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晚上7點,我們圍在空地上吃飯。吃的是壓縮乾糧,喝的是水。周圍一片漆黑,風颳在人的身上,涼颼颼的,雖然不像冬天的寒風那麼冷,但足以把人吹的一搖一晃。

看着這風,已經超過了5級。嚴作偉的臉繃得緊緊的,生怕惡劣的氣候影響作戰計劃。

離出發只有2個小時了,按照慣例,做一下戰鬥動員,順便交代一下注意的事項。

“所有人都撤回來!不用警戒了!這是在我們的領土上,邊防部隊已經做出了警戒姿勢,周圍5公里的範圍已經在我軍的防控之下。都回來,碰碰頭!”

三分鐘後,幾個戰士躡手躡腳的跑回來了,成槍也從樹上跳下來。

大夥圍成一圈,聽我講話。

“第一次出境作戰,怕不怕?”

黑暗中,我盯着11個兵,笑着說。

“不怕,怕能解決作用嗎?”

“就是!得把那股敵人消滅了,爲猴子石虎報仇!”

“肅靜肅靜!從現在開始,誰也不許提報仇的事,要冷靜,要一切行動聽指揮!今晚的風這麼大,大傢伙操作動力傘的時候,要注意,風大一點沒什麼可怕的,只要我們按照平時訓練的去做,一點問題都沒有!風大,證明一帆風順,我們飛行的速度會更快!只要壓低高度,儘量把傘擴大,就可以避免風速對三角翼的影響。”

“飛上空後,要儘量靠攏,這樣着陸後,集結也不費時間,能立即組成戰鬥隊形。要聽口令行事。如果遇到敵人,不要驚慌,要注意保持通訊暢通。這次的敵人,只是恐怖分子,儘管他們很強悍,但人數少,沒什麼可怕的。”

“着陸的時候,如果沒有敵人,儘可能把動力傘藏起來,做好記號,撤退的時候用的着。當然,如果出現意外,着陸地有敵人,動力傘就不用管它了,立即安裝平時的訓練進行警戒,狙擊手機槍手要立即佈置防守,火箭筒手如果發現裝甲目標,要摧毀他。火箭彈要節省用,只有4發,能不用就不用,要在最關鍵的時刻用。”

“16個人分成4組,每個小組4個人,由我們4個老兵帶隊。現在我把分組情況說一下。第一組,由我擔任組長,第二組,炸彈擔任組長,第三組,步槍爲組長,第四組,刺刀是組長,現在各人去找自己的組,按照任務分佈和平時的訓練情況。”

很快,每名隊員找到了自己的小組。

第一組是我,嚴作偉,成槍,二姑娘。

成槍是最近培養的狙擊手,心理素質相當好,頭腦冷靜,是個當了三年特種兵的士官,二姑娘跟他的代號類似,細皮嫩肉,白白淨淨,說話有娘娘腔,如果這樣就小看他,那就千錯萬錯了,他的身手相當好,分析能力強,懂4國語言,頭腦靈活,是個化妝高手。 249:低空飛行

晚上9點,風似乎小了一些,樹林不再像剛纔一樣發出嘩嘩嘩的響動。我跟嚴作偉商量了一下,決定提前開展行動。 這個王爺命太硬,得盤! 因爲不知道接下來,天氣如何變化。要是下雨那可糟了。

儘管氣象部門在一個星期之前,就預報了天氣,說明今天是行動的最好時機。但誰也說不準天氣會如何變化,南方的天,像小孩子的臉,說變就變,我們可耽誤不起。

“開始準備,9點30分鐘準時起飛!”

隨着我一聲令下,隊員們立即搬出動力傘包,打開,將傘翼鋪在地面,然後安裝馬達,安裝各種設備、座椅等等。

十分鐘後,一切準備就緒。

“全體都有了,檢查通訊!”

“一組收到!”

“二組收到!”

“三組正常!”

“四組明白!”

“出發!”

嗡嗡嗡—–

十六臺馬達同時發出轟鳴聲,巨大的轟鳴聲撕破了夜空。幾隻叫不出名的鳥被驚動了,發出一聲淒厲的叫聲,從樹林裏撲撲撲地飛上天空。

按照出發順序,我們第一組首先升空。

掛好傘繩,捏好操作繩,助跑,跑了十幾秒,面朝北邊升空。5級的北風只用了幾秒時間,就把傘吹得鼓鼓的,一個跳躍,傘被刮在空中。

在空中閃了幾下,動力傘開始調整方向,向南飛行。

下面的隊員按照我的步驟,一個個升起來了。

人在空中,周圍一片靜寂,下面一團黑,看不見一點亮光。這的確是個滲透的好地方,以這樣的飛行方式飛到T國,是誰也想不到的。

僅僅用了幾分鐘的時間,就越過了邊境線,向A8區飄去。A8區是原始叢林地帶,此時此刻,下面黑乎乎的什麼也看不見。在A8區上空飛行的時候,曾經讓我想起兩件事,一件關於駱駝,一件是前幾個月遭襲的事情。

過了十分鐘,飛過X16線。這個地方在十年前,還是荒郊野外,不知道什麼時候下面建了幾棟房屋。有星星點點的亮光。

T國是東南亞的小國,雖然軍隊已經現代化,但老百姓的生活還十分落後,特別是邊遠地區,即使有房屋,也沒有電源,他們至今還點着蠟燭。

選擇這條線路飛行,的確有飛鷹自己的打算。這個路線安全,地面幾乎沒有什麼大型建築物,更沒有燈光。即使有隱隱約約的光線,那也只不過是室內的照明燈。室內的燈光是對我們沒有任何危險的。

我們像幽靈一樣在空中飛。呼呼的北風吹着我們,僅僅用了二十多分鐘,就到達目的地。

異世幸福 由於風速的影響,我們距離指定的着陸地帶偏離了2公里。原因是來不及降落,風速太快,當按照常規方式進行操控時,我們已經超過了着陸地點。沒有辦法,只好取得第二套方案。在陌生地點着陸。

呼呼呼,我們分成三組在一個平坦的地方降落。腳步一踩上地面,就感覺一軟。好像是沙灘,這裏是內陸地區,又在野外,周圍還有樹林,怎麼會有沙灘呢?

夜視儀看見的地面都是藍色的,遠處的樹林是黑色的,地面都是刺眼的藍,根本分辨不出地面是什麼?

部隊一着陸,首先警戒,觀察四周,看看是否有敵情。

接着是收攏隊伍,清點人數。

“一組到齊!”

“二組到齊!”

“三組到齊!”

“頭兒,野狼落在200米遠,正往這邊趕來。”

“怎麼回事?”

“他的傘好像出了點問題。”

“沒事,等一等!步槍,把人撒出去,你們組擔負警戒!”

“二組注意,所有人跟我來!”

嚓嚓嚓,只聽見地面傳出細微的聲音,幾條黑影散開,跑出去了。

“三組收好傘包,把東西藏進北邊的樹林。要記好位置!”

“三組收到!”

又4個黑影跑走了。

嚴作偉觀察了一下四周,又用手摸摸地面。對我小聲說:“這是一片菜地,下面是蔬菜,還沒長起來。”

難怪四周開闊,地面鬆軟,原來是落在農民的田地了。得趕緊走,不然被人發現就晚了。

五分鐘後,野狼喘着粗氣跑回來了。

“頭兒,頭兒,那邊有軍隊,T國的軍隊?”

“什麼?”

“真是T國的軍隊,我當時用觀測儀看了一下,千真萬確,而且還是33旅的。”

“真晦氣,冤家路窄。走,趕緊走,進樹林!”

我們貓着腰,以閃電般的速度鑽進樹林。野狼繼續向我彙報情報。

“頭兒,我感覺不妙,我們的行動可能暴露了。”

刺刀拽了他一下。“不要瞎說,這可是軍區制定的絕密計劃!”

野狼委屈地解釋:“真的是暴露了。不然,33旅怎麼派人過來了?”

“可能是偶遇!”

“這不可能。”

“別吵了!”我制止他們。“野狼,說說你的理由!”

“33旅是從北邊過來的,離我距離500多米,因爲他們有車,還開着燈,所以一看,就發覺了他們。北邊那是什麼地方,你知道嗎?頭兒。”野狼望着我問。

“是我們原計劃好了的着陸地點,對嗎?”我冷冷的回答。

“對!就是我們的着陸地點,如果不是風大,我們就落入他們的包圍圈了。頭兒,你說不是暴露,又是什麼?”

野狼提供的這個情況很及時,幸虧風大,把我們刮出了幾百米遠,不然,跟33旅相遇,肯定要發生一場激烈的戰鬥。那時候我們就真的暴露了,春雷計劃想完成,那就困難了。

面對這個突如其來的形勢,我們幾個老兵開了個會,商議一下接下來該怎麼辦?

炸彈說先偵查一下做決斷。

嚴作偉說請示上級。

刺刀和步槍則說,以不變應萬變,無論出現什麼,都要把任務繼續下去。

經過慎重的思考,我聽取了刺刀步槍的建議,繼續施行春雷計劃,不管遇到什麼困難,都要消滅這股敵人!

炸彈拿出單兵移動終端,進行精確點位,我們偏離目標5公里,只要向西北方向前進,要不了多長時間,就能接近目標。

這個情況不算糟糕,老天爺也在幫我們。既避免了一劫,5級的北風又沒把我們送得太遠。

嚴作偉一直在考慮着陸地點爲什麼有敵人,他對我說:“是不是我們的內線出現了問題?” 250:遭遇敵人

WWW★TTKдN★c o

我想了想,告訴他:“有可能,但不能確定,現在我們要做的是,掐斷跟內線的通訊,同時,不要跟上級聯繫,只能使用小隊內部電臺,我們彼此之間保持暢通。”

“明白!”

“收到!”

所有隊員立即關閉跟外界的聯絡。保持無線電靜默。

樹林黑黑的,天空沒有星星,突然從空中降落,落在異國他鄉的土地上,那些第一次出境的小夥子們一個個睜大眼睛,警惕的觀察着四周。

步槍像個猴子一樣,幾個跳躍,就鑽進了前面的樹林。他去充當狙擊手了。在現在的環境裏,一個狙擊手可以監控1500米的範圍,這對部隊的安全尤爲重要。

刺刀已經把兩個兵撒出去了,儘量撒在離我們300米遠的地方。其中一個兵在西側,裏33旅沒多遠。

炸彈拿出無人機,奮力一拋,禿鷲像只靈活的鳥兒,迅速向空中飛去。

幾個兵圍過來,組成人體掩體。炸彈蹲在掩體中間,拿出軍用電腦操控無人機。這個動作非常重要。因爲電腦打開,在漆黑的夜裏射出明顯的光,如果四周有敵人,那麼就成爲活靶子。

禿鷲無人機一飛向天空,就傳回地面形態圖。

約莫一個連的敵人在西側500米遠的地方活動,隊形已經散開了,有4輛裝甲運兵車做掩護。

這時候,已經能聽到敵人的裝甲車發出尖銳的喘息身,柴油發動機在怒吼着,顯然在快速推進。

幾十個敵人拿着M16自動步槍,成散兵隊形護衛在裝甲車的周圍。他們似乎在尋找什麼?

如果猜得沒錯的話,他們應該在搜查我們。

春雷行動是C軍區極其重要的軍事行動,也不是針對T國軍隊33旅的。爲什麼他們會出來呢?難道他們得到什麼關鍵情報。

這裏是三角地區最複雜的地方,盤踞着各種武裝派別,地形複雜,各種力量相互掣肘。T國政府軍在這裏沒有什麼影響,出於對國家安全的考慮,前幾年,他們改編了奔旺的私人武裝。於是,T國東北地區最大的民間武裝改頭換面,成爲T國國防軍的33旅。

奔旺成爲33旅的旅長,大肆擴充軍隊,購買軍火,上面的國防軍每年也給他配發一批裝甲車,就這樣,奔旺成爲三角地區實力最大的一支,又有國防軍的頭銜,很多勢力不敢與他硬碰硬。毒販與犯罪集團大多跟33旅有聯繫,他實際上成爲黑惡勢力的保護傘。

鑑於33旅的所作所爲,這也是C軍區爲啥不跟T國軍隊合作的原因。因爲即使發出請求,共同打擊恐怖分子,T國軍隊也會把這個任務交給奔旺的33旅,那不是自找麻煩嗎?

現在,本旺的33旅似乎得到某種消息,正派部隊圍剿我們。這讓我意識到情況正滑向複雜的方向。

33旅的旅長奔旺雖然不是什麼好東西,但他代表着T國的官方,他的33旅現在是T國的國防軍。

這有點棘手。既要避免跟33旅發生戰鬥,又要不能被他吃掉。

如果發生戰鬥,那麼我們的行蹤就暴露了。7308目前十分危險,處於別的國家的領土上,如果跟敵人公開打,那麼敵人會越來越多,7308即使再驍勇善戰,也會被他一塊一塊地吃掉。

幾經思考,我決定離開這個地方,儘量向北走,再往西,向我們的目標靠攏。

炸彈向我報告:“頭兒,西側的樹林全是敵人,不像是一個連,像一個營。”

“會不會是茶山鎮的那個營,33旅的?”

炸彈盯了電腦屏幕一會兒說:“是,就是他們!”

“將無人機調整到北邊,監控12公里的範圍,高度2000,50倍變焦。”

“高度2000米,50倍自由變焦!”

炸彈重複我的命令。5分鐘後,他發出興奮的聲音:“頭兒,那邊很安全!”

“步槍,撤回警戒哨。目標,東北方向5000米,快速前進!脫離跟33旅的接觸!”

命令一下達,我們立即成戰術隊形,在樹林裏奔跑着,朝東北方向的梅花山莊跑去。

此時此刻,我犯下一個嚴重的錯誤。

我們所有人都犯下一個嚴重的錯誤。

我們太想順利完成任務,殊不知,敵人已擺下口袋等我們。

33旅茶山鎮的這個步兵營突然出現在這裏,就是想逼迫我們向東北方向前進。

我們跑了20多分鐘,炸彈突然發出一聲咆哮。

“狗孃養的,弄掉了我的飛機,老子一定不會放過你!”

原來,炸彈在奔跑的過程中,突然聽見無人機操控器傳來嘟嘟嘟的報警聲,連忙拿出平板電腦。打開監控畫面。上面黑漆漆的,什麼也沒有。

啓動飛行軌跡形態圖,才發現禿鷲無人機在沒有任何干涉的情況下,發生了自毀行爲。

這簡直匪夷所思,禿鷲無人機居然莫名其妙、在飛行狀態下自己爆炸了。

炸彈在第一時間判斷,是敵人是釋放了石墨彈。也只有石墨彈,才能讓禿鷲無人機猝不及防的情況下發生墮毀!

因爲其他的方式很難攻擊禿鷲無人機,導彈太大,捕捉像麻雀一樣大小的無人機簡直是大炮轟蚊子;用高射機槍、高射炮、自動步槍更無法射中目標。還有一個至關重要的一點,無論是導彈,還是炮彈子彈,肉眼是能發現的。更何況禿鷲無人機裝有防空告警系統,一定被鎖定,地面操控員會立即知道。

敵人居然有石墨彈!這太讓人奇怪了。要知道,T國軍隊都沒擁有這樣先進的武器,難道黑蜂小隊有?

黑蜂知道我們來了嗎?

敵人這顯然是在封鎖天空,他想在地面跟我們作戰,決一死戰!

隊伍在一個山溝休息了三分鐘,炸彈仍然控制不住心中的憤怒,在地上走來走去。他太傷心了,一個價值數百萬元的裝備,就這樣在自己的手中損毀。

其實損失錢倒無所謂,最關鍵我們深入陌生的土地上,需要一架無人機幫我們引路。

沒有無人機協助偵查,等於失去了一雙明亮的眼睛。

我拍拍炸彈的肩膀說:“不要中敵人的計,他們就想我們失去控制!”

在漆黑的夜裏,炸彈沉默了好一會兒,然後開口說話。“頭兒,我們被發現了,現在我們連他們的人都沒看見!” 251:四面埋伏

炸彈的話一出,十幾個人陷入沉思。

是啊!他說的很對,我們一落地,33旅一個營就在我們身邊,我們往東北方向奔跑,向目標靠攏,飛在空中的無人機居然墮毀。

重生之雲綺 這不是暴露,又是什麼?

貴府嫡女 整個部隊的氣氛突然凝重起來,大夥不說話,一個個坐在地上。只有步槍刺刀持槍警戒。這不正常,如果不及時調整心態,將對一會兒的戰鬥造成重大影響。

我朝他們說:“弟兄們,或許我們已經落入敵人的包圍圈中,或許前面有巨大的風險,或許今天我們會死在這裏。但是沒有辦法,我們已經來到這裏,我們是軍人,是戰士,打仗是我們的責任與義務!不管前面的路有多難走,我們必須靠目標前進,努力消滅他。這是我們的任務。完不成任務是無法向國家交代的,如果不打擊他們,就這麼退卻,敵人勢必會給我們的國家造成更大的麻煩!”

“7308就是解決這些麻煩的。你們可能不明白7308是什麼?現在我告訴你們,這就是7308!7308就像這樣,在孤立無援的情況下頻頻出現在敵人的後方,我們可能會犧牲,可能會遇到難以想象的困難,但是必須完成任務。”

步槍蹭蹭蹭的跑回來,拽起一個戰士。問:“你怕嗎?”

這個戰士搖頭。“怕什麼?”

步槍又拽起一個戰士。“你怕嗎?”

“怕個茄子,人死吊朝天!”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