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可是。

「咯咯咯,確實是有件事,需要冤家你來幫忙啊!」

秦洛輕啟紅唇,媚笑道。

「啊?還真有啊!」

楊浩渾身打個哆嗦,有種不好的預感:「什……什麼事啊?」

「師姐這次任務很是兇險,為了完美的完成師尊的吩咐,我自然是要拋下內心的所有顧慮。」

秦洛勾人的媚眼看過來:「而我的顧慮,就是冤家你呀。」

「所以,今夜你要不就從了師姐?」

秦洛慵懶的躺在床榻上,舔了舔性感的舌頭:「這就是你能給與師姐,最大的幫助了。」

噶!

今夜從了師姐?

楊浩直接就懵逼了,恨不得扇自己連耳光,找什麼借口不好,非要找這個?

「冤家,這可是你說的哦?」

秦洛戲虐的笑道:「於情於理,你都不會拒絕師姐的吧?」 汗!

看著秦洛那戲虐的神情,楊浩頓時就汗顏起來。

我嚓咧。

本來是想要岔開話題,怎麼把自己給坑進去了。

「咳咳,師姐,你在執行蒼老頭的吩咐,那個……」

楊浩賊眼滴溜溜一轉:「那個,我這也在執行任務呢,所以說啊,我們兩個都不容易,這幫忙的事情就先往後拖一拖?」

「師姐,你覺得……怎麼樣?」

說完,楊浩心虛的撇了一眼秦洛。

這母老虎在山上,可謂是「兇殘至極」啊,一言不合就要揍他屁股,給年幼的楊浩,留下來深刻的陰影,再加上她已經是玄階高級的修為,楊浩就算反抗也沒用!

他還真怕,這母老虎一時想不開,就把他給強迫……那啥了。

幸好——

「行了,你那小心思師姐還不懂?」

秦洛掩嘴嬌笑,隨後又把眸子放到小白身上,猶豫了好一會兒……

「冤家,我今天過來,是接小白走的。」

「接小白?」

楊浩心裡舒了口氣,但又疑惑問道:「小白在我這裡玩得好好的,這就要回山上去了?」

「不是回蒼梧山……」

秦洛嘆息一口氣,面色變得凝重起來。

「而是要送小白,去華山劍宗……」

華山劍宗!

小白?

楊浩的臉色先是一愣,隨後猛地就變得陰森起來。

轟!

一股狂暴從他身上席捲而出,這是殺意!

「華山……白清風?」

楊浩緊緊皺著眉頭,煞氣凜然!

「恩,白清風現在,已經是華山劍宗的掌門了。」

秦洛神情肅穆,看來一眼小白繼續開口道:「他已經得知小白還活著的消息后,就向師尊提出,要把小白接過去照顧。」

「不可能!」

暴喝一聲。

楊浩緊皺著眉頭,想都沒想就直接拒絕了,語氣中充斥著暴戾。

白清風是小白的親生父親,二十年前為了爭奪華山掌門,拋棄了年幼的小白,害得小白被仇家追殺身受重傷!

小白不能說話的毛病,就是那個時候造成的!

可現在,那老王八蛋得知小白還活著,竟然還想把小白要回去?

沒門!

「楊浩!」

秦洛嘆息開口道:「他畢竟是小白的親生父親,況且當年的事,他也是不知情之下,才被仇家找到空隙的。」

「小白年幼失去母親,現在就只剩下這麼一個父親了,他應該去看看。」

秦洛心疼的看了一眼小白,繼續說道。

「半個月前,白清風親自上蒼梧山,在山門外跪了五天五夜,在加上華山老掌門的說情,師尊才同意了這件事!」

恩?

楊浩的臉色更加陰沉。

「老頭子是老糊塗了嗎?這都同意了!」

楊浩壓抑著怒氣低吼:「那個懦夫,當年敢拋棄小白,現在還有臉叫小白回去認祖歸宗!」

「這件事情,我不同意!小白是我兄弟,誰也不能脅迫他!」

楊浩雙眸間,浮現一抹血色:「這件事情,我會向老頭子請罪的,小白,不能走!」

轟!

這句話一說出來。

他全身的煞氣更加濃郁,森然無比!

小白是他兄弟,是他從小到大想兄弟,想到小白幼年時收得苦難,他的內心充滿了殺機!

突然。

一隻白凈的手掌伸過來,摁在了楊浩的肩頭。

是小白!

小白清澈的眼眸內,滿是焦急擔憂。

「獅……師……兄,不……不……」

小白掙扎著,從喉嚨里發出嘶啞的異聲,就這麼簡單的幾個字,使得他滿頭大汗!

感覺到發聲的艱難,小白雙手連忙揮舞,打著手語焦急的和楊浩交流起來。

「小白,這件事誰也不能逼迫你!」

楊浩沙啞著喉嚨低吼:「就算和華山開戰,和整個古武宗門作對,師兄絕不會讓你受委屈的!」

「楊浩,你別這樣。」

小妻吻上癮 「這件事情,是華山老掌門和師尊親自敲定的。」

秦洛神情複雜,擔憂的看向楊浩:「當年的事,白清風也不知情的,二十年前他還只是華山劍宗的弟子,沒有話語權,現在身為劍宗掌門,自然會對小白好的。」

「可是師姐,小白從小就在蒼梧山長大,他不會說話,我怕他在華山受人欺凌啊!」

楊浩焦急的說道。

「欺凌? 修真路人甲 我看誰敢!」

秦洛美眸中厲色閃爍,淡漠道:「師尊並沒有剝除,小白蒼梧山核心弟子的身份!」

「小白依舊是師尊的弟子,身份尊貴,就算去了華山,也不會受絲毫委屈的,我蒼梧山,這點威懾力還是有的!」

聽到這裡。

楊浩內心的暴戾也是消除了一些。

確實。

蒼梧山地位超然,只要小白擁有這個身份,華山的人絕不敢拿他怎麼樣!

「唉,可是小白他……」

楊浩還準備要說什麼,可是胳膊卻被小白拉扯了一下。

看著小白努力的解釋,努力的揮舞著手語,楊浩的神情,也是愈加苦澀起來。

一股沉悶瀰漫開來。

良久。

楊浩沙啞著喉嚨問道:「小白,你……你決定好了?」

「恩。」

小白目光清澈,堅定的點了點頭。

「行了楊浩。」

秦洛看了眼小白,又對楊浩說出一句話來:「這件事情,師尊也是有他的用意的,一方面是讓小白見見他的父親,另一方面,小白去了華山,也是身負師尊的任務!」

「任務?」

楊浩神情一震。

「沒錯,華山身為古武修鍊界的大宗,有些隱秘之事隱藏很深,師尊需要這個契機,打入華山內部!」

秦洛幽幽說道:「所以說,師尊並不是要放棄小白,這只是一個長期的任務而已!」

小白也在一邊打著手語,表示自己確實帶有任務,才去的華山!

「呼~!」

楊浩沉默一會,重重的深呼了一口,這才抬起眼眸,看向了小白。

「小白,你既然已經決定,這又是老頭子的任務,那師兄就不阻止你了!」

「可是有一點,小白你給師兄記清楚了!」

楊浩全身氣息鼓動,捏著拳頭沉聲道。

「小白,你要記住,你姓楊,你叫做楊小白!你是我的親兄弟!」

「去了華山,你千萬不能委屈了自己,遇到事,該打就打,該殺就殺,出了事,師兄永遠幫你頂著!」

楊浩森然說道:「一個華山宗而已,要是他們敢欺負你,師兄二話不說就殺上去,讓它華山宗,身死道消傳承斷滅!」

轟!

滔天殺機噴涌而出,楊浩的眸子瞬間,變得青芒大漲。 「恩……」

小白重重的點頭,眼眸間,充滿了感動!

「沒錯,到時候,師姐帶領蒼梧山刑罰堂,一起殺上去給你撐腰!」

秦洛在一邊,也是殺意凜冽的說道。

他們蒼梧山的弟子,對外是心狠手辣,對內可是團結一致的!

「師姐,你們準備多久出發。」

楊浩看向秦洛。

「明天一早。」

秦洛猶豫著說道:「距離師尊交代的時間快到了,本來前幾天就該走了,小白非要等你痊癒了再走。」

明天一早?

楊浩捏緊了拳頭,看向小白的目光充滿了不舍!

第二天。

天剛蒙蒙亮。

中海市機場內,楊浩就陪伴著小白和秦洛來到機場內。

華山宗的世俗入口,是在秦陝省境內的西嶽華山景區,只不過宗門入口被封印,沒有人接引的話,普通人是進不去的!

「楊浩,就送到這裡吧,後面我會親自送小白去華山宗的。」

秦洛扭頭說道。

小白也是打著手語,讓楊浩早些回去。

「好吧。」

楊浩點點頭,不舍的看向小白:「小白,接下來的路就要靠你自己走了,你要記住一點,只有自己變得強大,讓所有人都恐懼你的時候,才沒有人敢欺負你!」

說這句話的時候,充滿了戾氣!

「恩恩……」

小白凝重的點頭。

「放心吧,師尊已經交代過了,我蒼梧山的第子,華山宗還沒有資格欺負!」

帝都冷少別太渣 秦洛笑吟吟的開口道。

聽到這句話,楊浩的內心才放心下來。

想到自家那老頭子,雖然有些為老不尊,可是卻又比誰都護犢子,蒼梧山現在的超然地位,差不多大半都是老頭子殺出來的威名!

又等了大半個小時,機場提示登機,小白才在楊浩不舍的目光中離開!

「華山宗,希望你們不要自掘墳墓!」

楊浩的眸中,閃過一抹厲色。

……

嗡嗡嗡,嗡嗡嗡!

剛剛走出機場,楊浩褲兜里就傳來一陣震動。

「喂,大小姐……」

楊浩剛剛接通電話,耳朵里就傳來了尖銳的質問!

「楊浩!你一大早又去哪鬼混了!」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