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哈哈哈,來我教你…”

教會之後,胡軒又抽了一根,抽完之後立刻爽的不行了。

“哦!我怎麼有一種騰雲駕霧的感覺?”

“哈哈,想抽我這還有。”

看着胡軒抽菸的興奮勁,張謙一陣好笑,狐狸精抽菸這可是大新聞,看來妖怪也喜歡這口啊。

“廢話,吸菸就相當於極輕度化的吸-毒,都能讓人感受到興奮和愉悅,誰不喜歡啊?”

“那以後我得給鵬魔王準備點。”張謙嘿嘿直樂,腦海裏浮現出了一副畫面:一隻體型碩大的大鵬鳥威武的翱翔在天空,雄姿英發!

然後嘴裏叼着一支菸,一邊飛一邊抽,像個會飛的老流氓一樣。

想想就有意思!

“哈哈,這個可以有,鵬魔王估計…”

系統突然停住了。

胡軒也瞪起眼睛露出了嚴肅的表情。

“有鬼氣!”胡軒和系統同時說。

張謙也感覺到了一股難以言喻的冰冷陰氣從四面八方涌了出來!

這個鬼氣真的很驚人,張謙從未感覺到如此強大的鬼氣!

鬼氣中還包含着令人心驚肉跳的凶氣、戾氣和殺氣!

“鍾無期說的沒錯,這的確是一隻非常恐怖的厲鬼。”系統沉聲說。

“厲鬼又怎樣,我現在身邊有妖有仙有鬼雄,怕她?”張謙不屑的說。

“你最好別有這種心理,這隻鬼和你以前碰到的那些垃圾鬼完全不是一個概念。”系統說,“雖然年歲很少,也是個新鬼,但是她的怨氣和戾氣卻是驚人的誇張!” “鬼這種東西,年歲並不能代表一切,戾氣和怨氣纔是根本。”系統說。

“我倒要見識見識。”

張謙打開門,正好看到了寧震躡手躡腳的往旁邊的房間裏走。

睡在張謙旁邊房間的是寧媛媛和胡靈,這小子顯然是打算去找胡靈。

而恰巧這個時候,胡靈也打開門走了出來。

“有鬼氣!”胡靈說。

剛要開口說話的寧震臉色立刻白了。

“嗯。”張謙點點頭,“那隻鬼來了,準備好。”

寧國忠和寧媛媛也走出門,聽到了張謙的話都露出了驚恐的神色。

“你說你們倆爲什麼非得留在這?”張謙擰着眉毛說,“這下好了鬼來了,事先說好啊,你給我的那四千萬是讓我幫你兒子的,所以我只管你兒子的死活,你們倆的安全我可不負責。”

寧國忠說:“張先生您保護好我兒子就行。”

“其實不瞞您說,那女鬼只是找小震的麻煩,從來沒有傷害過我們,所以我們纔敢留在這。”寧媛媛說。

她這一說張謙倒愣了,只對付寧震不傷害他們?看來這是個講道理的好鬼啊。

但是收錢就得辦事,爲了錢和能量點,張謙也不管她是不是好鬼了。

“就算是這樣你們就敢留在這了?待會要是真打起來難保你們會不會受到傷害。”

“張先生您別見怪,我就這麼一個兒子,我是真放心不下!”寧國忠說。

張謙懶得說了。

他覺得這倆人要麼精神病要麼傻.b,你兒子的命再重要又怎麼樣?說句不好聽的就算真死了你再生一個就是了!再說了,要真這麼看重的話你就帶着你兒子躲的遠遠的就是了,國內不行就躲到國外去啊!

“興許人家已經不能生育了呢,所以纔會這麼看重這根獨苗苗。”系統說,“而且你也別犯蠢了,既然人女鬼是專門找他麻煩的,那他躲到哪去也沒用,鬼要想出國比人簡單。”

“去客廳吧。”張謙說,“我要見識見識這個女鬼到底有多猛,你們倆在這待着。”

寧國忠和寧媛媛臉色複雜的點了點頭,留在了二樓。

古希臘之地中海霸主 “我…你…你要保護好我啊!”寧震說。

“快走。”張謙命令道。

兩人兩妖坐在了沙發上,樓上寧國忠和寧媛媛緊張的看着。

周圍的鬼氣越來越濃郁,房間內響起了嗚嗚的鬼哭聲,原本明亮的燈光也伴隨着電流的滋滋聲開始閃爍了起來。

寧震都快嚇傻了,坐在沙發上瑟瑟發抖,兩隻眼睛不停的驚慌的看着四周,張謙和胡軒胡靈則是很冷靜,甚至有些清閒。

胡軒胡靈都是有幾千年道行的妖怪,面對鬼這種東西幾乎是無感的,在他們的認知中,鬼就是人類死後變成的東西,人類本身就很弱,死了以後變成的東西又能強到哪去?

鬼對普通人來說是噩夢,對他們來說,狗屁不是。

寧國忠緊張的看着樓下,情不自禁的小聲問:“張謙這兩個朋友是什麼來路?怎麼看起來也一點都不緊張?難道他們也是道士?”

寧媛媛看了一眼寧國忠沒說話,我上哪知道去啊!

房間內的鬼氣已經濃郁到了恐怖的地步,燈光啪的一下全滅了。

鬼哭聲猛然增強:“啊!嗚嗚嗚嗚!”

寧震嚇得從沙發上跌了下來,像一條亂蹦的蟲子一樣跪在地上不停的到處磕頭:“別殺我別殺我!別再纏着我了!別殺我!”

這傢伙已經被嚇得神志不清語無倫次了。

張謙突然明白爲什麼這麼長時間了女鬼都沒殺他了,讓他每天都經歷這種恐懼,這種折磨比殺了他還要讓他痛苦。

這女鬼和他到底什麼仇什麼怨?

“喂,既然來了就別躲躲藏藏了,出來吧。”張謙大聲說。

隨後他就感覺到了一股猛烈的怨氣直衝他的面門,他連躲都沒躲,胡軒和胡靈就已經擋在了他的面前,同時他們倆身上開始冒出妖氣。

這兩股妖氣一出,鬼氣立刻就被衝散了不少。

寧國忠和寧媛媛驚呆了,他們使勁的擦了擦眼睛,隨後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的臉上看到了震驚!

他們都沒有看到胡軒和胡靈的動作!

在他們眼裏,這倆人原本是坐在沙發上的,然後他們眼睛一花,這倆人就已經站在了張謙的面前!

一個人影慢慢的出現在了客廳中。

這是一個身穿白衣、頭髮很長的女鬼,寧震一看到她就嚇得發出了撕心裂肺的慘叫,連滾帶爬的跑到了張謙的背後。

“坐。”張謙一指沙發。

女鬼沒動,雖然頭髮蓋住了臉,但是張謙還是能看到那雙隱藏在頭髮後面的血紅色的眼睛。

“不坐拉倒。”張謙拿出煙,“老妹兒抽菸不?”

女鬼還是沒動。

寧國忠和寧媛媛都有些摸不着頭腦,你這打算幹嘛啊?讓你來驅鬼的不是讓你來跟人家套近乎的!

寧震哆哆嗦嗦的說:“別…別幾把廢話了!快!快殺了她!快!”

張謙沒理他,見到女鬼還是沒動,他就自己點上了一支:“不抽拉倒。”

吐出一口煙,他翹起二郎腿:“說說吧,你跟寧震有什麼仇?爲什麼非要糾纏他?”

“這不關你的事,滾。”女鬼陰森森的說。

“你聲音挺好聽的,生前肯定長得不錯吧?”張謙問。

他不是不想動手,只是鍾無期的話讓他不能輕易動手,他很好奇關於這個女鬼的一切,最好奇的就是‘她是被放回來的’這句話。

聽到張謙的話她突然就暴起了:“不滾是吧,那就一起死吧!”說罷她的身體騰空而起,伸出兩隻恐怖的鬼手就抓了過來。

“休要放肆!”胡軒和胡靈叫道,隨後兩人打出兩股猛烈的妖風!

“滾開!不要妨礙我!”女鬼狂叫,速度絲毫不減,妖風居然被她打散了!

“保護殿下!”胡軒大叫,衝向了女鬼,胡靈立刻用自己的身體擋住了張謙。

然後讓胡靈和張謙震驚的一幕出現了,女鬼的鬼手抓在了胡軒的身上,居然硬生生的把胡軒抓的倒退了好幾步!

“嚯喲,這個女鬼還挺厲害。”張謙冷笑着拿出了封魔瓶,“不想說是吧,那我就自己看!” 胡軒受到了攻擊,立刻怒氣翻涌。

堂堂幾千年道行的狐妖,居然被一隻鬼給打退了?這要說出去不得讓別人笑出屎來?

他當即怒吼一聲,刷的一下就顯出了原形,一隻碩大的兩條尾巴的黃毛狐狸!

女鬼倒是沒什麼反應,她早就感覺出來這是妖怪了。

但是寧家三口人根本沒想到會是這樣,當場嚇得驚叫了起來!

寧媛媛是最崩潰的一個,她從一開始就被胡軒給迷住了,要不是她本身也是商界精英爲人比較理智的話她可能早就忍不住想要獻身了。

但是現如今一看,這個她着迷的超級大靚仔居然是個狐狸!

聯想到他的‘胡’姓……寧媛媛和寧國忠突然有了一個猜測,那個叫胡靈的女人會不會也是狐狸精?

嗯,非常有可能!要不然怎麼會那麼有魅力那麼迷人?

然後他們又回想了一下之前這兩個人…這兩個狐妖對張謙的態度……噝!他們突然倒抽了一口冷氣!

這個張謙是真的有大本領的人啊!

身邊跟着兩隻狐妖,而且兩隻狐妖對他還言聽計從!

高人啊! 漢當更強 不折不扣的高人啊!這下孩子有救了!寧國忠激動了。

客廳裏,胡軒已經和女鬼打在了一起。

也就是有錢人家的小別墅客廳夠大,否則以胡軒的真身還真施展不開。就算是這樣他也有點施展不開。

不過怒氣和兇性已經被激發出來的他可不管那些,那兩條尾巴是沒頭沒臉的狂抽,各種妖術妖風也是層出不窮,也就不到十幾秒的功夫,這個客廳的傢俱什麼的就被破壞的差不多了。

“寧先生,這些東西壞了不用我賠吧?”張謙問。

“不用不用!完全不用!您放心!”寧國忠楞了一下之後大聲說。

就指望你斬殺這個惡鬼讓我兒子能安安穩穩的活着呢,一點傢俱算個屁啊!你把這地方拆了我都不在意!

女鬼真的是厲害到沒邊,只靠兩隻鬼手就和顯出原形的胡軒拼了個旗鼓相當,甚至還有點壓制胡軒的意思。

“胡靈,去幫忙。”張謙說。

“是!殿下!”胡靈說完之後身上光芒一閃,一瞬間一隻比胡軒要小但是長着三條尾巴的紅狐狸就出現了。

寧震崩潰了,嚇得嗷嗷大叫,連滾帶爬屁滾尿流的往二樓跑。

寧國忠和寧媛媛雖然也有些震驚,不過他們之前已經猜到了。

兩大狐妖一起上陣,這才總算壓制住了女鬼的勢頭。

女鬼發出了淒厲的嚎叫:“我與你們無冤無仇,你們爲什麼要幫助他?爲什麼要妨礙我?!”

“拿人錢財替人消災,只能跟你說聲抱歉了。”張謙說。實際上他真正想說的是,怪你自己你非得天天這麼折磨他,你要是早早地把他弄死那不就結了?

但是這話不能當着寧家三口說。

“好一個拿人錢財替人消災!”女鬼的鬼手突然變大增長,猛地一揮逼退了胡軒和胡靈,痛苦的叫道:“這個世界真的是有錢就能辦到一切嗎?”

“有錢就可以隨便欺壓別人?有錢就可以隨意侮辱甚至虐待虐殺別人?有錢就可以擺平一切讓行兇的人逍遙法外?!”

“那是,你看那些遊戲,不都是軟妹幣玩家碾壓普通玩家?”張謙說。

系統吐槽:“你那什麼鬼邏輯,遊戲是遊戲,和現實不一樣。”

“咳咳。”張謙咳嗽了一聲,“這個世界就是這樣嘛,有錢能使鬼推磨。”

女鬼沉默了,隨後她發出了悽慘而又瘮人的笑聲:“好,很好!”她突然轉頭看向寧震:“寧震!我原本不打算讓你這麼快就死!但是今天,我不得不承認你請來了一個厲害的傢伙!所以我決定今天就殺了你!讓你體會一些我死的時候的痛苦!不,我要讓你承受百倍千倍萬倍的痛苦!”

“等等。”張謙伸出手:“我還沒問,你跟他到底有多大的仇恨?你的怨氣怎麼這麼深?”

“等我殺了他你問他的魂魄吧!今天我必須要殺了他!”女鬼說着,她的戾氣和怨氣變得更加濃烈而厚重了,甚至有了狂暴的跡象。

“休要放肆!”胡軒和胡靈再次衝了上去和她打在了一起。

我不可能這么俗 “不對!”系統突然說,“你有沒有感覺到,這個女鬼不但怨氣和戾氣很重,而且她身上的鬼氣也非常的驚人。”

“這不很正常嗎?她是鬼哎!”

“這不正常好吧!你也見過一些鬼了,你覺得除了那些鬼雄、黑白無常和閻羅以外,普通的鬼哪有這麼重的鬼氣的?”

“啊?”

“普通的鬼身上肯定會有鬼氣,但是鬼氣會很弱,他們的力量根本是怨氣和戾氣;而鬼氣這種東西屬於鬼界特有,就像你們人間的陽氣一樣,只有常年待在鬼界的鬼身上纔會有這麼重的鬼氣!”

“常年待在鬼界?”張謙一愣,“她不是新鬼嗎?難道是某個鬼界的鬼雄什麼的上了她的身?”

“臥槽你要蠢死啊!鬼上鬼的身神經病啊你?”系統差點被氣死,“他們是同類怎麼上身?你上一個人類的身我看看!”

“咱好好說話別罵街,那你說這是怎麼回事?”

“我聯想了一下之前那個鍾老道說的那些話,尤其是那句‘被放回來的’……似乎就只有一個解釋了。”

張謙愣了,腦子飛速運轉:“難道,她…是閻羅放回來的?身上有可能帶着閻羅賜給她的東西,所以纔會有這麼重的鬼氣?”

“你還不算太蠢。”

“臥槽?”張謙大驚失色,趕緊大聲吼道:“胡軒胡靈,回來!”

胡軒胡靈聽到了命令,立刻抽身返回到張謙的身邊,女鬼也停住了攻擊,周身鬼氣洶涌澎湃。

張謙問她:“你是不是閻羅放回來的?”

女鬼一愣:“是,我無辜枉死慘死在這個寧震的手裏!帝君閻羅天子大人體諒我的冤屈沉重,所以把我放了回來,被我半年的時間讓我報仇!”

張謙一聽果然是這樣,果然是閻羅天子放回來的!

“這事也就這貨能幹得出來。”系統笑了。 不過張謙很快就意識到了不對:“你剛纔說給你半年時間報仇?半年時間?”

女鬼點了點頭。

“臥槽?這閻羅天子夠義氣啊?一下子就給半年?他這樣不違規嗎?”

“違什麼規?他本身就是閻羅,人類生死輪迴的絕對主宰,他說什麼就是什麼。”系統說。

“有權力就是好。”張謙慨嘆。

“好好混!等我等級高了你的權力自然就大了!”系統說,“現在對你來說,錢、美女,都不算事了,你想要多少就能弄到多少,但是你不能就此止步。”

“你要…”

“我要不斷變強,早晚掌控世界甚至這個天和地!”

“很好,年輕人,就該有這個覺悟!”

張謙跟系統聊着天,但在別人眼裏,他是在保持着沉默。

他的沉默導致兩大狐妖沒有動作,女鬼慢慢的把目標轉移到了待在樓上的寧震身上。

寧國忠和寧媛媛都聽傻了,怎麼又冒出個閻羅天子?什麼閻羅天子,不就是地府裏的閻王?

這個女鬼是閻王派來的?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