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老湯讚歎,“二狗啊,沒有看出來啊,你他媽身手可以啊,都可以得申請吉尼斯紀錄了。就叫飛腿踹殭屍,估計沒有人和你爭。”

我哈哈大笑,惡鬼除掉了,現在殭屍又掉進去了,還能有什麼破事?

這命,算是保住了。

我得瑟一笑,“要不要下去弄死他?”

“你可拉倒吧,麻痹滴,別被他給我們都咬了就感謝他八輩祖宗吧!”

老湯連忙搖頭,雙手開始用力,準備把我拉上去。

倒黴催的,就在這個時候聽到老湯的右胳膊咔吧一聲響,我操,脫臼了。

老湯疼的臉色都白了,連忙趴在了地上,左手用力抓住我。

“你咋樣?”

我頓時急了,也是嚇的不輕。

老湯眉頭都快擰成一個疙瘩了,“媽的,之前被那個惡鬼打的太厲害了,操,都給我摔散架了都。你趕緊拉着我上來,能用上力氣不?”

說實話,電視劇,真的都是騙人的。

如果你沒有練過攀巖什麼的話,那麼你就可以試試,讓自己下身懸空,然後自己在疲累之後,再拉着一個人或者一根繩子,試試能不能上去。

要知道,只要自己掉下去,那就得死!

在自己足夠累,環境足夠壓抑,生死又在一線間的時候。我能夠感覺到的就是,身軀發軟,心底全部都是恐懼。

老湯連忙大叫:“你小子給我悠着點,麻痹滴,你別想下邊的事情,你就想自己怎麼上來。快點,別猶豫了。”

我也想上啊,但是我心裏緊張啊,緊張都不行了都,渾身直冒冷汗,手腳都開始沒力氣了。老湯不說還好,他一說,我就更怕了。

我他媽的都快哭了,這運氣這麼久那麼背呢?

老湯的身軀發抖,我知道,他也很難受,胳膊脫臼不是那麼好玩的,他現在也疼的要死。而且自己也沒有什麼力氣了,都被我拉着不斷的往前動了。

我嘆了口氣,“老湯,去他孃的吧。我現在是真沒有力氣上去了,你鬆手去個雞巴的。”

老湯瞪了我一眼,“滾你媽的,說的什麼話?老子是那樣的人嗎?你別說話了,憋一口氣,調整一下自己的心情,什麼都別想了,然後憋足一口氣,直接上來。”

我點了點頭,當下閉眼儘量讓自己的心情平靜下來,差不多有十幾秒的樣子吧,畢竟也不敢多浪費時間。然後憋足一口氣,剛一睜開眼,頓時駭的我魂飛魄散。

一隻小鬼,就站在老湯後邊,眼神猙獰的看着我,並且還衝着我笑。

我知道,那是在告訴我,它只要輕輕一推,我們兩人就都完了。而且,這個時候的話,我根本什麼都提醒不了,如果我提醒老湯的話,那麼老湯勢必會回頭去看。然後結果肯定是老湯被直接害死,或者小鬼直接把老湯和我一起推進去。

也不知道是哪裏來的力氣,我猛地大叫一聲,“老湯,你用力了!”

老湯重重點頭,他點頭的那一瞬間,我猛地用力,整個人都往上去了。就在這個時候,我看到那個小鬼雙手狠狠的推向老湯。 千鈞一髮!

“我去你媽的!”

我大吼一聲,因爲用力過猛的緣故,所以老湯都被我拉的撲到在地,差點就掉下去了。我也趁這個時候直接撞了過去,而且在撞過去的時候,我狠狠的捏了一下手指,本來就沒有癒合的傷口就又開始在一陣刺痛之後流血了。

我這也是病急亂投醫,玩命往上上啊。

那一刻,我就感覺到自己簡直就是被一塊石頭給撞上了一樣,差點沒有背過氣來。我的手也沒有碰到小鬼,反而我還沒有站穩,就感覺到手臂一陣刺痛,我操,這狗日的竟然一口咬在了我的胳膊上,差點沒疼暈我,那種感覺就是和特別冷的刀刺進了肉裏一樣。

我也發了狠,一把抱住小鬼,右手帶血的手指對着這龜孫子的眼睛就戳了過去。

就在我快碰到小鬼的時候,小鬼猛地大力掙脫,竟然一下就把我推翻在地,同時發出淒厲的慘叫聲。

帝國玩具 那聲音聽的我一陣頭皮發麻,耳朵都疼的不行,我不及細想連忙轉過頭看去。

這一看,我頓時呆住了。

我看到那個小鬼滿嘴的鮮血都在燃燒,那些鮮血自然不用多想,就是我的血。但這個時候卻不知道是因爲什麼,竟然燃燒了起來,形成了血紅色的火焰,看起來非常的詭異。最終於的是,小鬼似乎非常的恐懼,不斷掙扎倒退,不斷大叫。

然後我就看到了,小鬼的嘴都被燒爛了,不斷有粘稠的液體掉在了地上,然後竟然在岩石地面上發出滋滋的聲音,好像也燒着了一樣。我震驚之餘看了一眼老湯,老湯也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樣,他也是萬萬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一個場景啊。

就在我滿頭霧水的時候,那些血紅色的火焰越來越高漲,逐漸的竟然將小鬼整個都包裹在裏邊了,還沒有一會,小鬼的聲音就完全消失了,在之後就留下了一灘液體,然後還在繼續燃燒着。

我這纔有力氣站了起來,然後走過去感受了一下那些火焰。

說來也奇怪,明明是火,但是卻給人一種陰冷的感覺。剛一靠近,就感覺到是很低的溫度,不僅如此,我準備碰的時候,更是冷的刺骨。

簡直就好像是冰塊一樣。

在我想不通的時候,火焰消失了,地上的液體也都不見了。

老湯走了過來,“麻痹滴,這是咋回事啊?”

我搖頭,不過想了想就告訴老湯,“可能是因爲我的血,我師父之前不是也說了嗎?我是白鬼纏身的命,最主要的問題是出在我的血液裏,所以之前才弄了我的血畫符。但是我想不通的是,既然我的血可以弄死這些傢伙,那麼那些鬼還纏着我幹嘛?”

老湯聳肩,“他媽的,我要是知道的話,我就可以當你師父了。”

我心說這倒也是挺有道理的,不過如果非要一個解釋的話,那麼很顯然就只有一個答案了。那就是養的小鬼本身是和正常惡鬼還是有很大區別的,養的小鬼如果從人類中舉例子的話,那就是怪胎,是變異體。

我轉頭往陷阱裏看了一眼,這一看又提心吊膽起來。

殭屍不見了!

老湯也在這個時候看到了,也是一臉震驚。

這下邊是可以出去的,雖然裏邊還有一條錯誤的道,但是誰知道對他有沒有用?

“趕緊走。”

我連忙叫上老湯,老湯就說了,“往那走?是出去還是去藏寶室看看?”

聽到這話,我頓時猶豫了。

我覺的徐小琳是肯定進去了,但是卻又吃不準。而且我真的要把徐小琳扔在這裏嗎?

說心裏話,作爲一個屌絲,而且就我這樣的,徐小琳在我的人生中,那是絕壁的是女神級別的啊。誰不喜歡漂亮的女的?我當然喜歡。

而且隨着接觸的時間長了,我對徐小琳也真的是動心了。

不過,之前對徐小琳我是真的很憤怒。

但是……

我暗暗咬牙,要是說真把她扔在這裏的話,我還真的有點不忍心。就現在的情況來說,先不說我有沒有那個能力帶着所有人出去,可如果我不管徐小琳的話,我敢說,她死的機率超過八成。

老湯笑說:“我就知道你小子是一個憐香惜玉的傢伙,既然那麼不忍心就去吧。她敢這麼做,我估計也是有難處。如果真的只是貪財的話,咱也不能便宜她不是?等出去之後就和她分道揚鑣就是了。”

我覺的有道理,而且老湯這話也給了我一個臺階下。

我這不是爲了徐小琳,我只是爲了一個真相而已,順便尋找一下寶藏。

對,就是這樣。

我安慰了自己一下,給自己找了一個藉口,接下來的事情就要好辦的多了。

“那得趕緊了,別被殭屍堵路了。”

我岔開話題,說心裏話,多少還是有點不好意思的,覺的有點尷尬,畢竟我之前那真的是很惱火的。

老湯就哈哈一笑,“沒事,到時候用你的血潑他,沒準用處大的很呢。”

我笑罵一句,滾你孃的,你真想讓我死啊?

不過,這倒也是給我提了個醒,如果真的有用的話,到時候就試試?

我看了一眼自己被咬的地方,除了有點紅腫之外,連血也不流了,不由也感覺到奇怪,按理說被那麼咬了一口,怎麼也要多淌會血吧?

不過想到這小鬼連人都能夠給你啃光了,我就一陣後怕,如果不是我的血足夠特殊的話,估計現在的我就是一堆骨頭渣了。

就好像我吃魚的時候,把魚刺弄下來一樣。

奶奶的,想到這裏,我以後也不想吃魚了,真夠噁心的。

我和老湯拿起了手電筒,其中一把手電筒已經快沒電了,很暗。我和老湯連忙關了一把,就這樣先湊合着用。萬一到時候一點亮都沒有的話,那還不得死絕了去?

這一條通道其實前邊比我們想象的要長那麼一點,稍微有點曲折,大概是l型的。

我和老湯幾乎是一路小跑,不是不省體力,而是怕手電筒沒電啊。

大概三五分鐘的樣子吧,我們就看到了一個半開的石門,裏邊還有點光亮。說心裏話,我是不希望看到徐小琳真的在,又希望她在。她在,就說明她沒事啊,可要是她在的話,也就說明,她真的是故意這麼做的。

這樣的話,我以後肯定也要和她分開的,或許說句可笑的話,人家也許壓根兒就沒把我當回事,就是利用我而已。

我的心情在這個時候突然就變的複雜了,不由自主的步伐也就慢了許多了。

所以,這個時候的我,我自己都感覺到挺墨跡的。

不過老湯的動作倒是不慢,這傢伙心裏估計也惦記着寶藏呢。這玩意我們都是電視上看,誰會想到有一天,我們也會經歷這種事情呢?

我心底嘆了口氣,也怕會出現意外,畢竟徐小琳如果真的有什麼行動的話,應該不會就這麼簡單的一個人吧?

我和老湯到了門口的時候就靜悄悄的站在一旁,然後探頭往裏邊看。

這一看,我的心就涼了半截。

徐小琳,還真他媽的在。

室內到處都擺了一些大箱子,徐小琳正不斷的看着,然後似乎在統計什麼的。

我頓時氣不打一處出,直接穿過門口走了進去,老湯也跟着我。

徐小琳大概聽到了我們的動靜,手電筒連忙照了過來,在看到我們之後,好像還鬆了一口氣。

我暗暗咬牙,“挺有意思啊,徐大小姐。”

聽我這樣說,我明顯的看到徐小琳臉色有點不大自然,也沒有回答我。

老湯呵呵一笑,嘲笑說:“真是有手段啊,竟然把我們都利用上了。是不是以爲我們都死在外邊了?”

徐小琳連忙搖頭說:“你們誤會我了,我真沒有那個意思。而且,二狗的師父都在,所以……所以我就想先到處看看,到時候好叫你們。”

我冷哼一聲,“這話真他媽的有意思,上墳燒報紙,你忽悠鬼呢?”

這話真逗,我們差點就都死了,你還有心情想這個?

徐小琳抿嘴,低頭不再看我,好像是有點心虛,這也是應該的吧?畢竟是她騙了我!

“我操,真多啊!”

就在我惱火的時候,老湯大叫了起來,“這……全都是黃金珠寶啊!”

我下意識的也看了過去,差點就暈了。

我操…… 黃金白銀……

雖然顏色都有了變化,但是這絕對都是正兒八經的黃金白銀啊。

而且我對重量也沒有什麼概念,不過只是用手推了一下箱子就覺的,最起碼也有四五百斤重吧?

而且白銀就有五大箱子,黃金有兩箱子,都是金釘子和銀錠子。珠寶首飾什麼的,也佔了一個大箱子。

我都感覺到頭腦有點發蒙了,不會算賬了。

在我的觀念中,黃金都是論什麼的?

論克啊!

一克黃金都兩百多塊錢呢,一斤黃金就是五百克,也就是……

天啊,我只是想想都感覺要幸福的暈過去了。我雖然很缺錢,但是卻也不貪財,但是現在的話就不一樣了,當你真的看到一大堆的金銀財寶在面前的時候,那感覺簡直就是沒話說了。

這裏起碼上千斤黃金啊!

媽的,這比買雙色球還牛逼啊。

而且珠寶首飾這些東西,本身也是非常貴的,那麼一大箱子得值多少錢?

在這個時候,我都感覺到自己的大腦都不夠用了。

重生之軍閥生涯 老湯也幸福的都快暈了,不停的摸來摸去,還滑稽的往身上裝,但是身上又能裝幾個?最後也是不停的掉。

我雖然在笑老湯,但是我估計我也是差不多的鳥樣,兩眼估計都快放光了。

“咳。”

終於,徐小琳咳嗽一聲才把我又拉回了現實。

就算再多黃金白銀,可問題是,我們得拿的走吧?

你要說幾十斤的話,我還抗的動,老湯抗個百十斤也不是啥問題。可我們能夠搬動的對於這裏的話,也根本就不算什麼啊。

人啊,總是這麼貪婪吧?

反正我是這樣感覺的,你要是說讓我就拿個幾十斤出去的話,我是怎麼也不會願意的。但是徐小琳讓我的注意力回來了,想到她,我頓時又是一肚子火,怪不得這娘們把我們拋棄了呢,這麼多黃金白銀,也絕對值得的把我們扔下來不管了。

我拍了一下老湯,“回神了,想想我們現在的處境吧。”

老湯一副依依不捨的放下了一些金錠子,嘴裏嘟囔着,“麻痹滴,這是真發財啊。怪不得電視劇上都喜歡尋寶呢,這尼瑪只要找到了,一輩子就算是沒問題了。”

我送了他個白眼,自己也知道是電視劇,還說這屁話?

我沒有理老湯,而是看向徐小琳,“我現在纔算是理解你了,這麼多財寶,不管是誰,都不希望分給其他人吧?”

聽我這麼說,徐小琳連忙跟我解釋,“二狗,你真的是誤會我了。我真不是故意丟下你們的,而是我那個時候也起不了什麼作用,而且你們又那麼厲害,你師父也在啊,所以我就想着,趁那個時間趕緊找找寶藏,然後我再回去叫你們啊。而且,你們也看到了,這裏那麼多東西,我一個人能行嗎?”

我下意識的用手電筒照了一下週圍,然後冷笑一聲,“一個人?那可說不好啊,你的保鏢呢?不會是藏在那個地方等着我吧?我也不妨告訴你,想弄死我,沒有那麼容易。”

妻心有毒:總裁立正跟我走 徐小琳臉色一白,就說:“二狗,你就真的認爲我是那樣的人嗎?我承認,我直接丟下你們是我的不對,但是我是真的沒有害你們的意思,不管你們信不信,反正我能夠說的就是這個了。”

我當然不信,這裏的情況我們都是瞭解的。她在這個時候私自跑到這裏來,我怎麼可能去相信她?

老湯走到我旁邊,低聲對我說,“我說二狗啊,算了,別和她較真了。都這個時候了,說這些事情也沒有點鳥用了。要按照我的意思的話,就先這樣吧,她知道的事情估計也不少,咱們也用的到她。現在最重要的是事情是怎麼出去,你說對吧?”

我看了他一眼,雖然是在和我說話,但是那雙眼睛可是一直看着一堆箱子呢,這傢伙,心底還想着背個箱子出去嗎?

不過,老湯說的也在理,我再和徐小琳較真也沒有什麼用,還不如一起想個辦法出去纔對。至於這些東西,如果能夠帶出去的話,那是最好的,如果帶不出去的話,那就拉倒吧。

我可不想因爲這些東西死在這裏。

我想了一會之後,就問徐小琳,“說說你的想法吧,我們是怎麼出去,還有這些東西,你有什麼想法?”

徐小琳說:“這裏的情況我們也都知道了,不過這些東西太沉重了,我們想直接弄出去的話,那也太不實際了。所以,我們出去之後,我就打電話聯繫點人,然後再想辦法搬運。不過,你們儘管放心,這些東西,我們平分,怎麼樣?”

老湯撇嘴,那意思很明顯,這不是廢話嗎?

不平分你還想獨吞啊?

我沒有說話,我愛財,但是這一次的事情卻讓我覺的不太靠譜,所以我也就沒有說話了。

徐小琳就又說了,“這些黃金大概值兩億不到,白銀的話只值個幾千萬,而且年份太久了,說不得還會貶值什麼的,在加上以前的冶煉技術等等的。所以,算上那些珠寶,總共大概應該在四億左右吧。”

我開始倒是沒覺的有什麼,仔細一想,不對啊,這徐小琳的眼光是不是太毒辣了點?

我就直接問了,“奇怪了,你到底是做什麼的?不會是做珠寶生意的吧?”

徐小琳連忙擺手,“那倒不是,就是之前我對這些東西看的比較仔細而已。而且,我平時也接觸這些東西的。”

我雖然很好奇,但是這個時候可不是想這個事情的時候啊。

然後我就和老湯說:“你怎麼看?我們先出去探路吧?反正她也找到了。”

老湯對這一點當然沒有意見,“當然是先想辦法出去了,麻痹的,真是不想讓這些東西有一秒離開我的視線啊。”

我也不想啊,就是看着都是一種享受。

我和徐小琳說:“現在我們是打算先出去探路,你是跟着我們,還是在這等我們接應?”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