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它…這剛剛還在呲牙咧嘴的大熊貓,怎麼就趴下了?」劉飛有些結巴,看著眼前渾身傷口的大熊貓也是說不出話來。

劉飛沒有懷疑這一隻大熊貓是李雲養的,從這身上的傷口還有兇惡的神情來看,這就是一隻純粹的野生大熊貓。

圈養的大熊貓,是根本沒辦法野化的,兩者的區別劉飛還是懂的。

可眼前這人,居然讓餓著肚子的野生大熊貓安靜了下來。

「這孽畜只是有些餓了而已,兩位居士不必太過擔心。」李雲輕描淡寫的就摘了過去,然後道:「若是兩位居士沒有受傷的話,那麼貧道就先行告退了。」

再用天眼觀看,兩人頭上的黑色氣運已經盡皆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清明。

死相已消,劫難已過,風扯緊呼。

看著李雲離去的背影,劉飛猶豫了一下,然後大大的鞠了一躬。

「感謝道長相救,之前的態度是我錯了,他日如果有機會的話,劉飛必有重謝。」

劉飛也不是不識相的人,這山頭這麼高,人家那麼快就出現救人那肯定是一路跟來保護的。

「重謝就不必了,若是有心的話,帶一些人來貧道的清觀里燒一縷薄香便可。」李雲頭也不回,逐漸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道長真是高尚啊,救了我們的性命,還不要報酬。」小雪也是一陣感慨,劫後餘生的感覺讓她有些虛脫。

「這才是真正的大師啊,不說了,以後我就通道教了。」

劉飛微微一笑,牽起了小雪的手。

這一次,兩人十指相扣,比之前更加的緊緻,親密。

在危險之中,兩人感情升華,也算因禍得福了。

兩人牽手下山,一路散發著狗糧的清香。

原本心緒寧靜的熊貓滾滾,眼珠子轉了轉,扭頭看了看劉飛和小雪離開的山路,再看一看山上…

然後徑直朝著山上走去… 「嗯…林業局電話是什麼來著?尼瑪居然有野生滾滾,這象頭山是怎麼回事?」在感覺離開了劉飛和小雪兩人的視線之後,李雲也是快步狂奔上山,絲毫沒有半點的大濕風範。

大熊貓啊!還特么是野生的大熊貓。

在李雲眼裡,這憨態可掬的貨和熊沒有半毛錢的區別,都是一巴掌能把人臉都扇掉的那種凶貨。

自己有拂塵倒是不怕,但是這山裡的登山客可是不少。

無論是為了登山客的生命安全還是自己這三清觀日後的信譽,這熊貓都必須被驅逐出山。

「叮,宿主任務完成,獲得文昌星君的氣運加持。」

「宿主你有十點文昌氣運,可以進行一次抽獎。」

這倒是讓李雲有些意外了,也是放下了手機來疑惑道:「氣運還能用來抽獎啊…」

李雲頓時恍然大悟,原來還有這種設定啊。

「好,抽吧,反正也不耽誤時間。」

「好。」

系統簡單粗暴的說了個好字,獎勵就出來了,連暗箱操作都懶得弄了。

「恭喜宿主,獲得低階神通【他心通】,能夠在對方允許的情況下進行精神層面上的交流。」

「他心通?」

聽到這個名名詞的時候李雲有些意外。

「系統,這他心通不是佛教上的說法嗎?我們道教也叫他心通?」李雲意外道:「而且這他心通不是讀心術么,怎麼還要對方允許的情況下才能交流…」

「他心通是一種很泛濫的神通,擁有它的可以是佛,可以是道,可以是鬼,也可以是魔。關於這他心通的強度,有些話我不想說的太明白,你懂的。」系統淡淡道。

好吧,李雲懂了,這系統拐彎抹角說他弱雞呢。

不過感覺還是挺雞肋的,要在對方允許的情況下才能進行精神上的交流,這不是沒事找事么?

「宿主,不要覺得沒用,沒有垃圾的神通,只有垃圾的使用者。」

「這毒雞湯喂的好,我選擇死亡。」李雲吐槽歸吐槽,還是領取了神通。

和第三天目一樣,當神通降身的時候,自然而然的就明白怎麼使用了,就好像本能一樣。

就在此時,道觀也迎來了一個特殊的客人。

剛剛那一隻大熊貓跟在了屁股後面,直接踏入了大殿之內,憨態可掬的樣子,非常的可愛。

大熊貓也是虎,直接就趴在李雲的旁邊,然後趴了下來,圓滾滾的看起來那是異常的溫順可愛。

「額,這熊貓是怎麼一回事。」李雲也被這大熊貓的舉動搞得一愣一愣的,一開始還沒反應過來呢,打算用靜心術讓它安靜。

可沒想到它自己先趴下了。

「道法自然,宿主修的是道,自然能夠吸引同樣熱愛自然的動物了,在它被你使用靜心術安定下來之後,會本能的朝著它喜歡的味道走去。」系統淡淡道。

李雲瞭然,也仔細看著這可愛的熊貓。

除了身上有些骯髒還有毛髮有些粗糙之外,完全和影像里的熊貓沒有區別。

「好可愛啊…不如試一試他心通?它現在對我應該放鬆警惕了吧。」

李雲沒有猶豫,對著熊貓發動了他心通。

頓時,有一種心連心的感覺,腦海里也出現了一道道異樣的聲音。

「好餓啊…」

「肚子真的好餓。」

「好餓好餓好餓。」

「已經很久沒吃飯了呢。」

「這就是它在想著的東西嗎?看來它是餓壞了啊。」李雲有些心疼的看著眼前的滾滾,如果不是因為要襲擊人的話,這貨還是蠻可愛的。

李雲去了後院,看了看正在生長的靈草,先是猶豫了一下,然後就摘了一段下來。

拿著靈草回到大殿的時候,熊貓已經醒了。

「好吃…吃的…我要…給我吃…」大熊貓看著眼前的靈草眼都綠了,跟剛剛打算襲擊人的表情一模一樣,

「好好好,這東西本來就是給你吃的,吃吧。」

李雲微笑,將靈草遞到了熊貓的手上。

大熊貓接過這一沓靈草,直接就塞到了嘴巴里:「好好吃,我從來沒有吃過那麼好吃的草,天啊,原來草也這麼好吃,早知道以前就不吃蟲子了。」

三下五除二的吃掉了草過後,大熊貓直接就過來抱住了李雲的腿,然後在地上打滾。

「謝謝你,你給我的草很好吃。」

「不用道謝,萬物皆有靈,日後你記得不要襲擊人就好了。」看著眼前的大熊貓,李雲又有點糾結了,到底要不要送到林業局裡去呢。

好好的讓它回歸自然多好。

畢竟這裡本來就是它的家。

「我…我餓得忍不住了…我已經三天沒有吃東西了,再不吃的話我就要死了。」大熊貓繼續委屈道:「因為你們,我的生存空間已經沒有了,本來這裡還有一片竹林的,裡面還有美味的竹筍,可是這些都被你們砍走了,現在竹筍在山的另一邊,我已經沒力氣過去了。」

李雲嘆了嘆氣,終究是人類剝奪了它的生存空間啊,就這麼把它關進籠子里真的好嗎…

而且這大熊貓看起來還蠻有靈性的。

「你說,如果我把你送到一個能吃到飽,喝到飽,但是沒有自由的地方,你願不願意去?」

「不願意。」大熊貓很堅決的說道:「在這裡多自由,多自在,沒有自由的地方,我才不幹,就算餓死,我也不去。」

李雲嘆了嘆氣,家養生物可以野化,但野化的生物,卻不能再馴化。

自由價更高,對於動物來說也是如此。

李雲也是頭疼,如果是小貓小狗的話還好,自己也算養得起,這大熊貓在這裡,自己怎麼養?

放養吧,又擔心禍害人。

圈養吧,又養不起。

頭疼,真的頭疼。

「給您造成困擾了嗎…沒關係的,我現在肚子很飽,剛剛那草真好吃,又頂飽,真是幸福誒。」大熊貓高興的在地上打起了滾來。

「你說那草能夠餵飽你?」李雲驚道。

「是啊,我從來沒有那麼飽過,謝謝您,大貓~」大熊貓滾完了之後繼續抱著李雲的腳蹭。

如果半坨靈草能夠飼養它的話….

想罷李雲淡笑道:「熊貓,我跟你做一個約定,我每天給你喂你一顆這樣的東西,以後你不要去襲擊人了,好嗎?」

「真的…以後每天都有嗎?那太好了,如果不是餓得不行的話我才不會襲擊人呢,他們可是非常危險的。」大熊貓繼續高興得打起了滾來。

今天,三清觀增添了新的一員。 「熊貓,你怎麼還躺在這裡,不出去玩?」

次日李雲一醒來,就看到了大熊貓躺在自己的旁邊躺著,一副懶洋洋的樣子。

這李雲就奇怪了,講道理的話,這野生熊貓不應該活潑好動一點才符合常理么,怎麼跟圈養的大熊貓似的,一大早的就趴在這裡一動不動。

「不想動,吃飽了睡,睡飽了吃的日子多愜意,啊~~不行了,我還要再睡。」滾滾抱了抱李雲的大腿,然後繼續睡覺打呼。

李雲滿頭黑線。

果然滾滾還是滾滾,即使是純野生的,也改變不了它身為滾滾賣萌的天性。

「俗話說得好,生命在於運動。」李雲嘴角抽搐,很艱難的將腳拔了出來,這貨雖然萌,但力氣可不算小,現在雖然力氣有所增長,然而和熊貓比還是活在夢裡。

「額,好吧。」熊貓很無奈的站了起來,然後道:「我去找一點吃的…昨天你請我吃好吃的草,今天我請你吃好吃的竹筍。」

熊貓舔了舔李雲的褲腳,然後便四足著地奔跑離開,不愧是熊,這跑起來比西方記者還要快。

「切記,不可傷害人類。」

「知道啦知道啦~」

看著一路歡脫離去的熊貓李雲感慨道:「曾幾何時,我哪裡知道這野獸居然也這麼有靈性。」

「萬物有靈,生而平等。」系統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話。

送走了熊貓之後,李雲來到後院,講今天的靈草給摘了下來,這每到一日早晨,念誦一遍道家經文,這靈草便會自主長成,效果簡直拔群。

吃了一半靈草混糙米粥之後,李雲覺得今天是不會吃下半點東西了,這味道簡直比以前在大排檔吃的小龍蝦還要好吃。

嗯,李雲吃的最高檔的東西就是小龍蝦了。

吃完了靈草糙米粥之後,李雲開始思考今天的行程來。

「救苦無量天尊,今天貧道是出去算命呢?還是坐等客人上門?

出去算命的話,算是主動尋覓任務,如果遇到一個兩個倒霉鬼什麼的觸發支線任務還有獎勵物品什麼的。

要知道這獎勵物品可不比兌換,那可是兌換不出來的珍品。

「麻煩麻煩,還是需要一個人手才行啊…熊貓應該挺不錯的,賣相又好萌度又高,靈智還開了,只是太過招搖了。」

熊貓很招搖,現在三清觀需要名氣,但如果熊貓出場的話那就不是名氣先來了,那是水表上門,哭都沒地方哭去。

「算了,今天暫且守著道觀吧。」

如果明天也沒有客人上門的話,李雲便決定下山算命。

山火雲煙,鳥獸蟲鳴,讓人不由得放鬆了起來。

打坐時分,也有一些人路過,卻不是來道觀里燒香的,或是來登山、或是來狩獵的,人煙也算不了太過稀少。

午時整的時候,在道觀里的李雲十分明顯的聞到了一陣烤肉的香氣,辛香適中,肉香四溢。

「好香啊…」

李雲嗅了嗅肉香,卻沒有一點意動的樣子。

如果是吃靈草之前的話,李雲肯定會餓鬼投胎一般衝上去,如今嘛…即便是山珍海味擺在面前,也不如那半根自然鮮香的靈草。

兩者的味道都不在一個層次上。

就在濃香四溢達到最頂峰的時候,天上開始下起了雨來。

雨水不大,但也不算小,大雨傾盆,也為著熱夏帶來了一絲涼意。

「怎麼就突然下雨了呢,真是無語。」

「還好還好,叫化雞沒有被打濕水…來來來,乖孫女,我們進去道觀吃。」

一男一女兩人進入了道觀,渾身上下都被打濕了水,這雨突然下得也是讓人防不勝防。

男的看起來約莫五十歲的樣子,橫眉冷對,眉目中滿滿的都是犀利的英氣,背上還帶著狩獵用的夾子。

女的看起來大概二十歲上下,長得嬌俏可愛,穿著一條軍綠色的小背心還有熱褲,眉目之中有鬱悶之色,一看就是被大雨弄得有些鬱悶。

聽他們的對話,應該是爺孫倆。

「救苦無量天尊。」

「道長?抱歉,剛剛沒看到…我還以為沒人呢。」這老頭也是抱歉道:「道長,我們在這裡躲一躲雨可以嗎?」

雖然老者的語調中說得是詢問,但屁股卻已經坐下了,不過老頭也沒有進到道觀里,而是在道觀的邊緣下避雨。

李雲也是哭笑不得,行個方便自然是可以的,連雨都不給人躲的話,也有些不近人情了:「無妨,兩位居士儘管避雨。」

「感謝道長了。」老頭微微頷首,也是轉身,繼續打理著叫化雞。

這女孩一開始就沒有看李雲一眼,眼神就這麼直勾勾的盯著老頭手裡的肥雞,被烤得金黃色的外皮,上面有著淡淡的透明油漬,這油漬卻不是被後來塗上去的,而是被烤出來的。

象頭山特產野雞,油多肉緊,鮮嫩香滑。

以前李雲也經常進山裡霍霍野生動物,對這種雞也不陌生。

「爺爺,我們現在能吃了嗎?」女孩的口水都要流出來了,絲毫沒有任何形象可言。

「好了好了,可以了。」老頭嘿嘿一笑,然後直接就撕下一塊肥雞翅膀來道:「來,去給道長送一塊去,人家收留我們,不給一塊雞肉也是過不去。」

「啊,還要給別人啊,我們自己都不夠吃呢。」女孩嘟了嘟嘴,有些不樂意了。

「楊瑩瑩,一味想著吃獨食的人,永遠也不可能成功,因為內心只有自己的人,是無法肩負起一個團隊的。」老頭滿臉肅然。

楊瑩瑩也是滿頭黑線,無奈之下也只能幹了這一碗雞湯,臉臭臭的接過了雞翅,然後走進了道觀里。

環顧四周,楊瑩瑩發現道觀還蠻幹凈的——

「嗯,這小道長還挺認真的,比外面的牛鼻子敬業多了。」楊瑩瑩嘀咕完之後便朝著李雲走去。

「給,小道長,這雞翅是給你吃的,算是謝謝你收留我們吧。」

「救苦無量天尊,兩位居士不必客氣,這雞翅你便自己留著吧,貧道自有飯食。」李雲淡笑搖頭,拒絕了這香噴噴的雞翅。

「哦。」

看李雲拒絕,楊瑩瑩也是樂見其成,反正意思已經到了。

就在楊瑩瑩打算轉身離開的時候,一陣清香的味道傳入她的鼻中,讓她出門的步伐都僵了下來。

鼻頭微動,楊瑩瑩頓時驚為天人。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