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石騰和譚欣都是一愣,蘇瑾見狀說道“真衣說的沒錯,所以如果你們想活下去,那就小心一點,有多小心就多小心。”

四人說話間已經進入前殿,前殿中有昏黃的蠟燭在燃燒,只不過這些蠟燭無比巨大,好像建造宮殿用的柱子一樣,厚厚的蠟油滴落在底端,如同一座多層的高臺一樣,巨大的燈芯飄蕩着昏黃的燈火,將整個前殿也映襯的昏黃不堪。

前殿的兩段則是兩座巨大的神像,一邊是一名白甲神將,他手持金劍,神色莊重,而另一邊則是一隻黑炎魔神,這魔神狀若瘋狂,與白甲神將分列兩邊,怒目而視。

而在兩座神像的腳下,則是一些真人大小的神像,他們同樣黑白分明,造型各異,隨時都好像要撲向對面一樣。

“小心點,我覺得這裏未必安全!”花野真衣雙眼微微眯了起來,蘇瑾隱隱看到她的眼中有一抹紫光流過。

“我在一次事件中習得的技能,能夠加強我的視力,可惜我沒有開啓靈能,不然還可以改造視野類型。”花野真衣見蘇瑾看向她的眼睛,便主動解釋道。

“很不錯的技能。”蘇瑾對於這些能夠提升自身基礎能力的技能非常看好。

四人緩緩前行,他們觀察兩邊的神像,發現這些神像似乎在敘述着一個古老的神話故事,從開頭到結尾,雖然沒有文字,但光是憑藉一座座神像的演繹,還是讓四人基本理解了大概。

“似乎是正邪之戰的故事,白甲這邊代表光明,黑炎這邊則是邪惡,結局……咦!”蘇瑾看着兩排神像的最後,表情微微一變,原來在最後並沒有任何神像,而是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太極圖。

太極圖由白與黑兩色構成,代表着宇宙,陰陽,在華夏文明中被賦予了非常深刻的意義,太極圖上黑白中各有一枚陰陽魚,表示一切相對亦是相生,兩極相融,便是一切根本。

但這塊太極圖卻不同,黑白二色交融在一起,不過卻沒有兩枚陰陽魚,仔細看這似乎根本不是太極圖,至少不是完整版的太極圖。

“這個結局……善惡到底誰贏了?”譚欣疑惑的問道,從這副圖可什麼都看不出來。

蘇瑾思索了一番,他沒有說什麼,只是對譚欣和石騰道“你們可以看一下地獄手冊,對於新人來說地獄手冊一般都有提示,或許能給我們答案。”

石騰立即翻開地獄手冊,查看後果然有新的內容,石騰念道“善惡從沒有勝負,正如光與暗永遠消滅不了對方,立身之地,關係生死!”

“我的也一樣!”譚欣看了看自己的地獄手冊後,也點了點頭道。

地獄手冊上的提示一如既往的不明確,需要宿主自己去解析,幾人都思索了起來,提示太過模糊,不過提到了生死這兩個字後,蘇瑾和花野真衣都不敢大意。

“立身之地……是指我們站的地方麼?”石騰猶豫的說道,他指着那太極圖下面的石板,那裏同樣被刷成了黑白二色。

“有可能,不過怎麼選擇呢?”花野真衣點了點頭,但他們還是迷惘,黑白二色到底立身於什麼地方纔是安全的?地獄手冊給出的信息里根本沒有提及。

“我想最好不要選擇相同的,將風險分擔一下最合適吧?”花野真衣看向蘇瑾,詢問他的意見。

蘇瑾也點頭,四個人商量了一番後,決定蘇瑾和花野真衣選擇相對危險的黑,而石騰和譚欣則選擇白。

蘇瑾率先站在了黑色的地面,他剛一站在那裏,就有一股黑霧在他周圍一閃即逝,好像是給蘇瑾打上了烙印一樣,只是除此之外就沒有了其他的反應。

石騰則站在了白上,這一次是白光閃爍了一下,接下來譚欣和花野真衣也各自站了上去,和之前兩人也一樣,只是黑霧與白光各自閃爍了一下而已。

“只是打上烙印麼?”蘇瑾喃喃自語,結合地獄手冊的提示來看,這裏似乎只是爲了讓他們確定立場,不過立場確定之後,接下來……糟糕,大意了!

“難道……是讓我們內部分裂麼?”蘇瑾心中暗道,他隱隱覺得不對,地獄手冊讓他們劃分黑白,如果代表的是邪惡與光明兩種勢力,那接下來他們自身發生衝突簡直就是必然的。

蘇瑾看向三人,花野真衣默不作聲,眼簾低垂似乎在閉目養神,蘇瑾決定從一開始花野真衣或許就覺察到了,但她並沒有說出來,而譚欣的臉上卻閃過一絲異色,不過只是一閃即逝,速度快的讓蘇瑾還以爲自己看錯了。

“她也發現了麼?” 情劫難逃 蘇瑾皺眉,如果最終真的要雙方對抗,那麼新人這一組簡直是必死無疑的下場。

“我……我想,地獄手冊讓我們劃分黑白,會不會有可能……讓我們內部對抗?”譚欣此時似乎下了很大的決心,才勇敢的對蘇瑾說道。

石騰臉色一變,被譚欣這樣一提醒,他也覺得是有可能的,他見識過花野真衣的力量後,可不覺得自己是對方的對手。

“有可能。”蘇瑾誠實的點了點頭,他直接道“不過你們也不用太擔心,即使是對立,也未必需要決出生死,更何況必須完成的任務只有到達天元觀的深處而已,即使我們接下來身份對立,只要目標同樣就行了。”

譚欣這女孩非常聰明,不然也不會馬上發現其中的奧祕,所以對於蘇瑾的話她根本不相信,覺得只是一種安慰罷了。

“我話說在前面,如果真的需要我們分出勝負一類的,只要不讓我死,我都可以立即認輸!我只希望你們能保護我的安全!”譚欣非常誠懇的對蘇瑾和花野真衣說道。

兩人互視一眼,不得不說這女孩真的是一個聰明人,第一時間表明態度,接下來就算真的遇到類似的事情,至少可以保證自己是無害的,配合她女學生的身份,效果就更好了。

“我也一樣,我知道你們的厲害,只要不讓我去死,我願意認慫。”石騰也說道,似乎害怕兩人不相信他,他還將雙手都舉了起來。

花野真衣低聲對蘇瑾道“隊長,你拿主意吧!”

“好吧!接下來請兩位不要離開我們的視線,可以麼?”蘇瑾問道,他雖然願意保護新人,但至少是在能夠保證自己的安全下,當兩名新人對他的生存造成威脅的時候,蘇瑾絕對會立即反擊,將危險抹殺在萌芽中。

“我明白了。”“好的。”兩人都連忙點頭。

就在這個時候,周圍忽然發出噼噼啪啪的響動聲,蘇瑾和花野真衣立即戒備起來,花野真衣眼中的紫光一閃,而後她露出驚訝之色,對蘇瑾喊道“快走,這些神像活過來了!” “從入口開始,白色方的神像復甦了。”花野真衣對蘇瑾喊道,他們所站立的地方距離入口大約有三百米左右,蘇瑾一眼看去並沒有看到什麼,但花野真衣擁有增強視力的技能,她說的話應該沒錯纔是。

“這裏是死路,難道要回頭?”蘇瑾心中暗道,他立即看向四周,可惜四周除了牆壁以外並沒有發現任何類似出口的地方。

“嘩啦啦……!”就在這個時候,花野真衣所說的神像徹底活了過來,那神像和普通人差不多大小,此時晃動身體抖落了一些石塊,然後晃晃悠悠的朝幾人走了過來。

“真衣,攔住他!”蘇瑾對花野真衣喊道。

花野真衣微微點頭,她將地獄手冊拿出,不變魔術一樣將魂語者阻擊槍從地獄手冊中抽了出來,譚欣和石騰見到這樣的場景,直接呆住了。

這是一杆紫水晶一般的阻擊槍,雖然蘇瑾也沒見過什麼阻擊槍,但也知道這一杆絕對不凡,紫水晶一般的槍體通透深沉,似乎有一縷紫光在其中流轉,這絕對不是地球科技能夠打造的武器。

花野真衣抽出魂語者後根本不做調整,直接扣動扳機,她完全沒有瞄準的動作,但連續打出的數顆子彈全部都精準命中,將向他們走過來的神像擊退了數步。

不過這個舉動也激怒了對方,那神像站穩後立即加速衝了過來,蘇瑾見狀對發呆的譚欣和石騰道“你們兩個幫忙尋找出口!”

說罷,蘇瑾也拿出地獄手冊,將剔骨刀召喚了出來倒扣在手上,花野真衣則對他道“隊長,神像我會負責阻止的,你不用管!”

“好吧!”蘇瑾收起想要幫忙的想法,將注意力放在尋找出口,既然地獄手冊將入口封鎖,那就是說出口一定就在這裏,他想地獄手冊應該不會佈置一個必死的局面給他們。

蘇瑾收斂心神,面前的牆壁一目瞭然,那如果視野之內沒有的話,似乎就要考慮視野之外了,地面!

蘇瑾將目光轉移到自己的腳下,他臉上露出喜色,地面果然有點問題,原來地面被一層蠟油包裹,但在蠟油下有一個巴掌大的轉盤,這個轉盤原本是凸起的,應該非常顯眼纔是,只是被蠟油覆蓋後,原本的凸起就不存在了,所以幾人纔沒有注意到。

“真衣,給我爭取一點時間!”蘇瑾吩咐了一聲。

花野真衣沒有回答,不過她的槍聲連續響起,已經是迴應了蘇瑾,花野真衣連續射擊神像,可只能稍稍阻礙對方的前進速度而已。

“普通能量彈沒用麼?”花野真衣喃喃自語,她手在魂語者上一抹,紫水晶一般的魂語者立即有了變化,變成了紅水晶一樣的槍體。

砰砰!連續兩聲脆響,那神像忽然一頓不再前進,原來神像的頭顱居然直接被花野真衣兩槍爆掉了,變化成紅水晶的魂語者威力極強。

“爆破彈效果明顯,只是……支撐不了多久啊!”花野真衣皺起雙眉,她看見自己解決一個神像後,又有兩個神像復甦了過來。

而蘇瑾此時已經用剔骨刀將地面的蠟油刮掉,剔骨刀是由邪神打磨的,切鋼鐵都如同切豆腐,何況是一些蠟油。

蠟油刮掉後,轉盤露出了原本的面目,這是一個五位數密碼鎖,轉動轉盤上面的數字就會有變化。

“五位數密碼?”蘇瑾皺眉,之前進入前殿的時候他就留意周圍的情況,但並沒有發現有數字或者類似的提示。

“是不是神像的數量?”譚欣一邊緊張的看着不停射擊的花野真衣,一邊對蘇瑾說道。

蘇瑾擡眼看了看兩邊的神像,稍微計算後便得出了準確的數字,兩邊神像的數量是一樣的,每邊真人大小的神像各四十九座,再加上白甲與黑炎,一共一百座。

“不對,不對,還是不對!”蘇瑾將數字進行拆解,用各種方式以五位數的方式輸入,比如49492,77772%2c24949等排列方式,但都不對,輪盤沒有任何反應。

“隊長,你最好快點,不然我要撐不住了。”花野真衣壓力越來越大,她已經擊殺了五座神像,但比起還沒有復甦的只是很少一部分,她也嘗試先一步將沒有復甦的神像擊碎,可那些還沒有復甦的神像堅硬無比,即使是魂語者威力最大的爆破彈模式,也奈何不了那些還沒有復甦的神像。

蘇瑾目光不停在周圍遊走,密碼的提示一定就在周圍,忽然間他發現牆面的陰陽太極蔓延的色彩最終消失在輪盤處,眼中忽然一亮,他立即轉動輪盤,等他停下的一刻,輪盤發出咔哧一聲。

“成了!”蘇瑾擡頭向聲音傳來的方位看去,只見牆壁上以太極圖爲界限,整個牆壁居然向兩邊開啓,露出了一條通道。

“走!”蘇瑾低喝一聲,花野真衣手中的魂語者以之前數倍的節奏轟出數發,然後花野真衣頭也不回跟着幾人跑入了通道。

幾人一進通道就打了個冷顫,背後的入口緩緩關閉,而前方籠罩在黑暗之中,什麼都看不見,蘇瑾掏出自己的手機,想要利用手機照射前方,不過立即一道強光傳來,花野真衣手上居然拿着一根強光手電筒。

“這也是兌換的?”蘇瑾問道。

花野真衣搖頭道“這東西如果兌換的話也不貴,但是積分那麼珍貴,怎麼敢浪費,這些是我自己採購的。”說着又拿出一根手電筒遞給蘇瑾,又問道“剛纔你怎麼打開通道的?”

“運氣好,五位數的密碼和牆面的太極圖結合起來,讓我想起了金木水火土五行,我嘗試將五個字拆分成筆畫,計算筆畫數,然後輸入輪盤,沒想到一次就成功了。”

幾人有些佩服蘇瑾,誠然這個密碼確實不算難,就算是普通人多嘗試幾遍應該也能打開,但是在那種情況下頭腦還能清晰的做出聯想,這就很難得了。

蘇瑾接過手電筒將自己的手機收了起來,手機在事件中除了照明外意義不大,他向四周照了照,發現前面是一條石板路,或者說是石板橋,在通道的中央是一條石板路,但是石板兩側則是看不出深淺的水道。

而與此同時,前殿中被摧毀的神像化作了流沙消散,白甲神將的雙眼隱隱眨動了一下,嘴角似乎露出了些許笑容,只是這些都發生在一瞬間,下一刻一切都恢復之前,因爲此時前殿中又出現了一個身影。

通道之中,四人籌措不前,蘇瑾無需任何直覺第六感什麼的,基本就能確定前面的石板路肯定不會太平,這種佈置簡直就是殺人搞事的經典地形。

“真衣,你的視力能夠看到水中有什麼麼?”蘇瑾向花野真衣問道。

花野真衣向前一步,雙眼中紫光轉動,片刻後她搖了搖頭道“不行,水面對我的視力阻礙嚴重,我什麼都看不到。”

“我們快速通過行不行?”石騰說道。

蘇瑾毫不猶豫的搖頭“如果水裏真的有什麼的話,我相信它們攻擊的速度一定比你跑的快。”

“那怎麼辦?”石騰道。

“我想辦法先過去,真衣你掩護我。”蘇瑾思索了一番後對花野真衣說道。

花野真衣先是一愣,然後立即搖頭道“不行,這種情況讓沒有作用的新人去做纔是正確的,不應該由你來。”

“他們沒有自保能力,一旦遇上危險就是必死無疑。”蘇瑾說道。

一世傾城:冷宮棄妃 花野真衣毫不退讓的道“新人在事件中本就是要拼上性命的,你願意庇護他們已經很不錯了,他們不能一點貢獻都沒有,而且……有戰鬥力的只有你和我,一旦你出事的話,接下來恐怕他們也活不了。”

蘇瑾猶豫了,花野真衣的話雖然無情,但也不算錯,他看向譚欣和石騰,兩人的臉上的樓露出立即露出驚恐之色。

“算了……!”蘇瑾嘆了口氣,準備還是自己上。

“隊長,我不介意你仁慈的對待新人,但是我想你應該在保證自己生存的情況下再考慮仁慈,這個隊伍如果說有不可或缺的人,那隻能是你和我,絕對不是他們……!”花野真衣忽然說道,那語氣是堅決不讓蘇瑾涉險“隊長,這裏是地獄手冊所掌控的世界,這裏是地獄……仁慈本來就是稀缺的,如果你現在對他們仁慈,即使他們活過這一次事件,可下一次事件呢? 蜜寵辣妻:老公輕一點 被你保護而沒有任何成長的他們,依舊是新人!”

“蘇先生,我……讓我去吧!”就在這個時候,譚欣忽然開口說道,她的眼中閃爍着恐懼,手指甚至微微顫抖,但還是對蘇瑾毛遂自薦。

蘇瑾很無奈,花野真衣經歷了數場事件,她比自己對地獄手冊的世界更瞭解,所以聽從她的勸告也許纔是正確的,所以蘇瑾對譚欣的自薦準備答應。

“蘇先生,我石騰也不是慫包,讓我去吧!”石騰忽然也自薦了,他上前一步道“我也是男人,這個時候該有的紳士風度,我也不會少!”

“好吧!那就拜託你了,我們會在後面掩護你。”蘇瑾拍了拍石騰的肩膀道。

花野真衣也不是一味的做壞人,她從地獄手冊中召喚出一柄手槍給石騰“手槍裏有一千發子彈,你拿去自保吧!開槍你應該會吧?”

“恩,以前玩過獵槍,應該差不多吧。”石騰舔了舔嘴脣,接過手槍後深呼一口氣,然後緩緩向石板路走了過去。 一分鐘過去,石騰已經接近通道的另一端,但是壓抑在他心頭的恐懼也到達了最頂端,他的腳步明顯快了幾分,這是人之常情,當人類面對恐懼時,有些人往往可以保持冷靜,但當人類將要脫離恐懼時,能夠保持冷靜的人就少而又少了,顯然石騰沒有這個素質。

因爲動作變快,石騰腳下發出了不小的動靜,就在這個時候,花野真衣忽然渾身一震,好像是發現了什麼!

“石騰,向前跑!不要回頭!”花野真衣對石騰喊道。

石騰自己也有所察覺,彷彿身邊有什麼在靠近他,而他聽到花野真衣的呼喊後,立即拔腿就跑,而隨着他的跑動,魂語者也發出了清脆的響聲。

呼啦……!

黑暗的水道中,一條蛇形怪物向石騰撲了過去,不過花野真衣已經提前準備,連續數顆子彈好像長了眼睛一樣飛出,全部打在蛇形怪物向前的路徑上。

子彈準確的擊中蛇形怪物,不過只是讓那蛇形怪物稍稍偏離了軌道而已,向石騰撲去的身形依舊沒有停止。

啞小姐,請借一生說話 轟……!蛇形怪物劇烈的撞擊在石板路上,蘇瑾三人視野中沒有了石騰的身影,他是死是活三人暫時無法知曉。

“該死!”蘇瑾暗罵一聲,他從地獄手冊中召喚出了邪神之眸,立即發動探視技能。

邪神之眸被蘇瑾扣在手中,所以沒有人看見他手中有一股黑氣躥出,那股黑氣躥出後直接順着蘇瑾的毛孔竄入他的體內。

蘇瑾渾身一震,他眼前一震模糊,身體中好像被無數螞蟻鑽了進去一樣,不過這感覺來的快去的也快,一瞬間就緩了過來,花野真衣和譚欣的注意力都在前方石板路上,所以也沒有注意到蘇瑾的不對勁。

“哈哈……!”蘇瑾輕聲吐氣,剛纔那種感覺已經消失,但留在自己心裏的感覺依舊還在,讓人忍不住戰慄。

“該死,果然……果然和我猜想的一樣,哈哈……不過也不奇怪,畢竟是邪神,用這種手段也是理所應當的吧!”蘇瑾心中暗道,鳳溪鎮事件的邪神從一開始就不是真心與自己做交易,自己雖然能從中得到好處,但要承受的風險也是巨大的。

“呵呵,開始了……終於開始了。”一塊沉浸在空間斷層最深處的碎片裏,一座孤寂的院落中,一雙空洞沒有眼球的雙眼,耷聳的眼皮佈滿青筋,此時微微顫抖,彷彿狂笑的魔口,咆哮不停。

天元觀中,蘇瑾顧不得殘存在心中的感覺,他翻開地獄手冊,找到了邪神之眸探視的結果。

“虎蛟龍,天地間孕育的異種,其天性兇暴,生命力強大,擁有千年一食,一食千年的特性,只要稍微進食一些,就能夠保證千年不死,經常被強者豢養,用以守護居所或者古墓,其弱點爲腹部虎紋,擊之則死!”

地獄手冊給出的資料還算詳細,最讓蘇瑾欣喜的是資料中居然有明確的弱點。

“真衣,能看見怪物腹部像是老虎紋絡的一樣的圖案麼?”蘇瑾向花野真衣問道。

花野真衣是眼中紫光流動,馬上點頭道“沒問題,圖案很大,很明顯!”

“攻擊那裏!”蘇瑾立即說道。

花野真衣毫不猶豫,她一拍魂語者,紫色的槍體又一次變化,這一次變幻成了綠色的槍體,猶如綠水晶一樣。

砰……!

槍聲響起,一顆綠色光彈旋轉而出,準確命中虎蛟龍腹部的虎紋,正如地獄手冊所說,虎蛟龍腹部的虎紋被擊中後,身體立即繃直,然後一動不動。

“掩護我!”蘇瑾竄了出去,現在距離石騰被攻擊不過十餘秒而已,如果石騰運氣夠好的話,還有一分活着的可能。

蘇瑾速度極快,動靜自然也不小,水道之中轟然又跳出數條虎蛟龍,但在它們跳出的一瞬間,相同數量的綠色光彈也隨之射出。

噗通……噗通……!

跳出的虎蛟龍在撲向蘇瑾的一瞬間就被綠色光彈擊中虎紋,又直挺挺的掉入水道之中,蘇瑾跳過橫死在石板路上的虎蛟龍,卻沒有發現石騰。

“掉入水道了麼?”蘇瑾嘆息了一聲,如果石騰掉入水道,那麼就是必死無疑了。

“救……救我!”就在這個時候,石騰微弱的聲音傳來。

蘇瑾先是一愣,然後立即順着聲音去找,最後在虎蛟龍的口中找到了石騰,他下半身被虎蛟龍含在口中,上半身則垂在一旁,樣子非常悽慘。

蘇瑾用剔骨刀將虎蛟龍的嘴巴切開,然後纔將石騰給拉了出來,他的傷勢比蘇瑾想象的要好的多,只有腿上被虎蛟龍的利齒刮破了一點,其他地方居然並沒有什麼損傷。

“都過來吧!”蘇瑾將石騰扶到通道的盡頭,然後朝花野真衣和譚欣喊道,虎蛟龍的弱點被洞悉之後,威脅大大減弱,至少對於射術無雙的花野真衣來說,已經沒什麼威脅了。

兩人安全通過石板路,四人重新匯聚,花野真衣對蘇瑾笑道“隊長,你怎麼知道這怪物的弱點在腹部?”

“一個技能而已。”蘇瑾沒有在這個問題上與花野真衣多說,而是查看了下石騰的傷勢,不得不說他運氣上佳,都被虎蛟龍咬入口中了,居然只受了點輕傷。

“剛纔你爲什麼不開槍?”蘇瑾問道。

石騰此時還沒從恐懼之中脫離,顫顫巍巍的回答道“嚇……嚇忘了!”

蘇瑾苦笑,不過從石騰的表現中他也明白了,如果沒有經過足夠的歷練,即使手中有武器,在緊要時刻也未必能夠發揮作用。

四人休整了一番,然後才離開通道,離開通道後四人終於走出了前殿,頭頂的天空愈發黑暗,而且幾人發現天元觀周遭似乎也被黑暗侵襲了。

通過前殿後,是一段空曠的道路,而道路的另一邊則是天元觀的正殿,比起前殿來說,正殿更顯宏偉,而且光線也更加充足,就好像裏面掛着一顆小太陽一樣。

空曠的路段通過的非常順利,不過越是順利,蘇瑾越覺得不安,他們進入正殿後立即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

前殿中白甲黑炎那種級別的神像,幾乎佈滿了正殿,一座座如同小山一樣的神像糾纏在一起,他們代表着光與暗兩種勢力,彷彿在進行着一場正邪之間的大戰。

“你們看那裏!”花野真衣指向大殿的一處,那裏一名神王一樣的神像端坐,他手持長劍,藐視衆生,似乎這些纏鬥的神像對於他來說只是玩物一般。

“不知道你們怎麼想,不過我覺得……所謂的最深處和那座神像應該有關係吧!?”蘇瑾掃了一眼三人道。

三人都毫不猶豫的點頭,神王的存在感太強了,讓人不由自主的就聯想到自己的任務,不過這滿大殿的神像讓幾人心中發毛。

“問題不大,如果這滿殿的神像都復甦過來,這次的任務也不會只有丙級了。”花野真衣似乎看出了大家心裏的想法。

蘇瑾也點了點頭,鳳溪鎮作爲乙級事件,也沒有這種規模,作爲丙級任務的天元觀絕對不會出現他們所想的情況。

“不管怎麼說,還是先進去吧!站在這裏也沒用!而且……事件進度似乎催促我們前行。”蘇瑾看了眼身後,他們之前走過的那段距離,在這短短的時間裏居然已經被黑暗所吞噬了個乾淨。

幾人小心翼翼的向前,忽然間譚欣一聲驚呼,只見她的腳下白光閃爍,下一刻便消失不見了。

“停下!”蘇瑾連忙喊道,譚欣剛纔在他的身後,他回頭掃了一遍,並沒有發現什麼不對,花野真衣和石騰也一臉茫然,兩人在譚欣的身後,可也沒有發現剛纔發生了什麼事情。

“救命……救命!”就在這個時候,正殿的入口傳來呼救聲,三人還以爲是譚欣,但回頭一看才發現,出現在正殿門口的居然是金絲眼鏡男。

金絲眼鏡男狼狽不已,他原本梳的一絲不苟的頭髮現在如同鳥窩一樣,雙臂上沾染了星星點點的鮮血。

他一路向蘇瑾三人跑了過來,就在他靠近三人的時候,他的腳下傳來吧嗒一聲,石騰所站的位置騰起一道白光,下一刻石騰也消失不見。

“見鬼,是機關麼?”蘇瑾暗罵一句,然後對金絲眼鏡男道“你站着不許動!”

金絲眼鏡男一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的表情,蘇瑾則吩咐花野真衣道“真衣,這位先生如果敢亂動,你就給我一槍打死他。”

“明白了,我很樂意完成這個任務。”花野真衣將魂語者指向金絲眼鏡男。

金絲眼鏡男一陣哆嗦,然後連忙擺手道“不要啊!我們……我們都是同伴不是麼?我願意和你們一起走,不要拋棄我啊!”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