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因為天機被遮蔽得太厲害,以至於哪怕當年不少人見過,腦子裡印象卻很模糊,根本無法清晰記起他的樣子。

林昊存在於人群之中的印象,更多的只是一個名字,一個與當年血案聯繫在一起的名字。

張無敵發現林昊到來,是因為他在林昊身上留下了精神印記。

自然而然,林昊也知道張無敵的存在,而且他還知道張無敵已經發現他了。

他也沒什麼反應,只是安靜撐著傘,聽身邊少女說著一些平時不敢跟人說的心事。

可能她以為兩個人萍水相逢,以後不會有什麼交集吧,她很大膽,很多小秘密都說了。

林昊感覺還蠻榮幸的,畢竟有個小姑娘從八歲開始就那麼崇拜他,悄悄喜歡他,是件幸事。

只是隨著距離越來越近,隨著打鬥的動靜想不注意都不可能,她的情緒明顯變得低落下來。

「你說他會不會來?」頓住腳步,忽然少女問道。

小血不滿意的嗚嗚一聲,它感覺很不舒服,因為少女很用力,擺明想掐死它。

林昊看了一圈,笑道:「應該會吧,怎麼,你不希望他來?」

少女點頭,又搖頭:「也想,也不想。

我想看看他的樣子,我想大聲告訴他我很仰慕他,很喜歡他。

可是我怕,因為這裡太危險,這擺明就是個局。」

這是個局,明眼人都看得出來。

之所以明明知道還要來,只能說有些事不能逃避。

陽謀厲害的地方就在這裡,往往明明知道卻還必須一腳踩進去。

當然,林昊眼裡也就那麼回事。

他喜歡布局坑人,同樣,他也喜歡有人給他布局。

兩相比較,其實還是喜歡別人布局坑他多一點,畢竟那樣可以省卻很多事情。

少女話音剛落,他笑道:「不用大聲,我想他會知道。」

又打趣道:「話說你就沒想過他其實是個醜八怪,又或者是個吃人的大魔頭?」

少女也樂了,傲嬌哼道:「醜八怪如何,大魔頭又怎樣?

我就是崇拜,我就是喜歡,他要真喜歡吃人,我就讓他把我吃掉。」

林昊啞然,搖頭笑道:「看來你很自信啊,不過想得也沒錯,其實他很帥氣的,也不吃人,就跟我一樣。」

挑了挑眉,調侃意味十足。

少女就看著他,半響,捧腹大笑:「就你,也想跟他比?

我承認你有那麼一點點的好看,人也挺好了,可是跟他比,差遠了好嗎?」

果真差遠了嗎?

林昊不知可否,笑道:「這把傘就送你了,好好保存。

當然,盡量不要讓人知道這是我送你的,不然會很麻煩。」

語落,傘交給少女撐著,而後少女錯愕的目光中,他一步一步往前,最終落在台上。 雨中,台上正打得難解難分,不少人在議論,也不少人在吶喊。

按理說這一戰未完,是不能有人登台的,這是規矩。

偏偏就有人上來了。

「下去吧,不要浪費時間,這舞台也不是為你們而搭建。」

不但上來了,還口出狂言。

看那人,人群之中,含香死死捂著嘴,眼淚橫流,燕柔也已失聲,淚流滿面。

張無敵嘴角微翹,心道:「林昊,這是你自己找死。」

人群錯愕,議論紛紛。

「這人到底是誰啊?」

「還懂不懂規矩了?」

「好生狂妄,莫非他不知此刻上台者皆是升龍榜上的妖孽?」

「就算著急也不能這樣吧?」

「滾下來!」

「……」

呼聲很高,奈何沒一句好話。

台上二人也已經停戰,雙雙目光冰冷的看過來。

「你是誰?」

「好大的口氣,這舞台不是為我等搭建,難不成是為你?」

目光不善,滿臉譏誚。

林昊神色淡然:「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來了,你們就該迴避。」

言罷,根本不等回話,抬手一揮,瞬間那二人不受控制,直接飄離下台。

震驚!

張無敵目光驟然變得森冷。

喧鬧的人群驟然變得清靜。

撐傘趕來的途中,少女收住腳步,目瞪口呆。

似乎意識到什麼,人群各處,那些隱藏之人紛紛抬頭,目光凜然。

林昊負手站在雨中,緩緩轉過身來。

目光掃視人群,不出許久,他忽然笑了:「不是一心一意要引蛇出洞嗎?

而今本帝已經來了,倒是你們,為何還藏頭露尾,不敢露面?」

七擒麻辣少奶奶 轟!

彷彿丟下一顆核彈,瞬間所有人都被炸懵了。

引蛇出洞……

本帝已經來了……

誰?

此人到底為誰?

難道,難道他就是一手締造了十年前那場血案的罪魁禍首,難道他就是那個林紫霄?

靜!

場面忽然安靜得可怕!

少女獃獃看著,傻乎乎的,完全不敢相信這是真的,此刻她的思維完全處於停滯中。

含香燕柔也處於獃滯中,不是想不到他會來,是根本沒想到他會以如此強勢霸道的姿態登場。

靜默之中,林昊放聲大笑。

「為何都不說話?」

「難不成本帝的到來讓你們覺得很意外?」

「還是說費盡心思,走到現在你們反而是怕了?」

猖狂。

氣焰極度囂張。

忍無可忍,張無敵當庭怒斥:「林紫霄,羞得猖狂,今日你不來便罷,來則必死。」

一句話,頓時人群熱鬧了。

「林紫霄,果真就是林紫霄嗎?」

「來了,這魔頭果真是來了!」

「好大的膽子,明知是死路依然敢來,不愧是當年掀起血浪驚天的狠人。」

「林紫霄,沒錯,沒想起來了,他就是林紫霄,比之當年絲毫未變。」

「……」

轟動。

終於確定了。

時隔十年,斷掉的記憶終於重連,模糊的影像終於變得清晰。

十年前的無定城,城樓之上那人狂笑驚天,一句「爾等皆螻蟻」,而今猶在耳畔。

十年前的無定城,一道青光破空,引得萬紫千紅各路豪雄爭相競逐,而今猶是傳說。

十年後的今天,那人王者歸來,一樣談笑自如,一樣氣焰滔天,不同的只是換了一個城池,換了一方舞台。

林昊也不作理會,斜覷一眼張無敵,揶揄道:「不來便罷,來則不死……

叫聲倒是不小,要不你現在上來試試,正好我也有筆帳要跟你算。」

張無敵立刻不做聲了。

死死捏著拳頭,心中怒焰滔天,不是不想上,而是沒底氣。

他也不明白這是為什麼。

他現在就有種既然有他張無敵為什麼還有有一個林紫霄的痛心感覺。

每次都是這樣,每次在他信心滿滿的時候,每次在他以為他已經超過,必定能將之打敗乃至擊殺的時候,現實就會狠狠的給他一榔頭,讓他清醒、憤怒、心痛。

這次也是。

好不容易靠上了古玄聖地,好不容易才在短短十年內從一文不名到而今名震古玄。

原本以為差距早已拉開!

原本以為林紫霄早已不是他的對手!

可現在,這人一登台,抬手一揮間兩個升龍榜前五十就下台了,絲毫沒有反抗之力。

這讓他感到震驚,同時也讓他覺得無比窩囊。

因為他並不敢上!

見他敢怒不敢言,林昊無奈嘆了口氣:「你看,叫那麼大聲,讓你上來你又不敢,你說你到底圖什麼?

都說咬人的狗不叫,不叫的狗才好咬人,既然沒那個實力,你就不知道低調一點嗎?

說句實話,你這麼裝,早晚有一天會被人打死的,什麼絕仙啊仙君啊,通通都幫不了你,神都不能。」

「你……」

張無敵下意識就想發怒衝上去,卻又忽然冷靜下來,渾身冰涼。

目光驚悚看著林昊,他道:「你在胡說些什麼,什麼絕仙,什麼仙君?」

林昊一臉驚訝:「萬古絕仙嘛,曠世仙君嘛,你難道不知道,難道就沒有人告訴你?」

又笑道:「不知道也沒關係,你當我沒說好了。」

張無敵眯著眼,目光冷得嚇人。

不過很快他又鎮定下來。

他不確定林昊到底是真知道還是信口胡謅,但他知道今日之局,林昊絕對插翅難飛。

是以他冷聲道:「林昊,說再多都沒有,還是那句話,今日你不來便罷,來則必死。

我承認對上你我可能沒有多少勝算,但今日你的敵人,從來不是我。」

本來是,現在已經不是了。

這話一出,擺明他打算看戲,不會親自登台冒險。

也就這話,剛落地,突然三股氣息暴起。

「林紫霄,去死吧!」

「安心的去吧,今日我便要為我故去的好友報仇。」

「弒師之仇不共戴天,林紫霄,給我死來。」

三位渡劫修士升空,伴隨著充滿殺意的聲音傳出,一印,一戟,一珠,自三個不同方向圍剿而來。

氣勢洶洶!

其威煌煌!

渡劫修士輕易不出手,因為容易招來天劫,可一旦出手,必定天崩地裂,山塌海陷。

此時烏雲蔽空!

此時怒雷轟鳴!

林昊卻紋絲不動,彷彿傻了一般任由三樣能與天劫抗衡之利器砸在身上,爆出驚天動蕩。 「轟!」

一聲巨響,三件攻擊靈器同一時間命中,爆發出令人頭暈目眩的波動,令日月無光,天地失色。

原本以為一下就死定了,不少暗中戒備之人都做好了準備,防止林昊元嬰逃遁。

結果卻令人十分意外。

「沒死,居然沒死!」

「這怎麼可能?」

「不但沒死,他好像一點事都沒有,這到底是是沒有的怪物?」

「這不可能,三位渡劫強者全力出手,就連仙人都不敢憑藉身體硬扛,他憑什麼?」

「傳言林紫霄此人乃是體修,可身體強橫到這種程度,怎麼可能?」

「……」

震驚。

完全超出想象的一幕,讓所有人都驚呆了,也看傻了。

這個時候,就連那些真正的仙人都感到不可思議。

畢竟就算身為仙人,他們的肉身也是相對脆弱很多的,防禦基本上依靠術法神通和法寶仙器來完成。

捫心自問,單憑肉身,他們也不敢這樣硬扛。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