著奇怪,還是先不要過來的好,我們隔岸觀火吧!」

「少主,你一個人在這裡,怎麼能行?」老者擔憂的看著白袍青年。

白袍青年目光看向顧銘后,微微一笑,「我想和他們交個朋友的話,我在這裡還是十分安全的。你現在就回去吧!以我大乘初期的修為,再加上父親給我的靈器,想要殺我,那是不可能的!」

「是!」

老者還想勸阻,可話到了嘴邊卻咽了回去。

他十分了解自家少主的脾氣,只要是已經做出了決定,絕不允許任何人改變的。

系統穿梭之福妻滿滿 無奈之下,老者轉身離開。

「一千萬中品靈石!」

就在白袍青年和老者說話,直到老者離開,那艘戰艦已經拍到了如此高價。

白袍青年聽后,搖了搖頭,「這個小世界的靈石就是多呀!」

他只好看看熱鬧了,他全身上下也就只有幾百萬靈石罷了。

「你不競價嗎?」夜尊扭頭看向顧銘。

顧銘搖了搖頭,「沒興趣,手法太低劣了,而且用上一次就廢了。」

「也就是說是件殘次品了?」夜尊一怔。

「嗯!你也不想想,他們怎麼可能把好東西拿出來拍賣,如果真的被我們這些本土修士買下,拿去攻擊他們,他們有那麼傻嗎?」顧銘眼中閃過一道冰冷。

「這個拍賣場也太不要臉了吧?」夜尊憤怒的說道。

顧銘呵呵一笑,「很正常,但是早晚我會讓他們為此付出代價的。既然已經知道了有這麼好的東西,我們也可以自己煉製出來。」

「算了吧,哪有那麼簡單,沒有圖紙不懂它的原理,是根本煉製不出來的。」夜尊說道。

顧銘一聽,沒想到這裡還有這些說法,不由的想要放棄了。

「我有圖紙,而且我們魔族的戰艦可是神級戰艦,不過你可以根本它先煉個靈器級的也行。」

就在這時,魔水芸的聲音傳來。

「真的嗎?真是太好了,有了這東西,哥哥給你們魔族打下一個界面來!」

顧銘激動的差點跳起來。

「這可是你說的,我記住了!不跟你說了,我一會把信息傳給你。我要去小天地內看姐姐去了!」魔水芸說道。

「等一下!你問問千兒,她什麼時候能夠出來。還有為什麼你們兩個可以進入小天地,我為什麼不行?」顧銘問道。

「我怎麼知道,不過姐姐說了,等你什麼時候達到渡劫期,攢夠信仰力之後,你就能進入小天地了。」魔水芸說完,便消失在顧銘的識海中。 與此同時,顧銘的記憶中多出了許多東西。

全部是關於魔方向戰艦的知識與煉製圖紙。

這讓顧銘激動不已。

就在顧銘接收魔水芸傳來的內容時,那艘戰艦的價格已經攀升到五千萬靈石。

不過,這時場中主要競拍的只有兩家了。

其中一個就是那個管離,而另外的那個則是朱不凡。

「五千一百萬!」

「五千二百萬!」

「五千三百萬!」

「五千四百萬!」管離看向朱不凡,心中不有些驚訝,他沒想到竟然會在這裡遇見朱不凡。

朱不凡淡淡的瞥了一眼管離,挑釁的大聲喊道:「六千萬!」

「六千一百萬!」管離喊出這個數字后就後悔了,因為這個數字已經超出他的預算。

「六千五百萬!」朱不凡呵呵笑道。

就在管離再次準備叫價時,耳邊響起了一道聲音。

「一件殘次品,不必跟了!」

聽到這個聲音,管離臉色微變,旋即眼中露出驚喜之色,「前輩,是你嗎?」

「是我!」顧銘傳音道:「聽我的,不要再跟了,那我艘戰艦連一百萬都不值,難道你們蒼劍大陸沒有戰艦嗎?」

「沒有!可是如果讓朱不凡買去的話,那麼我們管家就危險了。」管離略微沉吟了一下說道:「前輩,可否再幫我一次。」

顧銘的目光不由的向朱不凡看了過去,合體大圓滿,不過他身邊的老者實力還算可以,大乘初期。

朱不凡滿臉的得意之色,挑釁的目光不時的看向管離。

「我出手的話費用很貴的,如果你能夠提供材料,我可以給你煉製一艘戰艦。」顧銘沉默了一下說道。

「真的嗎?真的太好了!」管離激動的差點跳起來,「前輩,你需要什麼材料只要告訴我,我一定給辦法弄來。」

「可以,這件事情等拍賣會結束后再說。」顧銘說道。

然而管離卻不認為顧銘會騙他,一個實力強悍的強者,有什麼理由去騙自己呢?

管離找不到任何一個原由。

一時間,管離沉默了。

朱不凡看到管離不再加價,心中頓時有種不好的預感。

「怎麼,慫了嗎?」朱不凡刺激的說道。

朱不凡很清楚管家比朱家更需要這艘戰艦,這也是朱不凡會一而再而三刺激管離,不斷加價的原因。

可是現在管離突然不再加價了,打了朱不凡一個措手不及。

「六千一百萬已經是我能夠掏得出來的,你一下子多加了四百萬,你讓我怎麼跟。不跟了,我可不像你,人傻財多,花了幾千萬買個殘次品!」管離扭頭看著朱不凡微微的笑。

總裁夜歡無限愛 「你說什麼?」朱不凡蹭的一下站了起來,冰冷的目光看向管離。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