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知雅!”軒轅淵一把扣住了鳳知雅的手,不知道爲何,他莫名感覺到害怕,甚至害怕失去她。

“沒事,放心。”鳳知雅回頭朝着軒轅淵一個微笑,雖然感覺到奇怪,但是並沒有危險的氣息,反而很舒服。她加重了握住軒轅淵手的力道,示意他別擔心,十指相扣朝着棺材的地方走去。

鳳知雅鬆開軒轅淵的手,彎下腰手指觸碰到棺材的那一瞬間,忽然間棺材自動打開,女子手中的那本書朝着天空飛去。一道詭異的紅光從棺材中射出,順着鳳知雅的手心穿過,射在了牆壁上。

鳳知雅忽然間被這紅光吸引了過去,軒轅淵下意識去抓,卻不想那道強大的吸力將軒轅淵整個人彈了出來,鳳知雅整個身子瞬間懸掛在空中,她甚至控制不住自己,只是感覺到自己的體內一股強烈的氣流在瀰漫着,順着自己整一個身體迴流起來。

詭異的紅光像是被什麼無聲中牽引一樣,瞬間幻化成了文字浮現在眼前。火紅的文字如同鬼魅漂浮在半空中,錯亂的文字交叉在鳳知雅身上,她雙眸緊閉,只感覺整個人沸騰了起來。

“鳳知雅——”軒轅淵大叫起來,整個人單腳點地,騰空而起,想要去抓住那個身體。

腳步移動的那一瞬間,忽然間一抹黑色的身影朝着他猛的飛過來,攔在了軒轅淵的面前。

軒轅淵快,那個黑影更快,兩個身影飛快的旋轉起來。地面上的塵土飛揚起來,在兩個人的周圍形成巨大的氣場。

忽然間鳳知雅難以忍受體內氣流的亂串,她不由叫出聲來。“啊——”撕心裂肺的尖叫響徹天際。

“知雅——”軒轅淵腳步一慢,黑衣男子搶先點住了軒轅淵的穴道。

“你幹什麼!”軒轅淵被控制住了身體不能動,他瞪着眼問道。明明看着知雅在受苦,他卻不能夠去幫忙。

“別過去,隱族祕籍在認主呢。”黑衣人不管軒轅淵的擔心,一臉悠閒的坐在地面上,身上黑色的麻袋垂落在兩邊。“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居然能在這裏遇到隱族的傳人。”

果然黑衣人的話音剛落,耀眼奪目的精光漸漸減少,原本金碧輝煌的洞開始暗淡下去。鳳知雅渾身金光,整個人從空中飄落下來,朝着軒轅淵緩緩走來。

璀璨的光芒甚至要讓人迷失,鳳知雅白色的衣衫上金光緩緩的褪去,淡然的雙眸中溢出別具一番的清冷。揚手間清然瀟灑,如同從夢中走出的仙人。

“知雅,你感覺怎麼樣?”軒轅淵走上前去,關心的問道。

“很好。”鳳知雅此刻感覺到自己身體裏混亂氣流已經徹底平息,甚至感覺到這具身體以前的柔弱也消失的無影無蹤。隱族的祕籍烙印在腦海裏,她想自己應該恢復到了當初身體的巔峯時刻了,看來這一場並沒有白來。

“他是……”鳳知雅看到了眼前的人,眉頭一皺:“你是候邵天?”雖然穿的很怪異,但是卻跟那個冒牌長得一樣,想必也不會錯了。

軒轅淵剛纔根本就沒注意到這一幕,此刻也大吃一驚。他們來這裏就是找候邵天,哪知道會在這種情況下遇到。

鳳知雅眼中疑惑一閃,她不由問道:“你既然沒有受控,爲何會在這裏。”她不是傻瓜,既然外面那麼多的機關,他可以安然無恙的走進來,那麼除了他自願,想必也沒人能夠將他抓進去了吧。

候邵天臉上露出欣賞的表情,笑容更加猥瑣。他得意的叉腰道:“哈哈,我在這裏是爲了等你。我還真沒想到居然能夠等到這一天,等到隱世傳人。”

“等我幹什麼?”鳳知雅雙眉一聳,她討厭被別人監督。

候邵天很不雅觀的摳了摳鼻屎道:“隱氏祕籍由隱氏傳人守護,更可況你來到這裏的目的就是爲了替隱氏守護好天下。我爲了保護好這本祕籍,隱藏身份在錦州當知府,但是最近藍光隱現,我就預感你要來了,所以在此處等候。不管你願不願意,既然來到了這個世界,你就必須要履行責任。”

“你知道我不是這個世界的人?那我還能回去嗎?”鳳知雅心中一怔,不由脫口而出,畢竟這是第一個知道自己身份的人。

------題外話------

別擔心,女主就是問問,~(___ 037 他和她——天生一對 縱寵——傲世狂妃 書包網

候邵天搖了搖頭,長鬍子隨着腦袋不斷晃動:“小姑娘,要回去得隨緣。舒硎尜殘”

身邊的軒轅淵越聽越着急,雖然他聽不懂,但是知雅爲什麼說要走,還不是這一個世界的人。“你給我閉嘴!”當下蹦出來了一句。

鳳知雅瞧見了軒轅淵的着急,嘴角一勾,就知道這個男人八成又在胡思亂想了,她不過是問問而已。“狐狸,我不會離開的。”

纖細的手牢牢扣住了軒轅淵的手臂,清冷的眼眸下是滿滿的堅定。“雖然有些事你不知道,但我會找個合適的時間告訴你的。”

軒轅淵聽到了保證,心中頓時安心,他是太着急了,纔會覺得知雅離開。

確實,這個小丫頭答應下來的事情,怎麼會輕易改變。

軒轅淵這才冷靜的問道:“聽聞隱族人通曉天下事,那前輩知道護國神劍的下落嗎?”

候邵天不高興的點了點頭:“當然知道,不管怎麼說我也算是錦城的知府,雖然不知道他們到底藏在了哪裏,但再過一個月就要祭奠護國神劍,那時候勢必得拿出來。”想到這個臭小子剛纔吼自己,鬍子都氣的一翹一翹。該死的,要不是看出小丫頭喜歡他,他才懶得說。

軒轅淵跟鳳知雅相視一看,不約而同的點頭,畢竟毫無頭緒的大範圍搜索也會耗費不少時間,還不如守株待兔。

“不過。”候邵天從地上爬了起來,掩去了自己玩味的笑容,神情嚴肅起來:“你們得告訴我,你們想要幹什麼?護國神劍非皇者不可擁有,若是有人想要謀朝串位,我身爲隱氏之人絕不會姑息。”

軒轅淵一聽到這裏,面色嚴肅,他厲聲道:“軒轅浩明奪權篡位,更勾結他國毀壞我軒轅江山,本王絕不能姑息他再如此下去。”他想了很久最終也只能做出這樣的決定。這不是謀朝串位,而是奪回原本就屬於他的江山。

候邵天滿意的掃過軒轅淵,雖然年紀尚輕,但是字語間盡是王者之氣,霸氣十足。“好!記住你今天說的話,不過既然答應了,那你有一件事情必須要做!”

“什麼?”鳳知雅冷冷的問道,心中暗自鄙夷,這個老頭事情真多。

候邵天面色嚴肅道:“隱族傳人世代守護君王,必爲帝王妻。你母妃當年就是爲了隱族,就算心中有他人也不得不只身進皇宮。既然你打算奪回軒轅皇朝,那麼…”候邵天聲音一沉,他忽然伸出手指勾過兩個人,猥瑣一笑。“嘿嘿,你必須馬上娶她。”

“啊——”

“駕——駕——”馬鞭狠狠的抽在馬上,楚少離溫潤的側面上弧度緊繃,後背的披風猶如巨大的翅膀張揚開來。

“快——”

“將軍,你慢點,慢點!”身後的疾風滿頭大汗的追趕着,身後的數百人也各個面色憔悴。

楚少離一把拉住繮繩。“慢!還有時間嗎?”一想到今天進宮無意間聽到皇上聯合柔懷派上千人刺殺軒轅淵,加上無意間得知丞相病危,他哪裏還坐的住。更何況最近軒轅戰亂不止,他對這個皇上也慢慢失去了信心。

“將軍那裏有馬車,好多人馬!”疾風指着不遠處道。

楚少離放眼望去,只見不遠處一輛奢華的馬車飛快的駕着,窗戶處掛着的簾子飛起,閃過一個人的面孔。

楚少離眼眸微深,手上繮繩的力道加重了幾分。這裴公公怎麼出宮了?看來又有另外的事情要發生了。

“將軍,怎麼了。”疾風一看楚少離的臉色不對,趕忙問道。

楚少離一揮鞭調轉馬頭,厲聲道。“傳令下去,全力跟着那輛馬車。”他不信還有什麼陰謀能從他眼皮子底下出來。

昏暗的石洞裏,候邵天在前面到處亂躥的帶着路,鳳知雅任着軒轅淵拉着自己的手,嘴角微微一勾。一想到這個男人一聽到候邵天說讓他們馬上完婚,笑的跟個傻子似的,也難得見到他這麼高興。

難得他能夠從母妃的死訊中走出來。不過,她才十四歲就得結婚?秀眉不由皺了幾下,這個問題必須跟狐狸好好討論討論。

“我說小丫頭,你出去了可得跟我一起回隱族。”候邵天忽然轉過頭來,昏暗的環境中露出一個猥瑣的笑容。

軒轅淵加重了手上的力道,朝着候邵天冷哼道:“那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殺了你。”早知道根本就不該來找什麼候邵天,居然敢打知雅的主意。

“不去。”鳳知雅也淡淡回了一句,她決定的事情還沒誰能改變。

“年輕人,火氣別這麼大。”候邵天嘻哈哈亂笑一通,也不生氣。哼哼,他想幹的事情還沒人能夠阻止。

“好了,快到了。”候邵天也不知道轉了多少個彎,忽然間外面傳來了撞擊敲門的聲音,格外的響亮。軒轅淵跟鳳知雅對視一眼,想必是快到了,但是外面似乎出了什麼事,兩人不由加快了腳步跟了上去。

候邵天手朝着牆壁上挪動,像是摸到了一塊凸起的地方。隨着咔嚓的一聲響,原本緊閉的石壁突然間裂開。

陽光四濺開的瞬間,軒轅淵遮住了鳳知雅的眼睛,跟着走了出去。

只見石壁的外面數百個官兵緊緊的包圍住了他們,手上拿着武器格外張揚。

WWW☢ttκΛ n☢C○

------題外話------

唉,成老婆子了,每天嘮叨,O(n_n)O哈哈~! 038 永遠不要對敵人溫柔 縱寵——傲世狂妃 書包網

劍拔弩張的氣氛頓時瀰漫在周圍,鳳知雅放眼望去,只見“候邵天”(假冒候邵天先用引號代替)從官兵身後走出,凌冽的笑容從僞裝的面孔中溢出,他挺胸擡頭大步走上前來。舒硎尜殘

“沒想到你們來這裏居然是爲了密室,既然來了那就別想要離開。”“候邵天”眼中盡是殘忍,傳聞有什麼祕籍在這裏面,不管他們有沒有拿到,都絕不能留下活口。

候邵天嘴角玩味的笑道:“是嗎?既然你是知府,那我又是誰呢?”他伸手將自己面頰上的髮絲弄開,露出一張一模一樣的面孔,還一個勁的將臉往人們眼前湊。他玩味一笑,直接點出了對方的名字:“鴻言,你的易容術退步了。”沒想到他的師弟居然會假扮他,居然敢冒充他,簡直活的不耐煩了。

身後的侍衛都驚訝的張大了嘴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怎麼突然出現兩個知府呢?

鴻言臉色微變,他也沒想到消失這麼久的候邵天居然出現了。

“你們別聽他的,他是假的,他要是真的候邵天用的着從這種地方出來嗎?”鴻言字字句句都是嘲諷,他就不信就憑這張一模一樣的面孔,誰還能分的清楚真假。

“是嗎?”鳳知雅雙手環腰上前一步,清秀的面容中滿是諷刺。

“難道不是嗎?”鴻言冷哼一聲:“那你有什麼證據能夠說他是真的,我是假的呢。”

“我是假的?”候邵天瞪大了眼睛,玩味的臉上隱隱出現怒氣。

“閉嘴!”鳳知雅看也不看候邵天一眼,冷冷的目光如劍,無聲中霸氣從身上蔓延開來。

“我說你是假的,你就是!”一句話就斷定了所有的結論。

“你憑什麼?”鴻言雖然被她的氣勢怔住,卻冷冷反問道。他還不相信一個小丫頭能幹出什麼!

卻不想鴻言的話音剛落,鳳知雅身影猛的一閃,以一種詭異的速度將手中的銀絲一射,掐住了鴻言的脖子。“就憑現在。”

鳳知雅清冷的雙眸掃過鴻言劇變的臉色,嘴角一勾:“或許你不承認,或者你背後還有人,但是我都不管,現在你的命就在我手上,承認還是不承認,一句話的事情。”擋她者,想來都只有死!

她鳳知雅從來都不管對還是不對,但是既然決定幫軒轅淵,她就不喜歡浪費時間。

懶懶的聲音帶着一種漫不經心的感覺,卻讓身後的人感覺到毛骨悚然,這麼一個十幾歲的小丫頭,卻如此迅猛的動作,犀利的話語卻能給人這般強迫的震撼。

候邵天眼中閃過一抹欣賞,這個丫頭夠霸氣,夠霸道!

“你憑什麼殺朝廷命官!”鴻言雖然還站直着身子,他卻不由感覺到害怕的氣息瀰漫他整一個身體,腿腳開始顫抖。

“就憑我!”軒轅淵走了出來,深邃如幽潭的眸子望向鴻言,態度冷傲不俊,卻又有着一股傲然的氣勢。“就算你真的是候邵天,本王也覺得殺一個殘害百姓的朝廷命官沒什麼大不了的!”

軒轅淵一把揭開了臉上的僞裝,大步邁到了鴻言身邊,一種君臨天下的霸氣從他的身邊溢出。“就算你不說,本王也查的出你的幕後之人是誰,堂堂軒轅,還容不得你這等人這般的張狂!”既然已經做出了最後的決定,也沒必要隱瞞身份。更何況這種人本來就該千刀萬剮!

“是離王!”身後的人有人尖叫出聲來,雖然沒見過離王,但是這種氣魄這種氣勢,這麼多的王爺中除了離王別無他人。

“參見離王。”數百個侍衛不約而同跪倒在了地上,離王就是百姓心目中的戰神,離王來了,那還管誰是真的誰是假的呢。

鴻言見自己大勢已去,不由絕望的閉上了眼睛,顫抖着身體控訴着他的不甘心。憑什麼,他得罪誰要離王親自來捉拿!

“少爺——”浮塵,明宣還有數十名侍衛此時趕了過來。

“少爺,夫人,你沒事吧。”浮塵喘着氣着急的問道。要知道一聽到王爺跟王妃失蹤了一天,他快擔心死了。

“我們沒事。”軒轅淵朝浮塵說道。

明宣看見鴻言被鳳知雅用銀絲掐住了脖子,眼中迸出難以言語的憤怒。“候邵天,你要殺了你!”

鴻言掃過了明宣的面孔,他雖然被鳳知雅用銀絲掐住了脖子,嘴角露出不屑:“我還想我得罪了誰,沒想到居然是你這隻喪家犬!”

“是嗎?”鳳知雅漆黑的雙眸暗發出嗜血的光芒,手中的銀絲猛地如同閃電般將鴻言的穴道全部點住。“那你馬上會比他更慘,明宣身邊至少還有我們這些朋友在身邊,而你,什麼都沒有!”

明宣聽到這話不由閃過一抹感動,雖然小姐從未鼓勵自己什麼,但卻親手讓自己查假冒候邵天的案子,更把自己當成了朋友。

“夫人,該怎麼處理。”浮塵上前幾步問道。

鳳知雅懶懶的收回了手上的動作,一個躍身回到了軒轅淵的身邊。脣邊帶着一抹玩味。她伸手撩了撩自己的頭髮,似乎也習慣他們叫自己夫人了。

“明宣。”鳳知雅淡淡瞟了一眼鴻言,然後朝着明宣冷聲道。

明宣連緊飛掠而上,目光狠狠地瞪着地上的鴻言,恨不得狠狠的掐死他。

“仇人在你的眼前,你自己處理。”鳳知雅手中銀絲一動,將鴻言捆綁了起來。任他怨毒地望着她。

鳳知雅柳眉一挑,又補了一句。“要殺要剁,隨你樂意。記住,對敵人寬容,就是對自己殘忍。”

“是,小姐。”這次他絕不會再手軟。

------題外話------

話說咱想要收藏,弱弱的飄走……

或許最近情節發展有點慢,但是大場面的描寫也是必要的,可能咱寫的不夠精彩,大家可以提點意見,或者養幾天再看。滿課的娃子傷不起,飄走! 039 邊關之行,她的聘禮?

( 請牢記 ) ( 請牢記 ) 冬日逼近,肆虐的寒風劃過枯萎的樹木,更散播着無數謠言。 首發–無彈出廣告舒硎尜殘有人說離王怒髮衝冠嚴懲朝廷命官,更有人說離王身邊一女子以一敵十,銳不可當。

然,酒館裏濃厚的酒香飄蕩開來,裴公公一身華裝,臉上的厚肉堆積,細小的雙眸中盡是精光。“你們說,離王這齣戲演的怎麼樣呀?”

“離王的戲演的再好,也沒有公公您老人家出色呀。”身邊的侍衛連忙奉承着說道。

“呸!”裴公公冷冷的瞪了侍衛一眼。“跟了本公公這麼多年,這點把戲都看不出來。軒轅淵明擺是在向皇上宣戰呢!”要是連這點他都看不出來,那這麼多年的太監總管,他可是白當了。

“不會吧。”侍衛不由一臉茫然的反問道。

“怎麼不會,以離王軒轅淵的才智,他恐怕是知道了什麼,才做出這番的決定。”軒轅淵傲世狂妄,既然他做出了決定,那絕不會錯。看來皇上讓自己在錦州坐鎮,守住護國神劍的計劃,還是漏算了一步。

“那皇上那邊怎麼彙報?”侍衛瞧着裴公公嚴肅的表情,小心的問道。

“等——”裴公公諂媚一笑,拋下一個字。他爲了爬到這個位置他苦爭了這麼多年,這一步棋他不能夠走錯。細小的眼眸中迸射出果斷的光芒。

“出發去錦城。”裴公公大步邁出酒館,身後一羣侍衛跟隨在身後,卻沒有發出在他們出去的那一刻,楚飛離從隔壁的包廂走出,溫潤的臉上盡是果斷的抉擇。

“將軍我們還跟着嗎?”疾風不由插嘴問道。

“不用——你派幾個人跟着就行。”楚飛離面容嚴肅,腦海中早已有了決策。“軒轅淵既然打算奪回皇位,那你說他現在會在哪裏?”溫暖如玉的雙眸朝着門外望去。

疾風頓時一拍腦袋,迸出了一個答案。“邊關!”邊關

初冬,凌亂的雪花散落到地面上,時不時捲起小雪片墜落在窗戶上。

風知雅坐在窗戶邊緣,悠閒的翹着腿,望着外面的第一場雪。

不知不覺來軒轅已經這麼長時間了,軒轅淵一到這裏就忙着處理事情,想必等得到護國神劍那天就是起兵的時候了。不過她好像有點想他了。該死,不知道何時那隻狐狸已經不知不覺映入腦海。

“明宣——”鳳知雅從窗上跳了下來。精緻的臉上是跟年紀極其不符的成熟。

明宣推開門,走了進來。“小姐。”雖然殺父仇人已經被他親手剁死,家仇以報,他卻仍然想留在小姐身邊。

“事情查的怎麼樣了?”鳳知雅淡然的聲音別具一番清冷。

明宣猶豫了一下回話道。“都處理好了,丞相雖然還在皇宮那邊,但已經被暗中保護起來了。皇上那裏沒有太大的變動,只不過似乎裴公公不在皇上身邊。”

“是嗎?”鳳知雅揚了揚秀眉,邁了幾步。她可沒忘記裴公公一直都跟在軒轅浩明身邊。

鳳知雅轉過頭來,漆黑的眼眸中盡是凌洌。“傳令下去,調用一半魅中的殺手,隱藏錦州各地,若發現裴公公,殺。”她從不喜歡將局勢處於被動。那就將被動化爲主動。

離歌笙笙盡流年 “小丫頭——”忽然一聲急呼聲傳來。鳳知雅朝着外面望去,只見候邵天正在雪地上一路狂奔。鳳知雅秀眉一蹙,也不知道這個老頭什麼離開。“你先下去。”

明宣立刻消失在了房間裏。

鳳知雅拿起一件紅色的長袍往身上隨意一披,朝着門外走出,幾朵雪花飄落在她的髮絲上,別具一番靈動。

“有事嗎?”她冷冷的問道。

候邵天的臉色立馬苦瓜狀,真是的,這丫頭一點都不可愛。不過一想到外面的事情,他立刻興致勃勃湊過半個腦袋壞笑道:“小丫頭,傻小子給你送聘禮來了,你怎麼還不出去?”

“聘禮?”鳳知雅小小的眉頭一皺。軒轅淵又在弄什麼名堂。

候邵天玩弄着自己的鬍子,玩世不恭的朝着鳳知雅擠眉弄眼:“說實話其實你心裏面是不是很期待?”

“閉嘴!”鳳知雅拋下兩個字,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遠遠望去,只見外面整一個街道都被紅色遍佈,數百個紅色的箱子擺放在眼前,身穿鐵甲的侍衛屹立在四周,氣勢格外的宏偉。

浮塵站在門口,面癱的臉上難得出現了恭敬的神情。“這是王爺送來的聘禮,請鳳小姐收下。”

鳳知雅雙眉微微一挑,上前幾步隨意翻開了幾箱,纖細的眉頭微微皺起,她長這麼大,還真沒見過這麼不浪漫的人,求婚連個人影都不見,就這幾十箱銀子,錢,錢,她就是這麼喜歡財勢的人嗎!

這也算他的誠意?

鳳知雅漆黑的雙眉迸射出冷冷的不滿,薄脣一勾:“我不嫁!”

“鳳小姐……”浮塵僵硬的面孔微微破功,這鳳小姐不嫁,他怎麼跟王爺交代。

“姑娘你要是不嫁,那我嫁了!”忽然間一聲清亮的女聲從遠處傳來。

------題外話------

親們,放心,咱是寵文,絕對不會有影響楠竹女主感情之類的人物出現

! 040 軒轅淵的委屈 縱寵——傲世狂妃 書包網

鳳知雅朝着那個方向望去,只見女子身穿盔甲,騎着高頭大馬踏雪而來。舒硎尜殘烏黑的長髮順風飛揚,明亮的雙眸暗發出淡紫的光芒格外顯眼,微黑的膚色卻遮掩不了她此刻的英姿颯爽。

“這是洪滿秋副將,跟在王爺身邊多年。但跟王爺一點關係都沒有。”浮塵給鳳知雅介紹,又多嘴的補充了一句。

“有關係又怎麼樣。”鳳知雅清冷的雙眸中滿意的神色盡現,好一個瀟灑的女子。

promocarrie