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靜!

有風吹過,場面格外的寒。

這一幕給人的震撼太強烈了,此刻人群無比驚悚,無人出言,也無人敢於輕舉妄動。

好厲害的狗!

如果說林昊的實力讓人覺得可怕,那麼這條狗給人的感覺就是絕望。

那可是葉鼎,那可是整個古玄星都找不出幾個的絕世天驕。

正如所言,他前程遠大,將來他必定飛升仙界。

可在這條狗面前,他居然撐不過一爪!

如此,誰還敢動?

霓裳仙子煉霓裳,還是彩蝶仙子楊小蝶?

沒有!

一個都沒有!

這個時候,即便沒有林昊在場,這些人也沒一個敢動。

林昊也懶得浪費時間,淡然道:「還有誰?」

鴉雀無聲。

沒有誰。

點了點頭,林昊又道:「沒有就好,本帝先走一步。」

……

林昊就這麼大搖大擺的走了,原地,好長一段時間無人敢動。

不知過去多久,忽然有人道:「現在怎麼辦?」

一句話,沉默打破。

當場楊小蝶便火了,怒道:「怎麼辦,能怎麼辦?

還不是怪你們這群廢物,若是肖玄哥哥在此,絕不會被他得逞。」

女人經常就是這樣,智商為零,不可理喻,就像楊小蝶,不論何時何地,總是對肖玄迷之有信心。

可事實上在場基本都看得出來,哪怕就是肖玄,遇上那林紫霄也是一個死。

畢竟葉鼎不弱了。

想殺葉鼎,就是肖玄親自出手也是那麼容易的,可現在那林紫霄殺葉鼎都不用親自出手。

拋開這些不說,楊小蝶這歇斯底里的埋怨責罵也很有問題。

重玄門方面也就罷了,不看僧面看佛面,雖然楊小蝶本身沒什麼,可肖玄的面子多多少少要給。

是以哪怕心中有氣,也都還儘力忍著。

可無極宗不會。

楊小蝶話音剛落,緊跟著便有無極宗弟子諷刺道:「是,我們都是廢物,拖累仙子你了。

既然你那肖玄哥哥那麼厲害,你去找啊,跟我們這些廢物一起做什麼?」

「就是,快去找你的肖玄哥哥吧,要不然接下來我們這些廢物又要拖累你了。」

「肖玄是天驕榜第一嘛,原本這秘境中所有的一切都應該歸他,他天下無敵,我們全部加起來都不是對手,快去快去,前往別等我們!」

「有本事就別在這裡牢騷,去找啊,去找肖玄給葉鼎報仇,去找肖玄把被搶走的東西奪回來。

放心,只要肖玄有那個本事,搶回來的東西我們絕對不問,都是你們的。」

「……」

或直接或間接,擠兌嘲諷得十分厲害。

最終還是煉霓裳站了出來,冷聲道:「楊小蝶,我不管你是真蠢還是假蠢,總之你最好告訴肖玄還有重玄門其它人,林紫霄沒那麼簡單,敢於輕視他,十有八九重玄門的人會在這裡全軍覆沒。」

心裡也恨。

拋開從前的恩怨不說,任誰都不可能眼睜睜看著大好機緣被奪走而無動於衷。

可她終究心性遠勝楊小蝶。

面對失敗,楊小蝶只能沒腦子一樣發怒,她卻能在憤恨之餘保持冷靜清醒。

林紫霄實力很強,這是一早就認定的。

現在她感覺林紫霄的實力比最初認為的還要強,所謂的天驕榜,幾乎已經容不下他。

可怕的是這樣一個人身邊又跟了一條同樣可怕的異獸小狗。

以她對肖玄的了解,現在肖玄對上林紫霄已經完全沒有勝算了,正常情況下,除非不正面遭遇,否則重玄門的人必定有死無生。

當然,這並不意味著這一切就這麼結束了。

林紫霄真的想在這裡肆無忌憚橫行霸道,沒那麼簡單…… 重玄門進到蒼雲秘境之中的實力並不如表面看上去那麼簡單。

雖說蒼雲大比之上嚴格限制修士修為,嚴防高境界修士壓低修為混進大比,但那都是對外的。

歸根結底,誰能進,誰不能進,最終決定權在三大宗門手上。

當然,正常情況下三大宗門也不會破壞規則,畢竟這種作弊對於一個大宗門而言沒有任何意義。

但這次不同。

蒼雲大比之上一連串辣手,使得重玄門對林昊恨之入骨。

若非如此,也不會有大乘修士不顧顏面偷襲之事。

然而那並非全部。

若偷襲得逞,自然萬事大吉,不會有後來之事,反之,若偷襲失敗,重玄門也並非沒有後手。

林昊的實力很強,這一點大約也就肖玄楊小蝶之流始終不肯承認。

可事實上,重玄門內部對此早已深信不疑。

在重玄門來到蒼雲城一眾高層眼裡,拋開林昊與肖玄究竟孰強孰弱不說,至少正常情況下,肖玄沒有斬殺林昊,為同門復仇,為宗門雪恥之可能。

是以暗地裡,默許的規則被打破。

就在大比結束至秘境開啟那幾日空閑,有一位重玄門天驕聞訊而至。

同樣是天驕,階層也是不同的。

新來的那位天驕曾經也是蒼雲碑上赫赫有名蓋壓同代的人物,他的傳說至今在古玄星修真界延續。

簡而言之,肖玄只是元嬰天驕榜第一,而那人,卻是化神潛龍榜第一。

天驕榜與潛龍榜,兩榜完全不是一個級別的存在。

且不論天賦潛力孰強孰弱,實力上,至少位列兩榜第一的人完全沒得比。

即便是來到此間被壓制在元嬰期,那人之強,依舊是肖玄遠遠無法相提並論的。

這就是底氣所在!

便是因為深諳這一點,煉霓裳才會特意叮囑楊小蝶。

以楊小蝶被她肖玄哥哥塞滿根本裝不進其它東西的榆木腦袋,或許很難理解這一層深意。

但她堅信,只要楊小蝶把消息傳回去,重玄門的人必然會明白她真正想要表達的意思。

可惜的是,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不論如何無極宗都失去插足的能力了。

畢竟不論無極宗還是火雲宗都沒想到重玄門會如此決絕,為一個林昊居然不惜破壞規則。

重玄門悄悄替換人馬,悄悄派進來一個即可縱橫蒼雲秘境無敵之人,可無極宗沒有,火雲宗一樣沒有。

其實原本這也沒什麼大不了。

既然破壞了規則,自然就要承擔破壞規則的後果。

不出意外,因為此舉,重玄門方面會有大量的補償對無極宗和火雲宗進行彌補。

這事壞就壞在出現了血麒麟,出現了兩隻金翅鳥雛鳥。

這是根本無法彌補的!

重玄門也完全沒有可能在得到之後吐出哪怕一隻!

是以嚴格說起來,煉霓裳心裡也並不好受,因為不論如何,她都與那等曠世奇緣失之交臂了。

……

日子一天天過去。

進入蒼雲秘境的第十二天,重玄門大部隊成功會師。

這個時候,除卻死去的葉鼎,以及那位不知所蹤的化神期潛龍,所有人都在了,包括肖玄。

煉霓裳終究還是失策了。

原本她以為那位重玄門化神期潛龍必定會與重玄門的人在一起,殊不知根本沒有。

而肖玄,這人一貫極為自負。

哪怕他已經從楊小蝶等人帶回的話語中解讀出了她想要表達的意思,卻也只是解讀出了。

事實上他根本沒往心裡去!

林紫霄?

哼,區區一個林紫霄,算什麼東西,也配跟他比?

他才是天驕榜第一,古玄星億萬元嬰修士,當以他為尊。

他不僅是天驕榜第一,來日,化神潛龍榜,合體升龍榜,他同樣回事高居首位蓋壓同代的唯一。

原本就不服那暗中跟來的化神期同門,原本就對宗門不信任的舉動感到惱火,得到消息后,他根本沒想過要去尋那位化神期潛龍。

他的第一想法是,機會來了。

復仇雪恥的機會來了!

揚眉吐氣的機會來了!

證明自己,證明宗門抉擇是錯誤的機會來了!

最讓人激動得不能自已的是,角逐逆天機緣的機會來了。

「所有人聽我號令。

即刻起,放下一切所謂的機緣,全力追殺林紫霄。

一頭異獸,兩隻金翅鳥雛鳥,現在我無比堅信,這蒼雲秘境之中,沒有比斬殺林紫霄更大的機緣。」

「全力追殺林紫霄!」

「斬林紫霄,角逐最強機緣!」

「……」

隨著肖玄一聲令下,彷彿打了雞血一般,頓時重玄門眾天驕所在之地,吼聲沖霄,雲海沸騰。

此後相隔不過一天,無極宗的人也成功會師了。

煉霓裳將發生的一切和盤托出,儘管覺得有些可惜,儘管也覺得不可能再染指那些真正逆天的東西,可最後眾人還是決定全力尋找林昊的下落。

具體什麼態度,是和談利益交換,還是幫重玄門補刀,這個時候沒人說得清。

但是有一點,若是不能親眼看到那些東西的真正歸屬,不論如何不會甘心。

便是這般,林昊成了移動寶藏,進來的人已經有半數以上盯上了他。

而這個時候,血麒麟帶領下,林昊已經帶著兩隻雛鳥殺進合體期妖獸的地盤。

合體期的妖獸並不多,但是領地範圍往往大得出奇。

在合體期妖獸的地盤內,依然存在這元嬰期化神期妖獸,這些妖獸大約充當著小弟的角色,又或者乾脆就是食物。

便因為此,萬年靈藥,萬年靈鐵,種種種種,該有的依然有。

不但有,且數量更多,品質更好。

尤其是合體期妖獸,其盤踞之地存在的,至少都是五萬年以上的靈藥。

在此之外,合體期妖獸本身就是超級大補品,兩相疊加,可謂是一舉兩得。

可惜如金翅鳥這等珍禽異獸還是太少見了,一路過來一頭都沒遇上。

倒是不少妖獸被金翅鳥雛鳥吸引而來,想要吞噬它們提升自身血脈,最後白白便宜了林昊和血麒麟。

日子就這麼過了幾天,不知不覺,斬殺的合體期妖獸已經有十頭。

大部分是林昊的傑作,畢竟血麒麟現在還太小,實力偏弱。

不過在經歷這些血火之後,血麒麟也已經突破元嬰,提升到了化神初期。

這個時候它已經能與合體初期妖獸一戰了,取勝也是早晚之事。 「你到底要去哪裡?」

「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前面有個聲音在呼喚我。」

「還有多遠?」

「好像沒有很遠了,其實我也不知道還有多遠。」

「……」

不知不覺,時間來到進入蒼雲秘境的第十八天。

這一天格外的順利,似乎所有的磨難都已經過去了,並沒有遭遇任何阻攔。

由此而引發的直接後果是,幾乎沒有東西落入口袋。

但不論對於林昊來說還是對於血麒麟來說,甚至於對兩隻金翅鳥雛鳥來說,這都無所謂。

作為天地間最受到鍾愛的物種,血麒麟提升速度超乎想象的快。

剛剛遇見的時候僅僅只有元嬰初期,而今不過短短十來天,卻已經穩固在化神初期了。

這個時候,它已經能通過靈識與林昊進行簡單的交流。

林昊也給了它一個名字,叫小血。

金翅鳥雛鳥也不差。

雖然潛力上限都完全無法跟血麒麟相比,可到底是仙獸之資,前期只要「營養」跟得上,成長速度並不會比血麒麟差很多。

十多天前它們還只能在岩壁鳥巢中嘰嘰喳喳,嗷嗷待哺。

而今它們已經被林昊用秘法打通了血脈關竅,並在一系列大補丹藥作用下,成功度過脆弱的幼生期,進入到蓬勃向上的成長期。

現在它們已經擁有一定的自保能力了!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