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以黛安娜那小妖精的性情,巴不得黏在楊浩身邊,可是這次,她卻只是派了威廉過來,還讓楊浩有什麼幫助就直接和威廉說……

這些,可不是黛安娜做事的慣性!

「少廢話,直接說重點,要不然,你可以試試我的手段。」

楊浩淡漠說道,語氣不咸不淡,威廉卻是后怕般的縮了縮脖子。

「楊,我來的時候,黛安娜威脅過我不準告訴你的……可是現在,是你威脅我說的啊!」

威廉苦笑一聲,旋即語氣肅穆起來。

「楊,安東尼家族,馬上就要來一次徹底的洗牌了,家裡那位老爺子快要去世,好多蟄伏的毒蛇現在都開始蠢蠢欲動,都想在安東尼這塊大肉上面啃一口下來!」

「安東尼家族有八個直系分脈,他們都不贊同以後的安東尼由一個女人掌管,所以現在都開始不安分了……」

威廉的語氣中,飽含著一抹煞氣。

安東尼家那位老祖宗要掛了?

楊浩有些發愣,旋即面色就劇變。

安東尼家族是黑市的創立者之一,明面上的生意都只是遮掩而已,他們的精髓所在就是世界黑市,若是安東尼家族陷入內亂,恐怕黑市也會在有心人慫恿下,陷入暴亂!

這樣一來,原本秩序穩定的黑市會瞬間崩潰,那裡面可全部是凶神惡煞的暴徒殺手,若是波及到世俗界,那後果可是真難料啊!

「威廉,黛安娜是嫡系長孫女,你們家那老頭子不是以前就定下過遺囑,是讓黛安娜成為繼承人嗎?」

楊浩沉聲問道。

家族越大,裡面的紛爭就愈加嚴重,尤其是安東尼這樣底蘊恐怖的家族,不知道有多少人眼紅著呢!

「唉,若真是這樣,我們也不會現在這麼被動,主要是那老頭子不知道想什麼,最近總是渾渾噩噩,好像換了個人一般,還嚷嚷著自己要永生不死!」

威廉冷聲說道。

嗯?

永生不死……

楊浩內心一動,突然開口問道:「威廉,你聽說過黑市裡面那個『天魔會』嗎?」

「天魔會?聽說過,好像都是一幫子躲在暗處不敢見人的怪人,不過前段時間聽說被一個漂亮女人追殺,現在又重新隱藏在暗處,連我們都追查不到。」

威廉思忖片刻,回應道。

二師姐秦洛!天魔會!

楊浩眼中閃過一道光芒,若有所思的問道:「那威廉,你家那老頭子,最近有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比如說性格?行動?語言?」

「咦?楊你是怎麼知道的!」

威廉怪叫一聲,詫異的盯著楊浩說道:

「我告訴你,怪事還不少呢!前段時間還親手殘殺了幾個家族叛徒,我跟隨安娜親眼看見過,一個快要入土的老頭子,拎著一把菜刀硬生生將那幾個活人給剁死了!渾身都是血,還用鮮血在身體上胡亂塗抹,真他媽嚇人!」

一邊說著,威廉還后怕般的拍拍胸脯,能夠讓黑榜十五的高手都感受到害怕,可想而知當時見到的場面有多麼驚駭!

「他在身上,用鮮血塗抹的是什麼?」

楊浩眼眸中精光一閃,繼續追問道。

「不知道啊,我們都看不懂,反正挺嚇人的,我當時走進去,還是大夏天,卻感覺到一股刺骨的寒冷。」威廉回想道。

轟!

楊浩渾身一顫,心裏面已經有了決斷! 通過威廉的描述,楊浩猜測安東尼家族的那位老頭子,已經是被天魔會控制住了!

易怒、嗜殺,神志不清……

還有用鮮血在身上塗抹,這是標準的古武魔修的邪法!

「天魔會的據點被師姐發現,那些人想要找一個安身之處,安東尼家族就是個不錯的地方,越是古老的家族隱藏的就越深,天魔會真是好打算……」

楊浩的眼眸里陡然閃過一道厲色。

「威廉,黛安娜現在的處境如何?」

楊浩淡漠問道。

威廉冷聲說道:「現在還好吧,黛安娜那瘋女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她也是想趁著這個機會清除那些家族蛀蟲。」

「嗯,這樣吧,等你們什麼時候動手,告訴我一聲,我去歐洲一趟。」

楊浩淡淡說道。

轟!

這句話一出,威廉直接就震驚了!

殺手之王「地獄喪鐘」,竟然再度出山!

這……

「楊,你要準備回歸了嗎?」

威廉激動問道。

「也不算回歸,不過黛安娜幫助我不少,這次她遇到危機,我說什麼也是要過去看看的。」

「再說了,興許那邊也有不少有趣的事情呢?」

楊浩的嘴角微微翹起,勾勒出一抹邪魅。

「哈哈哈,既然你要去歐洲,那黛安娜的危機還算個屁啊,我現在倒是有點期待那些跳樑小丑,他們蹦躂得越厲害,到時候……哼!」

威廉興奮低喝道,有地獄喪鐘這份助力,安東尼家族的危機卻是算不得什麼!

畢竟,地獄喪鐘雖說是黑市殺手之王,可是他也是第一個,成功能夠脫離黑市管理,並且躲過幾個創始家族的追殺!

也正因為如此,地獄喪鐘才會被黑市眾多高手,尊稱為殺手之王!

「對了威廉,你住在哪家酒店,我正好可以看看你的毛病。」

楊浩回頭說道,威廉的精神疾病他以前就知道,只不過那個時候修為沒有提高,可是現在,他可是黃階巔峰的修為,對於噬魂戒的掌控也是愈加的嫻熟。

「楊!黛安娜當年給了我第一條生命,而當初沒有你,我早就成為一個只知道殺戮的瘋子,所以,你也算是給了我第二條生命!」

「這些我都知道,以後我狂獅威廉的這條賤命,就交給你們二位了!」

威廉突然鄭重起來,看著楊浩認真說道。

「滾蛋,我可不要你這條瘋狗的命,快些帶入,幫你看完病我還要去學校接人呢!」

楊浩看看天色,笑著踢了威廉一腳。

「接人?難不成堂堂的地獄喪鐘,還在學校里包養了小蜜?」

威廉擠眉弄眼的笑道。

「呵呵,威廉看來你骨頭硬朗不少啊?要不咱們交流一下?」

楊浩眯著眼睛威脅道。

「額……咳咳,當我沒說,當我沒說。」

威廉縮了縮脖子,識趣的閉上嘴巴。

他住的酒店是中海市最為豪華的五星級酒店,更是豪氣的把最頂層的總統套房給包了下來。

楊浩而來進來的時候,威廉的手下看著自己老大對這個年輕人畢恭畢敬,都有些懵逼,這些人可都是黑手黨的打手,自然明白威廉的凶名!

可是現在,這個年輕的華夏人,卻讓威廉一副小弟模樣,不由得都瞪大了眼睛。

將房間內的人全部趕出去,再把窗帘拉上。

「威廉,你還知道老規矩吧?」

楊浩突然冷聲說道,語氣冰冷冷的不帶絲毫感情。

「知道知道,無論看到什麼,都不能傳言出去,出了房間就忘記一切!」

威廉連忙點頭。

「好!那我就開始了!」

楊浩淡淡說道。

話音落——

唰!

楊浩的眼眸內,陡然閃爍出兩團詭異的青芒,就如同妖異鬼火般在瞳孔里搖曳,看起來恐怖無比。

噬魂戒!

楊浩幫助威廉治療的手段,就是噬魂戒!

磅礴的精神力湧進雙眸,那原本縹緲的青芒,也是愈加明亮起來,整間房間內,都泛出幽幽的青光。

威廉雖然早有心理準備,可是再一次見到這神奇一幕的時候,渾身還是不受控制的顫抖起來!

神乎其技!

這難道……就是華夏傳說中的那些仙神之術?

威廉眼眸內的驚駭沒有維持多久,很快,就變得有些獃滯起來。

「叱!」

楊浩陡然暴喝出聲,噬魂戒瘋狂運轉,眼眸里的詭異青芒幾乎要破體而出,就如同地獄里閃爍的幽冥之火一般!

……

……

兩個小時后。

當楊浩和威廉走出房間的時候,站在外面守護的手下,全部震驚的看著自己老大!

以往的威廉,身上總是不自覺的散發出一股駭人的煞氣,眼眸中也滿是暴戾,可是現在,他的眼眸中只有清澈的深藍色瞳孔,整個人看起來也是精神很多!

「楊,你們華夏的醫術,真的很神奇啊!」

威廉看著楊浩,感激說道。

「呵呵,華夏地大物博,神奇的東西自然很多。」

楊浩玩味似的隨口說道,可是臉色卻是略微有些慘白,其實,幫助威廉治療精神傷勢花費不了多少精神力,可是……、

楊浩卻動用了大部分的精神力,將自己是怎麼治療的記憶,給封印住了!

封印威廉的記憶卻又不傷他,這消耗的精神力自然不少。

「噬魂戒是我最大的秘密,無論是誰,我都不能掉以輕心!」

楊浩摩擦著手指上的灰青色戒指,內心暗暗想道。

「楊,您要去哪裡?需要我送您過去嗎?」威廉攻恭敬說道。

「不用了,借你車給我用用,今天出來的時候忘記開車了。」

楊浩突然想起,今天來的時候是做美女總裁的車,這會兒他可沒有代步的工具,而且等下還要去學校接唐佳怡呢。

「哈哈哈,楊,你太見外了,我那輛車本來就閑置在華夏,你拿去開就是了!」

威廉豪氣說道。

楊浩也沒和他見外,這小子的身價比他這個殺手之王還要富裕,一輛超跑確實不算什麼。

威廉親自送楊浩來到地下停車場,這是酒店的停車場,寬敞的地下室內停滿了豪車,兩個人一邊閑聊一邊走著——

突然!

嗯?

有殺氣!

還不止一股!

楊浩的眉頭微微一皺,跨出的腳步卻是沒有絲毫停留,依舊悠閑的邁向前方。 殺氣一般人是感覺不到了,除非是同樣懷有殺氣的人,才能知曉殺氣這種東西!

所以說,只有殺手,對於殺氣才會更加的敏銳。

楊浩可是殺手之王,幾乎在跨出電梯的瞬間就感覺到了不對勁,而威廉好歹也是黑榜十五的高手,也是很快就反應過來。

「威廉,你說這好笑不好笑,這世間總有一些人,喜歡狗眼看人低。」

楊浩的嘴角微微翹起。

此時的地下停車場內,起碼隱藏了不下五名殺手,而且這些殺氣的目標很明確,就是朝楊浩來的!

「呵呵,楊,這等低級的雜碎,還是交給我吧。」

威廉眉間卻是凝聚著一股煞氣,他同樣也是發現了不對勁,只不過要比楊浩發現得晚一點而已。

「好,記得留個活口,我有用。」

楊浩淘淘耳朵,慢悠悠的說道。

話音剛落。

唰!

威廉的眸子瞬間就變得暴戾起來,雙腳在地面狠狠一蹬,整個人就如同暴熊一般朝著側方的石柱崩殺過去。

人還在半空中,一雙精鋼打造的拳套已經戴在雙手上,尖銳的利刺閃爍著寒芒,煞氣逼人!

「媽的,給老子滾出來!」

威廉暴喝出聲,狠勁的鞭腿率先砸過來,原本看似無人的石柱旁,立馬就有個黑衣殺手被逼迫而出,狼狽的躲開了鞭腿的襲擊。

可惜,這正合了威廉的心意。

嘭!

「咔嚓!」

這名殺手不敢置信的看著自己咽喉處的拳頭,一個恐怖的血洞出現,幾乎半邊脖子都被威廉給打碎了,尤其是拳套上的尖刺,更是瞬間穿透!

噗嗤!

鮮血不要命的飆射而出,而威廉則是雙眸通紅,一個翻滾躲開了偷襲過來的飛刀,整個人帶著渾身煞氣,宛如瘋狗般朝著前方賓士而去!

別看威廉長得人高馬大的,可是速度和靈活性卻是十分恐怖,第二名殺手面帶駭然,嘴角的南無驚駭還沒有散出,威廉已經殺了過來!

嘭!

鐵拳砸下,鮮血濺射!

一擊必殺,第二名殺手瞬間斃命!

「媽的,聯手幹掉這個白毛子!」

陰狠的話語聲響起,三名黑衣殺手分別從三個不同的方向轟殺過來,配合極其密切,封住了威廉任何退路。

嗯?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